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375章 七大奇才?不值一哂![四]

正文 第375章 七大奇才?不值一哂![四]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叶锋当然不可能一刀斩杀南宫青云,南宫胜雪的原因,姑且不提……无论如何,此处毕竟还是南宫家的地盘,南宫世家又属于名门正派。再毕竟,南宫世家总算还帮过自己。

    不能杀,但这群人又跟围着你嗡嗡嗡乱叫的苍蝇一般,可笑、烦躁且恶心。

    打从一开始,叶锋就打算一次性解决这些小麻烦,所以他的手段雷霆闪电了些。

    幸运的是……目前看来,效果还不错,总算彻底搞定那群嗡嗡乱叫的苍蝇了。

    正思索间,已不知不觉来到议事大厅,叶锋眉头也轻轻皱了起来。

    因为他出现的一瞬间,所有人都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气氛略吊诡啊。虽然早有预料,但这种**裸的、打量新奇物种般的眼神,还是让他很不舒服。

    南宫端微微一笑,道:“叶贤侄,抱歉,抱歉,在下是年老眼花,竟有眼不识真人……请这边坐!”

    点到即止,既不虚伪掩盖,也不刻意奉承,既考虑到了叶锋的心理感受,又顾全了自己身为一家之主,乃至于河西道话语权掌握人的颜面。

    不愧是混了几十年的老江湖。

    叶锋微微一笑,道:“些许小事,何足挂齿,南宫掌门多虑了。”顺势给南宫端造了一个大大的台阶。

    南宫端双目被点亮,满意地点了点头,脸上满是笑意。

    叶锋随即入座,随后南宫端就将在座等人,一一介绍给叶锋认识。认识过后,彼此又互相寒暄许久,无外乎“叶少侠年青俊杰,实在是武林之福”云云。

    按照常理,叶锋本应微笑回应几句,“哪里哪里,前辈风范。晚辈甚是敬仰,还望前辈多多提携。”等等,但他实在是懒得说这些客套话,索性微微一笑。嗯嗯了事。

    众人大开眼界,大开眼界的同时,还极其不悦,不悦的原因,自然是叶锋实在太过嚣张、骄狂,绝大多数,心中隐隐已蓄满了怒火,只差一根引线就能点燃。

    至于叶锋本人,他自然是知道的,但却是一点儿也不在意的。那啥“龙不与蛇居”,还有那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更有那啥“彪悍的人生何需解释?”。

    聊天聊到片刻,就没多大意思了。

    虽然叶锋被南宫端请入大厅,但布防、人员配备等重大问题。显然不会告诉他,更不会询问他的意见。至于斩杀幽天神王等人之事,法净已经讲述完全,他不过就补充几点细枝末节。

    也就正在此时,观如是呵呵一笑,道:“请恕老朽冒昧,还未请教叶少侠师承?”

    唰!

    现场登时安静下来。众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叶锋身上。

    这才是他们最关心,却也掩饰得最深,最不好意思询问的重点。

    众人排资论辈,就属观如是最高,由他询问,最是妥当。叶锋也最难拒绝,但他们却哪里知道,叶锋不是不愿回答,也不是不能回答,而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叶锋笑了笑。道:“晚辈所学斑杂,正如先前所说诸般武功,都非一门一派所有。这师承何人何门的问题,还真不知如何回答。”

    哎……

    众人皆轻叹一口气,全都以为叶锋这是不愿意说,或多或少都有些遗憾。

    观如是微微一笑,道:“老朽也知道,世上奇人甚多,教人却决不愿让弟子透露自己信息的,也不在少数,倒是老朽鲁莽了,叶少侠切勿怪罪。”

    对方和气,叶锋也愿意给面子,笑着道:“观前辈哪里话,晚辈岂敢怪罪。”

    萧青帝冷哼一声:“装神弄鬼,故弄玄虚!”

    这货打从一开始,说话就阴阳怪气的,妥妥儿的羡慕嫉妒恨呐,咱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跟尔等宵小一般见识。叶锋骚骚地想着。

    东门十九脸色一沉,厉声道:“青帝!”

    萧青帝欲言又止,看了东门十九一眼,最后又冲着叶锋冷哼一声,才算了事。

    观如是呵呵一笑道:“萧贤侄为人是骄狂了些,叶少侠不要在意。”

    叶锋摆手,道:“晚辈素来宽宏大量,一般人是没怎么放在心上的,观前辈多虑了。”

    那意思是……能被你瞧不起,还必须有被你瞧不起的资格?!

    “你!”

    萧青帝怒瞪叶锋一眼,可东门十九在旁,只得重重冷哼。

    “锋芒毕露,嚣张狂妄!”

    众人心头登时涌上了这八字评语,皆是侧目以对,吃惊地看着叶锋。

    至于先前还以为叶锋谦逊有礼的玄武、法净、法明,心中皆是吃了一惊,怔怔看着叶锋,最后只得苦涩笑了一下,呵……看走眼了。

    饶是观如是也不由愣了一下,随即轻笑一声:“少年人本就应该锋芒毕露,不错,不错。师承问题,叶少侠不愿说那就不说,但叶少侠先前口中所说九阳神功、九阴真经、乾坤大挪移、独孤九剑、凌波微步、北冥神功、小无相功、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阳掌等诸般神功,咳咳……老朽已过百岁,天下万般武功,即便不曾见过,但也总曾听过,叶少侠口中那些神功,何以老朽闻所未闻?”

    此话一出,现场立刻沸腾起来。

    不少人跟着道:“就是,就是,观前辈阅历之广,在场诸人无人能敌,一门武功没听过,已是惊奇中的惊奇,但竟是所有武功都不曾听过,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哪里是不正常,简直是匪夷所思,不可思议,不可能中的不可能!”

    也有人嘿嘿冷笑一声,阴阳怪气道:“不愿说就不说,谁还逼你了,但随口编些名字,那就太藐视大家了!”

    切,他要是听过,那才奇了怪!!

    众人非得要个解释,叶锋就随口解释起来,什么某年某月某日。因为某件事掉到了某个山洞,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谁曾想那山洞竟是个武功秘籍库,装满了无数神功秘籍。然后自己努力修炼,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有了今日的成就。

    众人齐齐翻个白眼,给出一个“信你我们就是傻逼”的眼神,然后,一边挤兑、揶揄,与此同时,心中的愤怒值也一边上涨。

    解释不清楚,那就不费唾沫解释。

    无论众人怎么说,怎么挤兑。叶锋也只微微一笑,也不多说。

    良久之后,众人见叶锋是打定主意,死都不说,也就鸣鼓收兵。不再强求。

    无论如何,师承、武功,这都是任何门派生存的核心,不然你让地藏奇宫交出一百零八门绝技,以促进天下武林正道的进步,你瞧人家同不同意?

    总算是不说了,叶锋轻轻吐了一口气。都有些后悔过来了。

    没想到正事儿没有,这倒也罢了,毕竟自己属于外围人员,也能理解。

    但令其愤怒的是……才摆脱一群小苍蝇,又闯入了更大的苍蝇圈。

    更更愤怒的是……丫还不能愤怒,还必须脸带微笑。甘之若饴地听着,还必须时时配合地“嗯”两声,以示尊敬。

    该死的形式主义,该死的排资论辈!

    正在此时,萧青帝忽然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什么乾坤小挪移、九阳假功、九阴假经,还有那天山折菊手、天山六阴掌,我看也不过尔尔,浪得虚名!”

    这一次,东门十九没有阻止。

    唰!

    众人精神一抖,全都是老狐狸了,萧青帝故意将所有武功说错,显然是要羞辱叶锋,最终目的当然是挑战叶锋。而观如是并未话,很明显是默许了萧青帝的做法。

    有戏!

    被这般侮辱,肯定会生气吧?

    众人全都期待地看着叶锋,就连玄武、法净、法明等人也不例外,当然,他们脸上是闪过一丝犹豫的,欲言又止。

    哪料,叶锋却是轻笑一声,道:“你说浪得虚名就是浪得虚名吧。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名声本就是身外物,若是总在乎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怎么看自己,那人生岂不是活得太累?”

    众人大跌眼镜,全都没料到叶锋会如此豁达,并且这番言语交锋,他又再度占了上风,狠狠还击了萧青帝。

    玄武双手合十,微微一笑道:“阿弥陀佛,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叶檀越此话大有佛理。”

    叶锋还礼,微笑道:“这般大有佛理的话,在下还有更多,有机会一定跟大师好好交流交流。”

    “竖子敢尔!”

    萧青帝脸色被呛地一白,勃然大怒,挥手便是一掌,直往叶锋身上拍去,一股强大的气流,炮弹一般,激射而出。

    叶锋嘴角含笑,身形一动不动。

    正在此时,空中寒光一闪,呛的一声,一记霸道无匹的真气,呼啸而出,这真气宛如渔网,倏然张开,将萧青帝掌气包裹,噗的一声闷响,两道真气轰然消散。

    出手之人,正是“狂刀”聂狂人!

    叶锋一愣,倒是没有料到,竟然是聂狂人出手,从开始到最后,这绰号“狂刀”、性格同样嚣张、霸道之人,可是一直沉默,一语不,这是想干什么?

    萧青帝同样一愣,旋即眯起一双丹凤眼,冷冷道:“聂狂人,你要保他?”

    聂狂人朴刀往肩上一扛,骄狂地哈哈大笑道:“怎么,不行么?”

    萧青帝双目一眯,两道寒光爆射而出,冷冷道:“也不是不行,只是你要保他,那我干掉他之前,只能先将你干掉了。”

    聂狂人哈哈大笑道:“好啊,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什么?!

    现场哗然一片,谁都没有料到,事情展到最后,竟来了个神转折,魔门还没入侵,己方倒是提前内讧起来。

    南宫端探询、求助地望向东门十九、观如是两位大佬。

    东门十九淡淡道:“青帝,不要胡闹。”

    观如是还未张嘴,聂狂人已笑道:“师叔放心,狂人知道分寸。”说罢,面向一转,望着萧青帝,嗤笑一声,不屑地撇了撇嘴,道。“萧青帝,你知道老子最讨厌你什么么?”

    萧青帝冷哼一声,阴沉道:“倒要请教。”

    “看,看。老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阴阳怪气、不三不四的二皮脸……”

    聂狂人指着萧青帝,不屑道:“你阴阳怪气说了那么多,不就是想跟那小子干一架嘛,想跟他干一架那就直说啊,非搞出这么多幺蛾子,切,没劲!”

    “听他啰里吧唧说了那么多,又是谁都没听过的武功,又是孤身一人斩杀阴霜姬那娘们。我也很想跟他干一架啊,你看看我,我想跟他干架,就直接告诉他,人家看在我这么真诚的份儿上。也不好意思拒绝啊。”

    聂狂人忽然猛地转脸,望向叶锋,笑嘻嘻道:“你说是不是啊?”

    一股强大的气势,锋芒如刀,铺面而来。

    众人心头不由咯噔跳了一下,叶锋再度成为焦点。

    “哦,不是。”一个淡淡的声音。脸上是古井不波的神情,似乎是太疲倦,连眼睛都闭上了。

    聂狂人嬉笑瞬间不在,整张脸似乎笼罩上一层寒霜,冷冷道:“你说什么?!”

    叶锋睁开双眼,右肘支在桌面。望着聂狂人,眨了眨眼睛,一字一顿道:“我,说,‘哦。不,是’……看来你不仅是人疯疯癫癫的,就连耳朵也不是很好使啊。”

    这一次,向来走阴沉路线的萧青帝,倒是哈哈大笑道:“聂狂人,你这法子也不大好使啊,哈哈哈……”

    叱!

    聂狂人浑身真气劲射而出,咔嚓一声清响,一刀砍在会议桌,整个桌子轰的一声,骤然散架,木屑飘飞,阳光之中,甚是刺眼。

    哗然一片。

    刀气四射而出,李逐北、南宫端等人被真气所迫,皆是第一时间站起,飘然后退三步,现场也就叶锋、玄武、观如是、东门十九等寥寥几人,身形不曾一动。

    叶锋鼓掌,啧啧点评道:“这一刀端的是犀利无匹,砍桌子、劈柴,要是有人敢称第一,我叶锋第一个不同意!”

    聂狂人脸色铁青,凶狠一瞪,脸上刀疤更是醒目异常。

    “你们够了!!”

    东门十九、观如是两人同时厉喝一声,玄武也是眉头大皱。

    叶锋先前与观如是对话还算谦逊有礼,但随后面对萧青帝、聂狂人,就太过嚣张霸道了,完全没将圣天儒门、大日莲宗放在眼里。

    名门有名门的骄傲,再宽宏大量,心中也会不爽。

    是以,东门十九、观如是两人才会默许萧青帝、聂狂人挑战叶锋,可谁也没有想到,叶锋就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竟是油盐不进!!

    那就没有办法了。

    东门十九目如冷电般,依次扫了萧青帝、聂狂人一眼,冷叱道:“大敌当前,你们还如此胡闹,成何体统?!”

    萧青帝道:“弟子知错。”

    聂狂人冷峻笑脸一收,哈哈一笑道:“既然东门前辈开口,那晚辈就不多说什么了……”

    观如是沉默不言。

    两人同时服软,东门十九怒气顿消,扫了叶锋一眼,淡淡道:“既然叶少侠不愿意,你们就不要强求了。魔门不日就将入侵,届时,一切自然会分晓。”

    潜在意思很明显……一言以蔽之,是骡子是马,不论他是否愿意,都要拉出来溜溜。

    叶锋面上微笑,心中嘀咕着,这东门十九跟观如是比起来,胸怀、气度可就差了一个档次了,人家心里虽然也是老大不舒服,但是人家憋着不说啊。

    呛的一声,聂狂人朴刀入鞘,哈哈大笑道:“喂,那个谁……你不要介意,我聂狂人是见猎心喜,跟你开开玩笑,没有恶意。毕竟咱们可是共同对敌的盟友,你又是斩杀幽天神王的强人,说不定还要拜托你照应一下。”

    叶锋摇头,轻笑道:“知道你在说反话,所以你放心,就算你被砍成十七八块,我眼睛眨都不会眨的,肯定不会自作多情帮你的。”

    众人皆是一愣,而南宫端、李逐北等人,眉头则轻轻皱起,

    这下算是将圣天儒门、地藏奇宫全给得罪了,还真是年少无知,以为自己修为高就怎样,也不想想,就算你修为再高,那又怎样?

    这个世界,的确是靠拳头说话,这话理论上没说,但是落到实际情况……年轻人,却又不单单只靠拳头说话了。

    聂狂人也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有趣,有趣,你这小子当真有趣。老子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嚣张狂妄,但跟你小子……他妈的,完全不能比啊。”

    叶锋微微一笑道:“多谢鼓励,我再接再厉。”

    南宫端咳嗽两声,生怕再生变化,呵呵一笑道:“事情已经商量地差不多,玄武大师、东门前辈、观前辈,不然就先暂时散场,各自回去准备如何?”

    玄武、东门十九、观如是等人点了点头。

    南宫端放松地轻吐一口气,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正在此时,聂狂人突然嬉笑着说道:“听说阴霜姬那娘们水性杨花,最喜欢被男人干,还他娘花样百出,啧啧,那叫一个骚,死了还真是可惜,老子原本还想好好跟她玩一玩的……”

    叶锋身体轻轻一颤,嘴角弯起,望着聂狂人邪魅一笑,道:“你,是想跟我干一架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