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灭世魔帝 > 正文 三五二:凌傲腿断!卮离魔化!

正文 三五二:凌傲腿断!卮离魔化!

作者:沉默的糕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来人,把凌傲的两条腿打断,然后扔出去!”索伦一声令下。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索伦,你敢?”凌傲暴怒,猛地拔出利剑。

    索伦现在的地位他当然只能仰视,但是论武功他完全不把索伦放在眼里,毕竟他凌傲可是整个怒浪王国最年轻的龙武士。

    杀掉索伦!

    这个念头一涌起,顿时有无限的诱惑。

    现在室内只有索伦和归行负二人,杀索伦完全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而且一旦他杀死索伦,卮离王子最大的难题迎刃而解,自己便立下了滔天的功劳。

    届时,义父归行负就只能再一次回归到卮离的麾下。而他凌傲在卮离集团中,将再一次前途无量。

    此时杀掉索伦,真的是有千般好处啊!

    当然,杀掉索伦之后想要逃出去应该会很难,但是富贵险中求,已经别无选择。

    “索伦,去死吧!”一声爆吼,凌傲剑如流星,朝着索伦猛地刺去。

    归行负顿时眼眶欲裂,猛地冲过去要阻止凌傲的剑。

    他这样做当然不是因为关心索伦的性命,而是在卮离那边归氏家族的前途已经绝了。当他揭露卮离刺杀案真相丑闻的那一霎那,他在卮离的心中已经变成了致命死敌。

    对于卮离他非常了解,就算现在假惺惺地原谅了他归行负。一旦灭掉索伦之后,他归行负仍旧是死路一条。

    所以,索伦和卮妍已经是他唯一的希望,他只能跟着索伦一条路走到黑。

    既然如此,他又怎么可能会让索伦被杀死。

    但是,归行负毕竟慢了些许,完全挡不住凌傲的剑。

    索伦一阵冷笑,就这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凌傲的剑刺来。

    “叮……”

    距离索伦的面门还有九寸,凌傲的剑直接刺在了庄之璇的剑刃上,然后无法寸进。

    而大宦官高隐身形闪现,站在身后,甚至还没有动手。

    庄之璇一人,都可以轻而易举挡住凌傲!

    接着,她的玉指在凌傲后颈部位轻轻一点。

    顿时,凌傲仿佛触电了一般,完全无法动弹。

    凌傲虽然是最年轻的龙武士,但武功和庄之璇比起来,却差得太远了。

    庄之璇朝索伦望来,露出询问的目光,到底杀不杀凌傲?

    而此时,归行负直接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额头紧贴地面,更不敢开口为凌傲求情。

    杀凌傲对于索伦来说,真的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但是,要不要杀?索伦进入了权衡。

    当然,此时杀不杀凌傲,索伦不会看归行负的面子,也不会看归芹芍的面子。

    决定杀不杀凌傲的唯一原因,就是利益!

    是留下他性命的利益大,还是杀掉他利益大?

    杀掉凌傲,就是出一口气,并且少了一个敌人。

    而留下他的性命,就多了一个敌人,当然那这个敌人对于此时的索伦来说,完全是微不足道的。

    让他回到卮离的身边,因为凌傲身份的特殊性,或许未来这枚棋子会有奇效也说不定。

    权衡了几秒钟后,索伦还是决定留下凌傲的性命。

    尽管凌傲以后发挥大作用的可能性不大,但万一有用,就是巨大收效。

    不过,就算让凌傲活命,也要给他留下一个终身难以磨灭的印象!

    “锤子!”索伦伸手道。

    很快,一个影子阁武士进来,往他手中放了一只几十斤重的锤子。

    “将他按在地上。”索伦道。

    顿时,庄之璇手掌在凌傲后颈一拍,将他按在了地上。

    “按住他的双腿。”索伦道。

    一名影子阁武士上前,将凌傲的腿笔直并拢,按在地上。

    “索伦,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凌傲颤声问道。

    “报仇而已。”索伦笑道。

    然后,他举起几十斤的锤子,对准凌傲的大腿骨,猛地砸下!

    “砰!”

    “咔嚓……”

    凌傲左大腿骨,彻底断裂。

    “啊……”凌傲发出无比凄厉的惨嚎。

    而跪伏在地上的归行负也猛地一阵颤栗,继续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接着,索伦对准凌傲的右大腿骨,再一次猛地砸下!

    “啊……啊……啊……”凌傲的惨嚎,完全要撕裂屋顶一般,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无比的剧痛和恐惧,让凌傲面孔扭曲,汗如雨下,惨叫嘶声力竭。

    “当日,你摧毁我的右臂筋脉,并且打脱了我的臂骨,如今我打断你的两条腿,算是两清了。”索伦蹲下来拍打着凌傲的面孔道:“回到卮离身边去吧,我把你打得那么惨,因为同仇敌忾,他会重新重用你也说不定。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此时的凌傲,几乎已经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那种剧痛伴随着火辣还有麻木,让他浑身都被冷汗湿透,巨大的痛苦使得他说不出半个字来。

    “扔出去……”索伦挥手道。

    然后一名影子阁武士上前,直接提着凌傲的断腿,拖了出去,直接扔在总督府的门外。

    很快,有两名武士出现,将几乎要痛得昏厥过去的凌傲抬上了一辆马车,朝着西边的方向逃窜得无影无踪。

    而此时跪伏在地上的归行负,后背已经彻底湿透,依旧不敢抬起头来。

    索伦看了他一眼,轻笑一声,然后转身离去。

    ……

    拜火城,伏厄侯爵接到了女儿伏灵兮的信。

    看完之后,他先是一愕,然后一道冷笑。

    伏厄之子伏咸道:“父亲,妹妹的信中怎么说?索伦是什么态度?”

    伏厄侯爵道:“索伦让我亲自去天水城赔罪!”

    “放屁,他索伦算什么狗东西?”旁边,伏厄的孙子伏岐厉声道:“他只不过小小赢了一阵,势力仍旧不足卮离殿下的十分之一,依旧是危在旦夕的局面,我们派姑姑去问候一声已经给足了面子,他竟敢摆出那么大的架子让爷爷去赔罪,他连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了,真是让人笑掉了大牙啊!”

    听儿子说得刻薄,旁边的伏咸瞪了他一眼。

    伏岐仿佛并不太畏惧这个父亲,继续冷笑道:“索伦是被小小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如此肤浅幼稚,成不了什么大事,必死无疑的。”

    伏厄侯爵摇头道:“你懂什么?索伦让我亲自去天水城赔罪,不是为了出气,而是让我公开站队。一旦我出现在天水城,无异于告诉天下人,我拜火城已经站在索伦和卮妍公主一方了。”

    伏岐一阵羞赧,原来是他理解得肤浅了。

    伏厄侯爵道:“不过,你有一句话说得对,他索伦确实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且不说他能不能击败卮离,就算他击败了卮离,扶持卮妍公主登上了王位,也奈何不了我拜火城。我本来看在姻亲的份上还想缓和一下双方的关系,谁知道他竟然蹬鼻子上脸,完全不知道天高地厚,浑然没有自知之明了。”

    然后,伏厄将从天水城来的密信随意丢掷在火中。

    伏岐道:“可不是吗?就算他索伦做上了摄政王又能耐我何?我们拜火城的根子可是在神龙圣殿,历代国王都只能乖乖拉拢,他索伦还真是无知无惧!”

    伏厄道:“飞鹞传书给灵兮,让她回卮都,不要在天水城浪费时间了,她那个儿子,不能给好脸的。”

    伏咸面色一黯道:“是!”

    伏岐兴致勃勃道:“我来写,姑姑是裁判所十六巨头之一,又何必去天水城看人脸色。”

    ……

    王城卮都,少君府内!

    卮离这样呆呆坐着,这一次他灭索大战失败的后果他已经有所预料,但是真正发生的时候,他还是遍体冰寒,锥心之痛。

    国王卮变病重之后,一直都是他这个少君监国,由内阁总领国政。

    这些天,这些贵族官员尽管态度依旧谄媚,但是卮离已经明显感觉到风头不对了。

    首先,来他少君府私下拜会的人变少了,主动把老婆送上门的贵族也变少了。

    最最心寒的是在内阁,原本在言无忌的主持下,极尽全力去打压索氏天水城,在舆论上对索伦极尽造谣抹黑。

    而如今,这些舆论攻击也都停止了。

    索伦的魔镜,也堂而皇之地在王城开卖了,而不是先经过海盗港湾进行拍卖,再转到卮都来。

    夺位之战如同水势一般,此消彼长。

    他这边的水消了,索伦和卮妍那边的水,自然就涨了!

    卮离闭上眼睛都可以想到,此时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索伦,寻找机会偷偷派人去天水城暗中接触,双面下注!

    当然,尽管他的势力依旧比索伦大了许多倍,但他已经感觉到危机四伏了。

    而最最让他夜不能寐的,还是他的命根子。

    索伦对这段引而不发,就如同头顶上的一支剑,随时都可能掉下来。

    一旦索伦公开揭露他卮离命根子被阉,已经生不出后代,那后果完全不堪设想。

    所以当务之急,他需要立刻恢复自己的命根子,然后在最短时间内搞大一个女人的肚子。

    但是,距离伤口愈合已经近两个月过去了,他的命根子依旧毫无动静,不管受任何刺激,都完全站不起来。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恶魔之血!

    这东西,可以让身体受创的任何部位,瞬间完全痊愈。

    在一个多月前,他已经拜托岳父的家族帮忙,寻找到一份恶魔之血,但是一直到现在,都杳无音信。

    所以此时的卮离,完全沮丧到了极点!

    “夫君,青书来了。”忽然,妻子方青濯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卮离一愕,然后大喜,赶紧迎了出去。

    见到方青书后,卮离急切道:“是不是那东西,有了下落?”

    方青书点了点头。

    卮离狂喜,颤声道:“哪里找到的?”

    “神龙圣殿。”方青书道:“我父亲亲自出马,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才从圣殿的恶魔研究室弄到了一份恶魔之血。”

    “有没有人知道?”卮离颤声道。

    “除了你,我,父亲,大姐之外,神龙圣殿内只有两人知道。”方青书道:“他们收到了天大的好处,是不会开口的。”

    卮离面孔一颤道:“能不能,将他们灭口?”

    方青书想了一会儿,摇头道:“很难,但如果泄露出去的话,他们也必死无疑。”

    卮离道:“东西带来了吗?”

    方青书点头。

    “去密室!”卮离道。

    然后,三个人进入了少君府的地下密室之内,入口由大宦官李成莲亲自把守。

    进入密室后,方青书从怀中掏出一只通体雪白的玉盒,大约巴掌大小,拿出来后觉得空气都一片冰凉。

    而是从海底挖凿出来的寒玉,天生冰寒。

    方青书打开冰寒玉盒,里面躺着一根透明的玉针,针内有一管绿血,很少很少,用地球上的剂量也就不足一毫升而已。

    从肉眼望去,这绿色的血仿佛有生命力一般,正不断地流动着光芒。

    “这恶魔之血,便是阿史罗体内的那种恶魔之血吗?”卮离问道。

    方青书摇头道:“不是,恶魔一族也分血脉高低纯杂,阿史罗身上的恶魔之血非常纯正高等,蕴含着无比强大的力量,是地狱骑士专属。只要服下恶魔之泪蜕变成地狱骑士后,这些能量就会彻底释放出来,阿史罗的修为会几倍的提升。”

    卮离问道:“那严奈儿体内的恶魔之血呢?”

    方青书道:“应该和你这管恶魔之血等级相当,能够让身上任何伤口瞬间痊愈,能够百毒不侵,但却是以透支生命的代价。不过这已经是世间唯一能够寻找到的恶魔之血了,地狱骑士专属的恶魔之血,就只有地狱骑士的接引者才会有。”

    卮离拿过玉管,目光火热地盯着里面的恶魔之血,呼吸顿时变得无比急促,道:“只需刺入心脏之内便可吗?”

    “对。”方青书道:“不过,你要想好了,一旦种入了恶魔之血,就触犯了反神龙信仰,反神龙能量,一旦被揭发,后果不堪设想!”

    卮离道:“命根子没用,不能睡女人,那岂不是生不如死?而且一旦我命根子被割的消息爆出,后果不堪设想,我已经别无选择了!”

    深深吸一口气。

    卮离拿起那根恶魔之血玉针,撕开自己的衣衫露出精赤的胸膛,对准心脏部位,猛地刺下!

    顿时,绿光一闪,玉针内的恶魔之血猛地钻入了卮离的心脏之内。

    “啊……”卮离身体一颤,猛地发出惊天的嘶吼!

    ……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支持啊,谢谢大家!(未完待续。)(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