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灭世魔帝 > 正文 三一零:卮离惨剧!归行负灭妻杀女!

正文 三一零:卮离惨剧!归行负灭妻杀女!

作者:沉默的糕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李成莲不仅仅是卮离的奴仆,同时还是长辈。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卮离,卮宁两兄妹是他从血泊中救出来的,更是他从小带大的,所以卮离在他心中如同孙儿一般。

    此时见到卮离命根受害,当然巴不得将归芹芍粉身碎骨,随着他的佛尘砸下,眼看归芹芍就要香消玉损。

    “慢着……”卮离喝止道。

    他拼命捂住下身要害,鲜血依旧朝着指缝中涌出。他也真是色迷心窍了,否则以他的武功,归芹芍根本伤不了他。

    “殿下,这样的祸害还留着干嘛?”李成莲嘶声道。

    而此时,归芹芍桀骜不驯地望着卮离,嘴角留着鲜血,没有半分畏惧。

    她绝对是不见光彩不掉泪的女人,怕毛毛虫,怕毁容,挡不住饿,娇生惯养。

    但是,她绝对不怕死。或者说,她还不知道死是什么模样的。

    而且此时她感觉到被这个世界出卖,整个内心充满了愤怒和决绝,也来不及感觉到害怕。

    “说,是谁让你这么做的?是谁告诉你进入洞房的会是我?”卮离冷声问道。

    随着李成莲进来的还有另外一名李系宦官,他进来看了一眼后又飞快地出去,去找神龙圣殿的医道修士,去拿冰块。

    此时,归行负和图灵丝也猛地冲进了洞房。

    见到眼前的这一幕,归行负如同被雷击了一般,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而图灵丝见到宝贝女儿颓倒在地上,嘴角流血,顿时心痛如绞地冲了过去,大哭道:“我的宝贝,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不要吓娘我。”

    然后,她紧紧把归芹芍搂住,盯着李成莲厉声道:“你这个没有卵货的阉奴,你把我女儿怎么了?”

    此时,归行负见到卮离要害受伤本就如同雷击一般,再听到妻子喝骂李成莲更加惊骇欲绝。

    李成莲是谁啊?卮离的第一心腹,未来怒浪王国的第一权宦,他归行负都惹不起的人,偏偏妻子无知无畏地喝骂,这女人真是胸大无脑。

    见到卮离阴冷的目光,归行负立刻警醒。

    他知道,自己和归氏家族的命运,就系在一线之间了。

    现在的他,要彻底的狠绝,才能在卮离面前挽回生机。

    顿时,归行负猛地上前,对准女儿归芹芍噼里啪啦一阵耳光。

    转眼间,就将她绝美无伦的脸蛋扇得通红,口鼻流血。

    归芹芍见到父亲冲进来,她就要冷声质问,没有想到他竟然狰狞着冲过来,然后直接几个耳光凶猛扇打。

    顿时间,归芹芍完全被打呆了。

    而图灵丝也被惊呆了。

    归芹芍完全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父亲把自己出卖了,竟然还如此扇打自己?

    瞬间,二十年的血脉亲情被血淋淋地撕开。

    打完之后,归行负直接将归芹芍拖到卮离面前,嘶声道:“殿下,我现在就杀了这个孽障,我现在就杀了这个孽障!”

    然后,她猛地拔出佩剑,就要朝归芹芍的脖子上刺去。

    整个过程,没有丝毫犹豫,竟是直接要取了女儿的性命。

    图灵丝完全呆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

    这……这还是自己的丈夫吗?

    自己的丈夫何等的温柔,何等的幽默,何等的宽容?

    而眼前这个狰狞可怖的面孔,究竟是谁?

    自己的丈夫何等地疼爱自己的女儿,完全当成心肝宝贝一般,而此时竟然要直接杀之剑下。

    虎毒尚不食子,他归行负连禽兽都不如啊!

    顿时,图灵朵猛地扑了上去,锋利地指甲朝归行负脸上抓去。

    “归行负,我跟你拼了,我跟你拼了……”

    她就这样不管不顾,疯狂朝归行负抓去。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啪……”归行负猛地一阵耳光,直接将妻子图灵丝扇飞了出去,狠狠坠落在地上,嘴角流血,半边艳丽的面孔红肿了起来。

    落地后的图灵丝,她的世界也崩塌了!

    之前丈夫对她是何等的百依百顺?是何等的温柔怜爱?

    如今,竟然如此凶狞?

    打飞了妻子之后,归行负依旧毫不犹豫,要刺穿归芹芍的脖颈,取她性命。

    他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危在旦夕了,容不得有一点点差错,一点点犹豫。

    绝对不能让卮离觉得,归芹芍刺杀是他的意思,要彻底洗清自己的嫌疑,否则自己和归氏家族的命运就完了。

    “噗刺……”他真的将剑尖刺入归芹芍后颈。

    “叮……”紧接着,他的剑被拦住了,被卮离拦住。

    而此时,剑尖已经刺入归芹芍雪嫩的肌肤中,鲜血如注。

    “我知道,这不关你事。”卮离朝着归行负道:“你对我的忠心,我的相信的。”

    “多谢主子,多谢主子……”归行负跪地,拼命地叩头。

    而此时,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是凌傲要冲进来!

    “小傲,出去,不要进来!”归行负喝道。

    顿时,凌傲站在原地,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办。

    归行负道:“为父不会害你,快出去,快出去……”

    归行负当然知道,卮离命根受袭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猛地一咬牙,凌傲转身离开。

    此时,图灵丝清醒过来,指着归行负道:“归行负,你这个禽兽,你这个禽兽……”

    她现在终于知道怎么回事了,自己的丈夫为了利益和富贵,竟然把女儿出卖给卮离糟蹋,而且是在洞房花烛夜上。

    她顿时一阵阵毛骨悚然,回想自己和丈夫这二十几年的恩爱,真的如同和一条毒蛇睡在了一起。

    “我妻子图灵丝神智不轻,患有邪毒癔症,为避免传染他人,我将她关于地牢之中。”归行负叩首道:“请殿下示意,我这样做可否妥当?”

    图灵丝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竟然被精神病了?

    “禽兽,禽兽,我瞎了眼睛才会跟你,你这个禽兽……”图灵丝泣血痛呼。

    归行负上前一掌击下。

    顿时图灵丝昏厥,脑袋重重砸在地上,口中鲜血溢出,生死未卜。

    而这一切,归芹芍一直看在眼中。

    此时的她,已经无力悲伤了,整个神经仿佛彻底麻木了一般。

    整个过程,她就仿佛在看电影,再看别人的事情一般。

    痛苦到了极限,就彻底没有了感觉。

    整个世界,都彻底毁灭!

    此时,另外一名宦官已经过来,取来了大量的冰块,缚住了卮离的要害。

    然后,飞快点住卮离下腹的几个穴道,让汹涌的鲜血止住。

    归行负完全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等待着卮离的宣判。

    卮离脑子飞快转动,是谁把这件事情泄露给归芹芍的?

    不会是归行负,应该也不是凌傲,那么会是图灵朵吗,那个贪婪狠毒,却又自作聪明的女人?

    对,很有可能就是图灵朵了!

    那么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

    把图灵朵赐死?

    图灵朵的死活,相信图灵陀公爵是不会太在意的。但是自己处死图灵朵的这个动作,会惊扰到图灵家族,会让自己和图灵家族产生巨大之裂痕。

    图灵家族目前是军方第一家族,掌管着三十万龙卫军,门生故旧遍布天下,是自己最大的支撑。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图灵陀可不像是索隆伯爵那么傻,仗打完了就把兵权交出得干干净净。这几十年来,每打一仗,图灵陀就在军队中安插要职,如今已经尾大不掉了。

    而且,谋夺栾洋城还很需要图灵朵。

    归行负显然也知道,这次的归芹芍的刺杀是谁的手笔,加上他对图灵丝所作所为,相信归氏和图灵家族也会产生巨大之裂痕。

    毫无疑问,这是对自己有利的。

    归芹芍刺杀****,这件事罪大恶极,她背后一定要有一个幕后指使。

    这个指使者是谁呢?

    她之前和索伦有私情,那么把刺杀****的罪名栽赃给索伦再合适不过了,此时刚好找不到进攻天水城的名义。

    而且,索伦的死讯没有传出去,这就更好了。

    有了刺杀****的罪名,足够将索氏灭族了。

    顿时,卮离冷冷道:“她刺杀于我,幕后定有指使,我听说她之前和索伦有私情,好好查一查,把这个幕后主使给我找出来!”

    “是,殿下!”归行负道。

    卮离道:“刺客,我就带走了。”

    “是,殿下。”归行负道:“是死是活,任由殿下处置!”

    然后,宦官上前,就要将归芹芍扛起。

    “嗯?”卮离冷哼。

    很显然,他不希望归芹芍的身子被任何男人触碰,哪怕是宦官。

    “是。”那名宦官恭声道。

    紧接着,卮离拿过归芹芍刺他用的那支小匕首,将大部分刀刃掰断,剩下半寸断刃,然后猛地刺入自己的胸膛,顿时鲜血飙射。

    然后,那名宦官大声喊道:“有刺客,有刺客……“

    紧接着,用丝绸锦缎将卮离下身血迹完全包裹起来,装着胸膛受刺的样子。

    几十名少君府高手冲进来,保护着卮离离开了临海伯爵府。

    几名女武士上前,将归芹芍装入布袋之中,直接抬走。

    ……

    短短一个时辰内,少君卮离遇刺,传遍了整个怒浪王城。

    顿时,石破天惊!

    临海伯爵府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卮离胸膛上插着一支匕首,鲜血如柱,面白如纸!

    然后,王城卮都十几万大军风闻而动,所有城门全部关闭。

    全副武装的军队,遍布每一条街道,王城卮都开始不限期宵禁。

    与此同时,保护王宫的国王禁卫军也彻底关闭宫门,所有大型战争器械,全部摆上宫墙。

    数万禁卫军,全部弓弩上弦,刀拔半寸,随时准备迎战。

    整个王城,乃至整个怒浪王国,风雨欲来!

    ……

    图灵公爵府内!

    “蠢货,彻头彻尾的蠢货!”

    “啪……”

    图灵陀猛地一阵耳光,直接将图灵朵从轮椅上扇飞出去,狠狠摔在地上,口吐鲜血。

    图灵朵也彻底充满了后怕。

    她本来只是想要离间卮离和归氏的关系,顺便把归芹芍从卮离身边赶走。

    对于卮离的武功她是知道的,当时在神龙圣殿中,卮离都算是非常出色的。

    而归芹芍,完全是一个大花瓶,怎么可能伤得到卮离?

    更别说,卮离身边还有李成莲这样的绝顶高手在。图灵朵只是想要归芹芍挥动匕首造成一个试图刺杀的事实,而不是真的刺杀。

    但谁又想到,卮离会如此意乱情迷,以至于被归芹芍刺中。

    又怎会想到,李成莲不仅仅是卮离的奴仆,更像是他的爷爷。所以,卮离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他本能觉得非常尴尬,下意识要躲远一些。

    这种阴差阳错之下,竟然导致了归芹芍真的刺中了卮离。

    当然,现在除了卮离的心腹宦官和归行负之外,没有人知道卮离受伤的是命根子,都以为他是胸膛被刺中了。

    “愚蠢的贱货,我真该杀了你。”图灵陀一掌将图灵朵扇飞之后,还不解恨,直接上来要狂踢,恨不得将他的女儿活活踢死。

    顿时,一个矮小的身影猛地冲进来,抱在图灵朵的身后,用自己的后背挡住图灵陀的脚踢。

    这个冲进来的人影当然是栾洋城主徒立炀。

    他尽管武功不错,但是图灵陀何等强大,这用力一踢,直接命中他的后心,顿时眼前一阵昏厥,五脏六腑仿佛要撕裂一般,一口鲜血猛地喷出。

    图灵朵觉得后颈一热,却是被徒立炀吐出的血喷中,顿时心中无比的复杂。

    “徒立炀,你给我滚开,我在教训女儿,用不着你多事。”图灵陀怒道。

    徒立炀挣扎起身,勉力将图灵朵扶起护在身后,然后他站起来昂首望着图灵陀道:“岳父大人,现在图灵朵是我的妻子,她是栾洋城的主母,还轮不到你图灵家族来教训。”

    他一米五身高都不到,而图灵陀几乎有一米九。

    两个人对峙,徒立炀真如同侏儒一般,图灵陀如同巨人般压迫。

    图灵陀目光死死盯着徒立炀,无穷无尽的精神力如同大山一般压去,一字一句冷冷道:“徒立炀,这里是我的公爵府,谁敢触犯我,我就活活将他捏死!”

    在强大的龙力和精神力压迫下,徒立炀觉得自己几乎要瘫跪下来,完全无法呼吸。

    但是,他依旧张开双臂,将图灵朵护在身后,冷道:“图灵陀公爵,如果你再敢动我妻子一下,我就正式宣布,图灵公爵府是我栾洋城永远的敌人!”

    “你敢……”图灵陀爆吼,一股强大力量,迸发而出。

    顿时,徒立炀守不住这可怕力量冲击,鼻血直接涌出。

    “你看我敢不敢?”徒立炀道:“除非你将我杀了,否则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

    图灵陀公爵死死盯着自己的丑陋矮小女婿,然后缓缓收回自己的龙力和精神力。

    心中却是忍不住叹息,真是画皮难画骨啊。

    表面上凌傲一幅高傲的模样,完全是万中无一的青年俊杰。实际却是一个无能的怂货,一个连老婆都能卖掉的怂货。

    而这徒立炀丑陋矮小,最爱的便是偷取女人的贴身衣裤,十足的猥琐。然而关键时刻,却如此顶天立地。

    难怪栾洋城主徒利炆会如此疼爱器重他。

    见到图灵陀公爵平静了下来,徒立炀横着抱起妻子图灵朵,放在轮椅上,道:“走,我们回家,这里不呆了!”

    说罢,他直接推着图灵朵,离开了图灵公爵府。

    图灵陀望着徒立炀矮小的背影,心中涌起一阵讥讽和悲哀。

    这徒立炀对图灵朵如此一往情深,却不知道她明明已经彻底痊愈了,但为了不让他碰身子,却依旧装着全身瘫痪的样子。

    不仅如此,她还准备和卮离偷情生子,然后谋害亲夫,夺取栾洋城。

    “唉……”图灵陀公爵忍不住一声叹息!

    ……

    干净整洁的地牢内。

    归芹芍四肢被捆绑起来,一个狰狞的女武士,正在拿着一支沾水的鞭子。

    “归芹芍小姐,你肌肤如雪,我虽然是女人,看着都无比的怜爱的,如果被打坏了,还真是让人怜惜呢。”女武士冷道:“说吧,是谁指使你刺杀卮离殿下?是不是索伦?”

    原本,归芹芍的美眸已经彻底暗淡无光,对周围的一切,都已经失去了反应。

    她的世界,彻底崩塌了,彻底毁灭了。

    她一无所有了!

    听到索伦这两个字,她美眸顿时一颤。

    她的世界,已经一片黑暗!

    此时听到索伦两个字,仿佛燃起了一朵小火苗。

    现在的她,已经找不到任何温暖,任何希望了,而索伦仿佛稍稍点燃了内心的希望。

    索伦是个混蛋,是一个让自己沉迷心爱的混蛋。

    但是为了父亲,为了凌傲,他和索伦斩断情丝,划清界限。

    现在,父亲和凌傲在她心中已经彻底毁灭了,唯一剩下索伦那黯淡的光芒。

    “索伦,他如同听说我被抓了,他会来救我吗?不,他肯定不会的,他根本不爱我,他讨厌我,利用我。”

    “或许,他心中对我是有一点点情意的,因为每一次到最后关头,他都不人心真正伤害我。”

    紧接着,归芹芍想起了母亲图灵丝。

    顿时,她冰凉的娇躯渐渐恢复了温度。

    妈妈图灵丝对她的爱是真的,为了自己她和归行负拼命,和卮离拼命。

    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是真心爱我的。

    然后,她脑子里面开始浮现父亲归行负殴打母亲,殴打自己的画面。

    心中一阵阵抽搐,然后无穷无尽的仇恨涌起。

    “归行负,凌傲,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的敌人,不管付出任何代价,我都会让你们为今天的所作所为而后悔终身。”

    “归芹芍,你不能死,你要坚强起来,妈妈还等着你去救!”

    想起昨夜的那一幕,母亲图灵丝被父亲归行负打的吐血,人事不省。现在,妈妈应该已经彻底被囚禁在地牢里面,永远不见天日了。

    归芹芍心痛如绞,冰冷麻木的身体,渐渐恢复了力量。

    “索伦,如果你能救我出去,你能救出我母亲,我这辈子都给你为奴为婢,给你生儿育女。”

    此时,地牢中的女武士冷道:“归芹芍小姐,只要你承认是索伦指使你刺杀卮离殿下,并且签字画押,你就不用受罪了。”

    “去死吧,你这个贱/逼!”归芹芍冷冷道。

    “啪……”那个女武士的鞭子,狠狠抽打在归芹芍雪嫩的娇躯上。

    ……

    大陆西海,浮屠岛上。

    妧妧冷道:“索伦,我不可能无穷无尽地陪着你耗费时间的,已经七天过去了,你仍旧没有头绪,如果你没有用处,也就没有必要活着了。”

    这个浮屠巨塔,真是让人完全无计可施。

    从大门走进去后,人立刻消失,变成墙壁上的浮雕。

    用投石车砸巨塔的外墙,但是整个巨塔仿佛有一层强大的能量保护。

    不管是巨石,还是铁球,甚至是妖洲的剧毒液弹,还没有触碰到浮屠巨塔的外墙,就全部灰飞烟灭。

    索伦笑道:“妧妧小姐,你研究这个巨塔足足几年了,都没有头绪,我仅仅来了七天,你位面也太苛求了吧。”

    妧妧冷道:“我带你来这里也就是废物利用,不是真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再有两天,如果你仍旧没有无恙进入浮屠巨塔的办法,你就只能去死了。而且会死得很难看很惨,保证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当时阿史罗受到这样遭遇后,立刻就自杀了。”

    至于什么遭遇?无非就是被许多男人蹂躏,这大概是最生不如死的事情了。

    而就在此时!

    空气中忽然响起了卮妍冰冷的声音。

    “妧妧,立刻放掉我的夫君,否则后果自负!”

    说罢,卮妍如同天外飞仙一般,从山上飞下,手中龙金剑如同流星,朝着妖女妧妧刺去。

    ……

    注:第二更近六千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