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老人

作者:断桥残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以葛东旭与程乐皓的关系,没道理把杜一凡给叫到他家来住,而把程乐皓给抛在一边。

    所以在开学前,葛东旭就跟程亚周夫妇提了让程乐皓住到他那边的事情。

    别人不知道葛东旭的本事,程亚周夫妇又哪里会不知道,有葛东旭帮忙管着自己这个儿子,他们自然是十二万分的乐意,连声感谢,并且告诉葛东旭,程乐皓这小子要是敢不听他的话,只管揍他,别跟他们客气。

    这话程业周夫妇就当着程乐皓的面说的,可把他给郁闷得眼泪哗哗的。同样是高三的学生,为什么人跟人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别墅是两层楼,每一层有一百二十个平米左右。一楼除了客厅、餐厅、厨房和卫生间,就只有一间带卫生间的客房,所以不管是客厅还是客房都很大。

    二楼,一个带卫生间的主卧,一个书房还有葛东旭专门给自己设计的修炼房间。

    因为住进来两人,葛东旭就寻思着自己住到修炼房间去,把主卧让出来给其中一人。不过那两个家伙倒是自觉,死活要两人一起住楼下客房,说万一哪天葛东旭带个学姐回来,在楼上活动也方便。

    葛东旭自然是不可能带学姐回来住,不过有人住楼上,他修炼起来确实没那么方便,再说楼下那个房间很大,足足有二十多平米,随便摆个两张单人床,两张书桌都没问题。既然杜一凡和程乐皓不介意住同个房间,葛东旭也就随他们去。

    两人住进来的当天,葛东旭便传了他们打坐冥思的方法,又传了他们基础的吐纳气息的办法。

    这些都是最基础的修道方法,并不是什么高明的心法,如果天赋好的人,倒有可能渐渐迈入修道这个门槛,如果天赋一般,到了程乐皓和杜一凡这个年纪,基本上也就只能起到调养身体,延年益寿的效果,是绝对不可能迈入修道门槛的。

    因为修道也跟学语言一样,要从幼儿开始学习,那便成了母语,成了身体里的一部分,否则也只是鹦鹉学语罢了,无法真正把一种语言融入到骨子里。

    不过饶是如此,以葛东旭这栋别墅里的灵气浓郁程度,他把冥思和吐纳气息的方法一传给杜一凡和程乐皓,两人按着方法盘坐了半个小时,整个人便感到了说不出的神清气爽。

    “哇哇,还真是神了!我现在感觉整个人好有精神,我说怪不得老大你学习成绩这么好,原来有这个好法子啊!”程胖子一脸夸张地叫了起来。

    “谢谢老大,有这个法子,我感觉自己肯定能考上华清大学。”杜一凡说道。经历了父亲那件事之后,杜一凡比起以前沉稳了不少。

    “华清有什么好?我要去粤州大学,听说那里的美眉都很开放的,夏天海滩边全都是比基尼美女!”程胖子马上一脸不屑地说道。

    “切!”葛东旭和杜一凡一起对着他给了个鄙视的手势。

    就这样,杜一凡和程乐皓在葛东旭家里住了下来。

    他们都知道高三是关键的一年,倒也自觉,不需要葛东旭督促,再加上分开上下楼住,也不会影响到葛东旭的修炼。

    如此大概过了一个月,杜一凡在一次小考中,成绩就冲了一些上来,到了班级第五,而程乐皓进步更大,从三十来名直接冲到了前十。这个成绩一出来,可没把他爸妈给乐坏了,特意在一个周末烧了一桌请葛东旭吃饭以表示感谢,可把程乐皓又给郁闷坏了。

    敢情折腾了半天,只要他程乐皓的成绩进步就是葛东旭的功劳,跟他自个儿没有半点关系。

    江南省的天气到了十一月份之后,就渐渐地一场秋雨一阵凉,但凉茶的生意却丝毫没有因为过了炎热的夏天就冷下来,相反还在往高处走,只是因为天气的缘故涨幅没再像夏天那么夸张。

    东林岳服装公司的生意没有受天气的影响,依旧以迅猛的速度在扩张加盟店,坤庭连锁酒店终于在十一月份的时候在瓯州市开了第一家直营店,第二家直营店在省城临州,是直接全额购买的一家小酒店,此时正在紧张装修中。

    不过这些葛东旭都不关心,他目前最关心的是师父任遥的墓地,和他以前住的那间只比茅草屋好一些的小破道观。

    虽然说人死了,便是入土为安,后面做再多的事情,也比不上生前的孝顺。但葛东旭如今有了钱,总还是想着为师父做些事情。便花钱重新盖了那间小破道观,供奉了葛洪和他师父的画像,又花钱把他师父的坟墓也修葺了一番,按着风水格局,在周边种上了些花草树木。

    一切都不奢华,也没有特意地去扩大土地,不过不少东西,像画像,题字,书符,栽种树木,石材木材的挑选等等都是葛东旭自己在暑假里还有开学后几个周末亲力亲为。

    因为一切都是精雕细琢,非常讲究,到了这个周末,这看似非常小的工程方才算真正完工。

    拎了一瓶真正二十年陈的花雕,一个叫花子鸡,葛东旭在周六的一早便去了师父的坟地。

    “师父,我现在已经是练气五层了,估计再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能达到练气六层,如果能一直按这个速度下去,很有可能会达到传说中的龙虎境界。是不是很厉害师父,可惜你看不到了,要不然你肯定高兴坏了。”葛东旭给他师父倒了杯酒,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自言自语道。

    ……

    京城,钟山后街胡同里一栋灰墙灰瓦、毫不起眼的四合院。但就是这栋毫不起眼的四合院,大门两旁,却笔挺站立着两位武警战士。

    一股肃穆的气息从这栋四合院隐隐散发出来,让人在走近这栋四合院时,不知不觉中会放慢脚步,不敢大声讲话,更不敢喧哗闹事。

    今天是个雨天,京城地处北方,比江南省更早一步感受到西伯利亚寒流带来的威力。

    四合院的一个房间里,暖气开得十足。

    一个老人坐在轮椅上,虽然暖气开得十足,他的大腿上还是盖着条毛毯。

    老人很瘦弱,背微微有点驼,脸面布满了跟老树皮一样的皱纹,须发皆白,他戴着眼镜,正在看着报纸,那画面看起来就跟我们在电视里看到的一样,很容易让人想起慈祥这两个字。

    但若葛东旭在这里,肯定能感受到老人身上隐隐散发出来,浓得散不开的煞气,还有那不怒自威的威严。</br></br>--(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xuanhuan11(按住三秒复制)安装手机阅读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