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226章 珍珑棋局

正文 第226章 珍珑棋局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叶锋长啸一声,飘然而去,便是强如萧峰,也再难追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杏子林中,众人先是面面相觑,谁也猜不透,无缘无故,叶锋为何突下狠手,半点征兆也没有,但他口中那句“小人荡妇,人人得而诛之”,众人却听得清楚。

    虽不知他为何那般说,却隐隐有些猜测。唯一明白叶锋那句话什么意思的白世镜,冷汗连连。

    康敏好歹也是丐帮副帮主的未亡人,叶锋纵然有确凿证据,也轮不到他出手,更别提话也不说,突下杀手了。跟丐帮这量子算是结下了。

    萧峰冲诸人拱了拱手,随即离开。当务之急,是确认自己究竟是契丹人还是汉人,按照叶锋所言,便是寻找那位名叫阿朱的姑娘。

    没将事情全盘托出,自然是为了成全萧峰跟阿朱,若非如此,这剧情就崩得没边儿,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系统纵然想修正,也修正不了。

    至于斩杀康敏,不过是未雨绸缪,避免阿朱惨死在萧峰手下。而诛杀全冠清,倒是一时兴起,为了心里更痛快。没办法,那货实在太恶心了。

    闪出杏子林,叶锋便开始谋划下一步——珍珑棋局!

    更准确的说法是,破了珍珑棋局,然后将无崖子,最起码一甲子内功,夺为己有。

    因为修炼天书第一卷,自己得以不化内力,便可修炼北冥神功。不知是否因为这个,再夺他人内力,隐隐出了问题,原因是什么,现下还搞不懂。

    苏星河摆那珍珑棋局之地,位于河南擂鼓山。

    貌似已经摆了三十余年。可无崖子耗尽心血,钻研出的棋局,实在太过彪悍。这三十年来,居然无一人解开。

    叶锋前世便颇喜下棋。两世为人。修炼武功方才占据他身心。

    不久之后,他就能瞧见那名动天下的棋局。想想还有些小激动。闪出杏子林,随即拍马离开无锡,赶往河南擂鼓山。

    ……

    ……

    匆匆又是七日,叶锋虽急于前往擂鼓山。但他骑马搭船,面上却半分焦急没有。

    想想也是,鸠摩智、四大恶人、慕容氏四大家将,皆被自己斩于剑下。慕容复更被自己吓得不行。这些人全是前去擂鼓山,破解珍珑棋局的重要配角。

    没了段延庆,虚竹就没那般好运气,他就决无截胡的可能话说。这虚竹木讷、老实,直到天龙尾声,也仍盼回到少林,什么逍遥派掌门、天鹫宫主人。他通通不愿做。

    既然如此……且让他做一枚安静的丑和尚吧。

    前往擂鼓山这段时间,叶锋对白虹掌力的理解,更深一层。掌法既出,未必能曲直如意,但虚空转换一次方向,却是轻而易举。

    除此之外,商阳剑、中冲剑、少冲剑、少泽剑,这四路六脉神剑,也已修炼完全。

    修习这六脉神剑,前提条件便是空前绝后的内力,这也是大理段氏,除了一个段誉,旁人顶多只能学习一脉的根本原因。其次便是个人天赋了。

    叶锋什么也不缺,比之段誉,不知强了多少,短短几日,便掌握四路六脉神剑,倒是意料之中,学不会才是怪事。

    慕容博点评天下武功,最推崇少林的易筋经跟大理段氏的六脉神剑。而这六脉神剑,果真非同小可。

    实际上,不必试炼,简略一想就知。

    练成此功,真气自指尖激荡而出,化无形真气为利剑,使将出来,这他娘完全是激光武器啊。不论招式,只此一点,便是任何剑法所不及。

    这日中午,头顶艳阳高照,温度颇高,叶锋已经抵达擂鼓山,恰巧前方有一八角亭,四下无人,但亭中石桌上,却摆了一壶茶水,八个茶杯。

    除此之外,凉亭之中,还摆了一个水缸,缸里蓄满凉水。

    叶锋洒然一笑,纵身自银鬃骏马上下来,施施然进入亭中,拿起茶壶,在鼻尖嗅了嗅,呵,居然是上等的大红袍,不是一般的下等茶叶。

    茶水仍旧温热,显然是不久之前,方才遗留下来的。茶水无毒,且半分没倒,显然是那八人泡好茶,还未来得及喝,人已离去,要么是发生了什么紧急的大事,要么是被某位高手顷刻之间制住,带走了八人。

    当然,还有最后一个可能……仙人跳。

    叶锋纵横江湖以来,还从未遇过传说中的仙人跳,倘若今日能碰上,倒是破了自己的第一次。好吧,略恶心。

    念及此处,叶锋拿起茶壶,自顾自倒了一杯茶,随即喝下,然后安静等待。

    他失望了。

    什么事也没发生了。

    叶锋洒然一笑,看来这第一次得继续可耻得保留了,就要起身,正在此时,一个年轻的小和尚远远走来,他年纪约莫二十五岁,鼻子扁平,相貌极是丑陋。

    那年轻的丑和尚走近亭子,双手合十,冲叶锋恭恭敬敬道:“这位施主,小僧行道渴了,要在亭中歇歇,喝一碗水。”

    不消多说,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并且喝个水都如此迂腐,这相貌丑陋的小和尚,除了虚竹,还能是谁?

    叶锋轻笑一声,调笑道:“不行不行,这凉亭实在太小,小师傅你再进来,就太挤了。”

    虚竹一愣,道:“这位施主,不要说笑。亭中只有你一人,又怎会太挤?”

    叶锋摆手道:“这亭中虽只有我一人,但我思想无边无际,广袤无垠。原本刚刚好,你再进入亭子,那便挤得不能再挤,小和尚你慈悲为怀,还是别进来喝水的好。”

    虚竹又是一愣,仍冲叶锋恭敬道:“施主所言有理,那请施主给一碗水可好?”

    叶锋实在不忍心,笑了出来,道:“小和尚,你实在迂腐得可爱,不逗你玩儿了。大家都是赶路的,这凉亭又不是我建的,你要喝水,自己进来吧。”

    虚竹道谢一句,方才进入凉亭,双手捧起瓦碗,口中又念一句佛偈:“佛观一钵水,八万四千虫,若不持此咒,如食众生肉。”

    再念一句往生咒,方才舀了一碗凉水喝下。

    叶锋笑道:“佛祖说,一碗水里有八万四千条虫,所以你才念那咒语,但,小和尚,我有个问题……就算你念了咒语,喝水之后,那些小虫还能活么?”

    虚竹一愣,道:“这个……这个小僧倒是不知,师傅没有教过。”

    叶锋洒然一笑,随口念道:“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身心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像你这么迂腐,这么笨的小和尚,我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虚竹道:“施主所言甚是,小僧资质确是不佳,不提师傅师伯,就跟同门师兄弟相比,也愚笨不少。”

    叶锋定定看着虚竹,忽然笑道:“天下自认聪明之人,比比皆是。头脑简单,才最快乐……你就好好当一个愚笨、简单的小和尚吧。”

    他这话没头没脑,虚竹自然听不懂,只点头又给叶锋道谢。

    正说话间,虚竹忽然“啊”的叫道:“师叔祖,你老人家也来了。”几个跨步,已走上前去见礼。

    七八个僧人已经走进亭子,当先两人年纪颇老,当先一人双手合十,道:“老衲玄难。”又指着另一个老僧道,“这位是我师弟玄痛,还未请教?”

    他见叶锋相貌不凡,气度儒雅,出于礼节,自然要询问一番。

    叶锋心道:我不仅知道你叫玄难,我更知道你是嵩山少林寺达摩院首座,此下少林,正是寻姑苏慕容氏晦气咧。面上淡淡一笑道:“在下叶锋。”

    玄难脸色一变,失声道:“尊驾便是这段时间,轰动江南武林的叶锋,叶仙魔?!”

    他身后玄痛等人,也俱是一震。虚竹更惊诧得瞪着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叶锋。

    这时代不比后世,信息之堵塞,令人发指。也许你的名号响天动地,但旁人却从未见过。

    “北乔峰,南慕容”,两人成名十余年,却从未见过彼此。实际上,单单“北乔峰,南慕容”这六个字传遍大江南北,也耗费足足三年,再之后才是轰传天下。

    叶锋所做几件事,的确轰动,但也只在长江以南。长江以北,名声尚不太显。

    玄难、玄痛几人,原本不会知道,更不会如此震惊,但好巧不巧,他几人为完成方丈交代下的任务,前前后后三次远赴苏州。而这段时间,正是叶锋声名鹊起之时。

    叶锋笑道:“正是。轰动二字,却不敢当。”

    哗然一片。

    敢如此承认,语气之中,更隐有傲然之意,他叶仙魔的身份,多半是不会错的。

    玄难神色莫名地看着叶锋,又道:“老衲心有一问,还望叶施主诚实相告。”

    “但说无妨。”

    玄难道:“世人皆知,姑苏慕容氏斗转星移的绝学,有那‘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神效。近日江湖上却盛传,尊驾或也学了斗转星移,或未学斗转星移,却会其他神功,施展开来,比之斗转星移,更精妙万千。不知此事是否当真?”

    唰!

    所有僧人目光尽皆聚焦在叶锋身上,密切关注他的回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