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244章 情之一字,谁人能懂?

正文 第244章 情之一字,谁人能懂?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叶锋摇了摇头,其实他很想说,若无崖子是真心爱你,又岂会因为你变成这样,便移情别恋?并且还移情别恋到你大仇人身上?

    说到底,无崖子除了学究天人,感情一项上,也是俗人一个。

    当然,这话实在太刺激,对女人来说,也实在太残忍,他是说不出口的。

    几乎是同时,李秋水也冷哼一声:“你知道什——”

    话语戛然而止,她蓦地瞪大眼睛,指着叶锋的大拇指,道:“那七宝指环……七宝指环,你究竟是从何处得到的?!”

    天山童姥冷冷道:“从何处所得?那自然是他传给他的,从此以后,叶锋便是我逍遥派的掌门。李秋水,见了逍遥派新任掌门,还不跪下行礼?!”

    李秋水道:“哼,掌门人是他自封的,还是你说的?我问你话……你那七宝指环,究竟是何处所得?!”说到最后,声音骤然提高几分。

    叶锋轻叹一口气,缓缓道:“这七宝指环,的确是无崖子老先生传给我的。”

    李秋水蓦地激动,道:“他……他现今过得还好不好?”

    天山童姥骤然大怒,厉喝道:“他被你跟丁春秋那个贱人联手打下悬崖,能好的了么?”

    李秋水脸色唰的一下,登时变得惨白无比,顷刻之间,脸上满是苦痛之色,却又稍感惊讶道:“你……此事,你是从何得知的?”

    天山童姥虽猜测无崖子、李秋水曾在一起,却不是很肯定。连这事都不知晓,更别提李秋水、丁春秋联手将无崖子打下山崖了。

    此事,自然是天山童姥询问无崖子情况,叶锋随口提了下,就算他没说,那信中也模模糊糊透露了一些,以天山童姥的聪明,不难推测出真相。

    当年,李秋水、丁春秋搅在一起,无崖子原本不知,正是天山童姥通风报信,无崖子方才知道的。

    听得李秋水质问,天山童姥怒不可遏道:“峰儿,给姥姥杀了这贱人,好给你师傅报仇!”

    叶锋摇了摇头,轻叹一口气,还未开口说话,突然之间,嗤的一下,一阵劲风,已迎面呼啸而来,与此同时,一道白色身影,鬼魅一般,闪了过来。

    凌波微步!

    天龙原著虽未描述,但那琅嬛福地的秘籍原本就是李秋水所留,她内功比之段誉,不知强了多少,学会这凌波微步也没什么惊奇,就是不知她是否也练了北冥神功。

    叶锋脸色微变,右手本能一摆,立时消了这一手攻击。岂料,这一招攻击还未落下,第二招攻击紧随而上。

    但见李秋水白色衣袖轻轻一挥,速度迅捷如电,叶锋还未来得及反应,身体已被扫中。

    这一招,正是李秋水另一手绝学“寒袖拂穴”,顾名思义,衣袖轻拂,对手双膝腿弯登时一麻,全身气血逆行,立时翻倒于地。

    天龙原著,虚竹上来便中了此招,卧地不起。

    这“寒袖拂穴”也着实了得,叶锋顿时感觉气血上涌,好不难受,但李秋水衣袖刚扫过叶锋身体,九阳护体神功、北冥神功自然而然应运而起,仅仅只是一顿,便将这一招化得无影无踪。

    李秋水双目露出一丝惊奇,怎也料不到,自己明明击中他身体,何以毫无效果?似想起什么,眉头轻轻拧起。

    念如电转,前两招不中,李秋水第三招再次攻上,脚下将凌波微步施展开来,右手如蝴蝶穿花,直往叶锋身上攻去。

    叶锋怎么也料不到,李秋水会骤然攻击自己,若非自身实力过硬,早跟虚竹那小和尚一般,着了李秋水的道儿,同时也暗暗心惊,自己终究还是小看了逍遥三老。

    当下不作他想,见招拆招,跟李秋水对打起来。

    李秋水施展“凌波微步”,叶锋同样施展“凌波微步”。擂鼓山中,叶锋、丁春秋动手,已翩然若仙。现下再跟李秋水相斗,一个是翩翩美少年,另一个身段婀娜,肤白若雪,更是如诗如画,唯美之极。

    若是再有旁人在场,非得惊得彻底呆住,直呼仙人下凡。

    两人动作极其灵动、飘逸,一招攻出,往往只到一半,便徒然又换另一招,甚至于一招只出四分之一,便立即换招。攻击者凶猛无比,防御者同样密不透风。

    转瞬之间,两人已斗了三十多招,便如百花丛中,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不似打斗,更似嬉闹,更似跳舞。

    两人相斗之时,天山童姥眉头紧皱,气得不行,不住大叫道:“谁让你留后手的,杀了那个贱人,一掌毙了她!”

    叶锋只微微一笑,并不理会。

    李秋水却如遭重击,叶锋武功明明高于自己,他每一招虽狠辣无比,却往往到最后一刻,徒然收手,改攻为守,毫无伤害自己的意思,这场景……似曾相似。

    是了,无量山!

    这情形正如无量山中,自己跟师哥练剑,他也是这般,武功明明高于自己,却从不愿赢自己,更不必说伤了自己,有时为了逗自己开心,还故意输给自己。

    李秋水定眼再瞧叶锋,只觉他眼角眉梢,风流倜傥,无一不是无崖子当年模样。

    刹那之间,泪水便夺眶而出,忽地收住手,向前倾倒,扑在叶锋怀里,双手抚摸叶锋的脸颊,低声道:“师哥,你这些年过得好不好?这些年,你心里开心么?你还在怪我么?当年在无量洞中,你整天瞧着自己雕刻的玉像,我喝那玉像的醋,跟你闹翻了,出去找了许多俊秀的少年郎君,在你面前**,其实那是故意气你的,你不知道,那些美少年,后来一个个全给我杀了,沉在湖底。我恨你,那玉像明明是照着我的模样雕成,而我也明明就在你身边,可你为什么不理我,只痴痴看着玉像?”

    叶锋默然无语,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李秋水双目噙着眼泪,又略带哽咽道:“师哥,你恨我跟丁春秋有私情,是不是?其实我又不是真的喜欢丁春秋,半点也没喜欢他。当时你要致我死命,我若不还手,性命就不保啦。我迫不得已,才跟丁春秋联手,合力将你打下悬崖。但当时我也没下绝情毒手呀,你虽命在垂危,可我还是拉了丁春秋的手便走,没要你的性命啊……”

    “师哥你还不知道,后来我便将他赶走啦,我在无量洞玉像中,留下遗书,但凡入我门者,务必将逍遥派弟子赶尽杀绝,一个不留,便是要连丁春秋和他的徒子徒孙全部杀光,你知道么?从始至终,我心中只有一个你,无论我是否嫁人,我心中那个人,从始至终,都只是你啊师哥……”

    叶锋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一趟天山之旅,可真是有够肝肠寸断的,想来,这无崖子还真是福气不浅,漫漫几十余载,仍有两个女人对他痴心不改,就是结局不那么好罢了。

    情之一字,谁人能懂?

    正在此时,天山童姥忽地冷笑一声:“贱人,你可看清楚他了,他是峰儿,可不是被你害死的无崖子!”猛地自马上跳下,一把将李秋水拉开。

    李秋水似还未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怔怔看着叶锋,丝毫不理会天山童姥的揶揄、嘲讽,平静道:“你的确不是他,我方才试探过了,他……他已经将七十余载内力全都给你了,那你算是他徒弟了。”

    呃。

    好吧,徒弟便徒弟吧,彼此交流了下练武的心得体会,彼此都算对方半个师傅,自己这徒弟倒也说得过去。

    叶锋不愿纠结于此,点头承认。rs

    s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