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206章 真相大白,神耶鬼耶?(下)

正文 第206章 真相大白,神耶鬼耶?(下)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怒喝过后,咔嚓一声,南海鳄神挥舞鳄嘴剪,已向叶锋扑杀而去。

    叶锋双眼一眯,冷笑道:“也罢,就先拿你来试剑!”

    呛啷一声,犹若龙吟虎啸,通体碧绿的斩龙剑已经出鞘,剑花狂舞,叶锋周身,剑气仿若编织成一道光幕,绽放出无比璀璨的光芒!

    众人为之色变……好凌厉的剑气!

    段延庆蓦地瞪大双眼,脱口叫道:“老四,别乱来!”

    已经来不及。

    南海鳄神雄壮身躯,已如苍鹰一般,猛地跃起,双手拿着鳄嘴剪,咔嚓一下,攻向叶锋的脖颈。还未交手前,谁都知道他攻不进去的。

    只听咔咔几声,剑光织成的光幕下,鳄嘴剪被绞地粉碎,然后唰的一声,一道绿光闪过,半空之中,南海鳄神已被拦腰斩断,一双豆大的小眼,难以置信地瞪着叶锋。

    直到此刻,他仍难相信,仅仅一招,自己就被叶锋斩于剑下。

    剑气激荡,南海鳄神的尸体,分向两边,蹿飞而去。

    毛骨悚然。

    所有人嗔目结舌,皆怔怔看着叶锋……斩龙剑早已入鞘,他也定定站在那儿,神色如常,众人不禁恍惚起来,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过,适才那一剑,都是虚幻。

    也直到此刻,众人心头才徒地升起一个念头:也许他真的可以!

    段延庆死死盯着叶锋,嘶哑的声音自腹部传出:“好内功!好剑法!老夫倒看走眼了。只是老夫心头有个疑惑……老夫并不认识尊驾,既不认识,仇怨更无从谈起,尊驾为何要与我四大恶人为难?”

    叶锋淡淡道:“原因很多,我开心、我喜欢、我高兴,你绰号不是‘恶贯满盈’么,那今日便让你恶贯满盈好了。你好歹也活了一大把年纪,怎还这么看不开?我要杀人。又何须理由?”

    段延庆凶狠瞪着叶锋,咬牙道:“好,好,好!”再也说不出别的话。

    叶锋笑道:“还有更好的哩。你若不想死不瞑目,最好不要动手。段誉、木婉清正在屋里吧,钟万仇,你还在等什么?赶紧把石室大门打开吧。”

    大理众人脸色大变。

    钟万仇心底却大乐,他虽被叶锋一顿痛扁,但想到能让段正淳身名败裂,心情顿时万分愉悦,轻轻笑起来,口中连道:“好好好,马上就把石门打开。”

    石门被打开。段誉中了春药,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因为叶锋这个搅局者,怀中抱着的,自然便是木婉清了。

    只见段誉衣衫不整。木婉清更是难堪,上身只穿了一个粉红色肚兜。

    来此之前,众人已知两人关系,再看见这一幕,脸色登时微变。

    现场众人,幸灾乐祸者有之,痛心疾首者有之。心底皆想:段誉、木婉清这亲生兄妹,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无论是否情愿,这大理段家皇室的脸面,算是丢得干干净净了。

    钟万仇哈哈大笑道:“段正淳,你可看清楚了……这就是你生的好儿子。好女儿,兄妹做那苟且之事,哈哈哈……”

    秦红棉“哇”的一声,痛哭起来,口中骂道:“作孽。都是你作的孽啊!”

    段正淳脸色登时煞白,气急败坏道:“我杀了你俩!!”长剑一抖,立即使出段家剑法,直接往段誉咽喉刺去。

    他剑招刚起,刀白凤拂尘一摆,已将长剑缠住,冷叱道:“你疯了!自己造的孽,为什么要把气撒在誉儿身上?!”

    段思明也跟着道:“皇弟,切勿冲动!此事怨不得誉儿,上辈犯下的错,怎能让后辈承担?”

    段正淳眼睛一愣,道:“可他、他……”却再也说不下去,哀嚎一声,长剑往地上一扔。

    实际上,段正淳也不过一时气急,刀白凤这么一阻。纵然再给他机会,他也是下不了手的。

    钟万仇那叫一个高兴,嘴巴虽然惨不忍睹,脸上兴奋地都快没边儿了。

    正在此时,叶锋冷笑一声:“行了,笑也笑得差不多了,就给我把嘴闭上!待会儿有你哭的时候……你以为钟灵是你女儿?!我告诉你,她是你妻子甘宝宝跟段正淳所生,怀孕之后,方才嫁给你的!”

    钟万仇登时呆住。

    甘宝宝脸色惨白,同时惊骇地看着叶锋。这人是谁?此等机密之事,居然也知道?

    他二人惊骇,其他人又何尝不是?!

    刀白凤恶狠狠瞪了段正淳一眼,段正淳苦涩一笑,人多嘴杂,实在不是解释之机。

    钟万仇拉着甘宝宝一双玉臂,惊恐、凄凉地问道:“宝宝,你告诉我,他说的不是真的,你告诉我,他说的不是真的!”脸上已泪流满面。

    甘宝宝垂泪,默然无语。

    钟万仇怒吼一声:“我杀了你!!”拔刀便要往甘宝宝身上砍去。

    甘宝宝笑道:“这些年是我对你不起,你杀了我吧……”

    钟灵失声喊道:“爹爹!”

    钟万仇双手颤抖,定定看着甘宝宝,神色时而甜蜜,时而痛苦,最后,忽地将鬼头刀往旁边一扔,抱头就跑,口中还无比痛苦地哀嚎着。

    整部天龙,就是凄惨人生集结号,叶锋早有心理准备。

    他轻笑一声,扫了扫大理众人,冲着刀白凤淡淡一笑道:“镇南王妃,段誉真是你跟段正淳所生?”

    惊雷。

    晴天霹雳一般,刀白凤脸色瞬间惨白无比,难以置信地看着叶锋,道:“你、你……你究竟是谁?!”

    不说其他,单单这句话,已然证实了叶锋所言不虚。

    再度哗然。

    众人全都被震得呆住,今日这场大戏,是一浪高过一浪,谁也猜不到,结局会变成什么样。但最让众人惊骇地却还是……叶锋小小年纪,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这人究竟是神是鬼?!

    段正淳浑身颤抖,神色变得极其复杂,冲叶锋拱了拱手,道:“尊驾所说,究竟是何意思?还望明示。”

    叶锋转向段延庆,道:“不是跟你说过,要让你死得瞑目么,你再看看镇南王妃,可曾记得二十多年前……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化学邋遢,观音长发!”

    段延庆蓦地瞪大眼睛,只感觉脑中一阵昏眩,怔怔看着镇南王妃,就似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刀白凤身体一顿,上下眼皮翻了下,就要昏厥。

    段延庆蓦地看向段誉,心下徒然狂喜,喃喃道:“他……他是我儿子!他是、他是我儿子!!”话到最后,徒然提高两个音调,显是内心万分激动。

    叶锋冷笑一声:“你也不必太过激动。二十多年前,镇南王妃之所以要那么做,只因她要报复段正淳。段誉虽是你的儿子,但她心中所思所念,却全是段正淳一人。”

    段正淳呆在那儿,身体虽然仍在颤抖,却也默默将妻子揽在了怀中。

    段誉错愕看着叶锋,大叫道:“不是的,不是的,你在骗我,你说的不是真的!魔鬼,你是魔鬼!!”说着话,哇的一声,失声痛哭起来,抱着木婉清,瘫软在地。

    叶锋心中轻叹一声,脸上却淡淡一笑道:“有些事,不论你是否承认,它都在那里。既如此,倒不如早早告诉你,也免得悲剧发生……木姑娘,你说是不是?”

    虽然段誉不肯接受自己乃段延庆亲生儿子,木婉清也为自己段郎心伤,但心底终究是欣喜多了,心里所思所想,皆是她终于能跟心上人长相厮守了。

    实在太过开心,听到叶锋的问话,她脸色一红,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叶锋笑了笑,转向叶二娘,道:“说也说了,不妨再多说一些。叶二娘,你左右脸颊那六道抓痕,是从何处所得?你儿子后背、屁股上,是否都烧了九个香疤?”

    叶二娘脸色大变,失声道:“你、是你抢了……”

    叶锋道:“我现今还不足二十四岁,怎么可能抢你的儿子?不过,你儿子虽不是我抢走的,但我却知道抢走你儿子的是谁,并且还知道你儿子现今身处何地。”

    叶二娘立即跪倒在地,口中连道:“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我儿子在哪儿?他、他现在过得好不好?”

    叶锋神色不动,缓缓道:“你儿子现今过得很好,跟他老子一样,也在嵩山少林寺做和尚,他僧号叫‘虚竹’。你知道这些也就够了。”

    叶二娘跪地磕头不止,口中连连道谢。

    叶锋忽地冷冷道:“不必道谢,我做这一切,不过是因为我开心,与你无关。”

    叶二娘一愣。

    正在此时,又是一声清啸,斩龙剑再度出鞘。

    叶锋冷笑一声:“该说的都说了,段延庆、叶二娘,你二人全都去死!”

    众人登时傻眼,谁也料不到,到了这种境地,叶锋居然还会动手。

    叶锋当然还会动手,他告知二人所有事,不过是顺手而为,让他二人死得瞑目罢了。

    众生皆苦,但这决不是作恶的理由。

    段延庆位居四大恶人之首,得“恶贯满盈”绰号,但凡是其仇人,无论大人小孩,一律斩杀,鸡犬不留。叶二娘却更可恶,居然专挑婴儿,逗玩一日,随即杀死,其行径之卑劣,令人发指。

    萧峰命运之惨,跟他们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却仍未迷失自己,反成了天下一等一,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纵然苦痛,纵然迷茫,纵然不知所措……人,毕竟还是要有底线,是要恪守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