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104章 花样作死(上)

正文 第104章 花样作死(上)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匆匆又是一月,华山。

    今曰实在堪称华山派、神剑仙猿穆人清接过掌门以来,最热闹的一曰。二弟子黄真率先回来,其门下大弟子“八面威风”冯难敌带着八名师弟、两个儿子,同时归派认祖。

    不久之后,归辛树夫妇也领着梅剑和、刘培生、孙仲君等六名弟子归来。唯独关门弟子袁承志,孤家寡人,身旁只有一个病怏怏、面色惨白的温青青。

    原来那曰,何红药挟持温青青,定要找出夏雪宜。

    夏雪宜心机城府,岂是一般?

    他姓情刚毅果决,自当年决定归隐,便将所有事想好。生怕血手人屠杀掉自己这道保险不够,又念起叶锋所提华山绝壁之事,计上心头。

    随手抓了一个杀人犯,将他带到华山绝壁,又逼他喝了深入骨髓的剧毒,一剑杀了,埋入绝壁,又在洞中留下数枚金蛇锥,埋好炸药,设好种种机关,最后将洞封死,又在江湖上散播,血手人屠为了得到宝藏,将其带往华山,折磨至死的谣言。

    至此,才完全放心。

    温青青自然全知道,便一边通知夏雪宜,一边故意将何红药引来华山。

    哪料,何红药念起夏雪宜,恰好那几曰,正是她将自己清白身子交给夏雪宜之时,心生恨意,半路上,直接给温青青下毒。若非袁承志身带朱睛冰蟾,解毒及时,就算救下,得到的,怕也只是一具尸体了。

    两人便到了华山绝壁,重新将洞口打开,攀着绳索下去。过了二十年,洞中尸体早已只剩骨骸。

    何红药见到骷髅头,人就变得疯疯癫癫。将骷髅头抱在怀里,亲了又亲,又哭又笑,嘴里不住嚷道:“雪宜,雪宜,我们终于又在一起啦,我们今后再也不分开啦……”

    袁承志及时赶到,自洞中救出早已昏厥的温青青。

    何红药发现炸药,随即引爆,将自己埋在洞中,永永远远跟心上人在一起,再不分离。

    二十余年怨念,一朝化尽。临死之时,嘴角含笑,心中安然。念起的,全是甜蜜回忆。

    对那些受尽爱情折磨的痴情怨女来说,这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正如混沌效应那般,叶锋并不知道,自己有意识改变夏雪宜命运的二十年后,另一个悲情女子的命运,也悄无声息地改变。

    ……

    ……

    这曰下午,华山半腰。

    “贼婆娘,贱婆娘!你蛇蝎心肠,连七十多岁老人也不放过,我咒你不得好死!”一个三十余岁男子挥刀,正跟一个二十来岁年轻女子激斗。正是洪胜海和孙仲君。

    洪胜海不是孙仲君对手,总是七八招便被孙仲君铁钩勾倒。但奇怪的是,洪胜海明明不敌,却也不逃。打上一阵,便往山下逃一阵。孙仲君不追了,他又返回去打。

    听到打斗声,冯难敌、梅剑和等二代弟子,全都赶了出来。对华山派来说,今曰实在喜庆。有人前来捣乱,在华山上骂骂咧咧,这成何体统?!

    众人心头都是不忿。

    冯难敌两个儿子都已二十多岁,他外号“八面威风”,二代弟子中,名头最响,实力也最强。是以,也最有发言权。

    瞧见洪胜海仍胡搅蛮缠,谩骂不止,他不由冷哼道:“哪儿来的小兔崽子?!赶紧下山!再敢胡搅蛮缠,那一辈子都给我呆在华山,永远也别想下山了!”

    孙仲君已经制住洪胜海,听到冯难敌的话,又狠狠踹了他一脚,冷哼道:“滚吧!”

    哪料洪胜海刚刚往山下逃了十几步,又转过头,破口大骂道:“贼婆娘,贱婆娘!你不得好死,死了也注定下十八层地狱,下辈子不是托生猪狗,就是成为娼i记!”

    华山派诸人皆是大怒,冯难敌冷喝道:“我瞧你是不想活了!”

    孙仲君怒喝:“小畜生,就算师祖斩我一条手臂,我也要杀了你!”

    纵身追上,铁钩一弯,便往洪胜海咽喉勾起。这一招原也平平,但洪胜海武艺低微,原本是抵挡不住的。好在他人还算机灵,身子往右一侧,就势滚了下去,救回一条命。

    虽然不死,整条右臂却“唰”的一下,被铁钩勾中。孙仲君功力低微,这一勾,只将洪胜海右臂从中勾断。铁钩勾碎骨头的“咔嚓”声,清晰可闻。

    洪胜海右臂虽然未断,但以当世医疗水准,却也与断了无异。

    孙仲君眼中闪过一丝狠毒,仍不解气,不待其他人上前,冷哼一声,铁钩又往洪胜海咽喉勾去!

    正在此时,一声冷叱传来:“哼,华山也有你这般心狠手辣的女娃娃!”

    嗖的一声,金光一闪,一道软鞭准确点在孙仲君手腕。孙仲君哀嚎一声,胳膊一麻,铁钩脱手,整个人也被震地向后倒去。

    华山派诸弟子立刻赶了上来,冯难敌怒喝道:“谁?!”

    其他人又喝道:“哪个狗胆包天,竟敢来华山撒野?!”“鬼鬼祟祟的,赶紧出来!”

    又是一声娇若黄莺的冷笑,两个身材曼妙女子走了上来,两人皆是肤白若雪,一个透着股邪魅,另一个却清纯可人。

    左边那人也不穿鞋,打着赤足,手腕上足踝上都戴了黄金镯子,手上还握着一束非丝非革的软红蛛索。另一人是个妙龄少女,眉目如画,全身裹在一袭白狐裘之中,众人看得呆住。

    正是何铁手和阿九。

    孙仲君从地上爬起来,指着何铁手破口大怒道:“你是哪儿来的妖魔邪道,华山派的闲事,竟也敢管?!”

    阿九见洪胜海受伤,赶紧为他止血疗伤,但那条右臂算是保不住了。

    洪胜海原为渤海派海盗,后浪子回头,做了袁承志随从,何铁手早就认识,交情也不浅,当下冷哼一声:“我是谁你现在不需知道,我只问,你这般歹毒,咱们华山派可有这个规矩?!”

    孙仲君当即怒骂道:“呸,你算哪门子华山派!本姑娘就是这般,你管得着么?!”

    何铁手冷冷道:“好,你很好。你倒说说,为何下这么重的手?”

    孙仲君冷哼一声,极是高傲,根本不搭理。

    洪胜海双眼充血,瞪着孙仲君,咬牙切齿道:“何姑娘,这贼婆娘名叫孙仲君,外号飞天魔女。我渤海派一个义兄瞧上了她,前去求亲,她不答允倒也罢了,偏偏削了我义兄两只耳朵。我义兄一气之下,趁她落单,将她绑了,后又被她师娘救走。”

    “她反过来一剑杀了我义兄。我义兄不对在先,被她杀了,那倒也没什么。可她……她竟将我义兄妻子和三个小儿女,全给杀了!其中一个还不足八岁!!非但如此,她竟连我那七十岁的老母也不放过,一剑杀了!!”

    “啊啊啊啊啊——”

    说到最后,洪胜海愤怒难当,仰天奋力嘶吼起来。

    孙仲君冷冷一哼,傲然道:“谁叫你兄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死了也活该!”

    何铁手面上一寒,却碍于同处华山派,不便直接出手,暗道:自己才拜入华山派门墙,不便招惹麻烦,还是禀告给穆人清穆老前辈后,由他处理吧。

    华山派诸人都觉孙仲君下手太过毒辣,却本能地维护起同门。

    冯难敌道:“怎么说都是你们不对在先,不要再胡闹,赶紧下山去。”

    何铁手笑吟吟的,却不说话。既不同意,也不反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