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灭世魔帝 > 正文 三四七:总督之权!决裂伏灵兮?

正文 三四七:总督之权!决裂伏灵兮?

作者:沉默的糕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怒浪王国十一行省,东南行省排名第三。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除了天水城和临海城之外,东南行省境内还有两家诸侯,分别是铁木城,乞迟城。

    这两家诸侯势力要小得多,仅二百里领地,十几万子民。

    除了四家诸侯外,东南行省还有六个郡,加起来大约二十几万平方公里。

    六郡加四家诸侯领地,整个东南行省一共九百万人口。

    想要彻底统治东南行省,光凭一道旨意肯定是不够的。

    在军事上障碍不大,因为上一次为了灭索,卮威一下子把东南行省的军队全部抽调光了,十五万大军伤亡了十余万,被俘虏了四万多。

    如今东南行省的军队和大部分武将要么战死,要么被俘,已经被洗得干干净净了。

    关键是以六郡郡守为首的地方官员,他们才是东南行省最直接的统治者。

    卮威在东南行省已经八年,上上下下都是他的人,肯定已经被经营得如同铁桶一般,按照正常手段索伦想要在最短时间掌握整个行省,完全是不可能的。

    整个东南大小官员加起来有上万人都不止,索伦若想要彻底整顿理顺,只怕几年时间都不够。

    但若不按照正常手段,此时整个怒浪王国都盯着索伦。

    因为这一场大胜,许多贵族和诸侯都已经开始游离骑墙,并且待价而沽。索伦若得罪太多的人,只会将这些势力往卮离那边推。

    ……

    归行负依旧跪伏在地上,恭敬到了极点。

    “归行负,东南行省一共有多少名官员?”索伦问道。

    归行负道:“登记在册的,有一万两千多人。“

    索伦道:“全部都是卮离和卮威的人?”

    “对。”归行负道:“曾经出云郡守左岛近是卮亭公爵的人,不过后来因为乱石盐场,他被剥夺了官职,押往王城囚禁。所以此时整个东南行省的官员,一半是乎卮威的人,一半是首相言无忌的人。”

    “言无忌在东南行省的势力那么大?”索伦问道。

    归行负道:“六个郡守,有三个是他的门人,一个是他的侄子,总督府长史更是他的亲弟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索伦皱眉道:“难怪言无忌那么嚣张,权势熏天啊!”

    归行负道:“自从国王陛下重病不能理政之后,卮离,图灵陀,言无忌三方合力,彻底把持了王国朝政,怒浪王国十一个行省,只怕有一半官员出自言党门下,已经不止是权势熏天,而是遮天蔽日了。”

    索伦眉头皱起,他还真的小看了言无忌这个王国的首相啊。

    原本,他只是将目光盯着卮威和图灵陀,觉得文官集团在这种大争中不成气候。没有想到,言无忌手中掌握的权势,半点不亚于图灵陀啊。

    卮离是主君,但毕竟是半路出家,缺乏根基。

    他之所以成为成为王国少君是因为图灵陀,卮威,归行负,言无忌等人的支持。

    而图灵陀,言无忌等才是真正的掌权之人。

    归行负又道:“言党不仅将手插入了行省和郡县,更开始染指各诸侯领地,我临海城内史言亭一,便是一个例子。”

    索伦闭上了眼睛进入思考,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耗在东南行省的政事上,要在最短时间彻底掌握整个行省,留给他的时间最长也就是两三个月。

    “归行负,我想要最短时间内掌控整个东南行省,应该如何做?”索伦问道。

    归行负道:“关键在一个人,只要搞定了他,就几乎掌握了大部分的东南行省。”

    “谁?”索伦问道。

    “言无至!”归行负道:“此人是言无忌亲弟,东南行省总督府长史,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卮威是王室公爵,平时更重兵事,所以大部分政事都交给了言无至,卮威公爵死了之后,东南行省六郡官员肯定唯言无至马首是瞻,只要得到了他的支持,您便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掌握东南行省。”

    索伦陷入了沉思。

    归行负继续道:“虽然您杀掉了言亭一,狠狠打了言无忌一道耳光。但是只要利益足够,区区一个言亭一又算得了什么?这次您和卮离的大战大获全胜,整个天下的贵族诸侯都开始骑墙观望。任何家族都不会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言无忌首相也不例外,或许他此时正想方设法想要和您修复关系,并且对您进行投资。”

    索伦要东南行省,更多是军事上的需要,其次是政/治上的需要。至于区区每年十余万金币赋税,他还没有看在眼里。

    所以,若言无至愿意效忠,他也不介意全盘接收怒浪行省的原有官员。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足足思考了半刻钟道:“好,我给他一个机会,你亲自去找言无至谈。如果他愿意效忠我,我可以既往不咎,仍旧任命他为总督府长史,全盘接收东南行省官员。”

    归行负一喜道:“遵命!”

    索伦道:“我给你五天时间,五天后,言无至和怒浪行省全体官员若不跪下效忠,那我只有一个手段,那就是顺昌逆亡,哪怕将东南行省杀得血流成河也在所不惜。”

    归行负吓了一跳道:“万万不可,您如今面临最好的局面,天下诸侯和贵族甚至言党集团都在骑墙观望,若您大开杀戒,就等于彻底得罪了整个王国高层,反而会再一次将他们推向卮离一方。”

    索伦没有解释,一声冷笑道:“五天时间,我这人一直都没有什么耐心的。”

    归行负重重叩首道:“老奴必将全力以赴。”

    索伦拍了拍巴掌,顿时一个影子阁武士走了进来,送上了一颗药丸。

    “这是一种奇毒,唯一的解药在我手中,你吃下去。”索伦道。

    归行负上前,拿起那颗毒药吃了下去,再一次叩首道:“老奴必将全力以赴。”

    索伦道:“归行负,丑话说在前头。我父亲索隆算是间接死在你的手中,所以我永远只会利用你,而不会用你。一旦利用完毕,我就会将你扔在一边,你这辈子最好的结局就是终身囚禁。”

    归行负重重叩首道:“老奴明白!”

    “你去吧!”索伦道:“五天时间,言无至和东南行省的官僚集团若不投降效忠,我就大开杀戒,我的时间很宝贵的,不会将大把的时间浪费在他们头上。”

    “老奴遵命。”归行负躬身拜下。

    半个时辰后,几十名影子阁高手,上百名武士,两千名士兵护送着归行负离开了天水城,东南行省首府东海城。

    ……

    天水城主府一间静室内。

    索伦近乎放肆地望着伏灵兮的面孔。

    “怎么这般看我?”伏灵兮柔声笑道:“你的小妻子,可比为娘漂亮多了。”

    索伦目光微微一缩道:“你的脸,动过?”

    伏灵兮一愕,然后点了点头道:“你眼睛还真尖,因为某些原因,我的脸修正过。”

    索伦道:“你的脸原本和姐姐宁冰很像?”

    伏灵兮道:“很像,非常像。”

    索伦道:“为什么要修正?什么时候修正的?”

    伏灵兮道:“为了潜伏到阿史罗身边,所以对脸进行修正。”

    “未必吧。”索伦冷道,却没有继续再追究。

    伏灵兮目光一柔,也没有开口说话。

    索伦又道:“说吧,你来天水城,所为何事?”

    伏灵兮道:“如果我说是因为太思念你们,所以才来天水城,你大概会将我赶出去吧。”

    索伦点头。

    伏灵兮道:“我是代表家族,来向你道歉,并且乞求你的原谅!”

    索伦道:“因为伏岐那个蠢货?”

    “不仅仅因为伏岐,也因为我。”伏灵兮道。

    索伦道:“你作为神龙圣殿裁判所的审判官,是方外之人,怎么还管家族琐事啊?”

    伏灵兮道:“我毕竟出身于伏氏,永远无法割裂。”

    索伦道:“你和伏氏不好割裂,与我索氏割裂,倒是很容易啊!”

    伏灵兮绝美的面孔露出悲色,柔声道:“索伦,娘知道没有资格得到你的原谅。但你真的要相信我,我没有一日不想念着你们姐弟,你们毕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索伦不为所动道:“那么请问,在你心中,是你的信仰重要,还是亲生儿女重要?”

    伏灵兮一颤,顿时幽然欲泣,无法言语。

    “说不出口了吧。”索伦冷笑道:“在你心中,神龙圣殿更加重要,所以你可以抛家弃子。你也知道这种话说出来太灭绝人性,不好意思启齿吧。”

    顿时,伏灵兮再也控制不住,梨花带雨,泪水如珠。

    索伦道:“其实我半点都不意外,因为你们神龙圣殿的人都是这样灭绝人伦的,阿史离人的前夫宴平是这样,你伏灵兮也是这样。”

    这话一出,伏灵兮立刻冲上前,玉手捂住索伦的嘴巴,道:“我的儿,你怎么骂娘都无所谓,都是我罪有应得。千万不要对神龙圣殿不敬,若落入别人耳朵,会给你带来灾祸的。”

    索伦一阵冷笑,道:“只怕在你心中,言语攻击神龙圣殿也是一种禁忌吧。”

    伏灵兮大哭着将索伦抱在怀里,道:“你不管怎么生气都是应该的,为了补偿我这些年的罪过,我会留在家里五年,这五年内我会争取做一个好母亲。五年之后,我再返回神龙圣殿。”

    “不……”索伦道:“你说过你是客人,客人呆个十天半个月就算了不起了,所以你还是早点离开天水城,免得双方都尴尬。”

    伏灵兮颤声道:“索伦,你这是赶我走吗?”

    “对。”索伦道:“昨日我和归芹芍办小婚礼,姐姐说你在更完整,我不舍得让她伤心。但实际上我和姐姐都长大了,已经不需要你了,所以……你还是离去吧。”

    接着,索伦又道:“还有,请你转告伏厄侯爵,站在政治立场上,他想要得到我的原谅,除非他亲自来天水城道歉,否则就一切休谈!”

    ……

    一日一夜后!

    归行负作为索伦特使,进入了东南行省首府东海城。

    然后,归行负进入了东南行省总督府内。

    在一间密室中,归行负见到了东南行省第二号人物,首相言无忌亲弟,总督府长史言无至。

    归行负一丝不苟地行礼道:“索伦侯爵特使归行负,见过长史大人。”

    长史言无至目光诡异地望着归行负道:“归行负伯爵来见我,所为何事?”

    归行负道:“我来给长史大人送一场富贵,泼天的富贵!请屏蔽左右,我有天大秘事相商!”

    言无至道:“正好,我这里也有一个人,想要让你见见!”

    然后,言无至拍了拍手。

    顿时,一个人影从门后走了出来,直接跪在归行负的面前道:“小婿凌傲,拜见岳父大人!”

    归行负一愕,不敢置信望着凌傲,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凌傲恭敬道:“岳父大人,卮离殿下让我给您带一句话,您所做的一切都是被索伦所迫,只要您愿意改邪归正,他对您之前的所做之事可以既往不咎!”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支持,谢谢大家!(未完待续。)>(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