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344章 当世剑客,孰为第一?[二]

正文 第344章 当世剑客,孰为第一?[二]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铛的一声巨响,气剑与那道闪电相击,火星迸溅而出!

    薛衣人身若浮云,却是迅捷如电地向后飘忽,只是须臾,已闪身而至牛皮绳织成的布桥之上,而叶锋一往无前的一剑,继续向前!

    铛!铛!铛!

    薛衣人身前白色盾牌,一层层被叶锋刺破。www.xstxt.org

    叶锋这一剑,当真是势如破竹,可明眼人却也都能瞧见,他这一剑,已渐渐显出颓势,前刺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显是这雷霆一击,已经势衰。

    败了?

    这一招,他好像的确是败了。

    直到这一刻,现在所有人紧绷的神经,才稍稍有所缓解。虽然只是以来我往,简简单单过了两招,但所有人心弦激荡,紧张压抑。

    左首亭子中,左轻侯轻轻叹了一口气,颇感欣慰道:“这老匹夫,实力毕竟还是高了一筹……”

    楚留香本想跟着说一句,但突然之间,他脸色为之一变,失声道:“不对!”

    虎跳峡牛皮绳布桥上,薛衣人原本也放松地轻吐一口气,但随即,他瞳仁蓦地一缩,厉声道:“你!!”

    噗!

    闷响过后,忽听叶锋大笑传来:“还没完!!”

    只见原本已显颓势的叶锋,不知为何,身形忽然再起,只是笼罩在他身上的白芒消失不见,众人也终于看清了他的人,以及他的剑。

    哗然一片。

    众人瞠目结舌,谁也不知道,适才他明明已经显露败势。内力跟不上了。却又为何能再度爆发出这般惊骇的实力。

    胡铁花也不懂。好在他身旁还有一个头脑比较聪明,什么都懂一点儿的楚留香,于是他开口道:“老臭虫,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就连中原一点红都不禁开口道:“他那一剑,内力已然衰竭。只要他还是人,就算要再度发力攻击,也该有缓冲、调息内力的时间。”

    这算是对胡铁花那句话的补充说明。

    简洁、利落。一如他的剑法,没一丝是多余的。

    楚留香目光凝视牛皮绳布桥,缓缓道:“的确如此。只要他还是人,就一定逃不过这个定律。但是,他接下来要刺出的那一剑,也许并不需要内力!”

    胡铁花瞪着眼睛,撇嘴道:“不用内力的剑法使出来,就跟小孩子挠痒痒,那又有什么杀伤力,薛大侠又不是木头。怎可能定定站在那里,任叶锋去刺?”

    楚留香摇了摇头。笑道:“别人的剑法,不用内力,或许是小孩子挠痒痒,但他使出来的剑法,杀人却如砍瓜切菜。”

    胡铁花笑了一下,下意识地准备反驳楚留香。

    突然之间,他眉头跳了一下,因为他忽然想起叶锋初入江湖,曾使出的一套剑法,更曾听过不少这套剑法神鬼莫测的描述,然后他就蓦地瞪大眼睛,失声道:“你……你说他要用的剑法是……”

    呛啷!

    斩龙发出龙吟般的声响,叶锋双脚在牛皮绳布桥上一蹬,就如蹬在蹦蹦床上,整个人已飞身而起,唰的白光一闪,一剑刺向薛衣人咽喉。

    这一剑刺出,因叶锋并没施加内力,并无任何威势,但角度之刁钻、辛辣,却是前所未有。

    现场武林中人哗然一片。

    先前薛衣人、叶锋交手,剑法固然犀利,乃至于美轮美奂,但问题是……他二人剑法上的造诣,实在太高太妙,犀利固然犀利,却如高屋建瓴,能看出其中绝妙的,少之又少。

    叶锋这一剑,也是妙绝天下,但不同的却是,众人谁都能看清这剑法的绝妙了。

    楚留香点了点头:“不错,正是独孤九剑!”

    胡铁花已看得呆住,连连咋舌,再也说不出其他话了。

    不错,这一剑正是独孤九剑,但却又有不同。

    薛衣人剑法卓绝,早已将剑气融入到剑招之中,单单一个破剑式再难应付,叶锋这一招,正是独孤九剑中“破剑式”与“破气式”的融合。

    他剑法上的造诣,早已过了无招之境,现下突然使出中规中矩的剑招,完全是顺势而为,颇有些返璞归真的味道。

    叶锋刺出那一剑,内力不济;薛衣人防下这一剑,同样没好到哪儿去。

    他犹如一只步入暮年的猛虎,骤然厉喝道:“好剑法!!”余音未了,手腕一抖,长剑同样点出,直往叶锋心脏刺去,竟是不管不顾,拿出了两败俱伤的打法。

    叶锋大笑一声:“好魄力,不愧是天下第一剑!”却同样是剑招不改,仍一往无前刺了过去。

    现场耸动。

    左轻侯也跟着急道:“这老匹夫,真不想活了?”

    楚留香却轻轻笑了起来,道:“左二爷,不必担心,安心看着便是。”

    叱!

    突然爆出两朵血花,一朵是薛衣人的,另外一朵是叶锋的。

    一招既过,两人身形同时往后掠去,相距三丈,飘然立于牛皮绳上。

    这一招虽然凶险,两人却也都不是傻子,剑招虽然未变,但脚下是步步生莲,早已各自移开,错过了这一剑。两人虽然都受了伤,剑尖所至,也都是身上要害部位,却并不致命。

    当然,也不是毫无印象。

    说起来,这一剑仍然是不相伯仲,平分秋色。所有人眼中所看,脑中所想,都是如此,包括楚留香,也包括薛衣人,唯一没有包括的……是叶锋。

    他持剑而立,微微一笑道:“你败了。”

    薛衣人一愣,难以置信道:“你说什么?”

    不仅仅是薛衣人,在场所有人都以为叶锋疯了,想赢都想疯了。

    叶锋轻笑一声:“其实。两人决战跟两军对垒。并无区别。计策、心机、环境。全都应该考虑之中。这一战,我套了个巧,用了些别的……适才那一剑,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刺?”

    薛衣人心脏咯噔跳了一下,冷冷哼了一声。

    叶锋缓缓道:“你内力与我相比,稍逊一筹。但经验老道,这是你的优势。而年轻气盛却是我的优点。所以适才那一剑,看上去是两败俱伤。实际上却是你输了先机。”

    一针见血。

    所有人嗔目结舌,谁也没有料到,打从一开始,叶锋就已开始算计,并且从现场形势来看,不想不知道,一想还真吓了一大跳。

    薛衣人大笑一声:“好一个输了先机,你年轻气盛不假,老夫却同样是老而弥坚!多说无益,纳命来!!”手腕一翻。人已再度飘身而上。

    叶锋嘴角轻轻弯起,这就足够了。

    事实上。他刺出那一剑,的确如自己所说,但那只是第一步。随后又说了出来,却是第二步。第一步是造成实质伤害,第二步却是造成心理阴影。

    不论薛衣人嘴上怎么说,但只要自己说了,他听了,心里就一定会有想法,只要有想法,那就成了。攻城者,攻心为上。至理名言。

    原本叶锋也没打算只凭这几句嘴炮,就让薛衣人扔剑认输。

    薛衣人长剑犹如青泓,瀑布般,一道接着一道地往叶锋周身挥洒。剑招潇洒写意之极,但天地之间,却充满了浓郁的肃杀之气。

    他剑法精妙,叶锋剑法同样妙绝。

    若要以瀑布来形容薛衣人所用剑法,那叶锋使将而出的,就是闪电,猛若雷霆的闪电!

    瀑布是长江大河,倾泻不断。闪电却是电光火石,扑闪不停。

    李太白《宣州谢胱楼饯别校书叔云》中曾言:“抽刀断水水更流。”,叶锋这闪电之刀,就一下快过一下,挥斩在瀑布剑气上。

    一炷香功夫,两人已倏然过了一百来招,现场早已是一片狼藉。

    乱石飞舞,尘雾弥漫,虎跳峡两侧绝壁,出现无数道裂痕,阳光耀眼夺目,但放在众人眼中,却远远不及叶锋、薛衣人这惊天一战。

    两人你来我往,没半分颓败之势,但眼力高者,却已看出,先前那两败俱伤的一剑,已渐渐显出了作用……薛衣人剑法仍井然有序,杀气仍是月满中天,但剑气已是外强中干。

    颓败之势已成。

    左轻侯瞪着眼睛,喃喃道:“这老匹夫……这老匹夫竟要败了不成?”

    楚留香却是苦涩一笑道:“直到今日,我才发现,叶锋非但武功奇绝,机变更是傲视天下。老实说,这样的人物,真不知道他究竟是从哪儿来的……”

    胡铁花点头:“天上……娘的,不论他来自哪里,肯定不是咱们这个世界的!”

    瞎猫碰上死耗子,这一次,眼光不怎么样的胡铁花却一语道破了真相。

    别人都瞧了出来,薛衣人没可能感觉不到。事实是……自家事自家知,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明白!!

    所以他准备最后一搏!

    但该如何拼命一搏?!论剑法,两人是旗鼓相当,纵然自己能胜得一筹半筹,可内力已经跟不上,正如叶锋所言,自己已失了先机,如何能打?!

    怎么办?!怎么办?!

    豆大的冷汗自额头涔涔流下,血液加速流动,心脏加快跳动,身体似要爆炸一般……这纵横一世而不败的剑客,竟中了算计,陷入必败的绝境之中!!

    突然之间,一股清流忽然流过薛衣人的身体,他如遭电击,只感觉脑袋霎时清明,一个狰狞的声音从自己身体响起,厉声叫嚣着:“杀了他!快给我杀了他!!”

    就是这感觉!

    倏忽之间,原本已陷入狂躁状态的薛衣人,登时安静下来,脸上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竟是暴戾全消,前所未有的平和、安宁。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所有人都成了丈二的和尚,眼露疑惑,不解地看着薛衣人,谁也不知他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左轻侯急道:“香帅,那老匹夫到底是怎么了?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

    这一次,凡事总能说点儿什么的楚留香。却是苦涩笑了下。摇了摇头。道:“左二爷,我也不知道薛前辈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安心看着吧……”

    牛皮绳布桥上,唰!

    薛衣人又刺出一剑,而后身形迅速往后一掠,跟叶锋拉开差距,紧跟着他长剑忽然一抖,虚空连斩九九八十一下。嗤嗤声中,空中再度出现无数气剑。

    千百道气剑,犹如活了一般,直指叶锋!而后的事情证明,那不是犹如,而是……就是活了!!

    这一次,就连叶锋眉头也不禁轻轻皱起。

    难不成剑法练到极致,当真有如此神鬼莫测的变化?答案是肯定的。

    只见薛衣人右手长剑翻转,横向一斩,霎时之间。劲风大作,嗤嗤声中。一道气剑如影随形,随即横向斩向叶锋。

    哗然、耸动,现场众人早已震撼地难以言表,皆被眼前这天仙般的一剑惊得呆住。

    叶锋挥剑而起,铛的一声清响,犹若兵刃相击,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气剑被叶锋一剑斩断,却并未散去,而是一化为二,再度往叶锋身上刺去!

    这他娘完全是虚空御剑术了!!

    那些气剑仿佛都被薛衣人盘活了一般,紧随薛衣人手上剑招,一道接着一道地往叶锋身上斩杀,再看薛衣人,隐隐约约中,他整个人都笼罩了一层淡淡的水蒸气。

    阳光照耀之下,仿佛为他披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

    不知是错觉还是怎的,更让你侧目称奇的是,除了这一层淡淡光辉,一个更大的“人”形,骤然附身于薛衣人,渐渐高大起来。

    而那“人”形,不是旁人,正是薛衣人自己!

    只见那巨大人形,渐渐由模糊转为清晰,最终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却是一张无比张狂、暴戾的骷髅面庞,黑洞洞的眼睛,虽是虚空的,但看在众人眼中,却是彷如火山,随时都能喷出火来。

    那巨大人形骷髅手中同样出现一个黑色气剑,滋滋,白芒闪烁。

    目光下移,反观其下的薛衣人,仍是一脸的平和。

    “我的天,那是什么?!”“魔鬼……魔鬼下凡!!”“啊啊啊——”

    原本戛然无声的现场,突然爆炸,喧嚣声起。

    无论先前两人剑法如何奇诡,跟眼前这神乎其神的一幕相比,却都是小巫见大巫,完全不能比了。

    左首亭中,楚留香蓦地睁大眼睛:“难不成那是薛前辈的……我的天!”

    胡铁花瞪着眼睛,急道:“到底是什么,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啊!”

    楚留香摇了摇头,楠楠道:“精神力。”

    “什么?”

    胡铁花惊呼一声,眼睛瞪地更大了,口中道:“老臭虫,你不知道就不知道,解释不清楚就不解释,又何必将鬼神之说都扯了出来?”

    楚留香反问道:“那我问你,眼前这一幕,跟鬼神之说,又有什么区别?”

    胡铁花愣了一下,说不出话了。

    楚留香轻轻吐了一口气,道:“精神力这东西,确确实实地存在,并不是什么鬼神之说。人的潜力无穷无竭,患了夜游症的人,纵然是丝毫不懂武功的普通人,随随便便一跳,也能跃起三丈,这就是精神力的体现,只有当人陷于绝境,而那人心中又有无穷执念,方才能将这精神力发挥出来。薛前辈正是被叶锋逼入了绝境,他又不甘心,方才将精神力激了出来。”

    胡铁花喜道:“那薛大侠赢的概率岂不是非常大?”

    楚留香摇了摇头,道:“他精神力激发出来,能否赢了叶锋,我不知道。但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正如回光返照一般,纵然他能赢得了叶锋,自己却也是必死无疑了。”

    “啊!”

    苏蓉蓉、宋甜儿等四个女孩,全都失声叫了出来。

    不错,正如楚留香所言,今日这一场大战,薛衣人退无可退,被逼入了绝境,这强大的精神力,已耗费了他所有的生命力,纵然能赢,自己也是必死无疑了。

    叶锋双目骤然一眯,他什么都算计好了,却没能将这意料之外算计到……薛衣人竟是黑化了!!

    不过还好,先前对攻,他一直牢牢掌控局面,九阳神功、九阴真经总纲,乃至于小成的神照经,皆是绝顶的调养内功,他并未受到多大损伤。

    “叶锋,纳命来!!”

    那巨大骷髅张狂狞笑,黑色长剑狂舞不断,横、竖、勾、撇,千万道气剑自四面八方,连绵不绝攻击叶锋,若用形象点儿的解释,此刻他已成了刺猬。

    嗤!嗤!

    气剑横飞,被激发出潜能,拼上所有生命力的薛衣人,果真非同小可。纵然叶锋真气四溢,运起无形气墙防御,仍给薛衣人攻破,衣角翻飞,破败。

    叱!

    鲜血溅出,终于被薛衣人气剑划破了肌肤,溅出了鲜血。

    薛衣人满脸温和,但那巨大黑化骷髅,却是癫狂大叫道:“杀死你、杀死你!!踩死你这只死臭虫!!哈哈哈……”

    叶锋双目一寒,体内血性同时被激发出来,目光坚毅,大声道:“好!我就让你踩一下!”

    唰!

    惊雷响彻山谷,一道雷霆般的闪电出现。

    叶锋右手勇猛无敌地划了一圈,荡开周身气剑,而后左手虚空成爪,在那些气剑尚未回刺之时,猛然运功,一股小型飓风骤然出现,狂风乱卷!

    正是“螺旋劲气”!(未完待续。。)

    ps:  ps:一鼓作气,写了五千字大章,但是效率好低,人也写的好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