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灭世魔帝 > 正文 三零八:拜堂,崩塌!归芹芍决裂!

正文 三零八:拜堂,崩塌!归芹芍决裂!

作者:沉默的糕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我不信,你胡说……”归芹芍嘶声道。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但是,刚才那个前来告密的陌生侍女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归芹芍脑子依旧一片轰鸣,身体如同被电住了一般,完全无法动弹。

    爹爹和凌傲把自己的洞房之夜出卖给了卮离?把自己的清白出卖给卮离?

    不可能,绝对绝对不可能!

    归芹芍满脑子都是彻底的不信,父亲那么那么爱自己,完全如同心头肉一般,他怎么可能舍得伤害自己?

    顿时,她脑子响起了父亲对自己的宠爱种种。

    不管自己闯了再大的祸,父亲几乎连呵斥都没有过,更别说打骂了。

    一年多前,索伦利用婚约从归氏手中诈取乱石岛屿,开辟乱石盐场的时候,归芹芍不忿受辱,怂恿哥哥归秦仲带着临海水军去攻打乱石岛,结果三千临海水军近乎全军覆没。

    这个祸闯得天大了,哥哥归秦仲被打个半死。但是,她归芹芍却没有半点事情,反而父亲归行负还一直哄着她,唯恐她再受到伤害。

    从小到大父亲都将她当成了掌上明珠,心肝宝贝一般的疼爱。

    唯一一次,父亲归行负打了她一巴掌,那是因为她一剑刺穿了凌傲的胸膛。

    事后归芹芍反思,也觉得自己该打,就算自己不愿意被凌傲亲热,顶多一个耳光打过去了不起了,竟然出剑伤人。

    父亲那么那么爱自己,绝对不可能会把自己卖掉的。

    而凌傲就更加不会了,他完全把自己当成女神,当成明珠一般捧在手心,就连给别人看一眼都不舍得,怎么可能会让卮离玷污自己清白的身子。

    归芹芍越想越不可能,越想内心越坚定,觉得这肯定是有人背后耍诈。

    顿时,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直接去问父亲,去问凌傲。

    尽管她不信,但这件事情她一定要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而就在此时,外面催促新娘的乐声已经响了好几遍了。

    终于母亲图灵丝忍不住进来,道:“我的姑奶奶,你还在这里发呆啊,外面的人都要等疯了。”

    说罢,图灵丝直接往归芹芍头上罩上了盖头。

    归芹芍本能地将匕首和那个药丸藏在袖子里面。

    紧接着,图灵家族的几个千金小姐上前,半拥半拽,把新娘归芹芍带到了大厅之外。

    终于,无数的宾客终于见到了新娘归芹芍。

    尽管头上罩着盖头,看不清楚面孔,但是她窈窕曼妙的身段还是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然后,密集的掌声响起。

    ……

    当时龙帝穿越这个世界之后,关于婚礼也指定了好几种礼仪方式。

    经过几千年的传承淘汰后,目前世界的婚礼大多分为两种,东方式的拜堂成亲,西方式的殿堂婚礼,由神龙圣殿的修士主持。

    而这个世界很多文明,都是东西混合,所以贵族的婚礼同样如此。

    这一次归芹芍的婚礼,也属于东西合璧。

    这里既有拜堂拜天地,又有华丽的乐队,和相对自由的餐会。

    这里毕竟是武道繁衍出来的文明,所以并不像中国古代贵族婚礼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相对自由度要高得多。

    硕大的宴会大厅中,已经被上千名佳宾挤得满满当当。

    图灵家族的几个千金小姐扶着新娘归芹芍来到了大厅中央。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此时,新郎凌傲已经在这里翘首以待!

    大厅中央的临时搭建了一座高台,上面摆着五个座位。

    坐着归行负图灵丝夫妇,这是女方家长。图灵陀夫妇,代表着男方的家长。卮离,代表着王室。

    依旧是王子卮离当众演讲婚礼喜文。他依旧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这篇喜文中,一半的文字都在赞美凌傲的天赋,品性。另外一半文字,都在赞美归芹芍的美貌和气质。

    总之,极尽溢美之词,在这喜文中二人完全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本来归芹芍见到父亲和凌傲后,就要立刻问心中的疑惑。但是这里无数宾朋,完全问不出口。

    再听到卮离声情并茂的演讲,仿佛对自己和凌傲的爱情充满了祝福,言语中也非常真诚,不像是对自己有狼子野心的模样。

    卮离偶然望向她的目光充满了火热和贪婪,这点归芹芍早就发现了,也曾经比较得意。但是,这种目光她见得多了,并证明不了什么。

    隔着盖头,归芹芍再望向父亲。

    归行负的脸上充满了喜悦的笑容,目光始终望着她充满了怜爱和不舍。

    见到父亲这熟悉溺爱的目光,归芹芍再一次坚信父亲不会卖自己给卮离,刚才那个告密的侍女肯定是在挑拨离间。

    再望向凌傲。

    却发现他尽管带着笑容,但是目光确实复杂的,甚至不敢望向自己。

    顿时,归芹芍心中一颤。

    凌傲的表现不正常,他做梦都想娶到自己,现在梦想成真了,肯定无比的幸福和喜悦。

    但是从他的目光中,完全看不到这一点喜悦,反而充满了不安。

    归芹芍遍体冰凉,心脏颤抖,几乎本能就要质问凌傲,是不是把自己出卖给了卮离?

    但是她毕竟不是愚蠢之人,不可能当众问出这样的问题。

    刚才那个神秘的女子告密说交杯酒中会有迷药,自己喝下之后就会神智迷离,然后洞房花烛夜就分不清是卮离还是凌傲,稀里糊涂地被玷污了身子。

    那么她给自己的那个药丸,应该就是迷剂的解药了。

    想要知道父亲和凌傲是不是真的把自己卖给卮离就很简单了,直接喝下交杯酒,看会不会神智昏迷便是了。

    接下来,归芹芍的心脏始终是提起来的,脑子里面就一直记着交杯酒。

    如果喝下之后真的神智迷离,那……那真的是天崩地裂,世界崩塌。

    对于归芹芍来说,就等于失去了一切。

    ……

    卮离的主婚喜文已经演讲完毕。

    接下来,就是拜堂大礼。

    归芹芍满脑子就只记得接下来的交杯酒,等着揭露最后的答案。

    所以,在整个拜堂礼仪中,她完全跟随伴娘的指挥,和凌傲一起拜了日月天地,拜了父母高堂,最后夫妻对拜。

    至于交杯酒!

    有些是在拜堂礼仪上喝的,而有些则是在洞房里面喝的。

    今天,凌傲和归芹芍对拜之后,立刻便有人起哄,要两人亲热地喝下交杯酒。

    此时,归芹芍隔着盖头,目光死死地盯着凌傲。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发现他此时连僵硬的笑容都没有了,牙齿紧紧咬着,面孔是紧绷的。

    当喜娘端来两杯酒的时候,凌傲便死死盯着属于归芹芍的那一杯,然后面孔开始抽搐。

    这个时候,凌傲想要挽回自己的尊严和爱情还来得及,只要把归芹芍的那杯酒泼掉就可以了。

    然而,他的面孔一阵抽搐后,便端起了属于自己的那杯酒。

    归芹芍已经是遍体冰凉,但还保留着最后的希望,然后她端起了自己的那一杯酒。

    黄金的杯子,精致绝伦。里面的葡萄酒嫣红如血,醉意扑鼻。

    尽管只有几两重,但是归芹芍握在手中却重如千斤,微微发抖。

    “交杯,交杯……”

    众人大声喊道。

    而坐在轮椅中的图灵朵,也跟着鼓掌起哄。

    她身后的徒立炀凑上来柔声道:“这里人那么多,会不会觉得闷?要不要我推你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成婚之后,徒立炀一直是这么温柔的,完全是无微不至的爱护。

    不仅如此,他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跟妻子图灵朵在一起,要有半天没见到他就要急得发疯。

    图灵朵无法想象,一个男人可以这么温柔,可以对女人这么好。

    这种爱意让图灵朵几乎都有些不忍心了,但是……她还是要狠下心来的。

    第一步,先杀了徒利炆伯爵,然后栽赃在天水城索氏头上。

    第二步,她和卮离偷情生下孩子之后,把徒立炀杀了。

    这样一来,栾洋城就彻底落入她的手中了。

    现在,徒立炀要推她出去,并不是要呼吸新鲜空气,而是担心图灵朵看着眼前这一幕会产生自卑自怜,因为归芹芍作为新娘,骄傲美丽得如同孔雀站在那里。而她图灵朵,却瘫痪地坐在轮椅上,他是怕妻子会伤心难过。

    但是,图灵朵又怎么可能舍得出去。因为接下来,可能会有一场绝世好戏上演啊!

    她和卮离交往甚密,甚至准备和他偷情生子,对于卮离的心思她当然知道得清清楚楚,甚至在交杯酒中下迷药,然后让卮离李代桃僵玷污归芹芍的主意,还是她图灵朵出的。

    而刚才趁机去给归芹芍告密的那个侍女,也是她图灵朵派去的。

    索伦死后,卮离和卮妍的斗争胜负已分,卮离登位已成定局。

    图灵朵和她父亲都觉得归氏家族得到的好处也太多了,不仅得到天水城的三百里领地,而且未来凌傲还要成为王国的元帅。

    不仅如此,一旦让卮离睡了归芹芍后,肯定是舍不得放弃了。

    那么未来归芹芍表面是凌傲的妻子,但实际上一定会成为卮离的情人。

    世界上的男人都是肤浅的,归芹芍那么美艳,身材那么火辣,尽管脑子没有她图灵朵聪明,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卮离会更加宠爱归芹芍。

    如此一来,她图灵朵和图灵家族就更加不利了。

    所以,有必要离间一下归氏和卮离之间的关系。趁着归芹芍的心气怒意还在,把她和卮离的好事给搅和了,甚至让卮离和归行负之间产生不可弥合的裂痕。

    反正现在卮离登上王位已成定局,归行负用处已经不大了。

    ……

    听着所有宾客鼓掌起哄,归芹芍心中冰冷,却仍在心中保留最后希望,颤声道:“凌傲哥哥,这杯酒太多了,人家喝不下。”

    听着归芹芍娇憨的声音,凌傲心都要化了,几乎忍不住要一把夺走她手中的酒仍在地上,然后牵着她的手逃离这里,越远越好。

    但是,脑子里面另外一个声音如同轰鸣一般。

    是三百里领地重要,还是儿女私情重要?

    是未来的元帅之位重要,还是儿女私情重要?

    是归氏家族的未来,你的终身前途重要,还是儿女私情重要?

    顿时,凌傲痛苦得无法呼吸,颤声道:“这是交杯酒,就这一杯没多少的,喝下去,乖!”

    归芹芍四肢冰凉。

    然后,两个人手臂交错,喝下了交杯之酒。

    拜堂大礼结束!

    “送入洞房!”

    顿时,几个喜娘掺扶着新娘归芹芍,走进了富丽堂皇的洞房之内。

    走到了一般,归芹芍眼前一阵昏眩,甚至开始迷离。

    而且,娇躯开始火热,腹下仿佛有一团火焰燃起,四肢开始发软,下面开始潮涌。

    果然有迷药,还不仅仅是迷药,还有催/情药。

    药力拼命袭击着归芹芍的大脑和神智,使得她身体火热滚烫。

    但是她的内心,却彻底的冰凉!

    她的世界,崩塌了,毁灭了!

    她被抛弃出卖了,被最爱的父亲出卖,被最信任的丈夫凌傲出卖了!

    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出卖自己的女儿,出卖自己的妻子!

    尤其是凌傲,竟然心甘情愿地给自己戴上一顶绿帽子!

    他凌傲看上去是多么的骄傲,多么的自尊啊?竟然能够做出这样羞耻的事情?

    寻常男人,自己的妻子被人玷污了,还知道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而他凌傲,竟然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心爱的妻子送到别人的床上,而且还是纯洁无瑕的处子之身。

    他连一个寻常匹夫都不如,亏自己还觉得他是顶天立地的男儿。

    无尽的悲哀,无尽的绝望涌上了心头。

    一切都是假的,父亲对自己的爱是假的,凌傲对自己的爱也是假的。

    父亲,凌傲,你们有半点男子气概吗?

    为了巴结王室,为了谋取权力,竟然拱手送上自己的女儿,送上自己的妻子。

    这样无耻卑劣,连禽兽都不如。

    索伦为了保护姐姐,保护自己的家族,敢和整个世界为敌,哪怕面对毁灭,也毫不妥协。

    而自己最信任的两个男人,为了区区权势,竟然如此趋炎附势,献媚于上。

    作为敌人的索伦,尚且怜惜她归芹芍,不忍心真正坏掉她的贞节,更不忍心真正伤害她的底线。

    而作为最亲的父亲和丈夫,竟然下作到如此地步。

    和索伦比起来,父亲归行负,丈夫凌傲是何等无能,何等丑陋不堪?

    更可笑的是,自己为了不辜负父亲,不辜负凌傲,选择和索伦一刀两断。

    可笑自己心目中,把自己代入了图灵朵这个坏女人,把凌傲代入了可怜的徒立炀。

    而结果,凌傲和父亲才是那个最无耻卑劣之人。

    此时归芹芍的心目中觉得,凌傲连徒立炀都远远不如。

    徒立炀尽管丑陋不堪,但是为了自己的妻子却愿意奉献出一切。

    ……

    不知不觉间。

    归芹芍被扶到了富丽堂皇的洞房之内,这里一切都是金灿灿的,一切都是红艳艳的。

    而归芹芍的娇躯已经完全瘫软滚烫,连坐都坐不住了,直接软倒在床上。

    无穷无尽的情/欲涌上心头,焚烧整个身体。

    双眸迷离,已经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而且耳朵也一阵轰鸣,听不清楚任何声音。

    此时,如果是卮离前来洞房,她是完全认不出来的。

    几个喜娘将归芹芍扶在床上躺好之后,便悄悄地出去了。

    整个洞房内,就只剩下归芹芍一人。

    她用尽最后的神智,最后的力气,将袖子里面的丹药服下。

    果然是解药,服下不久之后。

    可怕的情/欲开始褪去,脑目渐渐恢复清明,身体渐渐恢复清冷。

    归芹芍闭上眼眸。

    她的心已经彻底麻木了,她甚至连哭都哭不出来。

    在她的心中,对父亲的爱始终是最高的,她宁愿死,宁愿毁容也不愿意出卖自己的父亲。

    而现在……

    这一切都崩塌了。

    父亲对她的爱是假的,凌傲对她的爱也是假的。

    她的世界毁灭了!

    她的心越来越冷,越来越硬,越来越决绝。

    “父亲,归行负,从今以后我不再是你的女儿了,我要和你一刀两断。”

    “凌傲,你这个畜生,你这个窝囊废,我恨不得挖掉自己的眼睛。从今以后,你我如同敌寇!”

    归芹芍闭着美眸装着神志不清,却紧紧竖着耳朵,握紧袖子里面的匕首。

    她归芹芍,从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之人。

    你归行负和凌傲,不是想要用我的身体去讨好卮离吗?

    做梦,做你们的春秋大梦!

    等卮离进来之后,我趁着他不防,一刀将他阉割掉。

    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

    想要利用我的身体谋取利益,做梦!

    我要让你们一无所有,我要让你们彻底得罪卮离到死!

    归芹芍在被窝中,娇躯瑟瑟发抖,闭着眼眸,死死握住袖子中的匕首。

    在脑子里面,一遍又一遍演练着将卮离的那玩意割掉!

    我归芹芍怕什么?我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为了出气,我连国王都敢杀!不管什么后果,我都无所谓!

    ……

    而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卮离来了!

    归芹芍装着昏迷,死死握住手中匕首,等着给卮离一刀致命!

    ……

    注:第二更五千字送上,拜求支持,谢谢大家!(未完待续。)(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