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尽快

作者:断桥残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小林,呵呵,没吓到你吧?别担心,我很好,非常好,而且我真要感谢你介绍了这么一款好的凉茶给我。”许久老人轻轻摸掉了眼角的泪水,笑着对护理人员说道。

    这一笑满脸的褶皱就越发明显,但却似乎散发着容光。

    “真的?首长要是喜欢,下次我再给您热一杯。”小林见状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一脸惊喜地说道。

    “那是一定要的。现在我要打个电话。”老人笑道。

    小林听说老人要打电话,急忙把电话拿给了他。

    老人一边接过一电话,一边问小林道:“你说这凉茶叫什么名字?”

    “回首长,这凉茶叫清和凉茶,是江南省生产的。”小林回道,眼中泛起一丝疑惑,老首长素来关心的是国家大事,很少会过问这类事情。

    “清和凉茶,江南省,好的。”老人点点头,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一拨通,里面立马传令一道肃然沉稳的声音。

    “给我一份江南省清和凉茶厂的资料。”老人很简单地下令道。

    小林知道老人很少会打电话,一旦打电话无一不是大事,可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次打电话竟然是要清和凉茶厂的资料,不由得吃惊得差点眼珠子都要掉落了下来。

    打了这个电话之后,老人又给留在京城的女儿打了个电话,让她回来一趟。

    两个电话一前一后紧跟着打出去的,结果反倒是江南省清和凉茶饮料厂的资料先到了老人的手中,他的女儿才随后赶到四合院。

    老人原本有三儿二女,只是有一儿一女死于战乱年代,如今只剩下两儿一女。

    两个儿子都在外地,一个是主政一方的地方官员,一个是某集团军的军长,还有一个女儿则是在央行任职。

    在央行任职的女儿是家中的老幺,名为冯嘉惠,是一位穿着合体稳重,面相中颇带有几分威严的四十来岁中年女子。

    “爸,您突然叫我回来有什么急事情吗?”回到家,见老人好好地坐在轮椅上看着资料,冯嘉惠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面带疑惑地问道。

    在他们这样的家庭,在普通人看来很寻常的家庭成员间的电话,很多时候往往都代表着特殊重大的意义。

    “你看看这个。”老人把手中的资料递给了冯嘉惠。

    冯嘉惠拿起手中的资料看了看,见是江南省清和凉茶饮料厂的资料,脸上的困惑之色不禁更浓,道:“爸,你怎么突然关心起一家小企业了?”

    冯嘉惠身为央行领导,不知道接触过多少大企业大公司,其中并不乏世界五百强公司,清和凉茶饮料厂最近虽然比较红火,但在她眼里依旧不过只是地方上的一家小企业。

    连她都认为只是一家小企业,可想而知,在她这位曾经叱咤世界风云的父亲眼里又算得了什么?可偏生她父亲急急地把她叫回来,竟然是给她看这么一家小企业的资料,这如何能让她不感到困惑?

    “这不是一家小企业,而是一家很特殊的企业。”老人笑道。

    “有什么特殊的?不就是发展得有些快吗?哦,倒是有个股东挺有意思的,这家厂子成立时,他还没到十七岁。不过这也没什么呀,京城里这样的少年人可不少呢。”冯嘉惠闻言又仔细看了一下,还是没看出来有什么特别。要说唯一的特别,也就是葛东旭这个股东的年纪偏小一些。

    不过这年头并不乏富二代,官二代,借着家里的财势,年纪轻轻做出点事业来也并不是什么稀奇之事。

    就算不是富二代,官二代,华夏国这么大,出这么几个商业奇才也不是多少稀奇的事情。

    到了冯嘉惠这等层次的人物,都是从高处往下看,很多在常人眼里很惊艳的人物,到了她这个层次见多了,反倒不会觉得太稀奇。

    “算了,给你看你也看不出名堂来。还记得爸以前跟你提起过一位救命恩人吗?”老人问道。

    “当然记得,他还传了你冥思和吐纳气息的方法呢。”冯嘉惠回道,思维有些跟不上他父亲的跳跃。

    “以前那位恩人熬过一种凉茶给我喝,就是这个清和凉茶的味道。”老人说道。

    “啊!那就是说,这清和凉茶很有可能是爸您救命恩人后人办的?”冯嘉惠能坐上央行领导的位置,自然不可能靠的仅仅只是父辈的关系,自己还是非常聪明有能力的,老人这么一说,她便立马反应了过来。

    “没错!没能再见恩人一面,报答一二,一直是为父心头的遗憾。好在天可怜见,总算在为父还没瞑目之前给了线索,就算不能报答他老人家,能见见他后人聊表心意也是好的啊。”老人感伤道,这心情一起伏,又不禁咳嗽了起来。

    “爸您别激动,既然有了线索,把人叫来问问也就知道了。”冯嘉惠见状急忙起身轻轻帮忙拍打老人的后背,宽慰道。

    “如果是恩人的后代,倒是不好失了礼数。本来应该是我亲自去的,但我现在的身体状况,还有身份也不适合走动,所以需要你去一趟,把这位唐逸远给请来京城。”老人说道。

    显然以老人的睿智,这次都看走了眼,以为唐逸远这位中医教授是他恩人的后代,而没想到是葛东旭。

    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唐逸远不管是年纪还是身份,都更像是那人的后人。

    一位中医教授,自然还没资格惊动一位央行领导,副国级领导人的子女亲自去迎接,不过父亲既然开了口,而且又很有可能是她父亲恩人的后代,冯嘉惠也不敢有任何异议,说道:“那好,我把工http://www.xs8.com.cn交代一下,今天就飞去临州市。”

    “嗯,尽快!”老人点点头说道,眼中流露出期待的目光。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尽快”两个字,但到了老人今日的身份和地位,还有现在的年纪,就算很多国家大事他都能淡定面对,不会轻易说出“尽快”这两个字,但今天却说了。所以这个两个字的分量绝对非同一般,就算冯嘉惠是他的女儿,也不敢有半点怠慢,急忙道:“那我现在就去安排。”

    说完,冯嘉惠便匆匆离开了四合院。在路上就给秘书打了电话,让她给她订好最近一班去临州市的飞机票。</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