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370章 落花无言,缘起缘灭

正文 第370章 落花无言,缘起缘灭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眼见叶锋就要撞在花岗岩墙面,突然之间——

    嗖的一声,劲风大作,一道十余丈长的红绫,凭空出现,叶锋反手一抖,红绫呼啸而出,直往他身后那群‘虹龙’而去。www.xstxt.org

    朝阳照射下,那红绫之上,泛起点点寒光,而后突然变得如同镜面,折射出波光粼粼的星光。

    那红绫自然是从随身空间中取出来的,而其上的星光,则是叶锋用上地藏奇宫拈花空弹功的绝技,将露水、水蒸气收集起来,覆盖在红绫上,最后却是以这些东西为载体,将自己的内力灌注其上。

    密不透风!

    阴霜姬脸色一变,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叶锋大笑一声:“我要干这个!!”红绫已将绝大部分‘虹龙’罩住,手腕猛地一缩一掷,宛如棒球运动员凶狠掷出手中圆球。

    咻!

    红绫挟卷着‘虹龙’,直往远处射去!

    与此同时,叶锋上身后仰,双腿弯曲,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爆发状态,而后——双脚猛地在花岗岩墙面用力一蹬!

    阴霜姬脸色大变,难以置信道:“你……你怎么……”

    轰隆一声巨响,整个花岗岩墙面被蹬出一个大坑,而叶锋则借助这搏命一蹬产生的反冲力,直往阴霜姬扑去。

    这一变化当真是始料未及,谁也没有料到。

    阴霜姬正向前冲去,叶锋借助那巨大的反冲力,扑上前去。几乎是须臾。两人已重重抱在了一起。

    终于……第一次近身作战的机会。终于来到!

    只是这姿势谁也不曾想到,并且貌似也近战不成。

    叶锋抱住阴霜姬的同时,双手死死按住她手持紫剑的左手,双脚则猛地在地面点了一下,根本不给她反应时间,两人已如劲射而出的箭矢,往‘虹龙’反方向而去。

    胸压胸,面对面。

    叶锋在阴霜姬耳边轻笑道:“好姐姐。那些虫子太讨厌了,我们还是到别处去玩玩吧。”

    叶锋的反应,已足够机变,一时半会儿,怕是谁也料想不到。

    但阴霜姬接下来的反应,却更莫名其妙,或者说教人捉摸不透,因为她根本挣扎也不挣扎,就任由叶锋抱着,只轻轻说了一个字。

    “好。”

    温柔、低顺地如同新婚的妻子。

    叶锋最初并没意料到。等他意料到,再望向阴霜姬的时候。他看见的,是一汪怎么也看不透的轻柔春水。

    “你……你怎么了?”叶锋的声音有些颤抖。

    阴霜姬却是无比温柔、妩媚地展颜一笑,双手紧紧环绕着叶锋脖颈,也那么温柔、妩媚地看着叶锋,眼角眉梢,都是浓郁的、化不开的情意。

    然后,叶锋就听到一个令人心颤的声音。

    “小弟弟,告诉姐姐,你是怎么发现姐姐这个破绽的?”

    叶锋恍然失神。

    “说嘛,小弟弟,好弟弟,告诉姐姐你是怎么发现的,好教姐姐知道小弟弟你是如何的优秀。”

    也正在此时,阴霜姬身后‘蛊虫’开始缓缓渗入她的躯体,吸食她的精血。

    叶锋忽然感觉很难受,一种异样的情绪正在身体里酝酿、发酵,仿佛下一刻就要破体而出。

    他重重呼吸了一口,缓缓道:“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先前在议事大厅,你为了拖延时间,曾说过你身后迷雾,没有剧毒,自从你学习虫蛊之术以来,一直跟着你。这话前半句是假,后半句话却是真的。”

    阴霜姬无辜地睁着春水般的双眸,邻家女孩般问道:“哎呀,这又有什么,后半句话本来就是真的,但这却跟姐姐的秘密隔着十万八千里,怎么也扯不到一块儿的。”

    她又催促道:“快说,快说,你是怎么用这一句话的。”

    叶锋勉强笑了笑,道:“最初我当然没有意识到,但随后你施展虚空御剑术,而且始终跟我保持十丈远的距离,我最初本以为是你操控飞剑的距离,就是那么远,后来……”

    阴霜姬伸出右手,葱玉般的食指点了点叶锋的额头,娇笑道:“但是你个大笨蛋想错了,后来呢?”

    叶锋继续道:“后来我就想……你操控飞剑的距离明明超过十丈,既然如此,自然是距离我越远越安全,但是,你为什么始终跟我保持十丈远的距离?”

    “这时,我突然想起你曾在议事大厅说过的那句话,而我生物知识掌握的也向来不错,知道世间万物,没有绝对完美的东西,物极必反,一个极端的最终结果,往往是引出另外一个极端!”

    阴霜姬眼睛已经被点亮,喜滋滋地催道:“说下去,说下去!”

    叶锋缓缓道:“所以我就猜想,你跟我始终保持一定距离,根本原因只能是你要控制‘虹龙’,再结合你议事大厅里的话,更准确的说法是,你要保持‘虹虫’、‘虹龙’不能相距超过十二丈,否则……”

    他忽然觉得眼睛涩涩的,已经说不下去。

    阴霜姬脸上绽放出无比璀璨的光彩,欢喜接着道:“……否则我身后这些‘虹虫’就会瞬间变成‘虹龙’,然后将宿主的精血吸食干净!”

    “小弟弟,你是姐姐见过的最优秀的男子,姐姐爱死你了!”

    阴霜姬满面桃红,兴奋地扬天大声吼叫起来,叶锋看得呆住。

    噗。

    阴霜姬潮润红嫩的嘴唇突然向前一凑,叶锋根本来不及没反应,已与阴霜姬的嘴唇相碰,芬香扑鼻,一条柔滑的香舌也伸进他的口腔,搅拌挑逗。

    一个长长的湿吻。

    窒息,唇分……

    叶锋睁着眼睛,脑袋轰然一下炸开。体味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难以言喻的感觉……他完全不明白阴霜姬为什么要这么做。但阴霜姬偏偏这么做。

    阴霜姬忽地在叶锋轻轻说了一句:“优秀的小弟弟。姐姐要去找老头子去啦,临别之前,送你一件礼物。”

    ‘虹虫’已将阴霜姬精血吸食大半,她整张脸都已变得惨白,枯黄的皮肤贴在骨头上……这还是她熟知蛊虫虫性,否则早已化为一滩骨血。

    嗖!

    突然之间,阴霜姬化作一道彩云,突然往议事大厅飘去。

    叶锋低下头。怀中已多了两柄青紫利剑,以及一本《八八六十四手虚空御剑诀》,怔怔站在原处,良久无言。

    噗通一声闷响,才掠至中途的阴霜姬,终究是体力不够,摔倒下去。

    叶锋双手齐出,一股极其柔和却又充盈无比的气流,流水一般,涌了出去。挟卷起阴霜姬,飘入议事大厅。跟余正的尸骸落在了一起。

    ……

    ……

    鼓浪山,玄武、法净、法明几人已经赶到。山道之上洒满了鲜血,这是意料之中的,但现实情况却有些不大对劲,随着不停向上攀爬,越来越不对劲。

    的确有不少人横尸山道石阶上,但从装扮上来看,绝大多数却是魔门弟子。

    玄武三人眼中疑惑越来越浓,若魔门由幽天神王那种等级的高手带队,怎么也不可能是眼前这幅场景啊。

    法净眉头皱起,道:“师父,不太对劲。依照常理,那圣天门廷是不可能守得住的,这会不会是魔门使诈,早已提前设下埋伏?”

    法明赞同地点了点头。

    玄武双目一眯,道:“空空师叔已经上山,不论魔门有什么阴谋诡计,我们接着便是,先上山!”

    “是!”

    然后,他们就在圣天门廷第三道关卡看见了垂头丧气、不停踢草的空空,看见他时,他口中还大叫道:“叫你不等我!叫你一个人玩!踢死你,我踢死你!!”

    玄武等人面面相觑,谁也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玄武走上前去,询问道:“空空师叔,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空空一双手张牙舞爪地乱舞起来:“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别问我……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打架也不等人!啊啊啊——”

    玄武还以为幽天神王早已走了,笑了笑,安慰道:“空空师叔不必生气,我们正要援助南宫世家,而幽天神王正是围剿南宫世家的主将。这次错过了也不打紧,反正下次总会遇到的。”

    空空转过脸,定定看着玄武,眯着一双豆大的小眼,哼道:“小玄武,你什么时候学了鬼神之术,连修罗地狱也能去了?”

    玄武一愣,道:“什么?”

    空空气得直跺脚,跳了好几下,道:“死啦、都死啦,哪还有机会再遇到!!啊啊啊——”

    轰隆!

    玄武、法净、法明三人只觉脑袋轰然炸开,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法净性子急,一把拉住空空的衣袖,道:“师叔祖,谁死了?!”

    空空瞪着法净,机关枪般,气地突突突大叫道:“那什么娄金狗、柳几变、竖断,全都被杀死了,就连那个幽天神王,也被杀死啦!不好玩,一点儿也不好玩!!”

    呆若木鸡。

    玄武、法净、法明三人瞠目结舌,全都呆住。

    什……什么?!自己没有听错吧,娄金狗这等星宿级的战将,实力之强,已是不容小觑,他被杀掉,已是震动江湖的大事,现在就连幽天神王都被杀掉了?!

    怎么可能?!

    这……这圣天门廷,究竟是何方神圣?!竟有这等级别的高手?!

    玄武、法净、法明面面相觑,都在心底猜测……击杀娄金狗余正、幽天神王阴霜姬的,究竟是哪位高人,想必也是久已不问尘事的得道高人吧?

    正是怀着这种异样、复杂的心情,玄武等人叩了叩圣天门廷的朱红大门。

    他们还未张嘴,便听一个年轻的声音缓缓道:“门外可是来自地藏奇宫的高僧?不必多礼,请进。”

    玄武、法净、法明等人走进门去。便看见一个二十来岁。身穿白衣的年轻人。他脸上并无什么表情,既不欢喜,也不愤怒,一股强大的气势便不由扑面而来。

    这人,正是叶锋。

    气势这东西,正如杀气一般,玄之又玄,难以言表。虽然难以用言语描述,却是一定存在……上位者跟普通人相比,还真就给人两种截然不同的精神风貌。

    玄武、法净、法明三人心中俱是‘咯噔’跳了一下,暗暗感叹不已。

    这圣天门廷虽然籍籍无名,但实力之强,却是当世罕有,单单一个二代弟子,就有如此气势,纵然是天下三大名门,与之相比。竟也是逊色了半筹。

    假以时日,这籍籍无名的圣天门廷。定能成长为仅次于三大名门的强大存在。今日这一战,一旦传出,必定是轰传天下,世人震动!!

    当然,世人震动是意料之中的,更在意料之中的是……魔门也势必更加震动,今日过后,没有强大助力,这圣天门廷怕是也存在不了多久了。

    刹那之间,念如电转。

    玄武双手合十,微微一笑道:“贫僧玄武,这两人是贫僧徒弟法净、法明,门外之人,想必檀越已经见过,他乃贫僧师叔空空大师。不知檀越如何称呼?”

    叶锋淡淡道:“在下叶锋,有礼了。”

    法净瞪大眼睛,脱口道:“便是那位从魔门手中,夺下斩龙剑的叶锋?”

    现如今,叶锋早已知道,“斩龙剑”名声的确够大,更与《七卷天书》前两卷有着莫大关系,但也仅此而已。

    此剑出名,只因它是剑圣南宫绝所有,至于那《七卷天书》,第一卷就不说了,连河西道“两门三家四大派”都有,而第二、三、四卷,三大名门全都拥有。

    越是稀奇、罕见的东西,越是金贵。

    从这方面来说,那什么《七卷天书》,还真是大白菜般的神级秘籍,反正叶锋就没在哪个武侠小说中,看过如此廉价,副本如此众多的神级秘籍。

    实际上,这倒是叶锋想多了。《七卷天书》副本的确众多,但最难的并不是如何得到秘籍,而是怎么修炼的问题。三大名门的确拥有《七卷天书》前四卷,但迄今为止,也没见谁练成过。

    套用前世一句话:“不是门槛低,而是门槛在门里面!”

    明确了这一点,叶锋也就知道,自己夺下斩龙剑,撑死就是多了一件神兵利器,正道是没多少觊觎的,于是他点了点头,坦然承认。

    果不其然,稍稍惊诧、打量了一下叶锋,法净、法明随即平静下来。

    玄武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英雄出少年,叶檀越年纪虽轻,但武功、胆识俱是一品,实在是可喜可贺。现今这圣天门廷,名声虽然不响,但用不了多久,必将轰传大唐十三道,世人皆知。天下正道武林又多了一道强大助力!”

    叶锋微微一笑道:“玄武大师过奖了。”

    年纪虽轻,但修为却如此高深,已是难得,更加难得的是,他年少便有如此成就,竟还如此谦虚有礼,当真难得。

    不久之后,玄武就会知道,自己得出的这个结论是多么的荒谬、荒诞,至于叶锋现下对他们这般谦逊,那自然全是看在法空的面子。

    玄武满意地看着叶锋,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叶檀越,贵派先前当是有一番恶斗,而河西道素来又是魔门九天神王中的幽天神王阴霜姬驻守,此番魔门前来攻山,可是由那幽天神王亲自率领?”

    叶锋目中闪过一道淡淡的哀伤,轻轻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果然如此!

    法净性子急躁,已接过玄武的话问道:“叶施主,不久之前,小僧远在百里之外,就曾看到一道冲天而起的剑光,击杀幽天神王的人,想必正是那使剑之人?”

    叶锋淡淡道:“不错。”

    法净眼睛已被点亮,道:“那使剑之人想必正是贵派掌门,不知尊师现在何处?能否一见?”

    叶锋一愣,道:“尊师?”

    法净赶忙道:“抱歉,能使出那等剑法的,必定是一位剑道高人,小僧本以为叶施主是那位老前辈的徒弟,现在看来,那位老前辈应该是叶施主的师祖了。不知……”

    他还未说完,叶锋已哑然失笑。

    非但法净、法明是这般想的,就连玄武,也是一般心思。

    叶锋才多大年纪,也许他天赋不错,但无论他天赋如何,年纪总在那里摆着,怎么可能使出绽放出那般璀璨夺目的剑光?!纵然还在娘胎里就开始练剑,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们下意识将叶锋当作了圣天门廷的二代弟子。

    法净话被打断,心中已是极其不悦,现下更被叶锋嘲笑——至少他是那么认为的,心下更是不悦之极,不由大声道:“小僧有何可笑之处,还请叶施主名言!”

    正在此时,一个圣天门廷的二代弟子,从议事大厅走出,来至叶锋面前,无比尊敬道:“师尊,阴姑娘和他丈夫的尸骸已经收拾妥当。”

    叶锋挥了挥手,道:“知道了,你下去好好休息吧。”

    “是,师尊。”

    那名弟子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什么?!

    嗔目结舌,轰然一声巨响!

    宛若耳畔忽然炸了一道惊雷,法净、法明两人皆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叶锋,而后又更加难以置信地颤声问道:“你……你就是圣天门廷的掌门?!”

    就连玄武这等定性,也大为动容,不可思议地看着叶锋。

    叶锋点了点头。

    “那……那斩杀幽天神王阴霜姬的人,也是你?”

    “不错,但这也没什么好高兴的。”一个淡淡的声音。

    法净、法明两人神情瞬间变得极为精彩。

    叶锋抬眼望向东南方向,接下来,应该再也没有阻碍,总该前往鼎山州了。(未完待续。。)

    ps:  曾有人说,人物创造出来之后,他该说什么话,该做什么事,有的是在你预料之中,你也能够预料,有的却是在你预料之外,你根本不能控制。阴霜姬很明显就是属于后者了,最初我的设计不是这样的,但莫名其妙的,就写成现在这样,不得不写成现在这样。让人物自己说话,想来,这也是创作的一项乐趣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