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274章 情(下)(本卷终,四千字,勉强算是二合一,晚上还有一章加更!)

正文 第274章 情(下)(本卷终,四千字,勉强算是二合一,晚上还有一章加更!)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眼见一幕惨剧便要发生,忽听一道苍老声音响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一道极其柔和的真气,倏然而出,顿时便将金光包裹住,白色真气似成了直径三尺的小圆球。

    出手的正是扫地僧。

    嗤!

    金光激荡四窜,似欲极力挣脱圆球,扫地僧内力激发出的真气,原本无色无形,这一刻,却倏然化为白色,散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

    良久之后,又是噗的一声闷响,金光落在地上,众人这才瞧清,原来那暗器居然是一锭黄金,式样极为古怪,弯弯曲曲的,说不出名号,但却是流线型十足,极具美感。

    倒是有人脑洞大开,在心底啧啧叹道:“好阔绰,一出手便是普通人家一年的口粮……”

    群豪脸色为之一变,尽皆侧目,皆情不自禁望了一眼叶锋,均在心底想道:“这俩人肆无忌惮、嚣张霸道的性子,还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根本不必认,谁都知道两人什么关系了。”

    天山童姥森然看着扫地僧,冷哼一声,道:“果然了不起!身受如此重伤,居然还能挡下姥姥的暗器。纵然姥姥恢复到全盛状态,也不是你的对手。”

    恢复到全盛状态?那意思是……受伤了?

    念至于此,众人心头稍稍安心,但是这份安心只维持了三秒不到。

    下一刻!

    天山童姥忽地话锋一转,伸手依次点了点少林众僧,冷冷道:“但你实力如何超群又怎样?!今日我便踏平这少林寺!纵然今日不能如愿,以后也总有机会。纵然以后也不能如愿,但日后再见到任何和尚,嘿嘿……那便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

    空气似瞬间被人抽走,气氛极度压抑,令人窒息。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皆是不寒而栗。

    叶锋跟眼前这人,两人俱是一言不合,便要大开杀戒。

    除此之外,性情之暴戾,更是如出一辙,甚至于有过之而无不及。叶锋武功虽高,但毕竟只有一个人。但面前这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势力之大,堪称恐怖。

    两者谁的破坏力更大,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了。

    什么?她只说要杀少林寺的和尚?

    别开玩笑了,谁都不是吃素的,个个都是混了十几年的老江湖。谁还不知她潜在的意思?她口中虽未明说要杀其他人,然……连少林她都敢惹,这些杂兵又算什么?

    不说,只是因为人家完全没放在眼里罢了。

    这便是不寒而栗地思考过后,群雄得出的最终结论。

    再正确不过!

    扫地僧摇了摇头,道:“阿弥陀佛,‘八荒**唯我独尊功’原名本叫‘纯阳至尊功’。原本极为不适合女子修炼,但这位女施主居然能将至阳功倒转,修炼为至阴,当真是天纵奇才,心志坚定,更非常人可比,佩服!”

    天山童姥心下同样一惊,面上却哼了一声。道:“没想到你这和尚眼光也如此了得。”

    扫地僧摇了摇头,道:“老僧本是藏经阁打杂的仆人,如何敢当?世俗之事,纷乱繁杂,原本就不是老僧能管得了的,只是叶居士命格实在太过奇特,老僧才有心留下他。现下看来。倒是老僧执念了。如此,老僧给女施主陪个不是,盼你不要迁怒本寺僧人,天下的僧人也是无辜。希望女施主高抬贵手。”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

    不答话已算应允下来。

    扫地僧双手合十,道:“如此,老僧便多谢了。”说着话,轻轻叹了一声,又向玄寂等人施了个礼,道:“诸位大师,请了。”

    玄寂等人应了一声:“师父有礼。”

    扫地僧咳嗽两声,带出一些血丝,随即调转身子,缓缓往藏经阁方向走去。

    阳光下,身影单薄、落寞许多,众人心头不禁泛起一丝凄凉之感。

    ……

    ……

    待扫地僧身影消失,又出现离奇、荒诞的一幕。

    只见玄寂、玄悲、玄难等人缓缓走向前,霍地躬身,仿佛晚辈遇到长辈一般,竟然恭恭敬敬敬了一个礼,而天山童姥只眼角抬了抬,也不还礼。

    更惊奇的是,玄寂、玄悲、玄难等人脸上也毫无不悦之色。

    又听玄寂恭敬道:“不知前辈到来,小僧未能出门迎接,还盼前辈勿要怪罪。”

    嗔目结舌。

    群雄白日撞见鬼一般,有的更是摇头、掏耳,想要确定眼前这一切,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幻,只怀疑是自己眼睛出现幻觉,耳朵出现了幻听。

    什……什么?前辈?还小僧?

    少林寺现今辈分最高的“玄”字辈高僧,居然还在别人面前自称小僧?玄寂如今身为少林寺掌门,地位之尊,自然不会开什么玩笑。

    既然是真,再顺着这个思路,继续推理,玄寂等人年已七十余岁,眼前这个七八岁的女童,岂非已然过百,纵然没有,总也有九十来岁。

    这他娘是在讲神话呢!!

    天山童姥眼睛一眯,问道:“你是灵门的弟子?”

    玄寂答道:“正是。”

    天山童姥脸上露出一个恍然的神情,道:“我与你师父平辈相交,你知道我,也就不足为奇了。少林寺辈分是‘灵、玄、慧、虚’,你叫什么?”

    玄寂道:“小僧叫玄寂。师父当年曾向小僧以及寥寥几位师兄弟提及过前辈,更命令我们,若无缘再见前辈,绝对不可向任何人提起。前辈风采,令人向往。”

    哗然,耸动,惊若天人的骇然!

    竟然……竟然真是这样?!

    玄寂师父灵门便是少林寺前任掌门,十余年前已经圆寂,逝世时已有八十来岁,而天山童姥跟灵门平辈相交,也就是说先前推理全都正确,眼前这七八岁的女童,居然当真有一百来岁?!

    能活到一百岁,已经是骇然听闻,更别提她武功非凡、还以如此水灵的女童形象现身了!

    这他娘就是神话啊。

    天山童姥嗤笑道:“什么前辈风采。不过是会杀人罢了。灵门怕就是为了预防今天这种事发生,才将我的事告诉给你们的,哼,大和尚好不老实。”

    玄寂等人苦涩一笑,也不答话。

    天山童姥哼了一声,继续道:“也罢,我总算跟灵门有些交情。今日便不为难你们这些小辈了。”

    感受到天山童姥带来的强大压力,此话一出,玄寂等人面上虽仍无变化,心底却皆放松地吐了一口气,事情总算是完美解决了。

    岂料,天山童姥忽地话锋一转。冷冷扫了群雄一眼,道:“但是你们这些兔崽子,一个都别想走!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在我逍遥派头上撒野了?!”

    谁都不是软柿子,更何况还是众人当前,群雄顿时激愤不已,嚷嚷道:“呸!你说不走就不走?!老子偏要走给你看!”

    “奶奶的。打你不过有什么?那是老子武功不济,又没什么好丢人的!要杀就杀,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怕个鸟!”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嗤笑道:“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哼,你们以为想死就能死得成?!”

    此话一出,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那些人。皆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头皮一阵发麻,他们太知道这种恐怖滋味了。

    群雄似受气氛感染,身体也跟着抖了一下。

    此处乃少林寺,少林便是东道主,纵然天山童姥名言不会再为难,但这东道主又如何能置身事外?

    玄寂赶忙道:“小僧有礼。前辈有所不知,先前大伙儿已跟叶施主定下约定,此事就此……”

    天山童姥冷喝一声,怒道:“那这群畜生要杀峰儿。你这臭和尚怎么不阻止?!再说一句话,休怪我不讲旧情,就连你这少林寺也一并挑了!”

    玄寂为难地笑了一下,也不接话,但少林的态度已经很明显。

    少林底蕴深厚,自是夷然不惧。别说干的过,纵然干不过,少林身为武林泰山北斗的名声,也不容许他们后退。先前态度恭敬,说到底,还是天山童姥辈分太高的缘故。

    气氛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正在此时,叶锋的声音忽地响起:“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双眼紧闭,话语颇有些有气无力。

    嘘!

    虽不知叶锋跟天山童姥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但此话一出,不知怎的,所有人心下都是一松。

    天山童姥眉头轻轻皱起,这才发现叶锋一般,缓缓走向萧峰,一言不发,直接从萧峰怀中接过叶锋。

    萧峰原本还有犹豫,倒不是不信任天山童姥,只是看她不过是七八岁的女童,太过娇小,总有些不大忍心,可碰到天山童姥森寒目光,笑了笑,随即放手。

    目光森寒,却一点也不寒冷,而是充满关心。

    眼前之景,顿时变得十分荒诞:一个七八岁的女童抱着一个高挑的成年人……却无人敢笑。

    梅兰竹菊四女嬉笑一声,赶了过去,想从天山童姥怀中接过叶锋,却被天山童姥凶狠瞪了一眼,四女俏皮地吐了吐舌头,退到了一边。

    感受到体温、气味、力度的改变,叶锋有气无力道:“不要这样。”

    天山童姥冷冷道:“不要哪样?”

    叶锋咳嗽一声,嘴角渗出一丝浅浅的血迹,道:“你别抱着我,我不习惯,还是……”

    不等叶锋说完,天山童姥“哦”了一声,就要松手。

    叶锋就卧槽了,赶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天山童姥道:“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

    叶锋道:“你把我交给梅兰竹菊,或是随便哪个人,总而言之……”

    仍是先前那般,话还未说完,天山童姥冷冷道:“人都快死了,还敢提这么多要求?!”冰冷的语气之中,居然多了一丝怒意。

    莫名其妙。

    咳咳!

    叶锋无语,当即不再多说,岔开话题道:“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我累了,想好好睡一觉。”

    天山童姥哼了一声,不满道:“这些畜生刚才可是要杀你,你什么时候这么心慈手软了?”

    叶锋叹一口气,道:“拜托,想杀我的人海了去了,至今也没见哪个成功过。不是不跟他们一般计较,而是我不想计较,以后想起来了再说吧。”

    群雄胆寒。

    若是必死无疑,那就算了,谁都能悍不畏死一把。但现下忽地有了希望,不少人心头不禁后悔不迭,他娘的,实在不该招惹这个恶魔。

    天山童姥哼了一声,一双眼睛冷电般扫了群雄一圈,冷冷吩咐道:“走!”

    双脚在地上一瞪,身形一闪,燕子一般,迅捷飘上了银鬃骏马,双腿轻轻一夹马鞍,骏马缓缓往山下走去。

    直到此刻,群雄终于彻底放下心来,劫后重生一般,相视望了一眼,颇有惺惺相惜之感。

    至于萧远山、萧峰一行,自是无人再敢阻拦。阮星竹拉着阿朱的右手,眼泪吧嗒吧嗒流了下来。

    萧远山、萧峰再无其他言语,转身下山,阿朱自是紧紧跟随。

    段正淳冲玄寂拱了拱手,说了一句“告辞”,玄寂轻叹一声,还了一礼,大理等人也随即下山而去。

    再之后是苏星河等人,这些人全都散去,相邀前来的群雄也没理由留下,心中愁绪万千,好好一场英雄大会,过程跌宕离奇,一波三折,最后却是不欢而散。

    ……

    ……

    时光仿佛倒转,上次是叶锋牵着马,天山童姥反抗不得。这次却成了天山童姥……她是不会牵马的,而是抱着叶锋,正应了那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风水轮流转啊。

    叶锋道:“姥姥你先放我下来,这样很不舒服?”

    天山童姥冷笑道:“你现在手无还击之力,还想拥有话语权?记性不会这么差,才一个多月,就忘记自己说过的话了吧。”

    呃。

    叶锋无语,苦笑一下,岔开话题,道:“姥姥你怎么会来?”

    天山童姥哼了一声,道:“我做什么事,还需要跟你汇报?!你离开灵鹫宫前,我是怎么告诉你,做人,不要太嚣张跋扈,别以为自己武功高,就能为所欲为……”

    呃,你还真从没这么说过……

    心底吐槽了一句,叶锋不再开口,这趟位面之旅,终于圆满了,沉沉睡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