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灭世魔帝 > 正文 一九九:图灵献身,痛苦迷失!

正文 一九九:图灵献身,痛苦迷失!

作者:沉默的糕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自动订阅。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前几章剧情很关键,关系后续发展,不要漏订哦。

    ……

    “你的族人此时就在天水城中,再过半天我们就把你交给他们了。”索伦道:“所以,你必须尽快做出选择了,二选一!”

    用清白之贞,换取去掉纹身的无瑕之躯。

    顿时,图灵朵陷入了真正艰难的抉择之中。

    对她来说,是去掉纹身让身体恢复无瑕重要?

    还是保住贞节清白重要?

    图灵朵是一个冰清玉洁的人,一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谈过恋爱,从小到大都在位家族而努力奋斗。

    对于男人,她唯一真正长时间接触过的,大概就只有凌傲一个人。

    归芩芍和凌傲在王城学院读书的时候,经常住在图灵公爵府中,尤其归芩芍就算在图灵府也颐指气使,比图灵朵更加像是公爵府小姐。

    在公爵府中练剑习武时,归芩芍看不上任何剑师,她心中只认剑尊毕肖。而且她修炼剑术不为杀人,就是为了好看,越是难的剑术她越是热衷。

    凌傲不一样,学习的多事杀人剑术。所以,在公爵府内他和图灵朵一起,跟着一名叫做无常的剑客学习。

    比起归芩芍,凌傲和图灵朵更加有共同语言。

    所以当图灵朵师徒招凌傲为上门女婿的时候,图灵朵没有反对。

    但是要论男女情感,她和凌傲之间是缺乏火花的。

    没有谈过恋爱,图灵朵对自己的清白当然是珍视的。但是,也正是没有爱过任何男人,所以她也并没有为某个男人守贞的幸福感。

    用最现实的角度来看,她就算失贞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但是,她身体的这个纹身,还有可怕的地狱之痒,不仅让她没法见人,更让她每天都几乎生不如死。

    这十几天,每天两次的地狱之痒,几乎让她崩溃了。而且,身上这个巨大的索伦纹身,让她根本不敢看自己的身体,甚至痛恨自己的身体。

    现在索伦说可以帮她去掉纹身,消除每天两次的地狱之痒,但是却要用她的贞节清白来换。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所以,没过多久她心中就有了答案。

    可是,这个答案她说不出口,这意味着她又是一个不贞的女人,一个无耻不要脸的女人。

    而且一旦说出口,她以后就永远休想在索伦面前抬起头来了。

    你堂堂图灵家族的嫡女,竟然为了区区身体的痛苦,而向男人主动献身,完全尊严扫地。

    所以,图灵朵真是难以启齿。

    “图灵小姐如此贞烈,索伦佩服,告辞了。”索伦道,然后转身走开。

    “慢着……”图灵朵喊道。

    “说出来啊,你做出什么选择?说出来啊?”索伦在她面前蹲了下来,微笑道。

    望着索伦这张比女人还要漂亮的面孔,图灵朵心中充满了耻辱,因为咬牙过于用力,使得嘴角都溢出了鲜血。

    她目光如火,盯着索伦,一字一句道:“我选择第二个。”

    “第二个选择是什么啊?”索伦问道。

    图灵朵此时真的恨不得将索伦咬死,然后一口一口吃掉,嘶声道:“你帮我去掉身上的纹身,还有每天两次地狱之痒的折磨,我把清白之身给你,任由你糟蹋。”

    “哦,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索伦道。

    然后,他上去解开图灵朵四肢的绳索,指着墙壁角落的浴桶道:“去洗洗干净吧,都几岁的人了,还尿裤。”

    这一句话,让图灵朵几乎又要冲上去和索伦同归于尽。

    接下身上的衣衫,她直接闭上眼睛,走进浴桶里面沐浴干净。

    自从身上有了那个巨大的纹身之后,她从来都不看自己的身体,无比痛恨自己的身体。

    现在是冬天,换算成地球的温度,天水城的气温也到了十度以下。而浴桶里面都是凉水,顿时冻得图灵朵一阵哆嗦。

    咬着牙,洗干净的身体,然后图灵朵从浴桶里面出来。

    索伦递上去一块巨大的浴巾,让她擦拭干净,然后她就用这个大浴巾包裹身体,一是取暖,而是遮丑。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索伦拉着她来到水晶镜子面前,这是九块水晶镜拼凑而成的,比真人还要高。

    “扯掉浴巾。”索伦道。

    图灵朵面孔微微一颤,然后扯掉了身上的浴巾,顿时一丝不挂的娇躯,完全暴露在镜子面前。

    因为空气冷,而且她的龙力修为已经被一种特殊的暂时禁锢住了,抵御不了这个寒冷,加上羞耻的心理,所以浑身瑟瑟发抖,几乎每一根汗毛都竖起来。

    一个巨大的纹身,盘踞在她的身体正面,从胸口道大腿,看起来真是有些触目惊心。

    “看着它……”索伦道。

    图灵朵的目光落在这个纹身上,美丽的面孔又开始抽搐。

    “小时候,我在你屁股上写了索伦到此一游,让你痛不欲生。”索伦笑道:“现在,比起这个纹身,那个小小的涂鸦就不值一提了吧,所以痛苦这东西完全是比较出来的。“

    图灵朵咬着牙,道:“快点,你还耽误什么?是先糟蹋我,还是先去掉纹身,你自己看着办。”

    “当然是先办事,再收钱。”索伦道,然后掏出了那颗洗髓珠,晶莹剔透,半液态半固态,仿佛水流动的感觉一般。

    索伦道:“如果,我说这颗珠子是假的,根本去除不了你的纹身,你会怎么办?”

    这话一出,图灵朵一阵抽搐,万一要是这样的话,那无异于先践踏她的尊严,然后将她从希望再拉入绝望。

    “那样的话,我就花掉所有的钱去冥社找刺客杀掉你,然后回家之后,活生生将这个纹身割烂。”图灵朵咬牙切齿道。

    “我好害怕啊。”索伦笑道,然后将洗髓珠放在她的臀部上滚动。

    此时,图灵朵才发现,索伦握着珠子的手一直是带着手套的,当那颗珠子在她臀部上滚动的时候,忽然变得无比滚烫,然后一股神秘的能量渗透到皮肉之内。

    而且,这种渗透的感觉,竟然和当时蚀骨液渗透进体内的感觉一模一样。

    “索伦,你这究竟是什么?”图灵朵惊声道,然后扭过娇躯一看。

    发现,自己臀部上那几个字:索伦到此一游竟然真的渐渐淡化了。

    顿时,她内心无比激动,竟然真的有用,于是她就这样艰难地扭着身体,看着屁股上字迹渐渐消失。

    “蚀骨液留下的字迹是永远无法抹去的,就算挖去血肉,依旧会留在骨骼上。”索伦道:“但是,可以用另外一种蚀骨液掩盖,一种无色,近似肤色,这样就算渗透到你的骨肉中也看不出来了。”

    “那,我每天两次的地狱之痒呢?”图灵朵问道。

    索伦道:“那是另外一种药物,有解药。”

    滚动了差不多十几下后,图灵朵臀部上的那几个涂鸦已经彻底消失了。

    此时,图灵朵有一种喜极而泣的感觉,足足十几年了,这个涂鸦一直伴随着她的身体,现在终于消失了。

    然后,索伦握着这颗洗髓珠在她胸脯上滚动,新的无色蚀骨液渐渐渗透到她的肌肤里面,取代原有的颜色。

    于是,她胸前的纹身渐渐消失了。

    一路滚动下来,从胸膛道腰间,到小腹,到大腿。

    最终,这个巨大的纹身彻底消失了,她的郊区再一次恢复了雪白无瑕。

    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洗髓珠渗透入体的滚烫,使得她娇躯开始一阵阵颤抖,最后甚至有些本能地将双腿绞在一起。

    一切结束了。

    图灵朵站在镜子面前,一遍又一遍欣赏自己的身体。

    她仿佛受到了另外的一种自由一般。

    之前,她并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但是现在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她不由得珍视自己美丽的身体了。

    在镜子面前端详欣赏良久,以至于她几乎忘记了索伦还在身边,而且自己一丝不挂。

    “好了,事情办完了,该付钱了。”索伦笑道。

    顿时,图灵朵娇躯一颤。

    是啊,该付出代价了,自己亲口答应过的,用贞节的清白,换取身体的纯洁无暇。

    一股无限的悲哀,涌上心头。

    作为女人最宝贵的东西,就要失去了,而且是在这种不自愿的情形下失去。

    顿时间,她对索伦又不由得充满了痛恨,这个魔鬼,这个践踏他尊严,玷污她清白的魔鬼。

    而且最让她痛恨的是,说她不是自愿的,偏偏她又是亲口答应的。

    说她是自愿的,她又是被迫的。

    深深吸一口气,图灵朵闭上眼眸道:“来吧,尽管那句话已经被说了很多遍,但我最后再说一遍,我就当时被狗咬了一口。”

    索伦上前,捏着她的下巴,上上下下看着她的身体好一会儿道:“不,绝对不止被咬一口。”

    然后,他掏出一只瓷瓶放在她的嘴边道:“张开嘴,将这东西喝下去。”

    图灵朵张嘴喝下,这是芳香袭人的液体,喝下之后整个身体瞬间火热起来,整个心神摇曳,仿佛飘飘欲仙。

    这个魔鬼,果然是那种邪恶的药物。

    紧接着,图灵朵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温度在身高,神智在渐渐散失。

    很快,她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感觉道一股刺痛,还有彻底的疯狂!

    ……

    不知道过了多久,图灵朵渐渐清醒过来,恢复了神智。

    发现全身上下都酸痛无比,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甚至喉咙都干涸沙哑。

    而且,从身体深处传来的灼痛,清晰地告诉她,作为女人最宝贵的东西,已经失去了。

    而索伦,此时就躺在他的身边,甚至自己的四肢,还缠着他。

    索伦微笑道:“告诉你两三件事情。”

    图灵娇躯一颤,然后飞快地推开索伦,蜷缩在一边,双眸恨之入骨地盯着索伦。

    这个无耻的恶棍,用最卑鄙的方式,夺走了自己的清白。

    索伦继续道:“第一件事,我没有碰过你,一切都是你自导自演。”

    “第二件事,我玷污了你,而且还不止一次。”

    索伦爬起身来,有些痛苦地揉着自己的腰,仿佛也很酸痛的感觉,笑道:“第三件事,我说的话有一句是假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你自己判断吧!”(未完待续。)(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