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245章 缘之一字,同样无解

正文 第245章 缘之一字,同样无解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李秋水重新拉住叶锋的胳膊,道:“你师父收你为徒之时,提到过我没有?他想到我没有?他这些年过得好不好?心里开心么?”

    叶锋还未回答,天山童姥又已抢先道:“那还有什么好不好的,他被你跟丁春秋联手打下山崖,虽然给他徒弟苏星河救了起来,没有死去,却也成了残废,跟死了没什么不同。为了躲避丁春秋的追杀,这三十年来,他终日躲藏在暗室之中,不见阳光,你这贱人说,他能过得好么?!”

    “这三十年来,他摆下那珍珑棋局,就是为了寻找衣钵传人,好传了自己一生武功,杀了你跟丁春秋,贱人,贱人!明明是你水性杨花,却反过来杀他,你做了那等好事,怎还有脸活在世上?!他要杀你,你给她杀就是了,却为何要反抗?贱人,贱人!”

    天山童姥原本只想刺激李秋水,可说到最后,越说心中越怒,越说越难抑制。

    这突然迸发的怒气,叶锋为之侧目,略蛮不讲理啊。

    李秋水原本也是心智聪慧之辈,本能轻易察觉天山童姥话语间的漏洞,但现下她心神激荡,哪还分辨地那么清楚,刹那之间,脸色变得惨白异常,定定瞧着叶锋,颤声道:“他……他收你为徒,当真是为了杀我跟丁春秋?”

    叶锋轻叹一口气,摇了摇头。

    李秋水整个人蓦地焕发出璀璨的光彩,不住问道:“贤侄,你没有骗师叔?你不是哄师叔开心吧?”

    她所担心的,自然不是叶锋武功高强,叶锋若要杀她,虽然困难,却一定可以。到了此刻,她唯一关注的,也只是无崖子是否真要杀她。

    叶锋摇头道:“没有。”

    李秋水又追问道:“你师父有没有向你提起我?他是怎么跟你说的?”

    天山童姥冷冷道:“提你这丑八怪,外兼生性放浪、水性杨花的女人作甚?哼,要说,也是告诉峰儿,你是如何生性放浪,又是如何水性杨花的!”

    李秋水怒道:“你这小矮子,少给我插嘴!”袖子一摆,但听嗖的一声,寒光一闪,一道白光射向天山童姥的咽喉。

    天山童姥现下武功全失,肯定是躲避不及的。

    叶锋轻叹一声:“师叔、师伯,师父他已经仙逝,你们就不要再斗了,否则他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心。”与此同时,他右手如电般出击。

    嗤!

    他右手掌心形成一个飓风似的、肉眼可见的漩涡,那银针顿时转了方向,被叶锋拿在手中。

    天山童姥叫道:“有毒!!”

    就连李秋水也是神色微变,要从怀中拿解药,叶锋伸手阻止,轻笑道:“师叔,不必麻烦。这毒对我没有用。我修炼过一门武功,练成之后,百毒不侵。最近又吞了莽牯朱蛤,体质已与常人大不相同。”

    天山童姥、李秋水两人皆不由动容,又上下打量叶锋一番。

    不理会二人异样目光,叶锋继续道:“师父摆下珍珑棋局,的确是为了寻找一位衣钵传人,不过他所憎恨之人,只有丁春秋一人。原本他打算将自己七十余载内力,注入自己传人身体。因为担心他内力够了,招式却不足,还特地画了师叔、师伯的相,打算让你二位传他武功。擂鼓山中,我破解珍珑棋局之时,已将丁春秋斩杀,原本已无散功必要,可他大限将至,即便不散功,不足一月,也会死去。所以到最后,他老先生仍将其一生功力相传。”

    轻叹一口气,叶锋继续道:“他说,当年之事,怨不得你,他心里早就不怪你啦……还说要真论起来,错之初始,倒在他身上。更希望你跟师伯握手言和,不要再斗。他得知你嫁入西夏,很是为你开心,希望你快快乐乐过完下半生,不要再为以前的事感到内疚。”

    啰啰嗦嗦说了这许多,除了寻找李秋水学艺,改成了找天山童姥、李秋水两人,余下皆是事实。

    李秋水浑身颤抖,泪珠簌簌落下,半张脸被白纱遮住,仍看得出她贝齿紧咬双唇。

    也许是后悔了,也许是悔恨了,也或许是心痛了,到底是什么,天晓得啊。

    叶锋自怀中拿出一封信。

    李秋水蓦地呆住,道:“这是……”

    叶锋笑道:“这是他写给你的信,你一看便知。我还在擂鼓山之时,他告诉我,若是有缘,便将这信交给你,若是无缘,那便算了。现在看来是前者了。”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曼陀山庄琅嬛玉洞的武功秘籍,我已经看过,所以武功一项上,师叔虽未教过,但‘白虹掌力’等武功秘籍,我已得到,就不必劳烦师叔再教。”

    “你跟师父所生女儿,就在苏州曼陀山庄,刚才也说过了,你们的外孙女都已是豆蔻年华。师叔你就别整天打打杀杀、斗来斗去的,若是有时间,回苏州去看看她们吧。”

    “咳咳……友情大赠送——师叔,你外孙女跟你年轻时候,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算不为别的,单纯缅怀一下自己逝去的青春,也是极好的。”

    叶锋笑了笑。

    情之一字,无人能勘破。缘之一字,同样无人能解。

    自己能做的,也就这么多,至于天山童姥、李秋水以后究竟如何,就听上天的安排吧。

    李秋水呆在原处,颤抖着接过信封。

    天山童姥怒道:“他还给这贱人写了信?!信里写了什么?!”

    叶锋拍了拍天山童姥的肩膀,道:“什么也没写,不过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这干醋就别吃了,我们还是赶紧上路,争取今晚就赶回灵鹫宫。”

    说着话,叶锋右手虚空一抬,并未触及天山童姥身体,她人已轻飘飘飞到马鞍之上。

    天山童姥大怒道:“臭小子,你居然敢如此对姥姥?”

    “安啦安啦……明明是一个七八岁的小萝莉,偏偏要说自己是什么姥姥,一点也不可爱。”

    “小鬼,你找死!!”

    “我劝你最好老实些,否则点了你的穴,让你动弹不得的说……”

    “臭小子,你敢?!”

    夕阳下,吵闹声中,一人坐在马上,一人牵着马缰,缓缓向西而去,地上的影子被拉得越来越长。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低低的呜咽声,钻心的痛。

    人生,从来就没有重来的机会,所以,就算是走错路,也要一条路走到黑。rs

    s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