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灭世魔帝 > 正文 一二九:攻陷芹勺!魔鬼索伦!

正文 一二九:攻陷芹勺!魔鬼索伦!

作者:沉默的糕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城主,城主……”言亭一和护卫首领赶紧上前,扶住了归行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吐血后,归行负身体摇晃了几下,才勉强站稳了。

    怎么可能会输的?那个乱石岛上顶多也就是一百名索氏武士,还有一千多名盐奴而已。

    出战的归氏水军,可是足足有两三千人,就算有十个乱石岛也屠了,怎么可能会全军覆没?

    这归氏水军,可是他足足十几年的心血啊,有了这支水军才能保证让临海城不受海盗侵扰,而且也可以自己扮演海盗,进可攻退可守。

    如今,这支近三千人的水军全军覆没了,以后拿什么保护临海城海域?

    普通军队,一年功夫就勉强能够练出来了。而水军,又要造船,又要让士兵适合海上作战,没有个三五年时间根本练不出水军来。

    一想到这里,归行负顿时心痛如绞。自从他继承了临海城主之后,还没有如此巨大的损失,这何止是伤筋动骨啊。

    都是他宠坏了女儿,使得她无法无天什么事情都敢做?

    而且,自己兵符藏在哪里,她是怎么知道的?尽管他对这个唯一的女儿无比宠溺,恨不得把什么都给她,可是兵符太重要了,藏放之处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啊?

    尽管出兵的是归秦仲,但是归行负轻而易举就可以想到,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归芹芍,然后再加上自己的妻子图灵丝。

    这两个女人,这两个女人……真是要害死我归氏啊!

    归行负顿时咬牙切齿,右手颤抖,如果图灵丝和归芹芍站在前面,他真的恨不得狠狠一个耳光扇过去。

    但是……

    一想到归秦仲和归芹芍都落入索伦手中,他心脏又猛地一抽,心痛无比。

    归秦仲还好,男人受点挫折是好事。

    但是,自己那个宝贝女儿。从小就没有受过任何委屈,不是公主胜似公主。全家人都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宠溺着她,以至于她就算面对三个兄长也完全颐指气使。

    现在落到索伦手中,还真不知道会被如何折辱?

    一想到这里。归行负心中对女儿愤怒顿时消失得干干净净,只留下无比的心疼。再想起女儿平时对自己撒娇依赖的样子,归行负疯一般冲回临海城。

    水军已经全军覆没了,再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把女儿救出来。自己晚一刻,她就多受罪一刻。

    索伦这个小畜生,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

    地牢中的归芹芍,已经饿到极点了,已经饿出了幻觉了。

    此时,她已经躺在地上,拼命地祈祷索伦快点来,快点来。不管是骂她也好,折辱她也好,总之给她带来一些吃的东西。

    她真的太饿了。要饿死的感觉。

    终于,仿佛听到她的祈祷一般,索伦再一次出现了。

    归芹芍用尽所有力气,冲到牢房的栏杆上,哭喊道:“快给我吃的,快给我吃的,我快要饿死了……”

    索伦伸出手,上面有一个馒头,已经发霉了,乌黑发臭。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上面还爬着一只虫。

    “吃吗?”索伦残忍问道。

    归芹芍眼泪流出,她知道索伦又在折辱自己。她应该有骨气,应该摇头的,应该宁死不吃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点头了。

    索伦将乌黑发霉的馒头扔了进来,归芹芍一把抓住,便要往嘴里塞。

    “等等……”索伦忽然道。

    归芹芍本能地愕住,就这样保持张嘴的样子。

    索伦上前,一把将她手中的臭馒头抢走。扔得远远的。

    顿时,归芹芍再也控制不住,大哭出声道:“索伦,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你这样折磨我,这样羞辱我还不够吗?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然后,她就这样抓住索伦的手,掐向自己的脖子。

    索伦另外一只手,拿出一个新鲜发热的馒头,放在她的手中,然后又拿了一杯清水,放在她的面前。

    “吃吧。”索伦道。

    归芹芍一愕,然后狼吞虎咽吃这新鲜馒头。结果又噎住咽不下去,赶紧端起水来喝,还是噎在喉咙中无比痛苦。

    索伦打开牢门,在她身边坐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终于好不容易,归芹芍将喉咙里面的馒头咽下去了。

    “唉……”索伦轻轻叹息一声,然后用力地按着她的胸口,缓解因为噎住带来的痛苦。

    这一声叹息,仿佛充满了无尽的味道,听得归芹芍心脏一颤。

    原本,他是要让自己吃发黑发霉的臭馒头的,甚至将自己折磨得如同狗一般,这样才能一解他的心头之恨。

    但是自己真的要吃发霉馒头的时候,他却放弃了,仿佛是不忍心了,给自己保留了最后的尊严。

    这些念头飞快在脑子里面闪过,然后归芹芍继续吃馒头,不过这次小口快速地吃。

    很快,一个吃完了,她抬起头朝索伦望去。

    索伦又拿出了一个道:“这是最后一个了,吃得太多,会伤到的。”

    他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归芹芍心中又猛地一颤。

    之前,面对如同公主一般的归芹芍,索伦的言语从来都是冷嘲热讽的。如今她如此狼狈,失去了所有尊严,他反而温柔起来了。

    第二个馒头吃完了,她又双手颤抖着捧起水杯,将里面的清水喝得干干净净。

    当饥饿感觉被稍稍消除后,理智和羞愧的感觉,再一次涌上心头。

    回想到这些日子,自己不堪的表现,她真的感觉到无比的羞耻。自己的骄傲呢,自己的尊严了,自己怎么那么不争气?

    自己最最耻辱,最最丑的一面,竟然完全展现在索伦面前。

    然后她就这样抱着膝盖,再一次痛哭流泪。

    索伦就这样,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没有说任何话。而归芹芍。就这样一直哭。

    索伦是真的不忍心了吗?是真的心疼了吗?

    当然不是,这只是他的诛心战术而已。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每一个人尊严人格都有一个底线。一旦突破了那个底线,就再也回不去了,就会完全彻底堕落。

    这个底线有高有低。对于某个男人来说,他的底线可能就是用妻子换取前途。又或者是向男人出卖自己的身体。一旦突破了这个底线后,他就彻底蜕变,无法挽回了。

    而对于归芹芍来说,她的底线或许仅仅只是吃一个发霉发臭的馒头。今天如果她真的吃了。以后每一次回忆起来,都会恶心呕吐,原本所有的骄傲都会丧失得干干净净。毕竟,她是一个从小被宠溺到极点的小公主,所以尊严底线还是很高的。

    所以索伦将她折磨到极点,在她几乎完全要崩溃,要突破尊严底线的的时候,轻轻拉了她一把。

    这个时候,她的内心会感觉到特殊的温暖。尽管她的可怕遭遇完全是索伦带来的。

    这就仿佛观众看电影,看到一个无恶不做的人。偶然做了那么一点点善事,就会非常的感动,觉得这是人性的光辉。

    当然,至于她被索伦凌/辱了八次,是不是突破了尊严的底线?当然不是。

    看上去好像很奇怪,被人迷暴八次不算突破尊严底线,反而吃了发臭腐坏的馒头算是突破了底线?

    然而对于小公主一般的归芹芍来说,确实如此。

    当她发现自己清白被索伦玷污了之后,尽管当时如同被雷劈中一般,完全无法接受。

    但她没有特别爱的人。所以对自己的清白并不是如同生命一般在意。

    而且,索伦长得那么漂亮迷人,被他暴个七八次,虽然会恨之入骨。但是……但是却突破不了尊严底线。

    这就如同一个白璧无瑕的千金小姐,有一天被金城武给下药夺去了第一次,她虽然会大哭大恼,会如同晴天霹雳,但是却不会真的去寻死。

    但是,如果她被一个浑身脏臭的乞丐玷污了。那她真的会恨不得立刻死去,成为终身的噩梦。

    “那里还疼吗?发炎了吗?”索伦忽然问道。

    归芹芍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摇头大哭,没有回答。

    紧接着,索伦直接拽下她破损的裤子,分开她的双腿。

    顿时,归芹芍吓得一大跳,停止了哭声,抬头望向索伦露出害怕的目光。

    这个禽兽,又要折磨了她了吗?又要玷污她了吗?

    “还好,没有发炎。”索伦看了一眼,然后递给她一瓶药膏道:“如果觉得疼,就自己抹抹。”

    然后,索伦就这样离去了。

    归芹芍拿着手中的药膏,忽然大声道:“索伦,你什么时候放我走?”

    “快了。”索伦道,然后直接离去。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归芹芍才发现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不知道羞耻了?竟然,任由索伦窥探自己最宝贵的地方而不知道愤怒?

    然后,她拼命合拢双腿,穿上残破的丝绸裤,再一次抱着膝盖大声痛哭。

    当然,她不知道索伦在对她用诛心术的同时,还狠狠敲诈了她的父亲,足足三万金币。

    ……

    索伦非常需要归行负的这三万金币。

    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距离夺回天水城最后期限仅仅只有不到三个月了。在这不到三个月时间内,他必须召集到两万大军。

    他的计划很简单,以严奈儿父亲的银狼佣兵团作为核心。然后用十余万金币,雇佣两万军队。

    没错,完全用金币来解决问题,直接雇佣两万佣兵夺回天水城。

    所以,他需要五万金币的预付款。而卮亭公爵,最多只能预支给他两万金币,至于卖盐劵确实可以短时间内筹集到大量金币。

    召集盐商,建立船队运盐,拍卖盐劵,都是需要时间的。起码要几个月,才能真正见到钱。

    而索伦,需要短时间内筹集到五万金币。原本按照索伦的计划,这五万金币是由卮亭公爵全部预支。但谁又想到卮亭的金库被盗,损失了几乎所有金币。连两万金币都需要从金号挪用。

    所以,剩下这三万金币,他几乎无计可施了。

    却没想到这个时候。归氏水军从天而降,攻打乱石岛。尽管过程无比惊险,但结果却非常美妙,归氏的水军全军覆没。归芹芍,归秦仲都成为了索伦的俘虏。

    这等天赐良机,索伦当然要抓住,这竹竿要是不敲的话,那真是愧对上天了。不是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嘛。天予弗取反受其咎。

    所以,对归行负这三万金币的赎金,他完全志在必得。

    ……

    吐血后的归行负,甚至没有回临海主城,而是直接狂奔到海边码头,然后乘船前往乱石岛。

    他内心焦急如焚,要在最短时间内将女儿救出来。

    在海上航行几个时辰,终于在归芹芍被俘虏后的第七天,归行负出现在卮亭公爵的楼船上。

    原本为人做事都一丝不苟的归行负,面对卮亭公爵却是难得的横眉冷目。连正常礼节都没有,仿佛完全无视一般。

    之前他面对卮威公爵的儿子卮尤,可也将腰弯到九十度的。

    这已经表现出他的态度了,对于归氏水军被灭一事,他绝对不会放过,哪怕是面对卮亭公爵,他也要斗上一斗,要讨回一个公道。

    归行负直接来到索伦面前,冷冷道:“索伦,放掉我女儿。放掉我儿子!”

    “三万金币,赎回你的儿子女儿。”索伦直截了当道。

    两个人,没有半句废话,直接进入主题。

    “做梦。做你的春秋大梦。”归行负怒道。

    虽然他是王国诸侯,原本是最富有的一群人。但是几十年前,他和归行仇的那一场内战几乎把家族继续耗得干干净净。

    他继位之后,为了显示爱民如子的情操,把税负定得很低,所以每年从临海城子民搜刮不到太多的金币。

    但。不管是养军队,诸侯间的交集,还有和王城的交往,都需要大量的金钱。

    所以,为了赚钱,归行负不得不蓄用奴隶挖矿煮盐,赚这种最罪恶黑暗的钱。

    就算如此,二三十年来,他也就攒了不到十万金币。现在,索伦一下子就要敲诈走三万金币,这完全是在他心脏狠狠刺上一刀。

    这个混蛋,已经让自己的水军全军覆没了,现在又要讹诈自己三万金币。简直是欺人太甚。

    此时的归行负,真的恨不得将索伦碎尸万段,可惜他不能。

    深深吸一口气,归行负斩钉截铁道:“索伦,我一个金币都不会给的,但是人我一定要带走。”、

    “不可能。”索伦道:“你也带不走。”

    归行负道:“如果你不答应,我就用一万金币去借兵,借几千水军,用海盗的名义将你岛上所有人,屠杀得干干净净,将我的儿子女儿救出来。当然,如果没有救出来,我就抓走你的姐姐索宁冰,逼迫你放掉我的女儿。”

    旁边的卮亭公爵冷笑道:“归城主,你当我不存在吗?当我的这支军队不存在吗?”

    归行负冷道:“公爵阁下,您的军队呆不久了,您在这里也呆不久了。等着吧,您的麻烦来了,而且是天大的麻烦!”

    确实如此,卮亭公爵这支军队呆不久了。几天之前的那一场海战,是绝对非法的,现在王城那边的风暴,已经开始酝酿了。

    大概用不了多久,卮亭公爵的这支楼船军队,就要离开乱石岛了。一旦没有这支军队,归行负随时可以用钱借来几千水军,将乱石岛屠尽。

    而真到了那时候,索氏的复兴基业,也彻底被断送了。

    “立刻放掉归芹芍和归秦仲,我现在就要带走她们。”归行负道:“金币我一个都不会给,你若是不答应,我立刻就走,半句都不会多谈。”

    索伦摇头道:“三万金币换人,一个都不能少。”

    果然,归行负直接起身,转身走出。

    走到门口,归行负回头道:“索伦,是你逼着我撕破脸皮的,你就等着我率领几千海盗而来,让你的人全部等死吧。”

    说罢,归行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离开了,断送了任何谈判的余地。

    这也是归行负一早就决定的,他不会给一个金币,因为索伦也没有任何谈判的资本。

    他归行负如此狡诈聪明,怎么可能让索伦这小狐狸敲诈到,完全是痴人说梦。

    那么,索伦有谈判的资本吗?

    他当然有,有一句话说得好,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者,而此时……他就是一个卑鄙者。

    望着归行负离开,索伦不慌不忙道:“岳父大人慢走,我还有一件事情忘记说了。”

    归行负心中一颤,感觉到一股隐隐的不妙。

    索伦低下头,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道:“您也知道,归芹芍美艳得惊心动魄,任何男人面对她都无法保持理智。所以……将她抓来的第一夜,我就把她给睡了,而且足足睡了八次。所以,您的女儿已经不再是白璧无瑕了。”

    这话一出,顿时归行负完全如同被雷击一般,呆立原地。

    “当然,这是我的不对,但我们毕竟拜堂成亲过,就当作是把洞房花烛也补了吧。”索伦继续道:“不过,如果归芹芍清白被毁这消息传出去的话,大概凌傲就不愿意娶了吧,对您最重要的三方联姻计划也彻底泡汤了。”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又是近万字更新,拜求月票,拜求自动订阅。(未完待续。)(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