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191章 名侦探叶锋(五千字大章 ,o~yeah!)

正文 第191章 名侦探叶锋(五千字大章 ,o~yeah!)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身份既明,那便再无二话。

    叶锋冷笑一声,精钢铁剑骤然迸射出璀璨剑芒,犹如炽阳高照,剑气呼啸而出。

    这一剑大开大合,直往付金鹰脖颈刺去,自下而上,只用六成功力。单单这六成功力使出,配合无比精妙的剑法,众人也吓了一跳,脸露惊诧。

    李笑北绰号“一剑如风”,自也是使剑高手。本身又是后天境八层,天赋自是不消多说,见了叶锋这一剑,也不禁脱口而出道:“好剑法!”

    叶锋骤然发难,付金鹰始料不及,但他好歹也是先天高手,加之叶锋又未使出全力。

    只听付金鹰冷喝一声:“好小子!”袖子一摆,右手已出现一个巨大的金属算盘,横里一格,便挡下叶锋这雷霆一击。但他竟也被逼得连退三步。

    咔嚓一声,精钢剑忽然从中裂开,断为两截。

    原来那金属算盘,材料特殊,精钢剑不能将它斩断,反被震断。当然,叶锋内力全攻向付金鹰,也是一个原因。

    叶锋既然已经动手,其他人也没什么好说了。

    唐枭臣双眼一眯,冷喝一声:“不论其他,先杀掉付金鹰!”

    只一瞬间,这温文儒雅的书生公子,犹如嗜血战神一般,身上散发出骇人的杀气。

    杀!

    不等他说,李笑北早已怒喝一声,长剑直指付金鹰,就要扑杀上去。

    正在此时,异变突生!

    法空忽然闷哼一声,背后已爆出一朵血花,接连倒退三步,阴差阳错间,竟已倒在了付金鹰身侧。

    徐东海!

    偷袭法空的,竟是一直病怏怏的徐东海!

    所有人都呆住,皆是难以置信地看着徐东海,任谁也料不到。他竟会对法空动手。就连付金鹰,脸上也闪过一丝诧异,不过这诧异转瞬即逝,已被一股淡淡的笑意所代替。

    一击得手。徐东海两个掠身,已经来到付金鹰身侧,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得意的笑。

    李笑北瞪着徐东海,仍是难以置信,吃惊道:“你、你……”

    余下几人却早已反应过来。

    勾陈!

    这猫耳洞的县令才是真正的“无影无形”,才是勾陈!那许瘸子,不过是他抛出的迷雾弹。

    叶锋也笑了,挑了挑眉头,道:“‘无影无形’勾陈?”

    徐东海傲然道:“鄙人正是!”

    其实疑点已经够多,譬如青山寇在猫耳洞势力如此之大。没有朝廷的默许,又怎可能?譬如连续几年,他明明可以升官,却为何不升?你当然可以说他高风亮节,但却无法否认。这也是一个疑点。

    正是化身猫耳洞县令,他才能做到真正的无影无形。

    叶锋啧啧点头,问道:“清风是你所杀,许瘸子同样是你杀的,但你利用心脏位于右侧,玩儿了一出自残戏码,这我就不能接受了。虽然你我互为敌人。但我还是不得不真诚地说一句……你可真舍得下手。”

    徐东海咳嗽两声,傲然道:“若是我对自己不狠,又怎骗得了你们?!”

    叶锋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继续道:“但我还有一事不解,还望赐教。”

    徐东海傲然冷笑道:“别说一件,就算是十件、一百件。我也会告诉你。好让你明明白白上路。”

    叶锋笑了笑,道:“其他事我都没疑惑,唯一疑惑的是……许瘸子房间那声大笑是怎么回事?也正是那声大笑,让我们全都认定许瘸子就是勾陈。”

    徐东海道:“你可曾听过竺琅?”

    叶锋还未回答,南宫胜雪已失声道:“腹语术!”

    徐东海傲然道:“不错。大唐帝国南国交接,有一个国家,名叫竺琅。竺琅异术众多,这腹语术便是其三大国粹之一。你们听到的那声大笑,便是我用腹语术发出。”

    李笑北问道:“但你当时明明已经气息微弱?”

    叶锋笑道:“若我所料不错,那就是类似于龟息功之类的功夫。”

    徐东海神色微变,点了点头。

    李笑北继续道:“那许瘸子呢?他明明也在屋里,如此短的时间,你不可能将他移往别处?”

    叶锋笑道:“那不更简单。就我所知,世上有一种奇毒,名为化尸粉,解决尸体什么的,实在是不二之选。只要将此毒在人身上一撒,顷刻之间,非但能化人血肉,就连骨头也能化掉。所谓尸骨无存,莫过于此了。”

    “若我所料不错,徐东海,啊抱歉,叫错了,应该是勾陈。他所用之毒,就跟化尸粉类似。不知你们是否注意到,许瘸子妻子床前,有一摊水迹?”

    李笑北道:“那不是许瘸子妻子服用的药么?”

    叶锋摇了摇头,道:“那不是药水,而是许瘸子跟他妻子被化之后的骨水。话说,你究竟用的是什么毒?化了两个人,但骨水却只有那么一点儿?”

    徐东海瞪大眼睛,惊奇地看着叶锋,错愕道:“你、你……什么都知道了?”

    唐枭臣、南宫胜雪、李笑北也瞪大眼睛,心底委实震撼不已,乃至于,皆怔怔说不出话……这人的脑子,究竟是怎么构成的?心思竟如此缜密?

    叶锋耸了耸肩,道:“并不是全部,譬如你掌握腹语术这门技能,我就不知。当然,更重要的是,你对自己实在太狠,你的表演也实在太过逼真,尽管疑点众多,我也只是怀疑。你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一切怀疑才顺理成章……直到进入富贵钱庄,我才确定你就是勾陈。”

    徐东海双眼一眯,道:“你怎么确定的?”

    叶锋道:“你千万要记住,切忌不可得意忘形。因为人一旦得意忘形,就会大意,也会露出破绽。你恐怕认为我们早已成了瓮中之鳖,唯有束手就擒。富贵钱庄的气氛,实在太不寻常,我们所有人的脸色,或多或少。都微微变了变。唯独你没有。理由只有一个——没来之前,你就知道这里的情况,自然不会诧异。”

    “哦对了,实际上。昨晚你本不必对自己那么狠的。你大可以将现场伪装成清风被杀,杜钟最终救下你。最坏的结果,也大可拍拍屁股,直接开溜,但你没有。”

    “第一,自然是为了今日,完全取得我们的信任后,未打之前,便将我们这伙儿战斗力最强的人,提前抹杀。这第二。恐怕是为了拖住我们,好将消息传出去,让付金鹰提前埋伏,教我们自投罗网——这是刚刚才想到的。”

    徐东海拍了拍巴掌,大叫道:“精彩。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想不到这群人里,还有这么一号人物。不出十年,必将成为江湖上一号响当当的大人物。不过——”

    他瞳仁骤然一缩,冷冷道:“因为我实在太讨厌你们这种天才,所以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绝对活不到那一天了。”

    付金鹰冲徐东海拱了拱手。和气笑道:“属下加入青山寇二十余载,竟不知徐县令竟是二长老,实在是有愧有愧。”

    徐东海笑道:“不知者不罪,我身份万千,原本也只有帮主一人知道。三长老不必自责。”

    两人竟完全没将众人放在眼里,自顾自闲聊起来。

    地上。法空的呼吸已经越来越微弱。

    李笑北怒吼一声,就要冲上前去。

    叶锋却一把拦住,笑道:“容我说一句,我方就算失了法空大师,尚还有四人之力。但你二人。一个病号,一个半吊子先天,我实在想不出,你俩有什么资本在这儿得瑟?”

    徐东海冷冷扫了叶锋一眼,哼道:“小兔崽子,临死还敢信口雌黄?!你以为自己还跑得了么?!”

    叶锋还未回答,一声龙吟般的长啸自钱庄之外传来,内力之雄厚,实在是有够骇人。

    倘若来人是敌人,那……

    唐枭臣、南宫胜雪、李笑北三人脸色同时大变。

    先前假设完全是扯淡,这个时间,这个点儿,能出现在这里的,只能是敌人!

    但见一身体高瘦的道人,苍鹰搏兔般,掠身闪进钱庄。来人约莫七八十岁,满脸老人斑,身着湛蓝道袍,头顶道冠镶着玛瑙翡翠,流光溢彩,颇有些道骨仙风。

    叶锋心底卧槽了一句,这还真是不是仇人不碰头啊。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青山寇大长老“无影双杀一十八”天鹫子!

    几个月前,就是他逼得叶锋跳入渭水。两世为人,叶锋还从未如此狼狈过,此仇那可真是堪比山高,又比海深。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叶锋没有眼红,原因无他,黑化时机未到尔。

    ……

    ……

    徐东海、付金鹰同时冲天鹫子拱了拱手,无比恭敬道:“大长老好!”

    天鹫子随意摆了摆手,目光依次扫过叶锋等人,最终定格到南宫胜雪脸上,笑道:“你就是南宫胜雪?”

    南宫胜雪道:“正是。”

    天鹫子又笑道:“不错不错,你这小妞儿当真不错,很合老道的胃口。赶紧过来,让老道好好疼疼你……”

    我去……简直忍受不能啊,这老头儿可真有精力。

    叶锋咋舌,摇了摇头。

    南宫胜雪一张脸登时涨得通红一片,红绫倏然展开,怒道:“你好歹也算武林前辈,这般下流的话,竟也说得出口?!”

    天鹫子抹了一把胡须,笑道:“老道除了‘无影双杀一十八’,还有一个‘采花狂魔’的称号,难道你还不知道?那又什么竟然不竟然了?再者说,男女欢好,向来是人之常情,是极其美好的一件事,怎跟‘下流’二字挂的上边儿?”

    说着话,天鹫子黑溜溜的眼珠,又乌溜溜在南宫胜雪身上打转,继续笑道:“丑话可说在前面,你这小妞儿要再不过来,嘿嘿……待会儿老道将你先奸后杀,或是先杀后奸,哦这倒取决于你。但无论哪种,老道疼完你以后,肯定会将你衣服全部扒光,挂在河西府城门前。供天下人瞻仰……”

    南宫胜雪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叶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挺身站在南宫胜雪身前,道:“你够了啊,再胡说。会吓坏小孩子的……谁赢谁输还不一定,我也可以向你保证,杀了你以后,肯定将你薄皮抽筋,挫骨扬灰,好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南宫胜雪红润小嘴嘟了起来,却一句话没说,只觉心底流过一阵暖流,莫名的安心。

    天鹫子脸色一变,冷冷扫过叶锋。怒道:“你这小畜生又是谁?!竟敢对老道如此说话?!”

    “哦,我是你大爷。”

    天鹫子怒道:“小畜生找死!!”

    叶锋笑吟吟地点了点头,道:“不错不错,你还有点儿自知之明,但对自己认识不够。你不是小畜生找死,而是老畜生找死……”

    天鹫子勃然大怒,冷哼一声,就要动手,却又忽然顿住,神色复杂,认真打量了叶锋一下。冷冷道:“你究竟是谁?老道是否见过?!”

    叶锋笑道:“你猜?”仍是浑不在意的模样。

    天鹫子当然没有看出叶锋用了易容术,他只是本能感觉叶锋不对劲,或者说熟悉感,尤其是他那一双眼睛跟说话的方式。

    一个人易容术再如何高超,总有一些东西无法改变,譬如眼睛。譬如说话的调调。

    直到此刻,叶锋仍是淡然自若,谈笑风声。

    唐枭臣、李笑北、南宫胜雪,三人眼中流露出更大惊奇,方才意识到。自己终究还是低估了这个人。

    更教他们的吃惊的,还在后边儿呢,这只不过是个开始。

    叶锋完全无视天鹫子,点了点对方,自言自语一般,笑吟吟道:“你方只有一人,但我方却有五人,甚至是六人。我们必赢的局面啊……”

    众人尽皆呆住,说什么胡话呢?

    天鹫子冷喝一声:“不跟你废话,给我上!”

    “的确不应该再说废话了。”

    叶锋忽然也同时冷喝一声:“动手!”然后他嘴角微动,竟吹起口哨来。

    异变突生!

    徐东海忽地“啊”的一声哀嚎,额头沁出豆大的汗珠,在地上滚来滚去。

    而先前气息微弱的法空,骤然暴起,一指点向距离最近的付金鹰,空中似泛起千万道指影,浑厚的真气,呼啸而出,正是地藏奇宫不世出之绝技——“拈花空弹功”!

    这一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付金鹰刚刚跨过后天,晋升先天。原本修为就不如法空,加之他们又一直以为法空被徐东海偷袭之后,再无生机,心底全无防备。哪还反应得过来?

    他脸上尚全是错愕,法空已一指点中其眉心。

    一击毙命!

    噗通一声闷响,付金鹰满脸惊诧,不可置信地看着法空,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法空双手合十,微微一笑道:“善哉善哉……”

    轰然。

    所有人大脑轰然炸开,眼前这一幕,实在太过不可思议,教人难以接受。

    唰!

    几乎在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叶锋身上。

    毫无疑问,问题便出在他身上。

    也直到此刻,众人这才知道,他先前所说究竟是什么意思,但问题是……他怎么办到的?

    天鹫子瞪大眼睛,怔怔道:“你、你……”

    徐东海怨毒瞪着叶锋,凶狠道:“你……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叶锋停止吹口哨,望着扭动不止徐东海,冷笑道:“总以为自己最聪明,却从没想过,自己是否自信地过了头?也不想想,你身上既然有那么多的疑点,我又怎可能毫无防备?!”

    徐东海厉声吼道:“混蛋!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叶锋道:“哦,倒也没做什么,不过是在药水中加了点儿别的东西。”

    徐东海脸色登时惨白,失声道:“虫蛊!!”

    叶锋笑而不语。

    这自然便是小李飞刀位面爆出的《怜花宝鉴》,里面记载了大量虫蛊之法。叶锋批判性吸收,获益不少。

    南宫胜雪顿时明白过来,怪不得叶锋会主动给徐东海煎药。

    李笑北叫道:“那法空大师又……”

    不等他说完,法空微微一笑,右手翻飞,忽地在身上一点,一个破了的血袋掉落在地,而徐东海刺入法空后背的那把匕首,竟自前向后,堆积在一块儿。

    赫然便是地藏奇宫一百零八绝技之“金刚不坏禅功”!

    法空既然有防备,徐东海那一刀,自然便无法刺入了。

    尽管如此,法空这身功力,也仍旧骇人。

    李笑北满脸喜色,恍然大悟一般,喊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昨晚你把法空大师叫出去,就是跟他商量这件事,好让法空大师跟你演这场戏!”

    叶锋微微一笑。

    所有人都知道了。

    心中炸雷生,皆惊骇看着叶锋,全被震地说不出话。

    天鹫子脸色铁青,徐东海瞪大眼睛,就像看见了魔鬼一般,怔怔盯着叶锋。

    至于这边,南宫胜雪双目骤然发亮,中有泪光。不知是太过欣喜,还是太过吃惊,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刻,她眼中满满全是叶锋,只剩下叶锋。

    天鹫子咬牙切齿道:“好!你好得很呐!”

    叶锋一笑置之,冲徐东海笑道:“世上异术,何止万千?并不只有你一人会。我给你下的虫蛊,名叫‘情人蛊’,适才不过是轻微惩罚。但是——”

    ps:

    咳咳……前两日,已经有同志猜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