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妙手狂医 > 第三十八章 爷们

第三十八章 爷们

作者:最帅的帅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米子轩懒的搭理李建成,他侧头纤雨道:“一会可能会疼,你得忍一下。”

    梁纤雨打小就最怕疼了,打个针都会哭半天鼻子,这一听会疼,立刻眼泪转眼圈的道:“我怕疼,你给我打点麻药好不好?”

    米子轩侧头眼要输完的血浆,估算下时间,是真没时间进行麻醉了,他让孙清柔把漏斗取下来如法炮制的又取了一漏斗的血浆,但这次明显少了不少。

    这说明梁纤雨整条左腿内的血基本都被米子轩取了出来,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必须尽快吻合血管,不然她这条腿是彻底保不住了。

    米子轩挪动着身子把背部凑到梁纤雨跟前道:“我小时候老是捉弄你,拔你裤子啊,拽你小辫子啊,往你文具盒里仍死老鼠虫子什么的,你不一直想报仇吗?现在给你这个机会,一会你疼了就咬我肩膀,这样你解恨了就不疼了。”

    李建成突然道:“兔崽子你疯了吗?术中的疼痛会让她咬下你一块肉来的。”

    米子轩神色郑重道:“现在我还有四分钟不到的时间,我没时间给她麻醉,她必须要忍,没有东西被她咬的话她可能会把舌头咬下来,老家伙你是不是想说给她一块布什么的让她咬着?

    这办法确实不错,但不适合她,术中会产生几级疼痛你应该清楚,这种程度的巨痛下她会把布咬烂,牙崩掉,甚至可能咬断舌头,而人体的皮肤以及下边的肌肉有足够的弹性与坚韧度,她的牙不会崩掉,也不会咬断舌头,我大不了少块肉而已,养几天就好了,她可不能没有牙跟舌头,那也太丑了。”

    李建成沉默了,他知道米子轩说得没错,他突然道:“这女孩你认识,但要是换个不认识的人,你还会这么做吗?”

    米子轩撇撇嘴,很不屑的道:“擦,你当我傻啊?跟我非亲非故的,我管他死活那。”

    李建成突然笑了:“兔崽子心口不一,换成别人你也会干这疯事,你别解释,你的眼睛出卖了你,小子你不错。”

    米子轩没在说话,背对着梁纤雨道:“忍不住就咬,别心疼我,就当报仇了。”说完就把手深入到伤口中。

    梁纤雨瞬间身体绷得紧紧的,老马跟孙清柔一,立刻用力按住她,而就这么短短一两秒的时间梁纤雨疼得浑身大汗淋漓,脸色要多惨白就有多惨白,她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她痛得出野兽一般的哀鸣声。

    梁纤雨终于是忍不住了,真的一口咬在米子轩的肩膀上,顷刻间梁纤雨嘴唇两边的白大衣就被鲜血染红了,她并不想咬米子轩,但是在那种剧痛下,她的本能驱使着她这么做。

    米子轩疼得也是冷汗直流,但双手依旧在伤口中摸索这,此时树林里死一边的寂静,似乎虫儿都不在叫了。

    孙曼子轩肩膀上越来越大的血迹不忍在刻侧过头去,此时她不得不承认眼前那个其貌不扬的家伙太爷们了,太男人了,如果有这么个男人为肯为她这么做,管他有钱没钱,管他长得好曼能干出来立马拉着他去民政局把结婚证领了的事。

    很多人也不忍在因为梁纤雨竟然真的硬生生咬下米子轩肩膀上的一块血淋淋的肉来,她疼得哭喊道:“米子轩你让我死吧,你让我死吧!”

    被硬生生咬下去一块肉是什么感觉?痛感堪比女人生孩子,又或者用钳子硬生生的把手上的指甲拔掉。

    米子轩也是**凡胎,他也疼得五官扭曲在一起,浑身都被冷汗打湿了,就跟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但他还是一动不动的蹲在那,寻找着梁纤雨左腿中断裂的血管,同时嘴里怒吼道:“说什么屁话?你死了我怎么办?我的初夜留给你留着那,你的不也还在吗?说好了,今天老子豁出去了,用几块肉换你第一次,臭丫头你要是敢给了别人,老子做鬼都不放过你,疼就咬,咬啊!”

    梁纤雨满脸的泪痕,疼得也是终于忍不住了,又是一口咬了下去,这一次米子轩还是一声不吭,就仿佛梁纤雨咬的是别人一般。

    老马侧过头去不忍在清柔落着泪也侧过头去,所有人都不忍再

    董飞此时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他喜欢梁纤雨,一路从京城追过来的,他瞧不起其貌不扬的米子轩,甚至是嫉妒他跟梁纤雨的青梅竹马,他不认为那个跟个地痞流氓似的家伙能对自己构成威胁,他要相貌没相貌,要钱没钱,就是个小医院的实习生,他用什么跟自己这正儿八经的富二代比?

    可在这一刻董飞不得不承认,是他没办法跟那小子比,换成他,他做不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让梁纤雨咬下他肩膀上的两块肉,这场关于感情的战争刚冒出个开站的苗头,他就输了。

    董飞也不得不承认米子轩是个爷们,纯爷们。

    米子轩突然抽出一只手来道:“妈的,找到了,老马把你磨好的东西给我。”

    夹现在那还是什么卡,磨得跟一根针似的,米子轩接过这做工粗糙的针再次把手探进了伤口中。

    李建成突然明白米子轩到底要怎么救梁纤雨了,这小子是打算把卡钢制的部分磨成缝衣服针的形状,然后穿透断掉的血管两端,把血管连接在一起,然后恢复血液循环,最后把那姑娘立刻送往医院进行二次手术,彻底吻合她断裂的血管。

    李建成想不佩服米子轩的办法都不行,这小子确实是个妖孽,他思维方式跟其他任何医生都不同,手边一没有药品跟器械,就不知道该怎么救治伤者,他们太依赖器械跟药品了。

    而眼前这小子永远不会墨守成规,哪怕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也能想到这种匪夷所思其他医生根本想不到的办法,他可以想到利用现有的工具不屑一切代价的救治伤者。

    庸才其实跟天才只有一步之遥,米子轩无疑是个天才,而其他医生跟他比起来就是庸才。

    八根“针”被米子轩上下左右的穿入断开的两根血管断端,在短时间内让血管达到了吻合的程度,为此他也付出被梁纤雨咬掉两块肉的代价,这一幕太震撼,震得所有人不敢直视那个此时正脸色惨白,坐在地上傻笑的小子。

    其他人感觉的是震撼,但李建成感受到的不光光是震撼,还有米子轩那惊人的手术技术,他的手术操作全部是盲操,在术野的情况下,竟然用两只手找到了缩进肌肉中的血管断端,这简直是神乎其技,李建成很想说你那是人手吗?的情况下,竟然找到了缩进肌肉中的血管?

    然后就是简易的吻合,这个吻合说起来很简单,不外乎用“针”先穿过一条血管的断端的上沿,然后跟缝衣服的似的在穿过另一个断端,把两条断开的血管用针别在一起,接下来就是如法炮制下边左边右边,四根针固定好,就完事了。

    但真的是这么简单吗?先米子轩根本就,其次血管不是衣服,粗细估计也就跟小孩尾指差不多,并且血管还十分脆弱,力度角度一个掌握不好,血管就得豁开,一切努力就全部前功尽弃了。

    但米子轩却一次成功,这种手术没人敢说他是蒙的,只能说明他的手术技术已经高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李建成自认自己的技术跟米子轩没有任何可比性,放眼他们市医院,也没那个医生有这种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形容才好的手术技术。

    米子轩坐在地上喘了两口气立刻道:“帮我把她抬担架上,我们赶紧回医院。”

    米子轩背部的白大衣多了两个洞,里边是不断冒血的猩红色肌肉,任谁会有一种头皮麻的感觉,可当事人米子轩却仿佛没事人似的跟孙清柔抬着梁纤雨就往救护车上跑。

    一上车米子轩就道:“赶紧给医院打电话,让他们准备血浆手术,她……”

    孙清柔打断他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先给你处置下伤口吧。”米子轩这样清柔眼泪转眼圈的。

    米子轩摆摆手道:“没事,老马赶紧开,我们尽快回去。”

    躺在担架上的梁纤雨紧紧的咬着嘴唇泪眼朦胧的子轩突然道:“对不起,我以后在也不乱跑了。”

    米子轩脸色跟金纸似的——疼的,但他还是强颜欢笑道:“说什么对不起啊?你要是真感觉对不起我,等你好了,我们去酒店开个房。”

    梁纤雨“哇”一声就哭了起来,哽咽道:“都都这时候了,你你还说那些混账话,米子轩你你能不能正经点。”

    米子轩掏出烟忍着肩膀上的痛点燃道:“这那是混帐话啊?这是我的肺腑之言,你知道嘛?我幻想过好多次跟你滚床单的情景。”</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