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367章 魔门神将,幽天神王[一]

正文 第367章 魔门神将,幽天神王[一]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时间稍稍回拉片刻,鼓浪山,三重门最后一道关卡。

    诚如原随云的分析,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这“银狐”柳三变都称得上一号人物。

    只要给他足够的成长空间,以他的机变,假以时日他定然能成长为魔门战将级的人物,甚至是神将九天神王那一级,也极有可能。

    叶锋随口说了一句“滚开”,若是旁人,狂喜之下,定然是掉头便走,马不停蹄地逃走。但是柳三变不一样,他真是打算直接滚下山去。

    因为他要让对方无话可说,找不到任何斩杀他的借口。

    柳三变非但是滚出议事大厅,而且还恭恭敬敬,一直滚到了第三重门。

    待确定对方并没有监视自己,方才麻溜儿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心有余悸道:“乖乖,原本对方只是一只病猫,谁能想到竟然他娘是一只猛虎!娘的,还是赶紧下山,离开为妙……”

    神情较之先前,又是一变,丝毫不曾受到先前跪地求饶的影响,心态之好,令人咋舌,这当然是他能活到现在的另外一个理由。

    “不过,那家伙不过是先天九阶无气境,怎么可能爆出那种程度的战斗力?简直是他娘的非人类!”

    柳三变沉吟一句,赶忙摇了摇头:“靠,他娘的,没事儿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干嘛,赶紧离开、赶紧离开……”立即施展身法,掠下鼓浪山。

    可就是他动身掠下不足百米,突然之间。身前骤然多出一层浓浓的迷雾。更惊奇的是。那迷雾的颜色,竟然是极其鲜艳的红色!

    柳三变脸色巨变,冷汗涔涔,登时止步,颤声道:“师……师娘……”

    一个清脆如黄莺的声音响起:“你个死鬼,都告诉你别叫人家师娘了,以前陪人家一起看月亮的时候,你可是叫人家小甜甜呢。哼,你是不是又勾搭上了什么狐媚子,一代新人换旧人,这么快就把人家忘在脑后了……”

    声音说不出的娇媚、动听,透着摄人魂魄的蛊魅。

    柳三变脸色却惨白异常,头上冷汗怎么擦也擦不完,颤声道:“师娘,师父……师父他、他已经……”

    “哎呀,小柳柳,那个死鬼没下来。咱们正好风流快活一回,来嘛小柳柳。你是喜欢前入式,还是……咯咯,死鬼,你肯定还有更变态的花样儿……”

    话语声中,一个身材婀娜、妩媚妖娆的女子,缓缓自红色迷雾中走出。

    她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蜂腰翘臀,体态甚是丰盈,既不太瘦,也不太肥,一切都刚刚好;皮肤白皙滑嫩,好似轻轻一捏就能挤出水来;身穿鲜血红衣绸缎,奢华惊艳异常。

    魔鬼!

    如果说世上有那么一种人,令人望之便血脉贲张,那么说的,就是眼前这个女人。

    如果说世上有那么一种人,明知她会引你入十八层修罗地狱,可是你却还是心甘情愿地尾随,那么说的,也就是眼前这个女人。

    魔门神将级别的高手,共有九人,分别是:中央钧天神王、正东苍天神王、正西颢天神王、正南炎天神王、正北玄天神王、东北变天神王、东南阳天神王、西北幽天神王、西南朱天神王。

    这女人,正是魔门神将幽天神王阴霜姬!

    柳三变吓得浑身颤抖,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不住磕头:“师娘饶命,师娘饶命……师父他——”

    唰!

    柳三变双脚蹬地,骤然暴起,嗤的劲风呼啸,寒光一闪,手中已多了一柄锋锐匕,直往阴霜姬心脏刺去!

    大抵是事出突然,又或是太过出人意料,阴霜姬尚未来得及反应,那柄匕已精准刺中阴霜姬的心脏,溅出一道殷红的血花。

    柳三变那匕,显然是神兵利器,足可销金断玉,竟是一剑穿透了阴霜姬的心脏。

    如此一来,纵然阴霜姬有通天之能,也是挥不出,必死无疑了。

    阴霜姬瞪着眼睛,吐出一口鲜血,难以置信道:“你……你竟然……”

    袭击成功,柳三变狞笑道:“嘿嘿,小美人,这可是你逼我的。师父被杀,我却安然无恙,不杀了你,我实在是寝食难安……”

    话语声落,柳三变轻笑一声,就要将匕拔出,却忽地脸色大变,骇然失声道:“这是什么?!”

    只见那鲜血忽地活转过来,组成一条小型彩虹,嗖的一声,瞬间缠绕住柳三变,柳三变再也动弹不得,登时感觉全身精血源源不断流出。

    阴霜姬咯咯笑道:“就凭你这点儿雕虫小技,也能杀得死人家?姐姐刚才逗你玩儿……”

    柳三变失声道:“蛊虫!!这……这是蛊虫!!”

    阴霜姬娇笑道:“不错,这正是一种名叫‘虹龙’的蛊虫,也许你并不知道,这种蛊虫寄生在人体,而它的食物,正是活物的精血。哦对了,这些常年萦绕在我身边的红色迷雾也是一种蛊虫,名字叫做‘虹虫’,它主要起麻痹人体的作用,悄无声息间,已潜入了你的身体。”

    “更妙的是,这‘虹虫’还有一定得潜伏期,刚开始你也许察觉不到,但只要‘虹龙’出动,就会立刻作,这也是我故意拖延时间的原因。当然,根本原因还是在逗你玩儿。”

    顿了顿,阴霜姬妩媚地抚了抚刘海,娇笑道:“小柳柳,就算这些你全都不记得,也没什么要紧。但是你总该记住,本宫可是出自十万苗疆的摆夷人……”

    “第一,苗疆姑娘最擅长的,原本就不是武功,而是用蛊,尤其是摆夷族的姑娘;第二。苗疆的姑娘虽然多情。可是一旦中意了某个男人。就是一生一世、生生世世,尤其也还是摆夷族的姑娘;第三,你现在什么都知道了,也总该知道自己的下场了吧?”

    柳三变脸色惨白,连连点头,道:“饶命!师娘饶命,不敢了,三变再也不敢了……师娘饶命啊——”

    阴霜姬面上瞬间笼罩上一层寒霜。冷冷道:“饶命?哼!你倒是有一件事没有说错,老头子出了事,就算你们铲除了圣天门廷,本宫也不会放过你!”

    “给本宫去死!!”

    “嗷嗷嗷——”

    咔咔闷响不断,转瞬之间,柳三变精血全被‘虹龙’吸尽,化为一滩婴儿大小的骨血,而那道小型彩虹,七种颜色都比先前鲜艳许多。

    雾气缭绕,‘虹龙’与‘虹虫’合而为一。融合在一起,‘虹龙’颜色淡了下去。又重新回到阴霜姬的身体。

    微风吹过,狂怒之后的阴霜姬,却满目哀伤,两行泪水滴落下来,那两行泪水,竟也是鲜艳如血,而后是一声凄厉无比的哀嚎:“啊啊啊——”

    声音未消,阴霜姬双目已变得极为坚毅,施展身法往上掠去,只见她平平跨出一步。

    咻!

    劲风呼啸,阴霜姬人已化作一道匹练,倏然向前攒射二十余丈,直往圣天门廷而去。

    ……

    ……

    片刻之后,议事大厅。

    叶锋无奈地耸了耸肩,道:“没想到魔门这么看重咱们,竟然还留有杀手锏,看来这个计划得泡汤了……”

    阴霜姬咯咯娇笑已经传了进来:“小郎君,别说的这么无情,妾身可不是什么杀手锏……妾身不过是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罢了……”

    声音才起,一股巨大的红色迷雾已出现在议事大厅,阴霜姬娇媚的笑脸也已出现。

    “啊!”“蛊……蛊虫!!”

    圣天门廷诸弟子惊叫一声,皆被眼前这一幕吓了一跳,情不自禁倒退了一步。

    叶锋轻笑道:“若说魔门神将级别的高手还是弱女子,那全天下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恐怕都得羞愧自尽了。”

    阴霜姬俏媚地白了叶锋一眼,咯咯笑道:“小郎君就会说好听的话儿来诓骗妾身,可是想要妾身掉以轻心?妾身才不会上当呢……”

    原随云淡淡道:“幽天神王阴霜姬,据说出自南方十万苗疆,她身上那些红色迷雾,应当是一种蛊虫。你要小心些。”

    叶锋微笑点头。

    阴霜姬脸色变了变,随即抚掌笑道:“有趣、有趣,原本以为这圣天门廷不过是一只病猫,哪能料到却是一只猛虎,连我魔门中人有许多都不知妾身的来历,但你们却调查地一清二楚……”

    原随云摇了摇头,淡淡道:“也没有一清二楚,只是知道个大概,然后猜测而出罢了。至于姑娘那蛊虫究竟是什么,有什么作用,我们都不得而知。若姑娘能坦诚相告,在下感激不尽。”

    阴霜姬一愣,完全没料到原随云竟如此坦诚。

    叶锋无奈地吐槽道:“哥,咱们能不这么实诚不?待会儿跟她打的人是我,可不是你。”

    原随云早已习惯叶锋的风格,笑了笑,也不接话。

    阴霜姬咯咯大笑,一笑之下,波涛汹涌,体态极是妖娆,看得众人不由一愣,道:“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你们也不必惊恐。妾身虽来自十万苗疆,但打小身体抱恙,自研习虫蛊之术以来,这些蛊虫便跟着妾身,一刻不曾远离……算了,不说这些无趣的事了,还是聊聊其他的。”

    尤物。

    叶锋心底嘀咕一声,往前走了一步,微微一笑道:“请!”

    阴霜姬双手环胸:“干嘛?小弟弟你可是要撕姐姐的衣服?!不要!”

    叶锋摇头:“我真心没这个打——”

    话还未说完,阴霜姬神情一变,无辜地看着叶锋:“姐姐这件衣服可是新买的,你不要撕,姐姐自己脱还不行么?”

    “……”

    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瀑布汗,众人全都斯巴达。

    叶锋轻笑道:“不得不说,你很有喜剧天赋,但是搞笑就到此为止。说来说去。还是逃不过一个‘打’字。所以废话还是不说了。直接开打吧。”

    阴霜姬俏媚地白了叶锋一眼,撒娇道:“你个坏弟弟,还真是一点儿情调都没有。既然你这么心急,那就聊完正事了再撕衣服。不过……谁说一定要开打了?”

    叶锋挑了挑眉头,道:“哦?你还有什么高见?”

    阴霜姬笑道:“那条疯狗修为低也就算了,谁知道还这么没有眼力,什么都没调查清楚,就敢攻山。如若是我。第一选择肯定是先礼后兵。”

    叶锋眼中闪过一道亮光,点头道:“高见。”

    阴霜姬心中咯噔跳了一下,仿佛心事被他一眼洞穿,面上却仍是笑靥如花:“哦对了,那条疯狗就不说了,妾身那个心爱的徒儿呢?哎,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他死了,妾身也总该将他尸骨收敛,好好安葬。小弟弟你不知道。妾身那徒儿生地虽然丑了些,但就是有力量啊。妾身……妾身最喜欢被他蒙着双眼,狂暴撕掉衣服,一把按在树上,从后面猛地一下,直插到底——哦,那销i魂滋味……”

    说到最后,似是情到深处,阴霜姬满目春情,双腿交叉研磨,脸上也跟着浮现一抹醉人的酡红。

    圣天门廷诸弟子全都听得呆住……魔门九天神王就是这德行?与此同时,身体却不由火热,只觉好一阵口干舌燥。

    叶锋却似完全没瞧见,笑道:“哦,你是说那个绝世丑男吧,就在那儿。”右脚轻轻踢了一下,嗖的一声,花岗岩地面上一柄带血钢刀劲射而出。

    叱的一声清响,横断尸体直接一分为二,鲜血四溅。

    钢刀余劲未消,呛的一声,击中议事大厅的岩石墙面,刀身不住颤抖,嗡嗡作响。

    阴霜姬目中愤怒一闪而逝,随即娇笑道:“小弟弟干嘛跟死人生气,可是喝醋了?咯咯,不过姐姐喜欢你这样。所以,这圣天门廷以后就归属圣门如何?放心,地方仍然是你的地方,谁也夺不去,就是挂个名号而已……小弟弟,你觉得怎么样?”

    “实在很不怎么样。”

    叶锋撇嘴道:“还有,你那个‘所以’的结论怎么得出来的?完全是莫名其妙,没一点因果关系。”

    阴霜姬轻叹一声,突然变得干脆利落起来,道:“哦,那就没有办法了,看来只能开……嗯,开打了,小弟弟,你可一定要怜惜妾身,不要太用劲哦,当然,即使用劲也没什么,姐姐喜欢!”

    一条三丈来长的彩虹突然出现,犹如彩带一般,萦绕在阴霜姬身旁,正是‘虹龙’。

    正在此时,原随云突然道:“不好,中计了!”

    叶锋回过头,茫然无知道:“什么中计?我怎么什么都没感觉到?”

    阴霜姬神色一变,略显吃惊地看着叶锋……他怎么可能一点儿也不受影响?不过惊诧之色也是一闪而逝,能斩杀魔门战将,岂是泛泛之辈?

    叶锋九阳神功大圆满,再兼生吞莽牯朱蛤,早已是万毒不侵,体制之强,堪称人类巅峰。能否抵挡更玄妙的剧毒,还是未

    知,但面前这虫蛊麻痹之毒,却是万万奈何他不得。

    原随云本也修炼过九阳神功,但他才将此功练至小成,尚未能百毒不侵。

    “师尊,不好,弟子全身……全身渐渐麻痹不能动了!”有人惊呼……很多人惊呼。

    “弟子……弟子舌头都麻——”声音戛然而止,正说话的那名弟子,惊恐瞪着眼睛,偏偏动也不能动,说也不能说。

    然后,噗噗闷响,众多圣天门廷的弟子接二连三全都倒在地上,或嘴巴微张,或眼睛瞪大,形态不一。唯一相同的,是全都动弹不得了。

    原随云飘然后掠十余丈,盘膝打坐,眯眼道:“红色迷雾!她适才是故意拖延时间,正是为了让蛊虫侵入人体!一般来说,虫蛊毒性越大,越容易被察觉,而这虫蛊这么长时间才作,再根据门下弟子的反应,这虫蛊想必也只有麻痹的效用。”

    阴霜姬又是一愣,眼光扫了扫叶锋,又瞧了瞧原随云,叹道:“了不起,竟然只凭这么少的信息就能得出最准确的推论,一个小小的圣天门廷,竟然能出现两个绝顶俊杰。只是很可惜,你们却还是要死了。”

    叶锋瞪着眼睛,愤慨道:“卑鄙!姐姐你实在是太卑鄙了!!明明说话说的好好的,你却暗下黑手,实在是太太太他妈的卑鄙了,我再也不喜欢你了!”

    “想拖延时间?没用的,本宫最不喜欢拖泥带水,你们任何机会了。”

    阴霜姬面色一变,挑了挑眉头,淡然道:“你既然说我卑鄙,那我就用些更卑鄙的……你门下弟子,连带着他(指着原随云),都或多或少中了本宫的‘虹虫’之毒。你不是很想跟本宫打么?很抱歉,除非避无可避的战斗,只要能用脑子解决,本宫向来都选用最简单快捷的方式。”

    叶锋仍愤慨瞪着阴霜姬。

    “你不用那么瞧着本宫,本宫所杀之人,十有七八都是这般不明不白、不甘心死去的,你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阴霜姬定定看着叶锋,道:“你没有中蛊?没关系。接下来,本宫会一个一个杀掉你门下弟子,最后才会杀你。但是,如果你不反抗,也许本宫心情好,还能放过他们。”

    “所以,告诉我,你的选择是什么?这个‘所以’,不是那么莫名其妙了吧?”阴霜姬眨了眨眼睛,最后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