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343章 当世剑客,孰为第一?[一]

正文 第343章 当世剑客,孰为第一?[一]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叶锋施展身法,迅捷如风的掠向虎跳峡。

    阳光普照大地,轻风吹拂面颊,甚是惬意、和煦,虎跳峡的盛况,叶锋早有心理准备,但没到现场,他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群众那颗八卦之心。

    掠身来至现场,不禁为之侧目。

    好家伙,里三层、外三层,再加点儿大白菜,来两片巨型面团,再来个超级赛亚人,轻轻那么一挤,一个巨型的人肉三明治,烹调而成。

    那叫一个咯嘣脆!

    玩笑归玩笑,叶锋凝目远视,虎跳峡前的凉亭,正端坐着一个六十余岁的老人,右手侧放着三个剑匣。

    只见他一身白衣,精气内敛,浑身上下瞧不出一丝杀气,不,别说是杀气,就算是寻常武人的戾气也没有,那模样,就似平平常常,根本不懂武功的老者。

    薛衣人!

    这人自然就是天下第一剑客薛衣人!!

    眼前这一幕似曾相似,恩,是了,貌似小李飞刀位面,自己与上官金虹决战于洞庭湖畔,也是这番场景。

    所不同者,金钱帮权势通天,自己只一现身,所有人已将自己认了出来。而眼下,百分之九十九的武人,都是只闻其名,不识其人。

    因为楚留香、胡铁花的阻隔,再加上叶锋搞定那批刺客组织,原本就迟到,现在迟到的时间更狠了。

    大热的天,现场如沸腾的水,议论纷纷。

    “妈了个巴子,不是说好了正午。现在都过去了半个时辰。那叶锋怎么还没到?他妈的。这是逗人玩儿是不?”一个满脸刀疤的男子,吐了一口唾沫,狠狠呸了一声,凶狠咒骂道。

    “虎哥,小点儿声,别被人听到传到了叶锋的耳朵。他那人难道你没听过,嚣张跋扈……”刀疤男右侧,一个贼眉鼠眼的男子小心翼翼地扫了扫周遭。颤声道。

    那刀疤男恶狠狠道:“他妈的,被他听到又怎样?老子看,他就是后悔不敢来了,操!”

    话虽这么说,但他声音却还是低了下去,也跟贼眉鼠眼男一样,四下扫了几眼,然后他就察觉到一个小白脸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道:“请让一让。”

    刀疤男凶狠道:“操!你他妈又是谁啊,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

    那小白脸点了点头。笑着道:“哦,我就是你口中那个不战而逃的胆小鬼。”

    什么?!

    刀疤男蓦地瞪大眼睛。颤声道:“你……你就是叶锋!!啊啊啊——”

    咻的一声,刀疤男将近三百斤的身躯,就如断了线的风筝,直往身后飞去,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曲线。

    半空之中,众人恶寒地发现,那刀疤男左手插进了嘴巴,右手插入了……呃,后面。

    叶锋出手太快,鲜血都未来得及流下,而那声凄厉哀嚎,正是来自于此了。

    好重的口味!!

    众人看得头皮发麻,此事虽未发生在自己身上,却是唇亡齿寒一般,不寒而栗。不少人都在暗暗庆幸,好在自己刚才没有嘴贱。

    叶锋便以如此重口的一幕,宣告了自己的到来。

    轰然一声,此起彼伏的声音,犹如海浪一般,一浪接着一浪的打来,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正是:“叶锋……叶锋终于来了!!”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条人墙打造的羊肠小道。

    叶锋微微一笑,缓步前行,终于来到凉亭,不等薛衣人开口,已坐了下去,笑着道:“薛大侠,久仰久仰。叶某临时有事,来的晚了些,深表歉意。”

    薛衣人古井不波,缓缓睁开双眼,道:“不必。叶公子不挑别人,能挑上老朽,已是老朽的莫大的荣耀。”话语平淡,竟是听不出半分仇意。

    唰!

    嘈杂声戛然而止,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叶锋、薛衣人身上。

    叶锋轻笑一声,道:“晚来就是晚来,此处无酒,那在下便以茶代酒,自罚一杯。不过在此之前,茶水微凉,需得温上一温……”

    说着话,他左手双手虚空成爪,施展内功,一道柔和的真气,月光一般,倾泻而出。

    噗的一声闷响,那茶壶已经飞了起来,悬在半空,其周遭仿佛笼罩了一层淡淡的金光,只是片刻,水蒸气已浮升而起。

    “啊,好……好深厚的内功!”

    现场绝大多数人,哗然变色,不禁瞪大双眼,口中惊叹连连。

    薛衣人深色不为所动,似是完全没有瞧见。

    叶锋笑了笑,道:“抱歉,在下素来只擅长杀人放火,温酒煮茶却是外行,貌似这茶水温地有些过火,太热了些,那就给它降降温度……”

    右手运功,石桌之上,八个青色的茶杯,同时腾空飞起,围着茶壶不停旋转,发出嗡嗡声响。不仅如此,每两个青瓷茶杯的距离、角度,都是一模一样,别无二致。

    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壶盖翻飞,轻飘飘落在石桌之上,茶水自茶壶飞射而出,嗖嗖声中,准确无误地射入一个茶杯之中,茶杯旋转,那股茶水再度飞起,宛如一道水箭,又射入临近一个茶杯。

    如此循环传递,最终却又重新射回茶壶。

    现场哗然一片,这一刻,就连惊叹声,也没有了。

    只因他们完全被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震撼到没边,以至于脑袋嗡嗡作响,空白一片,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那就更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红线之内,左首凉亭中,楚留香、胡铁花早已回来,自是免不得接受几个姑娘语言上的轰炸洗礼,此刻瞧见这一幕,也不禁看得呆住。

    胡铁花更是骇然变色。脱口而出道:“阴阳互济。生生不息!!”

    楚留香苦涩一笑。摇了摇头,叹道:“我原本以为,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总算能将他的武功估摸出来,现在却发现这想法真是大错特错。他还隐藏了多少奇门怪招,暂且不说,单单眼前对内功的把握,就是常人所不及了……”

    左轻侯也跟着道:“不错。他小小年纪,居然能将内功掌握到此等娴熟境界,这可真是出人意料,不可思议……教人想象不出。”

    说着话,他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

    中原一点红冷冷道:“的确不错,但是跟薛大侠相比,却又如何?”

    左轻侯笑了起来,只听他缓缓道:“据我所知,二十年前,薛衣人已将内功修炼到这种程度。虽然从年龄上看。叶锋天赋之高,定然是超过薛衣人的。但是很可惜……”

    他又轻轻笑了起来。

    但是很可惜。叶锋再没有二十年,步入更高的境界了。

    中原一点红心中惊骇,他总以为薛笑人剑法之高,已超过薛衣人。

    因为前者的剑法纯粹是用来杀人的,杀人的剑法,往往比较实用;而薛衣人的剑法,却是用来成名的,成名的剑法往往比较华丽。

    但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自己是大错特错,而且错得离谱。

    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说的大抵就是眼前这一幕。

    然后……中原一点红嘴角就轻轻弯了起来,那种估算,偏差的越是离谱,他就越高兴。

    薛衣人温和的双眼,也被点亮,道:“不错,‘风过血无痕,玉面颜如玉’,你果真有资格死在我的剑下!恐怕还将是最有资格的那人。”

    叶锋右手虚空一抓,茶水进入口中,笑道:“雕虫小技,倒让薛大侠见笑了。”

    薛衣人摇了摇头,道:“如果这也算雕虫小技,那当今之世,能使这般雕虫小技的,恐怕连十个手指之数也凑不齐了。”

    叶锋不置可否地一笑,挥手道:“请!”

    哪料,薛衣人却是猛然挥了挥手,道:“不急。武艺一项上,你已有死在我剑下的资格,但眼界阅历一项,你却还未证明自己。”

    叶锋哑然失笑道:“哦,原来被薛大侠所杀,还有这么高的要求,在下倒要好好请教请教了。”

    薛衣人伸手一指,噗,最里侧一个剑匣腾空而起,被他拿住,道:“薛某仗剑行走天下,生平从未惧怕任何人,‘剑客’二字,不需别人评说,也是当之无愧。”

    叶锋道:“自然。”

    薛衣人道:“你剑法卓绝,我早有耳闻,想必也是好剑之人。此处有三柄剑,还要请你品鉴一番?”

    话语声落,他已打开铁匣,取出一柄式样古朴,通体黝黑,黝黑中却带着墨绿的长剑,这剑并无耀眼的光芒,可一旦出现,已散发出一股骇人寒气。

    汗颜,幸好这段剧情,记得十分清楚,不然按照薛衣人的说法,自己连死在他剑下的资格都没有了。

    叶锋缓缓道:“昔年周室之名主太康、少康父子,集天下名匠,铸八方之铜,十年而得一剑,这剑便是那八方铜剑!”

    薛衣人眸中闪过一道赞赏,又拿出第二柄剑,叶锋再度说出了剑的来历,薛衣人赞了一声“好眼力”,而后是第三柄剑,只见那剑乌鲨皮鞘,紫铜吞口。

    唰!

    利剑出鞘,一股森绿骇人的剑气,已如气弹轰炸一般,骤然将方圆三丈挤满。

    若是心理素质不过关的剑客,别说是比剑,单单是身处这骇人的剑气之下,已失去方寸,剑招什么的,恐怕全都给忘得一干二净。

    叶锋眼睛被点亮,脱口而出道:“好一把无名之剑,想必薛大侠当年就是凭借此剑纵横天下,干将莫邪是剑之声誉盖过人,但薛大侠却是人的名气远超于剑!”

    薛衣人眼中满是赞赏,大喝一声:“好一个如玉公子,亮出你的宝剑!”

    叶锋嘴角弯起,也无二话,直接默念一声指令,嗖的一下,斩龙凭空产生,出现在叶锋右手。

    呛啷!

    虎啸龙吟般的声响,骤然响起。整个山谷都已震动。斩龙已经出鞘!

    众人惊道:“他到底是怎么搞的?”“那剑到底从哪儿来的。他还会变戏法不成?!”议论纷纷,谁也不知叶锋手中长剑,究竟是从何处而来。

    宋甜儿、李红袖、黑珍珠等人也是咋舌连连道:“他这人当真是难以预测,身上教人惊奇的事儿,数不胜数,层出不穷。也不知他到底是从哪儿学的……”

    薛衣人缓缓站了起来,明媚的阳光下,他一身白衣刺眼夺目。

    叶锋也站了起来。笑道:“薛大侠,你这一身白衣,可占了大大的便宜……”

    薛衣人缓缓道:“这件衣服,还是我二十年前做的,我直到今天才穿上它,因为直到今天我才遇见一个该杀的人,值得我杀的人!”

    每杀一人,血溅于白衣,而后收藏,这是薛衣人的习惯。天下人都知道。

    叶锋嬉笑一收,正色起来。

    薛衣人大喝一声:“好剑!叶锋。纳命来!!”

    他原本温和如玉的双眸,骤然一眯,变得狭长无比。

    前一刻,他还是温和慈祥的老者,转瞬之间,却骤然化身杀神,成为了那个纵横江湖、不可一世的天下第一剑客!

    这两大彪悍一世的剑客,终于对上,大风席卷而起。

    ……

    ……

    薛衣人一声怒喝,长剑一抖,只随意挥出一剑,平平常常的一招,就如一道青泓,倾泻而出。

    不动则已,一动便猛如雷霆。

    好凌厉的剑气!!

    叶锋瞳仁蓦然一缩,进入此位面以来,心头第一次泛出异样之感。原著之中,薛衣人武功多高,他不知道,但至少有一点,他却可确认。

    此位面,薛衣人是他所遇高手中,武功最高的那人!

    无花、南宫灵、楚留香、中原一点红,乃至于薛笑人,根本不值一提。能稍稍入眼的石观音,招式之妙,却已冠绝天下,但她内功却匹配不上招式,原本十成的威力,只能发挥出七八成。

    当然,单单这七八成功力,已足以秒杀绝大多数武人,但对上真正的高手,却不够用。

    薛衣人与之相比,内功胜出许多,更难得的是,他一心求剑,精益求精,当得“剑神”二字。

    念如电转,叶锋双脚猛地在地上一蹬,身形忽然鬼魅一闪,再现身时,人已在两丈之外,而他手中斩龙仍格挡于身前……只因薛衣人这一剑,剑气充盈,攻击距离超过了两丈。

    轰隆!

    凉亭支撑木柱直接被这一剑斩断,这一剑直如抽刀断水,犀利异常,两根木柱断口原本应当平滑整齐异常,但薛衣人剑气所至,木柱粉碎。

    摧枯拉朽!

    只这一剑,现场已骇然耸动,无论什么,总还有个预热,有个循序渐进,谁能料到,薛衣人先前脸上还带着温和笑意,下一刻却骤然化身杀神。

    当然,最教众人骇然的,还是要数薛衣人这骇人一剑,谁也不曾料到,他剑法之高,居然高到这等地步,已隐隐摸到传说之境。

    但最震撼的,还是要数左轻侯。

    他跟薛衣人斗了三十余年,胜败未分,前前后后大战了三十七场,几乎每年都要打上一架,可时至今日,他还舒舒服服地活着,谁也奈何不得谁。

    这向来是他最引以为傲的三件事之一。

    但是,直到这一刻,他才发觉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只见他双目瞪地犹如牛眼一般,丝毫不顾及风范,骇然失声道:“操,这老匹夫,竟然一直都不曾全力以赴!!”而后却是长叹一声,挫败地摇了摇头,脸上满满全是苦涩的笑意。

    中原一点红更是瞪大双眼,只觉好一阵口干舌燥。

    战斗那边,叶锋也被薛衣人这一剑激出了血腥,大笑道:“好一个天下第一剑客,你来接我一剑!!”斩龙猛地一抖,双脚在地上一蹬,人剑合一,化为一道闪电,咻的一声,冲向了薛衣人。

    这一剑,不讲究半分招式,单纯以势压人,犹如猛虎出笼,蛟龙腾飞!

    众人看得眼花缭乱,惊叹连连。

    薛衣人张狂冷笑道:“来得好!你杀了老夫的弟弟,还以为自己能活命么?!”手腕翻转一下,双脚同样在地上一蹬,身形青烟一般,向后飘忽而去。

    他脚下动作不断,手上利剑同样抖个不停。

    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薛衣人长剑如蛇一般,抖个不停,嗤嗤嗤,劲风大作!!

    突然之间,无数“长剑”出现,一部分在薛衣人身前一层又一层,织成盾牌似的防御,另外一部分却如暴雨一般,骤然射向叶锋,亦或者说是那道闪电。

    阳光下,那些“长剑”泛着白光,甚是耀眼夺目。

    众人哗然一片,吃惊道:“那……那究竟是什么?!”

    左首凉亭中,楚留香等人也是不由一愣,胡铁花跟那些不知实情的江湖人般,道:“乖乖,这一剑厉害……老臭虫,你看出他这一剑的奥秘没?”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缓缓道:“小胡,你仔细瞧瞧,那些‘长剑’犹如实质,竟能反射阳光,所以一定不是单纯的剑气。”

    胡铁花翻了个白眼,道:“废话,这点我也知道,你就快别卖关子了,想说什么直接说好了。”

    楚留香笑了笑,道:“若是我所料没错,那些‘长剑’应当是薛大侠催动内力,将空气中的水蒸气凝聚而出,最后再以这些水蒸气为载体,施以内力。内功练到一定境界的,掌握一定法门,再努力训练,应该都能掌握。但薛大侠这一剑,可怕就可怕在,那‘长剑’竟还挟着无比凌厉的杀气,纵然是绝顶高手,也难做到。”

    胡铁花已听得呆住,摇头喃喃道:“反正老胡我这辈子算是没希望了。”(未完待续。。)

    ps:  五千字,以后有可能,尽量写满五、六千字,一起发了吧。u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