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灭世魔帝 > 正文 第九十一章 :卮宁嫁你,如何?

正文 第九十一章 :卮宁嫁你,如何?

作者:沉默的糕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欢迎来 言情小说吧 赏书 )    注:第四更送上,为狂风明月看书盟主贺!今日更新一万五,我没有存稿的,只能靠现写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兄弟们,我非常非常急需月票支持,拜求拜求了!

    ……

    国王卮变的旨意,一贯来都是非常简明扼要的,很少用那种骈四俪六,富丽堂皇的词句。

    “宣索伦明日下午两点一刻,入宫觐见,受贵族武士勋章,钦此!”

    听到这里的两点一刻,索伦也没有任何意外,因为上一任穿越者龙帝陛下照旧把时间单位,距离单位都全部引入到这个世界了。

    “遵旨。”索伦叩首接旨。

    这国王的旨意里面只说授贵族武士勋章,并没有提册封天水伯爵,天水城主一事。不过,一码归一码,按照规律也要先授予贵族武士勋章,然后再继承爵位。

    而送来卮离王子请帖的中年宦官,首先第一时间朝索伦的眼睛望来。见到他恢复了视力,只是稍稍一愕。

    “我家殿下,请索伦公子前往少君府一叙。”那个中年宦官伸手递来了一只竹牌请柬。

    索伦接过之后,又立刻归还,这是贵族礼节,比你地位高的的竹牌请柬是不能收下的。所以,卮离的这个玉牌请柬,已经被人磨得光滑如镜了。

    说来卮离也算是个性,以他的身份,不用黄金,不用白玉,而是用竹子做的请柬。

    “恭敬不如从命。”尽管索伦并没有做好和卮离见面之准备,但是这个邀请是无法推脱的。

    “那奴婢就在此等候,索伦公子什么时候准备了。告诉咱一声。”那个中年宦官坐下,索宁冰尽管面容冰冷。却依旧奉上了茶水。

    接下来,索宁冰亲自服侍浴汤。让索伦沐浴。

    见到索宁冰捋起袖子,露出雪玉一般的胳膊,拿起了柔软的毛巾,索伦一愕道:“姐姐,你做什么?”

    “给你洗澡啊。”索宁冰道。

    “这,这就不必了吧。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索伦吓了一跳,在地球的时候,十岁之前一直都是姐姐给他洗澡的,十岁之后他实在不好意思。就都是自己洗了。

    “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刚才又哪来的胆子啊?”索宁冰轻轻白了索伦一眼,接着柔声道:“你一个大男人的,自己不好洗头,不好擦背,我又不想让其他侍女来帮你。”

    这话说得索伦心神摇曳,她不想让其他侍女帮索伦洗头擦背,代表着她内心已经会产生醋意了。

    “好了,你解衣衫。进入浴桶吧。”宁冰道,然后她背过娇躯。

    然后,就在这种尴尬而又旖旎的气氛中,索伦飞快脱光。赤条条进入浴桶里面。

    这浴桶里面放了牛奶,而且热气腾腾,所以水下什么都看不见。他安心了不少。

    索宁冰脸蛋红红地上前,拿出一瓶精油。一块皂角,抹在索伦的头发上。然后仔仔细细地帮他洗头。她柔软的小手,轻轻按摩索伦的头皮,这种感觉真的让他飘飘欲仙般。

    按摩完头皮后,她擦干自己的小手,轻轻按摩索伦的眼睛,柔声道:“现在,已经完全好了吗?”

    “嗯。”索伦道,其实还没有完全好彻底,看东西还有点淡淡的暗红色,仿佛蒙了一层滤镜一般。

    妖星说这是他在最后一场大考的时候,释放精神力国度,给视觉神经带来了损伤,这需要一段时间才可以恢复。

    给索伦仔细洗完头,擦完背后,索宁冰出去让他先穿上贴身内衣,然后拿来了一身锦袍,亲手为索伦换上。

    半个时辰后,索伦跟着那名宦官,前往卮离的少君府。

    ……

    半个时辰后,索伦进入了卮离的少君府。

    整个少君府不大,而且也谈不上富丽堂皇,反而显得非常肃穆,普遍采用灰色调。

    “殿下,索伦公子来了。”来到一扇门外,中年宦官道。

    “快请,快请……”里面传来了卮离的声音,非常爽朗豪迈。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下载,红袖言情小说

    然后,房门打开,一个三十岁的青年男子,迎上来直接牵着索伦的手道:“来,来,来,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索伦被他的热情吓了一跳,眼前这个卮离的形象,还真的很超乎他的意料之外。

    头发只是简单束着,插着一根竹子发簪。

    他身上穿着很随意,是一身宽松的麻袍子,而且还打着赤脚。

    他长得不算非常英俊,至少比不上索伦这种漂亮的小白脸。但是,他的面孔充满了味道,那种不羁,智慧,兼任,还有淡淡的邪性。

    尤其,他的鼻子很长,让人看过之后,本能地觉得此人有些畏惧。

    这就是卮离王子,整个怒浪王国都众望所归的未来国王。

    “索伦,卮宁还没有输过,这次你让她输得一败涂地,她连吐了两次血。”卮离道:“她是我最疼爱的妹妹,你说该怎么办吧?”

    索伦想了一会儿,道:“她和我一样,都是输不起的人。”

    这话一出,反而让卮离一愕,一般男人都不愿意承认自己输不起,都觉得自己心胸宽广的。

    “来,坐下,陪我吃顿饭。”卮离在一个几前盘坐下来,道:“放心,肯定不会放毒的。卮宁那丫头手段比较阴损,但她是女人无所谓的。我作为少君,是不能干这种事情的。”

    索伦在他对面的几子面前坐下,前面摆着简单四个菜,两个荤,两个素,非常的精致。

    索伦一眼就看出,这一盘菜就顶得上外面百姓一个月的口粮。

    这卮离穿着简朴,头上甚至用竹子发簪,但是在吃上却有那么讲究,甚至称得上奢华。

    “我不排斥奢华。只不过讨厌黄金啊,白玉啊。丝绸啊之类,俗气。”卮离道。

    吃了一口菜。饮了一口酒后,他望向索伦道:“你知道,咱俩有一点非常相似,你知道是什么吗?”

    索伦摇头道:“你说。”

    “我们都是花丛老手啊,你身经百战,我听说过了你的女友情人不下百数。”卮离道:“而我,经手的人妻也不下百数,咱们两人可都是睡了最多的贵族名媛啊。”

    此时索伦正在喝酒,听到这句话。几乎一下子喷出。

    这卮离,还真是一点都不见外啊,言语竟是如此直接,不过这好像也不值得拿出来显吧。

    接着,卮离拍了拍巴掌,道:“进来。”

    顿时,两个美人儿款款走入。年纪一大一小,年纪小的那个,曼妙动人。面容娇媚。年纪大的那个,丰腴诱人,成熟如同蜜桃一般,而且端庄优雅。目光偶尔还闪烁着羞涩。

    “你猜猜,这两个女人是谁?”卮离道。

    索伦想了一会儿,隐约有了答案。但却摇了摇头。

    “在我面前不要藏拙,你肯定猜出来了。我要招待你,肯定会挑你最恨之人的妻子。”卮离道:“你最恨的男人是我。但我可舍不得让人沾染我妻子。所以退而求其次,我把简宁和简庸的女人叫来了。”

    接着,卮离指向那个年轻娇媚的女子道:“她出身于小家碧玉,叫吴秀秀,是简宁的外室,今年二十五岁。当然你也知道,妮雅和简宁的婚姻名存实亡,所以这吴秀秀就相当于简宁的妻子了,连儿子都生了。”

    “而这一位成熟丰腴的,叫武倩玉,是简庸侯爵的侧夫人,今年三十八岁。”卮离道:“当然,如果你要报复简宁和简庸的话,让简庸原配夫人来更好。但是,简庸的原配夫人已经五十多岁了,我觉得你口味大概还没那么重,所以就让这位他最宠爱的侧夫人来了。”

    然后,卮离兴奋地站起来,指着两位美人道:“来来来,索伦,不要客气,自己挑一位,我就用你挑剩下的。而且我保证,这两个女人我都还没碰过。”

    此时索伦的内心,真的是崩溃的。

    这,这卮离王子太不见外啊,竟然一上场,就要和自己一起玩女人,而且还是手下心腹的妻子。

    早就听说他这个嗜好了,没想到竟然如此的名副其实。

    而对简宁和简庸,他只能敬佩得五体投地,这样的绿帽子竟然戴得甘之若饴。

    “来啊,别客气啊,挑一个,挑一个。”卮离道。

    索伦一愕,然后一指你那个成熟韵味的武倩玉,也就是简庸侯爵的侧夫人。

    “会玩。”卮离竖起了大拇指,然后朝那个吴秀秀招手道:“过来吧。”

    简宁的外室吴秀秀,走到卮离的身边,柔顺地端起酒壶,为卮离倒酒。

    而卮离的大手,第一时间伸进她的胸口之内揉捏,接着伸手钻入裙摆之内,然后点头道:“不错,不错,简宁好艳福。”

    而吴秀秀娇躯一颤,几乎连坐都坐不住。

    此时,芳香丰腴的武倩玉走到索伦边上跪坐下来,拿起酒壶为他倒酒。

    见到索伦端坐如君子,卮离皱眉道:“索伦,你别客气啊,你这么放不开,搞得我也尴尬啊。”

    “您尽情玩,我……我最近收敛了。”索伦道。

    卮离失望地皱了皱眉头,将手从吴秀秀的裙子下面抽出来,然后随手在她裙子擦拭了一下,说起了正事,道:“明日国王陛下召你们进宫,会授予你贵族武士勋章。”

    “我已经收到旨意。”索伦道,然后等待下文。

    卮离道:“不出意外的话,你很快也会继承天水伯爵之位,天水城主之位了。”

    索伦道:“多谢国王陛下。”

    卮离道:“我们商量一件事,你成为天水城主后,就不要去领地了。把天水城领地借我二十年,我把它打造成为进攻南蛮平原的要塞。等我打下了南蛮平原筑城之后,再把天水城还给你。”

    索伦皱着眉头,没有回答,用沉默拒绝。

    卮离道:“作为交换,我邀请你成为我未来的首相,兼妹夫,如何。”

    这话一出,索伦倒是吓了一跳。

    卮离道:“你不是曾经疯狂地喜欢过卮宁吧,我把她嫁给你,大家做亲家。然后,你来辅佐我,成为我未来宰相,再把天水城借我二十年,不好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www.xs8.com.c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