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385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五]

正文 第385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五]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萧青帝大怒道:“你诈我?”

    叶锋摇了摇头,笑道:“诈你?你非要这么说也可以,但怪只怪你实在太笨,心理素质不行,我都没说什么,你自己就供了出来,怨不得旁人……”

    萧青帝脸色铁青,嗤笑哼了一声,冷冷道:“就算被你诈出来又怎样?且不说你活不活得过今晚,就算你能活过今晚……你说旁人是信你,还是信我?”

    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聂狂人则听得呆住,怔怔瞧着叶锋。===23x=

    他原本只以为叶锋不过修过高过自己,但直到这一刻,他才现,就连脑子,对方也不知胜出自己多少,有这等奇才,天下正道势力不知能强盛多少。

    当然,前提是他活着。

    只是很可惜,今夜他是在劫难逃了。

    念至于此,聂狂人不禁一阵悔恨,忽然大叫道:“萧青帝,你有本事先杀了老子!”

    萧青帝冷冷看着聂狂人,阴沉道:“放心,我肯定会杀了你。不过杀你之前,我得先杀了叶锋,做人得一诺千金,说了后杀你,就一定最后才杀你……叶兄,你说呢?”

    叶锋笑了笑,道:“你确定你能杀得了我?”

    萧青帝冷笑道:“现在你已中了圣天儒门的‘迷香软禁散’,你以为——你?”

    萧青帝忽地脸色大变,难以置信地看着叶锋,失声道:“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还站得起来?”

    就连聂狂人也惊诧地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叶锋。

    嗤!

    真气四射,叶锋周身出现一个直径长达五尺的金色圆球防御罩。他望着萧青帝。笑道:“现在。你可还有信心杀我?”

    萧青帝冷汗涔涔,喉咙动了动,道:“你……你没有中‘迷香软禁散’?不,不可能的……聂狂人,你什么时候将解药也给了他一份儿?”

    他猛地望向聂狂人,瞧见聂狂人脸上的神情,才知道自己猜错了,又再度望向叶锋。难以置信道:“不可能……你不可能没中‘迷香软禁散’,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锋双目爆射出两道寒光,冷笑道:“哪来这么多为什么,你算什么东西,我又何必告诉你?!受死吧!”双手齐出,立即施展起六脉神剑。

    顷刻之间,现场剑光纵横。

    萧青帝额头直冒冷汗,银枪随之挥舞抵挡,但两人实力差距相差太大,最初他还能挥舞银枪。阻挡片刻,但随后却是嗤嗤鲜血四溅。一身黑衣尽皆撕裂,剑伤纵横。

    不需多久,他就将丧命于叶锋这六脉神剑之下。

    突然之间,萧青帝厉喝一声:“住手!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

    叶锋果然停手,笑吟吟望着萧青帝:“敢说一句废话,立刻杀了你。好了,现在赶紧说我不能杀你的理由吧。”

    萧青帝汗如雨下,望了望远处,嗫嚅道:“我乃慕容千秋钦封的‘七大奇才’,又是大日莲宗年青一代的中流砥柱,杀了我,你也活不成了!!”

    聂狂人破口大骂道:“去你奶奶的七大奇才,去你妈的大日莲宗中流砥柱,你他妈就是个魔门妖孽,诛杀你是替天行道,不要脸!!”

    萧青帝深呼吸一口,完全无视聂狂人的谩骂,定定看着叶锋,道:“不错,我的确是圣门中人,但现场就你两人知道。恕我直言,叶兄你说出去,也没人相信。至于聂狂人,他能说我是魔门妖孽,我同样可以反过来诬陷他,最终结果还是谁都不能确定。只有你……只要你杀了我,大日莲宗不会放过你,天下武林正道也不会放过你!”

    啪啪啪几个巴掌声响起。

    叶锋耸了耸肩,道:“无耻,实在是无耻之极,我原本以为自己已足够无耻、不要脸,但跟你比起来,却还是差了不少,惭愧,惭愧。”

    萧青帝无视叶锋话语间的揶揄嘲讽,快在脑海组织一下语言,道:“聂狂人可以杀我,我也可以杀聂狂人,但唯独你不能杀我!为我这种小人物赔上一条命,实在不值,叶兄你不妨细细考虑一下。”

    良久之后,叶锋看着萧青帝,道:“说完了?”

    萧青帝点了点头:“说完了。”

    叶锋扭了扭脖颈,道:“那我就替你总结一下……你的意思很简单,我的武功虽然高过你,但在此世却无靠山,名气也未显,说话没多大分量,所以即便说了,也没多少人相信。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事实正是如此,萧青帝只能点头。

    叶锋嘴角弯起,忽然道:“如果我告诉你……此处还有别人,一个名气足够大、分量也足够的别人,你还会认为我不敢杀你?”

    什么?!

    萧青帝眉头一挑,随即连连摇头道:“不可能!叶兄你已经诈了我一次,我不可能再上第二次当,方圆百丈皆在‘迷香软禁散’的攻击范围,叶兄你身怀异术,不受影响,不代表其他人也可以……我更早已提前探知,方圆三里并无第二人!”

    叶锋笑道:“那若是三里之外呢?”

    萧青帝笑了起来:“叶兄莫要说笑……纵然是我师东门十九那等宗师级的高手,也绝不可能听到三里之外的对话……”

    他话还未说完,叶锋已摇头打断道:“你说的没错,按照常理,的确无人能听到三里以外的对话,但凡事总有例外……地藏奇宫一百零八绝技中,有一门神功名叫‘谛听术’,你总该听说过?”

    萧青帝脸色登时变得极其惨白,难以置信地看着叶锋,嗫嚅道:“你……你的意思……”

    一声叹息远远传来,玄武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萧施主,先前叶檀越告知老衲你乃魔门潜伏在圣天儒门的奸细。老衲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但却没想到……哎。更没想到的是,非但是你,就连东门施主也早已投靠了魔门,这可真是……”

    幽幽叹息传来,玄武已再也说不下去。

    这声传三里,仍然清晰可闻,自然是施加内力,远非萧青帝、聂狂人、叶锋三人随意谈话了。

    萧青帝大脑轰然一下炸开。瞪大双眼,惊诧看着叶锋,震得久久说不出话。

    这人……这人非但将所有事看穿,更将所有情况都料到了?!此等智谋、心机,他究竟是人是神?!

    叶锋笑着道:“别用那种含情脉脉外加无比崇拜的眼神看着我,你以为我没有看出你挟持的南宫胜雪是假冒的?既然是假冒的,我又怎么可能不留后路?明知你意图不轨,我还不留后路,那我就是傻帽。”

    聂狂人哈哈大笑道:“痛快!真他妈的痛快!萧青帝,这下你将自己玩死了吧。哈哈哈……痛快,真是痛快!!”

    萧青帝额头出满冷汗。只怔怔看着叶锋,没有说话。

    叶锋长啸一声,将内力施加在声音之中,道:“玄武大师,现在情况已经明了,萧青帝、东门十九都是魔门奸细,此处交给我来处理。观前辈中了毒,旁人又谁都不知东门十九魔门奸细的身份,若是再过一时片刻,东门十九也许就该动手解决观前辈了,你性情问候,担心你下不去手,所以还是提个小小的建议。”

    “旁人不知东门十九魔门奸细的身份,但东门十九同样也不知道你已经知道他是魔门奸细,他想悄无声息地杀了观前辈,你也大可将计就计,打他个措手不及,悄无声息地杀了他。”

    “……情势危急,还望你莫要心慈手软!”

    萧青帝瞪着叶锋,失声道:“你!”

    聂狂人哈哈大笑道:“对,他娘的,就该这么办!这就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徒弟把自己玩死,师父也把自己玩死,妙,实在是太妙了,哈哈哈……”

    玄武叹息一声,道:“既然如此,那老衲就先行返回。只是有一事,还盼叶檀越答应……聂贤侄不过是受了萧施主的挑拨,心地是不坏的,还盼你高抬贵手,饶了他这一回。”

    叶锋还未回答,玄武已自顾自道:“呵呵,先前萧施主要杀聂贤侄,叶檀越早已出手相救,倒是老衲多虑了。既然如此,那老衲就先行一步,盼叶檀越归来,共同迎敌……”

    声音渐消,玄武果真已经离开,但随后生的事,却又证明,他一点儿没有多虑。

    叶锋扭了扭脖颈,扫了一眼聂狂人,又望了望萧青帝,双眸一寒,道:“闲杂人等已经离开,现在,轮到咱们好好算下总账了。”

    萧青帝情不自禁后退三步。

    聂狂人凶狠瞪着双眼,大叫道:“杀了这畜生!叶兄,杀了这畜生!!”

    叶锋嗤笑一声,道:“哦,他是肯定要杀得……那你呢?”

    聂狂人心脏咯噔一跳,心生不妙,望着叶锋道:“我?”

    叱!

    剑光一闪,鲜血潺潺流下,聂狂人已身分离,脑袋在地上滚了几圈,双目瞪大,眼中满满全是不解、震撼。

    萧青帝只觉一阵头皮麻,难以置信道:“你……你怎么……”

    “我怎么会杀他?他看我不顺眼,三番两次找我的茬儿,这次更想跟你联手致我于死地,我怎么可能放过他?”

    “那你刚才……”

    “我刚才为什么要替他求情?原因有三个,一是玄武在场,他不会任由你杀了聂狂人,我若不阻止,这戏哪儿还能唱得下去?二,同样是玄武在场,我若杀了聂狂人,又怎能嫁祸给你?放心,待会儿你就安心去死,不用担心怎么嫁祸的问题。三是再世为人,不求花见花开,但求快意恩仇,杀人,尤其还是杀仇人这等快意恩仇之事,我又岂能假他人之手?”

    萧青帝倒吸一口凉气,只觉毛骨悚然,什么话也说不下去了。

    什么再世为人,他没有听懂,但其他话却是懂得不能再懂。

    眼前这人,好似完全不是这个世界的,他所作所为,皆是随着自己的心情,但凡是危害、给自己下套的人,不论正邪,一律杀之而后快,完全没将魔门、正道之争当回事儿。

    这等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的心境,已完全脱世俗……完全是大宗师才有的心境。

    念至于此,萧青帝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叶锋厉喝一声:“纳命来!!”身形骤然向前一跃,双掌平平推出。

    嗤!

    劲风呼啸,这狂风,似要将一切吞噬一般,挟着雷霆之威,自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般,席卷而来。

    萧青帝只觉上、前、后、左、右,五个方向有五个山峰蛮横撞了过来,双目瞪大,呛地一下,银枪破空挑出。这一枪宛若一道毒龙,圆锥般的巨大白芒,直往身前狂风刺去。

    轰隆一声闷响,真气相撞!

    萧青帝拼尽全力的一枪,终于将身前真气强压挑开,双脚猛然在地面一蹬,身形向前掠去,趁着余下四面真气强压,尚未攻来,意图转守为攻。

    他明知自己绝对不是叶锋的对手,而叶锋又绝对不可能放过自己,所以打定主意,也不防御,倾尽全力进攻。

    若是能侥幸逃出,那是赚大了;若是非死不可,却也挑了叶锋一枪,那也算是赚到了。

    但萧青帝却绝对没想到,还有第三种情况!

    他一枪刺出,立刻骇然瞪大双眼,怨毒道:“你!”

    叶锋早已料到他的举动,所以也早提前一步向后掠去。

    萧青帝轻功又如何能与叶锋相提并论?叶锋若退,他又怎么可能追得上?

    叶锋轻笑道:“想跟我玩儿破釜沉舟?你还嫩了点儿!”

    叱!

    一道闪电,雷霆般划破夜空,直接洞穿了萧青帝的脑门,银枪落地,萧青帝也缓缓倒了下去,就此毙命,他也如聂狂人那般,双目瞪大,但眼中却全是不甘、怨毒之色。

    叶锋轻笑一声,随即开始布置现场,脑中飞运转,编造一个完美无缺的互杀故事。

    一刻钟过后,搞定所有,叶锋满意地拍了拍手,正准备返回药庐。

    正在此时,异变突生!

    一个无比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不错,小小年纪,便这般心狠手辣,城府、心机更是一等一,则更难得。怪不得圣主如此看重你。”(未完待续!

    ps:上午坐火车,下午又搞买的电脑椅,晚上才开始写,晚了些。明天以后,保证更新的同时,尽量保持定时定点吧,今天就没八千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