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241章 善意的谎言(下)(五千字,快订阅啊)

正文 第241章 善意的谎言(下)(五千字,快订阅啊)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天山童姥又是哭,又是笑,好一会儿,方才停下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叶锋长叹一口气,良久无言。

    天山童姥殷切看着叶锋,急道:“还有什么?他还有什么让你交给我?”眼中满满全是期待。

    叶锋心底原本还存了以此要挟,嗯,不对,应当是交换的条件。

    可看着天山童姥的模样,转念一想,随即将这个念头抛开,自怀中拿出一块丝质极佳、却已破败微黄的手帕,微微一笑道:“这方手帕……”

    天山童姥一双眼睛登时被点亮,一把夺了过去,叫道:“这是龙凤双帕!当年我送给你师傅的,想不到他居然还留着,你瞧,这手帕上面是不是绣了一条金龙,那代表的就是他,还有一个绣着金凤凰,代表的是我……”

    她就像一个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不仅开心,而且极其骄傲,更想与所有人分享自己的快乐。

    定眼再瞧,那方小小的手帕上,果真绣了一条金色的长龙,惟妙惟肖,栩栩如生,龙眼一瞪,似真要从手帕中飞出来,遨游天际一般。

    叶锋翻了个白眼,纠正道:“我跟无崖子平辈相交,我并不是他徒弟,所以请不要称他为我师傅……”

    天山童姥笑道:“知道了知道了……师侄,那凤手帕呢?”

    叶锋嘴角抽了抽。

    算了,看你一大把年纪,就不跟你一般计较,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口中道:“师傅……啊不,我去,差点儿被你带进去了,他说那凤手帕。自己要带到棺材里去。”

    天山童姥“哇”的一下,失声痛哭起来,将金龙手帕抱在怀里,喃喃道:“我知道、我知道……你这小贼。即便到死。总归还是想着念着我的……”

    叶锋嘴角轻轻弯起,笑了笑。

    这龙凤手帕。不过是他跟无崖子闲聊,他本身挺八卦,再拿出不到黄河心不死的精神,加之无崖子一颗心全放在武学上。挨不住便大略说了一下。

    至于什么“自己要带到棺材里去”,乃至于这金龙手帕,都是叶锋一手导演,无崖子完全不知情。

    从目前的效果来看,这灵机一动的一手,算是走对了。

    待天山童姥哭了一场,叶锋才轻叹一口气。缓缓拿出一封信,递给天山童姥,道:“这是无崖子老先生写给你的信,他究竟是不是大限已至。你一看便知。”

    天山童姥颤颤巍巍从叶锋手中接过信件。

    信件之上,火漆完好,显然是从未被拆开过。

    当然,信件虽然未被拆开,但信中内容,叶锋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原因无他,这信件,虽是无崖子执笔,但内容的版权,却是叶锋所有。

    几十余年过去,无崖子心中爱恨早已看淡,唯独练武一项,越发喜爱。

    这倒也不难理解,他居于暗室三十余载,时光漫漫,总该找点儿喜好,消磨时间才是,否则他还不得疯掉。他将一身内功,心甘情愿送给叶锋,便是为了创造出一门前所未有的绝世神功。

    叶锋对症下药,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将天山童姥对他的情意,以及那一颗几十年都不曾改变的心意,再有便是自己要上缥缈峰,一一告知。

    无崖子也非绝情之人,知道了所有事,自己又即将死去,重重叹了一口气,便同意了叶锋的建议。

    叶锋原本只考虑到天山童姥,岂料一发不可收拾,这一弄居然勾起了无崖子对大半生的回忆,又给李秋水写了一封信,告诉叶锋,若是有缘,也顺便将这信交给李秋水。

    有缘?

    呵……岂止是有缘,天山童姥、李秋水这对冤家为了你斗了几十年,早已是蛇缠虎躯,至死方休。两人对彼此习性,再熟悉不过。

    这段时间正是天山童姥返老还童,武功尽失之际,李秋水既然知道,又怎会错过这大好良机?

    是了,不日之后,李秋水就该找天山童姥的麻烦了吧。

    乌老大阴差阳错,捉了天山童姥,并将其从灵鹫宫带下,李秋水方才有了可乘之机。

    若是天山童姥一直呆在灵鹫宫,纵然李秋水要寻她麻烦,也不是那么容易,灵鹫宫九天九部宫女,武功都不弱,也不是吃干饭的。

    叶锋更肯定一点:无论天山童姥身在何处,李秋水一定会找她报仇!

    天山童姥看完那封信,登时又嚎啕大哭起来,全然不顾自己以往的威严形象。

    哗擦,这给整的,一刻钟哭三次,都给整成琼瑶阿姨的苦情戏了。

    叶锋无语,嘴角抽搐,心道那信是自己说,无崖子写,遇到不妥之处,无崖子再稍微润色修改一下。

    内容也是平凡无奇,不过是一个老男人对以往淡淡的悔恨,外加淡淡的愧疚,再加淡淡的祝福,然后淡淡地赞美了一下叶锋的天赋,最后是淡淡说了一句,他已将掌门人之位传给叶锋,希望她看在自己的薄面上,不要为难。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就连任何强硬的要求,都不曾一提,怎么就搞成现在这样?

    女人心,海底针,果然猜不透。

    叶锋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其实不难理解,天山童姥苦恋无崖子多年,现下无崖子虽死,但总算得偿所愿。有了先前画像、手帕的铺垫,无需其他,纵然让天山童姥现下死去,心也安然了。

    天山童姥哭了好一阵,仍没停歇的意思。

    叶锋咳嗽两声,干笑道:“那个啥……这儿好多人,要不咱们回去再哭?”

    天山童姥噗嗤一下,居然破涕为笑,不由细细打量起叶锋,还一边打量,一边啧啧点头,脸虽对着叶锋。却是自言自语道:“不错、不错,你很像他、你很像他,怪不得……怪不得他肯将一身内功传授给你,还让你到灵鹫宫来找我……”

    咦!

    叶锋不寒而栗。浑身惊起一层白毛汗。脑中不由考虑:“要不……赶紧撤?否则贞洁不保啊。”

    天山童姥忽然道:“你跟姥姥回灵鹫宫,姥姥将一身所学。尽数传授于你……这已是他最后的心愿,无论如何,我都要帮他完成的,我决不会让他失望的。”

    哦耶!

    叶锋微微一笑。心里早已乐开花,恨不得一蹦三丈高。

    成功!

    天山童姥眼波忽然柔情似水,嗔笑道:“瞧你那点儿出息!你这小贼,不过是教你一些武功,瞧把你给开心的。你啊,只要将我放在心上,想学什么。师姐也遂了你的愿。别说这武功,纵然是天上的月亮,师姐也给你摘下来……”

    便是这刹那之间,她脸上居然散发出难掩的异样光彩。整个人焕发出无尽的青春活力。

    声音明明已经嘶哑,但此刻她却像一个十七八岁的怀春少女,心里所望,满满全是情郎,脑中所想,也全是如何让情郎开心。

    无论是心里眼里,都再也容不下旁人,显然是将叶锋看作了无崖子。

    逍遥子分别将北冥神功、小无相功、八荒**唯我独尊功,这三门超神级武学传给无崖子、李秋水、天山童姥三人,除此之外,更有其他杂七杂八的武学。

    无崖子痴迷武学,也许当年,也曾这般央求过天山童姥,天山童姥便一直记挂到现在。

    叶锋蓦地一呆,爱情啊爱情,摇了摇头,缓缓道:“姥姥,我们还是赶紧回灵鹫宫吧。”

    天山童姥情绪极是愉悦,笑道:“好,咱们这就回灵鹫宫去。”

    叶锋左手一点四周,道:“那他们怎么办?”

    啊!

    三十六洞、七十二岛诸人不由吓得连退三步。

    天山童姥还未开口,有的已经跪倒在地,口中连连喊道:“童姥饶命,童姥饶命!小的该死,小的有罪……小的再也不敢了!”

    也有人大叫一声:“娘希匹,天山童姥杀人不眨眼,她会听你的?!老子早就受够了!每年受她这般压迫,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跟她拼了!”

    此言一出,立即有人跟着附和道:“乌老大、桑土公都已经死了,咱们对天山童姥做了那么多恶事,她是决计不会放过我们的,大伙儿同心协力,乱刀砍死她,再齐上灵鹫宫,找到‘生死符’的解药!!”

    “杀了天山童姥,杀了天山童姥!!”

    轰然附和声响起,响彻森林。

    他们都已知道天山童姥现下武功全失,是以,斩杀天山童姥的兴奋掩盖了心头的恐惧,亦或者说……他们本身仍万般恐惧,只不过想用喧嚣之声掩盖罢了。

    “真吵……”叶锋摇了摇头,眉头轻轻皱起。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这个社会最大的不公正,便是上层社会对信息资源的掌握,亦或者换个说法,信息的不对等。用在这群跳梁小丑身上,也挺恰当不过。

    他们只想着斩杀天山童姥,却不知当世除了天山童姥,无人可解他们身上所中“生死符”。

    天山童姥双目骤然一眯,扫了四周,冷哼道:“就凭你们这群废物?!”

    只此一眼,一股不怒自威的气息,油然自天山童姥身上散出,经年累积的赫赫威势下,先前还叫嚣的众人,不由“啊”的惊叫一声,连退三步。

    好笑的是,先前叫的越欢的人,吓的越惨,更有人双腿颤抖,直接瘫软在地,努力站起,却又万万不能。

    ……

    ……

    正在此时,一须长三尺,面色惨白的道士忽地冲叶锋拱了拱手,道:“叶仙魔在上,在下凤九舞,南海仓木岛岛主,你已通神,想必已经知道大伙儿为何在此聚会。”

    叶锋笑了笑,点了点头,道:“脑子倒挺灵光,你想说什么?”

    凤九舞道:“我等在此聚会,实在是再难忍受‘生死符’的痛苦,你跟童姥关系不浅,大伙儿原本也对童姥万分尊敬,决不敢忤逆半分。所以在下斗胆,想请叶仙魔做个中间人。只要童姥解了大伙儿身上的‘生死符’,大伙儿从此以后,决无半分反叛之心,若有人图谋不轨。众人必定群起而攻之!”

    叶锋冷笑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凤九舞赶忙摇头。道:“不敢,在下绝对不敢。请求。这是大伙儿请求叶仙魔高抬贵手。”

    天山童姥至始至终,一言不发,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单单这份气度,已是常人不及……试问。若叶锋真被策反,她可就糟糕之极了。

    叶锋忽然记起自己曾在曼陀山庄琅嬛玉洞浏览过得武学秘籍,冷哼一声,忽然问道:“凤九舞,我问你,你脸色惨白,内力阴寒。练的是什么武功?”

    凤九舞蓦地一呆,声音发颤,支支吾吾道:“那个……那个,在下所练下等玩意儿。难入叶仙魔法眼,说了想必叶仙魔也未听说过。”

    叶锋冷笑道:“哼,下等玩意儿?!岂敢岂敢,我若练了一门神功,每隔七七四十九日,便需一十三位婴孩儿的纯阳鲜血,那还称得上是下等玩意儿?!”

    凤九舞脸色蓦地一白。

    现场也哗然一片,不知是谁忽地说道:“嗜血神爪!仓木岛凤岛主,你修炼的好武功,近年来,我南极岛每隔一段时间,必有婴儿失踪,你可得给我个解释?!”

    一时之间,众人皆极其厌恶地看着凤九舞,不由后退两步,跟他拉开距离。

    凤九舞脸色惨白,指着叶锋大叫道:“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嗜血神爪,那等伤天害理的武功,我凤九舞怎屑于练?!”

    叶锋冷笑一声:“哦,那我便来验证一下,你嗜血神爪不已大成么,那我就以爪功陪你玩玩儿。”说罢,不见叶锋有何动作,他人已如一片浮云,轻飘飘飞向凤九舞。

    这一手轻功,飘然若仙,就似踏云而来,速度不仅不快,而且很慢。

    叶锋似能控制速度,故意慢了下来。

    众人惊地瞪大眼睛,一个人练武,由慢至快,这是常理。再由快变慢,似叶锋这等随心所欲,控制自己空中速度,已然开一派之大宗师,怎能不令人称奇。

    而他之所以这般做,毫无疑问,正是要凤九舞看清他的出手,否则以叶锋适才秒杀卓不凡的速度,凤九舞哪还有还击之力?!

    但见虚空之中,叶锋右手五指成爪,冷喝一声道:“还不出爪?!你若能敌得过我这一爪,我非但不杀你,还可解了你身上所中‘生死符’!”

    凤九舞神色不定,但叶锋已然攻来,再不还击,那便再无生机,纵然被众人唾弃,但活着总比死了强,猛地一咬牙,厉喝道:“他妈的,老子跟你拼了!”

    嗖的一下,右手自下而上,奇诡一挽,五指也成爪,刹那之间,一只右手已完全变成殷红的血色。

    有人惊叫一声:“嗜血神爪!他果真练了嗜血神爪!!”

    凤九舞双眼充血,厉喝道:“你给我去死!!”

    双手齐出,左手攻向叶锋下盘,右手则直击叶锋咽喉,他存了破釜沉舟的勇气,不管不顾,上来便是凌厉的大杀招,丝毫防御也不讲,两败俱伤的打法。

    叶锋讥笑道:“我还道你嗜血神爪已经大成,谁知道你这么不成器,只练了一只右手,真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大喝一声,空中顿时残影连连,一道金红的庞大爪影,骤然压向凤九舞面门。

    正是“九阴神爪”!

    众人惊地瞪大眼睛,有人更轻轻吞了一口口水。

    叶锋已经带给他们太多的吃惊,这雷霆一爪,固然犀利、彪悍,但众人的惊奇,却并非来自于此。

    他们惊讶的是,凤九舞拿出两败俱伤的打法,原本以为叶锋会先防下第一招,岂料,他居然也是不管不顾,根本没理会凤九舞双手的攻击,九阴神爪直接抓向凤九舞的脑袋。

    虽然搞不明白叶锋为什么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但对众人来说,这很明显是一个好消息:只要叶锋受伤,天山童姥武功全失,取得最终胜利的,终究是他们!

    众人都在期待一场两败俱伤的局面,异变忽生!

    凤九舞双手距离叶锋一尺多距离,忽然顿住不动,再进一分也不得,只听凤九舞惊骇大喊一声:“怎么可能?!”

    叶锋右掌已经攻下,砰的一声,凤九舞脑袋直接爆开,血肉四溅!

    嗤!

    一阵劲风刮过,叶锋又已复归原位。

    众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谁也想不明白,凤九舞明明能致叶锋于死地,怎到最后,忽然收手不前,反被叶锋一招秒杀。

    唯独天山童姥,眼中满是惊奇,开心笑道:“好武功,你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啦,跟我师父相比,虽还有一段距离,但你还如此年轻,再过十年,超越我师也不在话下!”

    天山童姥的师傅,自然便是逍遥派一代宗师,身兼北冥神功、小无相功、八荒**唯我独尊功的逍遥子。

    叶锋冲天山童姥笑了一下,转过头去,又冷冷问道:“海南岛五指山赤焰洞洞主端木元是谁?”

    “老朽正是,不知叶仙魔有何指教?”一个苍老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

    叶锋循声望去,只见西首岩石上盘膝坐着一个大头老者,一颗大脑袋光秃秃地,半根头发也无,脸上巽血,远远望去,便如一个大血球一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