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184章 执子之手,将子拖走

正文 第184章 执子之手,将子拖走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惊诧、震撼、莫名的激动,尽皆浮现在众人脸上。

    顾人同猛地惊醒一般,失声惊呼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既然打算救这娘儿们,那这毒……决不会无药可解!”

    面对死亡,英雄也好,小丑也罢,脸上的表情,其实没有多大不同。

    叶锋打了个响指,微微一笑道:“不错,你很聪明!”

    顾人同双眼重燃希望的火焰,瞅了瞅倒在地上的南宫胜雪。

    叶锋淡淡道:“聪明是聪明,就是有些认不清形势!你全盛状态,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此刻你功力只剩两三成,我一根手指头都能捏死你。所以……我劝你最好不要乱动,乖乖等死就好。”

    顾人同嘶吼一声:“我去你妈的!”玄铁扇一挥,直接往南宫胜雪身上砍去。

    叶锋冷笑一声,右脚在一柄单刀上踢了一下,嗖的一声,劲风呼啸,那柄单刀自顾人同后背插入,一刀透心!

    顾人同哀嚎一声,噗通一下,倒在地上,双眼兀自瞪大,充满了怨毒和不甘心。至于余下青山寇一众,早就大手牵小手,齐齐赴黄泉了。

    叶锋来到南宫胜雪旁边,一把将她扶起,微微一笑道:“你受伤了?”

    南宫胜雪翻了一个白眼,道:“哼!”心底却道:这不还是你的杰作!

    叶锋打趣道:“呦,很有骨气啊,看你还能哼,那就说明没有事。既然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南宫胜雪一瞪叶锋,气苦道:“你——”

    叶锋笑了下,救人要紧,不再废话。先施展《九阴真经》上的闭气诀,随后又将‘金波旬花’拿出来,放在南宫胜雪鼻间。让她嗅了嗅。

    《药王宝典》上记载了解‘七星海棠’剧毒的方法。除了飞狐原著,程灵素以命救胡斐。还有一个办法,便是找到另外一种,与‘七星海棠’相同等级的剧毒。

    接下来便是众所周知的一句话——以毒攻毒!

    连城诀位面爆出‘金波旬花’后。叶锋已用这两种剧毒做过实验。果不其然……这两种植物,本身既是剧毒,彼此又互为解药!

    美中不足的是,‘七星海棠’,七年方才开一次花,培植起来,比‘金波旬花’困难得多。

    南宫胜雪嗅了几口‘金波旬花’,效果立竿见影,脸色的灰色渐渐消去,重新恢复过来。只不过。脸色仍旧苍白。

    叶锋轻笑一声,伸手便要抱南宫胜雪。南宫胜雪用尽最后力气,惊呼道:“你干什么?!”

    事实上,她上下眼皮儿都已开始打架,正极度犯困。

    叶锋乐了。明明知道南宫胜雪的小九九,却故作不解道:“我能干什么,当然是抱你离开了。”

    南宫胜雪脸上闪过一抹羞红,低声道:“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么……你、你怎么能随便碰我身体?”

    叶锋恍然道:“哦,你的意思是要自己走啊……君子有成人之美,既然你要求这么强烈。那我就成全你了。”

    “你、你……”

    南宫胜雪一阵气结,没好气白了叶锋一眼。

    叶锋笑道:“不就是不碰你的身体嘛,简单!”

    南宫胜雪眼睛亮了起来,欢喜道:“真的?”

    叶锋笑道:“当然是真的。你手上还有力气吧?”

    南宫胜雪点了点头。

    叶锋打了个响指,道:“那就成了!有句话你听过没有?叫什么执子之手……”

    好巧不巧,即便是穿到异时空。孔孟仍大行其道,除此之外,这里同样也有《诗经》。所不同者,但凡是涉及地名的,有所更改罢了。

    南宫胜雪白了叶锋一眼。轻哼一声,嗔道:“胡说八道什么!”话语虽是责怪,但语气之中,却毫无怪责之意,反倒多了一层淡淡的羞喜。

    既羞,且喜。

    叶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一般,道:“想起来了!那句话正是——执子之手,将子拖走!来,你抓住这件衣服,我将你拖着走就行了!这方法是不是很好啊?来来来,赶紧抓住……”

    不知怎的,南宫胜雪瞪了叶锋一眼,忽然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推开叶锋,怒道:“走!你走!我南宫胜雪就算是死,也不让你来管!”

    叶锋大笑一声,忽地一把抱起南宫胜雪,问也不问她是否情愿。

    起初,南宫胜雪还凶狠将叶锋推开,但只推了一下,怎也推不动,便停止挣扎,伏在叶锋怀里。顿了顿,不知怎的,心底忽然感觉极其委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叶锋仍是一语不发。

    南宫胜雪见叶锋耳朵在旁,便似找到发泄物一般,想也不想,潮润的红唇向前一伸,一口含住,痛快咬了一口!

    鲜血流出。

    叶锋“啊”的叫了一声,瞪着南宫胜雪,怒道:“你干嘛?!”手上也瞪紧跟着加重几分力。

    南宫胜雪立刻吃痛,吐出叶锋的左耳,嗔怪道:“你捏痛我了!”

    叶锋反瞪回去,恶狠狠道:“你再胡闹试一试?看我怎么收拾你!小样儿,跟我斗!”

    他原本想极力装出凶狠模样,但到最后却成了气呼呼的,孩子气十足。南宫胜雪定定看着叶锋,似已看得入迷,忽地咯咯笑了起来,上下眼皮儿终于搭在一起,沉沉睡了过去。

    睡梦之中,口中还轻轻嘟囔了一句:“嗯,再也不胡闹啦……”

    如梦如幻,如痴如醉。

    ……

    ……

    这一睡便是二十多个小时,直到第二日傍晚时候,南宫胜雪方才悠悠醒来。光线略显昏暗,她努力睁开眼皮儿,身体动了动,上下打量下,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儿。

    然后,忽地“啊”的尖叫出声。

    因为她忽然发现自己全身上下,无一不是新衣服,就连亵衣、亵裤也是!肯定不是自己给自己换的衣服,那岂不是……再往深处想,说不定他乘机……

    南宫胜雪摇了摇头,赶忙将这个可怕的念头,从脑中驱逐出去。

    正在此时,叶锋从外边走进门来,道:“鬼哭狼嚎什么?你是多了一条尾巴,还是少了两斤肉?难不成还想把青山寇招惹过来。事先声明,在下能力有限,必要之时,一定会舍你而去的……”

    老天,世上哪有这种男人?!他是专门跑过来气自己的吧,肯定是的!

    南宫胜雪翻了个白眼,忽地记起什么,双目瞪着叶锋,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原本她想用冰冷的语气,但话到嘴边,却柔弱无力,甚至有些底气不足。

    叶锋的回答,更是令人吐血。

    “是不是发现身上的衣服,都是全新的?对,你没有想错!都是我干的!你放心,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我叶小锋对天发誓,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南宫胜雪先是一愣,旋即大怒,嗖的一下,忽地自床上跳下,枕头、棉被,一股脑儿往叶锋身上扔去,两行清泪终于流了下来,口中大骂道:“你无耻!”

    叶锋接过一个枕头,答道:“是,我无耻。”

    “你混蛋!”

    叶锋又将棉被接住,道:“对,我还混蛋。”

    “你、你——”

    南宫胜雪仍哽咽不止,却再也骂不出来。她的出身决定了她所能接受的教育,即便是骂人,在她那里,最大的极限,“无耻、混蛋”已经到了天边儿。

    叶锋笑了起来,就像一只狡猾的狐狸。

    便在此时,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传了进来,笑道:“你们小两口感情还真好啊!”手中还捧着南宫胜雪,已经洗干净的衣服。

    南宫胜雪一愣,问道:“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中年妇女笑道:“这里是我家,我当然在这里了。哦对了,你叫我吴婶就好……姑娘你才刚刚醒,要多注意休息。这是姑娘你的衣服,你来之时,全身汗湿,我给你脱衣服都费了好大劲儿……”

    南宫胜雪失声道:“什么?是你给我换的衣服?”脸上顿时浮上一层红晕,既有几分娇羞,又有些许愧疚。

    吴婶从叶锋手中接过被子,重新将床铺好,又将南宫胜雪按到床上,在她耳边笑吟吟道:“可不就是我么……小锋真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你俩都已经私奔了,可他仍遵守礼节。第一天我就说了,早晚都是你媳妇,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偏偏他不肯,说是非得等到你俩……”

    咳咳。

    叶锋赶忙打断道:“吴婶,时间都差不多了,可以吃饭了吧?”

    吴婶给出一个“我懂的”的表情,笑道:“知道你们小两口有很多话说,吴婶马上就走,好不容易私奔出来,可不许再闹矛盾……”

    说罢,吴婶笑吟吟地走出房门。

    她前脚刚走,屋内气氛顿时变得极其**。

    南宫胜雪脸已成了红苹果,却仍恶狠狠瞪着叶锋。

    不等她开口,叶锋已拿出“中国好舌头”的范儿,快速道:“我知道你很生气,但你也误会我了,所以咱俩就算打平了。谁也别怪谁。青山寇四处搜寻你我二人,为了避免麻烦,我没有去客栈。这是青州境内一处农户人家。”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既然现在你醒了,那就告诉我,接下来咱俩该做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