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灭世魔帝 > 正文 三四八:索伦一怒,血流成河!

正文 三四八:索伦一怒,血流成河!

作者:沉默的糕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东南行省首府东海城,总督府内!

    归行负本来是要来游说东南行省第一文官,长史言无至效忠索伦,却没有想到竟然见到了凌傲。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他第一反应确实比较惊愕,凌傲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见到归行负惊讶,凌傲再次重复道:“卮离殿下说过,您所走的一切都是被索伦所逼,并不是出自您的本意,只要您愿意归正,他一定会既往不咎,继续重用于您。”

    说罢,凌傲的目光炽热地望着归行负。

    对于凌傲来说,归行负不但是靠山,甚至是精神支柱。

    没有了归行负,凌傲觉得自己就如同水面的浮萍一般,无依无靠。所以,他无比热切地希望归行负能够重新回归到卮离麾下。

    归行负原本是作为索伦特使来说服言无至效忠索伦,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派了他的养子来说服他。

    听到凌傲的话,归行负心中不由得一动。

    说不心动是假的,毕竟这辈子对于归行负来说,最痛苦的事情便是被索伦俘获,不得不出卖卮离保住性命。

    原先的归行负,可谓是卮离的嫡系心腹,怒浪王国众多诸侯中的政治地位排名第一。

    一下子,沦为索伦的阶下之囚,可谓是从天堂沦落到地狱。

    现在,卮离竟然派凌傲来游说,说可以重新接纳他,让归行负怎么能不心动。

    思虑良久,归行负深深叹息一声。

    东南总督府长史言无至见之,道:“你们翁婿谈,我回避一下。”

    “不用!”归行负道:“有些话,长史大人也不妨听听。”

    然后,他望向凌傲道:“小傲,有一件事情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凌傲面色一颤,道:“岳父大人,您说。”

    归行负道:“从今以后,你还是喊我义父吧,就不用喊岳父大人了。因为,归芹芍已经嫁给索伦了。”

    凌傲顿时猛地站起,面孔一阵抽搐,但很快他又安静了下来,因为对于这个结果他心中早已经有了准备。

    不过真正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凌傲还是觉得心痛如绞。

    归行负道:“小傲,义父对你如何?”

    “您对我恩重如山。”凌傲道。

    确实是恩重如山,在揭露这里被刺一案的丑闻中,归行负把一切丑陋的罪名推在自己的头上,说是自己贪慕权势把女儿送给卮离糟蹋,没有提凌傲半个字,甚至隐隐还把他说成似乎受害者。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在最原始的文本中,归行负的供词甚至提到他先用药将凌傲迷倒,然后再让卮离去归芹芍的洞房。

    总之,他用尽一切办法美化凌傲。

    归行负对凌傲如此之好,确实让人惊讶,甚至无法理解。他明明是唯利是图,刻薄寡恩之人,为何会对一个养子这么好?哪怕对亲儿子也没有那么好啊?

    思考了良久,归行负抬起头,道:“我是不可能在回归到卮离麾下了。”

    凌傲急声道:“为什么?”

    归行负道:“第一,我对卮离殿下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归氏家族的希望已经落在归芹芍和索伦的孩子身上了。”

    凌傲面孔一颤道:“芹芍这个临海城主是不算数的,您才是真正的临海城主。虽然临海城已经被索伦攻占,但这只是暂时的,总有一日我们要夺回来的。”

    归行负道:“痴儿,难道你觉得卮离殿下会为了帮我们夺回临海城而出兵吗?”

    凌傲道:“现在虽然不会,但卮离殿下登基为王之后,一定会灭掉索伦,届时自然就夺回天水城了。”

    归行负道:“且不说卮离殿下未来能不能夺回临海城,就算他能够灭掉索伦,夺回临海城,你觉得他会还给我归氏吗?”

    凌傲沉默下来,按照卮离的性格当然是不可能的。进入嘴里的肉,卮离哪有吐出之理?

    归行负道:“而索伦和归芹芍结合生下的孩子姓归,这个孩子会继承临海城主之位!所以相较而言,我效忠索伦对归氏更有利益。”

    凌傲嘶声道:“可是,卮离殿下登基为王之后,一定会灭掉索伦,而您和索伦站在一起,归氏就要亡族了。”

    归行负摇头道:“这也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原因,在卮离和索伦的这场斗争中,索伦的赢面大过于卮离。未来死无葬身之地的可能是卮离,而不是索伦。”

    这话一出,凌傲面孔一颤,不敢置信地望着归行负。

    而言无至也微微一愕,目光落在归行负的脸上。

    凌傲道:“这怎么可能?索伦充其量只是得到了柔然城,天水城,临海城,势力不足卮离殿下十分之一,他怎么可能会赢?他必输无疑,必死无疑的!”

    “哈哈”归行负笑道:“如果天下诸侯,天下贵族完全团结一心,卮离指挥他们如指臂使,索伦当然必死无疑。而事实上呢,这一场灭索大战卮离一败涂地,天下诸侯和贵族,都已经在骑墙观望了,连图灵陀都狡猾地缩了回去。卮离空有百万大军,但是他能指挥得动哪一个?索伦很快就有二十万大军,而且每一个士兵都属于他。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凌傲愕然,没有想到养父归行负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归行负继续道:“事实上,等索伦彻底吞并东南行省之后,就几乎立于不败之地了。”

    这话一出,旁边的言无至顿时哈哈大笑。

    归行负道:“长史大人为何发笑?”

    言无至冷道:“归行负,你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我身为王国首相之弟,东南行省总督府长史,东南行省文臣领袖,言党首领之一,你难道视我如同无物吗?”

    归行负没有来得及开口,言无至又道:“索伦自说自话,自己封自己为东南行省代总督。但除了临海城和天水城之外,他能染指哪一个郡?他管得动哪一个县?东南行省一万两千名官员都唯我马首是瞻,他能指挥得动东南行省的一个官员吗?哪怕只是一个小吏?所以,你口口声声说索伦吞并东南行省,未免太信口雌黄,视我和东南行省一万名官员如同无物了。”

    言无至比他的兄长言无忌年轻了近十岁。

    首相言无忌长相儒雅,而眼前这言无至反而英俊刚烈,今年四十几岁的他,留着一缕黑须,面孔狭长,双目深邃锐利。

    虽然是文官,却时时刻刻佩戴宝剑,加上他不苟言笑,面容冷酷,使得他看上去显得非常犀利锋芒。

    而事实上,他这人也确实很难打交道。

    卮威公爵虽然是东南行省总督,但毕竟是王室贵胄,对日常政事没有多少耐心,平常只是掌握兵权和整个行省的大方向,其他政事一概交给长史言无至。

    而这言无至确实才华横溢,将整个东南行省治理得井井有条,虽然是二把手,却也如同土皇帝一般,东南行省官员的命运尽在他的执掌之中。

    加上他为人冷酷,恃才傲物,东南行省官员无不畏之如虎,战战兢兢。

    归行负作为东南行省辖内的诸侯,也经常和言无至打交道,或许是执掌一省权势太久了,使得言无至天生霸气,哪怕面对他这个王国诸侯,也以上司的姿态。

    所以这言无至确实很有才华,缺点就是太过于傲慢,甚至是刚愎自用。

    他的兄长言无忌尽管是王国首相,言党领袖,但姿态上还不如言无至这么霸道冷峻。

    刚才归行负对凌傲说的那一番话,与其说似乎在劝说凌傲,不如说是在劝说言无至。

    “长史大人,任何家族都不能将鸡蛋放在一个框子内,言氏家族更是如此。”归行负道:“若不是言亭一被斩,现在此时已经在索伦帐下效命了。”

    言无至目光一缩,没有言语。

    归行负继续道:“眼前对于长史大人,完全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若卮离登上王位,未来的首相只能是言无忌的嫡子,您的侄子言亭鹿。而若您效忠了卮妍公主和索伦,那未来的首相便是您言无至大人了。您才高八斗,气质更远胜于令兄言无忌,您才适合成为言党的领袖,难道你就甘心永远屈居人下吗?难道未来还要去服从侄子言亭鹿的命令吗?”

    归行负利用的便是言无至的傲慢和刚愎自用。

    此人一贯来心比天高,觉得自己才华远超兄长言无忌,对言党接班人言亭鹿更是没有放在眼里。

    一旦发现有机会击败兄长言无忌,成为言党新领袖,言无至一定会心动的。而索伦,几乎是他唯一的机会。

    至于索伦和卮离之间的势力对比,根本不许归行负都说,言无至也能一眼看穿。

    言无至依旧沉默不语,归行负心中大喜,以为已经说动了对方。

    而就在此时,言无至一声冷笑道:“你知道索伦最缺乏的是什么?”

    “请指教。”归行负道。

    “胸怀,智慧。”言无至道:“看起来他好像战无不胜,但靠的全部是急智。你在看他身边,有什么出色的人才吗?严奈儿是他的女人,严炎是他的岳父,岩绰儿是他父亲的相好,阿史离人是他的姘头,身边尽是女色,没有一个大才,这样的人谈什么狗屁王道霸业。充其量只是一个有小聪明的肤浅小儿罢了。”

    归行负道:“正是因为他身边没有大才,所以才显得您价值连城不可替代啊!索伦也不耐烦政事,未来卮妍公主登位肯定是什么都不管的,而索伦身为摄政王,大概唯一的兴趣就是练兵,扩张,所有内政只怕都会交给首相。若您去他的身边,岂不是把他最薄弱的一环补上了,未来的首相除了您,还有谁能担任?”

    “哈哈哈哈”言无至大笑道:“我乃麒麟之才,当辅佐天下霸主,区区索伦肤浅小儿,还不够资格。”

    接着,言无至袖子猛地一甩道:“索伦想要东南行省?行啊,让他亲自来和我谈啊!当然,我也未必有时间,我又要处理内政,又要弹琴,又要作画,又要冥想,有时间了我会见他的。”

    归行负无语,他明明看出,这言无至已经心动了,却心高气傲,要让索伦拿出侍候祖宗的姿态,才给一点机会。

    而事实上,索伦更加傲慢,甚至完全缺乏耐心。

    深深吸一口气,归行负道:“我这就回禀索伦侯爵,一定让他亲自来拜会大人。”

    “那让他先得到我的原谅再说。”言无至冷道。

    “原谅?”归行负疑惑。

    言无至道:“你可知道言亭一是什么人吗?他不仅仅是我的侄子,还是我的学生,索伦竟然将他一刀杀了。想要得到我的原谅,他给言亭一造一衣冠冢,然后跪拜叩首,并且割发替罪!做完这些事情后,再来和我谈东南行省之事。”

    归行负目光一缩,道:“言无至大人,适可而止啊!虽然此时整个东南行省都掌握在你的手中。但索伦侯爵手中掌握数万大军,可是杀气冲天之人。”

    言无至道:“你在威胁我?我的身后站着东南行省一万两千名官员,没有我们,他用什么去统治东南行省?而且此时整个天下的贵族,诸侯,文官集团都在观望,若他犯蠢,只会将所有势力推到卮离一边,他如果这么愚蠢,卮离殿下只怕会弹冠相庆了。”

    归行负无奈叹息道:“那好,我会将你的话转告索伦侯爵,告辞!”

    然后,归行负便要转身离去。

    “且慢!”言无至道:“派一个人去通禀索伦便是,你要留下来。”

    归行负色变道:“你要扣我为人质?”

    言无至道:“那倒不是,若我和索伦交易不成,我也正好拿你献给卮离殿下,也是不小的功劳!”

    归行负颤声道:“言无至大人,索伦侯爵耐心比你想象中要差很多,你这样做很危险的。”

    言无至不屑道:“现在整个天下都在看着他,如果他想把所有贵族,诸侯,文官集团都推向卮离一方,就尽情地肆意妄为吧。”

    然后,他一声令下道:“来人,将归行负一概人等,全部扣押!”

    “遵命!”

    一日之后。

    一名索氏武士风尘仆仆,风驰电掣冲进了天水城主府,见到索伦后,立刻滚落地上,跪拜叩首道:“主人,东南行省总督府长史言无至将归行负人等全部扣押,并且让我传话。”

    “传什么话?”索伦道。

    索氏武士道:“他让您给言亭一造一个衣冠冢,然后跪拜叩首,割发替罪。然后,亲自去东海城的总督府,请求他的原谅。做完这些后,他才愿意和您谈东南行省之事。”

    索伦目光一缩,冷道:“真是个傻逼,以为我有耐心玩礼贤下士,三顾草庐?”

    然后,他一声令下道:“去请阿史离人城主过来!”

    两个时辰后,索伦和阿史离人率领一万五千骑兵,浩浩荡荡冲向东南首府东海城。

    言无至明明心动了,却还摆出这般姿态,还真是自寻死路。

    为了掌握和索伦相处的主动权,他竟然做出这般激怒索伦的事情。

    索伦一怒,只怕便是血流成河了!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未完待续(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