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193章 没到最后一刻,胜负永远未知(下)

正文 第193章 没到最后一刻,胜负永远未知(下)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夜无极红眸一寒,冷冷扫了叶锋一眼,语气却平淡:“年轻人,天赋极高,嚣张狂妄,当然是可以。但无论如何,还是要有自知之明,要认清自己。否则,你只会误人误己。”

    叶锋笑道:“我这人生来嚣张,就算认不清自己,也没有办法了。”

    夜无极叹了一口气,连道两声“可惜”,脸色立即冰冷如霜,森然道:“既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叶锋神色不变,轻笑一声,道:“那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唐枭臣、南宫胜雪、法空、李笑北四人,看得连连咋舌,纵然明知他非夜无极对手,单单这份豁达的气概,已教人折服。

    夜无极冷哼一声,忽然厉喝道:“勾陈,你可知罪?!”

    徐东海立刻跪倒在地,脸上却似多了一丝平静,道:“属下知罪!”

    夜无极道:“好!那你知道怎么做了?”

    徐东海冲着夜无极连磕三个响头,已经完全平静,道:“属下知道。请恕属下一时糊涂,帮主之恩,唯有来世再报了。”说罢,他右手举起,直接冲着头顶百会穴拍去。

    噗的一声闷响,徐东海吐了一口鲜血,向后摔倒,已然气绝。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夜无极抢走玻璃瓶,不是要控制徐东海,而是不让叶锋捏碎玻璃瓶——他要让徐东海自尽!而徐东海竟也果真半分异议没有,自尽身亡。

    要知,先前徐东海为了活着,就连对天鹫子动手也做得出来,这样一个人,竟会因夜无极简单几句话,直接自尽。除了夜无极的威势,恐怕还有其身后更大的因素。

    魔门!

    众人心头皆泛起一丝莫名恐惧,对未来的恐惧……魔门纪律之严。不知比天下正道严格多少,令人不服不行。

    徐东海自尽,夜无极双手一挥,冷冷道:“天鹫子。你对付法空。我将余下四人绞杀完,再来杀他。”

    天鹫子应道:“是。”

    这自然便是田忌赛马的策略了。

    徐东海已将叶锋这方众人的实力连夜传出。在他们眼中,修为最高的,自然便是法空,其次是唐枭臣,再其次是南宫胜雪,再再其次……呃,再再其次就不重要了。

    天鹫子先拖住法空,夜无极斩杀余下四人,自然便轻而易举——这。自然仍是夜无极整合消息后,得出的结论。

    叶锋洒然一笑,同样开口道:“也罢,夜无极交给我。你们四人对付天鹫子。我将夜无极斩杀后,呃。恐怕你们也已干掉天鹫子了。不过最好留他一命,因为我跟他还有点儿私仇。”

    双方对了一掌,无论夜无极是否全力而为,叶锋已经知道,今日想要再隐藏下去,已是不可能了。既然如此,那他索性豁达一点儿。不再隐藏。

    三流电视剧中,英雄救美,往往是生死一刻方才动手,他没那个嗜好。

    什么?!他脑子烧坏了吧,究竟在胡说什么?!

    倘若先前叶锋的表现是无比惊艳,那么他此刻的表现就是疯狂。或者说神经质、愚蠢了。

    天鹫子冷笑一声,心底却在回想:从刚开始就觉得这小子熟悉,他到底是谁?难不成真跟自己认识?

    唐枭臣、李笑北摇了摇头,心中全念道:不自量力,狂妄自大。也该有个度吧。就连法空这出家人,也苦涩笑了笑,默然无语。

    南宫胜雪白了叶锋一眼,没好气道:“现下大伙儿都知道你智商无上限,但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情况?不是你逞能的时候。”

    说着话,她忽然脸一红,却反将叶锋拉到身旁,压低声音道:“你武功太低,留在这儿也不起什么作用。待会儿我们拖走夜无极,你赶紧去南宫家找我爹爹过来。”

    自己这算直接被无视了么?

    叶锋好笑,心中却一暖,同样低声道:“你在关心我么?”

    南宫胜雪身体蓦地一颤,脸色更红,支支吾吾道:“哪……哪有……你听话!”说到最后,却再也说不下去,红绫翻飞,猛地将卷起叶锋,炮弹一般,向钱庄外推送出去。

    叶锋一愣,这姑娘什么毛病,老喜欢玩突然袭击?

    他一来未上心,二来即便南宫胜雪动手,也知她是一番好意,就没抵挡,红绫一射一收,他人已落在钱庄之外。

    与此同时,南宫胜雪冷喝一声:“唐师兄、李师兄,我们一起上!”红绫翻飞,犹如两道匹练,挟着狂风般的劲气,攻向夜无极。

    唐枭臣、李笑北二人同时动手,围攻上去。

    夜无极双眼一眯,冷喝一声:“哪里跑?!”身形骤然跃起,双掌如花般,虚空划了两下,阴阳之力,生生不息。便如大鹏腾空,方圆两丈,掀起飓风般的风暴。

    仅仅一招,南宫胜雪的红绫便已倒飞回去,唐枭臣一手“满天花雨”,怒射而出的铁蒺藜,亦全被弹射回去。

    三人之中,李笑北修为最低,也最是不堪,手中宝剑已经被震飞,而他本人也倒飞出去,脸色涨红,胸中气血上涌,半空之中,噗的连吐好几口鲜血。

    只是一招!

    南宫胜雪、唐枭臣还好,尚有一战之力,但夜无极这出手一招,便击败了李笑北,所谓碾压,所谓秒虐,也不过如此了。

    轰隆一声巨响,整个钱庄就要倒塌,唐枭臣大叫一声:“出去!”

    李笑北直接被震出钱庄,倒是免了这一道麻烦。

    几人同时闪出钱庄,然后,他们便看到了极其荒诞的一幕。

    叶锋竟然没走。

    他非但没有走,而且取出背后包袱,又从包袱中拿出一个黑色匣子,准备打开。

    众人都是一愣,南宫胜雪眼泪都快流出来,也许下一刻便是生死相隔,也顾不得旁人在场,恨恨地跺了跺脚,恨铁不成钢道:“你这个冤家。怎那么不听话?难道非得把命丢在这儿,才肯罢休?”

    无论哪个世界,只要有女孩用这种语气,当着许多人。说了这种话。

    她想要表达的意思,都是一样的。

    叶锋抬头,冲她微微一笑道:“不是跟你说过了么,我这人嚣张惯了,这辈子都改不了,也不打算改。如果不能死,我一定不会死。但如果拼尽所有,还是要死,那也此生无憾。”

    “更重要的是——他娘的,既然是爷们儿。哪能藏在女人背后的道理?”说到最后,叶锋嘴角咧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忽地眨了眨眼睛,爆了一句粗口。

    南宫胜雪不再说话,只感觉眼眶有些湿润。

    莫名的安心。

    唐枭臣等人一愣。万料不到,南宫胜雪竟会说这种话。其实就连南宫胜雪自己也不知道,乃至于连她心中到底是否喜欢,也没那么确定,可她偏偏还是说了。

    她只知道,有些话,只能在特定场合说。不说便永远也不会说了。无关生死,只是勇气。

    天鹫子狞笑道:“好一对神仙鸳鸯,羡煞旁人呐!嘿嘿……老道最爱之事,就是横刀夺爱,待会儿老道一定当着你的面儿,凌辱这小妞儿。最后才送你俩——”

    声音戛然而止。

    叶锋手腕一抖,嗤的劲风呼啸,但见空中闪过一道长长的白光。

    小李飞刀!

    天鹫子脸色大变。

    他尚未反应之前,夜无极右掌推出,虚空之中。紫光大作,两股阴阳真气呼啸而出,稍作阻碍,飞刀破空,继续向前。天鹫子刀剑成“x”形,格挡身前。

    咔!

    火星大作,声响动天。

    夜无极真气蹿射,已划去飞刀小部分力道。

    但饶是如此,天鹫子仍被逼地连退七步,终于站在,额头也已沁出豆大汗滴。定眼再看,那飞刀刀尖一寸,竟硬生生在撞击之中,消融干净。

    哗然。

    所有人瞠目结舌看着叶锋,就跟看见了鬼一般。

    天鹫子骇然失色,难以置信道:“你、你……”却再也说不出下去。

    叶锋笑着接道:“你的嘴巴真的很臭,一定得好好治治。”

    夜无极双目一凝,目光灼灼盯着叶锋,咬牙道:“不错。想不到尊驾武功如此之高,倒真亏得你隐忍这么久……好算计,好心机!!”

    非但是他们,就是法空、唐枭臣四人,也俱是呆呆看着叶锋,头脑嗡的一下炸开,才明白过来:原来这才是叶锋的真实武功!

    叶锋冲南宫胜雪微微一笑,道:“抱歉,瞒了你那么久,现在让你看看我的真实面目。”右手一点,随即掀起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本来面目。

    依着他的性子,抱歉什么的,原本是不会说的,但南宫胜雪适才一番话,温暖了他的心。

    两世为人,前世又是信息大爆炸时代,南郭先生的故事太多,农夫与蛇的故事也太多,世事常情教会他四个字——人心险恶,但他终究没有失却本心。

    别人对他好一分,他便要还三分。

    南宫胜雪眼露疑惑,不明叶锋此举有何意义。

    天鹫子却蓦地瞪大眼睛,失声道:“是你?!”

    然后,右手向下一压,黑匣四裂,再虚空一抓,式样奇特的斩龙剑,已经在手。

    呛啷一声,龙吟虎啸,绿芒闪烁,斩龙剑已经出鞘!

    剑是斩龙剑,人自然就是这段时间,青州名头极响、夺走斩龙剑的叶锋。

    ……

    ……

    南宫胜雪、唐枭臣等人,怔怔看着叶锋,说不出话。

    这一出戏,委实令人始料未及,所有人脸色或多或少,都生了变化。尤其是夜无极和天鹫子。

    夜无极红眸闪过一道寒光,冷冷道:“天鹫子,他就是几个月前,被你追杀,夹尾巴逃走的叶锋?呵呵……你的本事可当真不小,是否想取我代之,平日故意隐藏实力?你心机倒也深。”

    天鹫子赶忙摇头,兀自震撼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短短几个月,你怎可……怎可提升如此之快?”

    几个月前,天鹫子追杀叶锋,妄图夺得斩龙剑。

    虽未成功。可他一定跟夜无极报告了整件事。夜无极对叶锋的实力,已有了初步评估。现下叶锋实力大增,他自然断定天鹫子骗了他。

    夜无极冷冷哼了一声。

    天鹫子目光发亮,道:“知道了。我知道了……《七卷天书》!他一定修炼了《七卷天书》第一卷!”

    但他并没注意到,法空、唐枭臣、南宫胜雪三人脸色变得不正常了。

    什么有的没的,叶锋也不接话,长剑直指夜无极。

    夜无极脸色转缓,微微一笑道:“尊驾武功、心机,俱是一时俊杰。我承认自己看走眼了。所以咱们的条件不妨改改,只要尊驾愿意加入魔门,我愿做你的副手,青州境内,你一人独大。如何?”

    叶锋笑道:“我也跟你说了。除了大唐帝国,别的我都没看在眼里。哦,你让‘魔君’独孤戈退位,我来做这魔门教主,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夜无极勃然大怒:“小畜生不识好歹。你找死!!”双脚猛地蹬地,双掌翻飞,人如强弩射出的弓箭,直向叶锋扑杀而去。

    叶锋大喝一声:“你们对付天鹫子,这人交给我!”斩龙剑横里一削,一道无形剑气,月光一般。倾泻而出。

    与此同时,法空也跟天鹫子交上手。

    除了李笑北,唐枭臣跟南宫胜雪,同时闪身而上,加入战团。

    顷刻之间,两方人马同时搏杀在一起。

    夜无极地位尊高。位列魔门二十八星宿之一,绰号又是“无极神魔”。

    他功夫既如其人,又如其名。本身天赋已是极高,苦参魔门无上宝典十三卷《焚天噬地诀》三十余年,练至第四卷。内功已臻化境,外功所练是青藏秘术“无极阴阳掌”。

    二十年前,他左手阴气吞吐,十年之前,他右手阳气圆润,三年之前,体内阴阳真气交际,左右两掌,阴阳真气运转如意,“无极阴阳掌”大成。

    而他本人,更是早在十年之前,自后天境巅峰,越过先天初阶,直接晋升先天五阶我执境!

    人由后天入先天,体质已发生变化,寿命也随之增加三十到五十不等。

    后天境界分为九层一巅,而先天境界,大体上分为初阶、中阶、高阶、巅峰。若采用细化等级,则是“十二阶制”,每三阶对应大体等级中的一种。

    所谓“十二阶制”,又一次对应为——初阶:本心、本原、无本;中阶:我见、我执、无我;高阶:气动、气法、无气。至于巅峰三阶,便只有八个字:

    “无化无形,无所不至。”

    前面九阶,身体诸般机能尚有识别之处,而到了最后一个等级,已经很难量化,两人交战,谁输谁赢,没开打之前,那是谁也不知了。

    ……

    ……

    天鹫子实力原本就跟法空相当,叶锋小李飞刀射出,又耗费他一部分内力,他已不如法空。再加上唐枭臣、南宫胜雪加入战团,天鹫子自然难以应付。

    仅仅只斗了十招,天鹫子身上至少伤了五处,甚至于,心脏还被唐枭臣刺了一剑,再深一分,天鹫子当场就一命呜呼了。

    再斗三招,叱的一声,鲜血四溅,天鹫子左胳膊已被唐枭臣一剑斩下。

    天鹫子闷哼一声,刀剑离手,他人也向后倒飞出去,而后更是如同死狗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彻底失去战斗力。

    几人齐齐住手,法空双手合十,没人愿意斩杀。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另一场战斗上,叶锋、夜无极以快打快,便在天鹫子被擒这段时间,两人已斗了将近两百招。

    两人如同穿花蝴蝶一般,招式到半,随即收手,招式再变,往往也是一掠而走。

    很明显,对方是在试探。

    高手过招,尤其是两个武功相近、彼此并不熟悉的高手,原本就该小心翼翼,半点大意也要不得。大意,就等于失败。而失败,则等于丧命。

    饶是单单试探彼此,法空、南宫胜雪、唐枭臣、李笑北四人也看得呆住。

    但见空中,紫、绿光芒,冲天而起。两人招式,精妙无比,教人捉摸不透。两人方圆三丈,劲气呼啸,轰隆之声,此起彼伏,木屑四飞,瓦砾成粉。

    夜无极双掌齐出,招式施展开来,便如游龙出海,掀起滔天波浪。

    但最妙的,还是叶锋,也不知他学了什么内功,手上又用了什么巧妙手法,竟只轻轻一挥,便引夜无极左右双掌互击,轻描淡写化解了夜无极来势凶猛的攻击。

    图穷,然后匕首。

    试探已经结束,两人招式愈发狠辣。

    众人眉头也不禁跟着皱起,因为担忧——叶锋眉头已沁出许多豆大的汗滴,那是内功耗尽,最起码耗用大半的征兆。而夜无极内力虽也耗费不少,却绝对比叶锋少。

    南宫胜雪心头莫名紧张起来,手上红绫更紧紧握在手中,只要叶锋遇险,她便会立即动手。

    叶锋招式之中,忽然露了一个破绽,也并不是破绽,而是给了夜无极一个比拼内力的机会……要么死,要么接,没有别的路可走。

    夜无极大笑一声:“你给我去死!!”双掌轰然击出。

    叶锋也笑了,左掌轻飘飘向前推出。

    轰!

    炸雷一般,双掌相击,空气似被撕裂。

    夜无极只感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内力,侵袭而来,脸色骤变,失声惊呼道:“怎么可能?!你内力、你内力……”这句话还未说完,他人也倒飞出去。

    瞠目结舌,寂然无声。

    谁也想不到,对完这一掌,赢的人居然会是叶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