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397章 光明顶上战群雄[四]

正文 第397章 光明顶上战群雄[四]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叶锋轻笑一声:“嚣张?宋大侠很懂我啊。》》 ”

    “你!”宋远桥瞪着叶锋,为之气结。

    叶锋笑了笑,缓缓道:“宋大侠,曾有人说过一句话,‘须知参差百态,方是幸福本源’。这话翻译过来,也就是芸芸众生,有吝啬者,有豁达者,有谦逊者,同样也有嚣张者。”

    “呵……好巧不巧,在下就属于那嚣张者。正是这参差百态的性格,世间才如此有趣。若世上皆是如武当七侠这般谦逊有礼,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有什么意思?!诸位说呢?”

    宋远桥、俞莲舟、张松溪等人又是一愣。

    这论调实在太奇怪,教人无从反驳。叶锋此人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就连他这思维,同样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张松溪气得浑身颤抖,咬牙道:“尊驾这般说,倒是说尊驾杀人是理所当然,为了让这个世界更精彩?”

    叶锋点了点头,道:“我虽没有这个意思,但张四侠非要这么理解,倒也不无不可。”

    张松溪咬牙道:“好!你实在是太好了!张某算是长见识了!”

    殷梨亭大声道:“四哥,还跟他说什么废话,直接杀了他便是!大哥,下令吧!”

    宋远桥心智原本最是冷静,但叶锋不给因由,直接重伤宋青书,废了宋青书大半武功,他爱子心切,又恼恨叶锋狠辣手段,略微沉吟,便要下令诛杀。

    岂料。正在此时。俞莲舟忽然道:“大哥。且慢!”

    宋远桥道:“二弟,你还有什么话说?”

    张松溪怒视叶锋,跟着道:“二哥,这人比魔教妖人还狠辣,留在世上,只会为祸百姓,他是死有余辜,你也不必多问什么!”

    俞莲舟望着叶锋。略作思考,道:“叶公子,俞某斗胆问上一句……你此番前来光明顶,究竟所为何事?最初你明明可以直接杀了宗大侠,但却只是用内力将其震开,目的是什么,你也说了,看来也并非一味为了援手魔教。你恼恨圆音大师、宗大侠不给你处理事情的时间,俞某再问一句,你是要处理何事?”

    叶锋耸了耸肩。轻笑道:“总算还有个明白人,终于问到点子上去了。”

    俞莲舟、叶锋这一问一答。突然唤醒所有人,无论是适才出手的少林、崆峒,亦或是其他人,这才发现,他们忽略了最原始,同样也是最根本、最重要的问题。

    那就是……叶锋到底想干什么?

    他既没表明自己的身份,又没说自己跟明教什么关系,更没说自己一定要援救明教,但众人却下意识将他分类到明教一伙儿,然后出手,然后被虐。

    俞莲舟这么一问,六大派才感觉整件事荒谬、荒诞之极,皆是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些什么。

    刹那之间,会场登时变得鸦雀无声。

    正在此时,叶锋左肩上的虎头,忽然站了起来,右爪抓着叶锋的头发,左爪指着昆仑派方向,唧唧喳喳大叫起来,一张猴脸极是愤怒、焦躁,跳个不停。

    “知道了,放轻松,别抓我头发了……”

    叶锋双目一寒,冷冷一扫华山派诸人,道:“究竟是谁?还不自动滚出来!”

    昆仑派众人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皆是面面相觑,低声议论起来,有的则是瞪大眼睛,摊开双手,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

    不仅是昆仑派,就连余下所有人也是云里雾里。

    张松溪怒道:“你搞什么鬼?!”

    叶锋冷笑一声,道:“张四侠,我这人虽然嚣张狂妄,但先前我对你武当派,却还算谦逊有礼,一来的确是尊敬各位的人品,二来是看在贵派张真人的面子。但不代表着你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我!”

    “你——”

    张松溪一瞪叶锋,还待再说,俞莲舟已抢先道:“四弟,稍安勿躁,且看他究竟要做什么。”

    张松溪重重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何太冲、班淑娴同时起身,冲叶锋拱了拱手。

    何太冲笑道:“叶少侠,先前若是本门有言语上冒犯,还请恕罪。今日之前,本门并无缘分结识阁下,实在不知有何得罪之处,烦请尊驾明言。若真是本门不是,本门一定道歉。”

    班淑娴笑了笑,也说了几句恭维话语。

    昆仑山方圆数百里,除了明教,便是以这昆仑派为尊,他二人向来横行无忌,鲜有忌惮。

    原本以他二人这等身份,也不至于说出这种掉面儿的话,但见识过叶锋诛杀宗纬侠,重伤圆音的狠辣,两人早已胆寒,面子不面子的问题,早已顾不得了,保命要紧。

    叶锋嗤笑一声,完全无视两人,冷电般的双目在昆仑派中搜索一番,最终锁定在一个矮矮胖胖、正浑身颤抖的黄冠道人身上。这人名叫西华子,何太冲亲传弟子。

    此刻他额头满是冷汗,浑身颤抖,畏畏缩缩向后躲去。

    叶锋冷笑一声:“我数到三,要是还没人站出来,那我可就要屠了昆仑派!”

    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

    何太冲、班淑娴皆被惊出一身冷汗,同时转过身,厉喝道:“究竟是谁干的好事?还不赶紧给我站出来!!”

    噗一声闷响,西华子已被身后弟子推了出去,紧跟着有人叫道:“禀告师父,西华子,是……是西华子干的!是他抓了几只猴子,都是他干的!”

    紧跟着,噗通一声闷响,西华子方才被推出,但双腿早已给吓软,直接瘫倒在地上。

    叶锋冷笑一声:“还有明白人嘛……”

    吸!

    众人瞪大眼睛。

    刹那之间,仿佛有人用手攥住了自己的心脏,难以置信地看着叶锋……等。等等。自己没有听错吧。他搞出这么多事,只是……只是为了几只猴子?!

    更令众人吃惊的,还在后面。

    何太冲同样也是一愣,但一愣过后,随即反应过来,一脚踹在西华子身上,厉喝道:“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还不老实交代?!猴子……你抓的那几只猴子呢?!”

    西华子还未答话,已经有昆仑派的弟子。小跑而出,手中还拿着一个麻布袋,递给何太冲,颤声道:“这是被抓的十二只小猴,已经吃……杀了四只,还……还有八只活着……”

    何太冲接过布带,颤颤巍巍打开,只见袋中八只小猴大小宛如婴儿,全身并无多少毛发,皮肉晶莹剔透。显然是才出生不久。

    此刻,八只小猴挤成一团。全都陷入昏迷状态。

    何太冲颤颤巍巍伸出右手,搭在小猴脖颈上的脉搏,八只果然都还活着,不由放松地吐了一口气。

    还好……只吃了四只,总算还有补救的机会。

    念至于此,何太冲又狠狠踹了西华子两脚,瞪着他怒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回去之后,你瞧为师怎么惩罚你!”

    随即来至叶锋身前,将麻袋打开,放在地上,虎头唧唧叫了一声,直接从叶锋左肩跃下,跳到麻袋中,猴爪在八只小猴子身上轻轻抚摸,又用鼻子嗅了嗅。

    何太冲冲叶锋拱了拱手,歉意一笑,道:“叶少侠,何某管教不严,一时不留神,致使孽徒犯下这等过错,实在是该死之极。你大人有大量,还盼不要跟他一般计较……”

    “当然,回去之后,何某一定严惩不贷,类似于这等错误,孽徒绝不再犯,若是再犯,不消你动手,何某直接斩了他一双手!”

    西华子瘫倒在地,口中大吐两口鲜血,可见何太冲适才那几脚,不是做做样子,而是实打实踢了。

    寂静。

    现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的嘴角,不由微微抽搐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只感觉喉咙里卡了一坨大便,吐,吐不出来,吞又太恶心。

    他娘的,这……这到底算是什么事儿?眼下正是覆灭明教紧要关头,竟会有人为了几只畜生的死活,前来问责?!这实在是匪夷所思,传将出去,谁能相信?又有谁有敢相信?可偏偏这事儿还发生了!!

    事情荒诞是荒诞,但总算是解决了,至少,他们是这么认为的。

    所有人都放松地大吐一口气。

    岂料,正在此时,叶锋嘴角弯起,轻笑着问道:“何太冲,十二减去八,等于多少?”

    “什……什么?”

    何太冲一愣,被叶锋打了个措手不及,完全没反应过来,骤然对上叶锋微微眯着的双眼,心脏忽然‘咯噔’跳了一下,一股既恐惧、又不详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

    他支支吾吾道:“是、是四……”

    下一刻!

    叶锋左手虚空成爪,嗖的一下,虎头连带着那个麻袋,已被他揽在怀中,与此同时,五道真气自其右手五指爆射而出,爆出一朵无比耀眼的金芒!!

    劲风呼啸而起,那道金芒直往何太冲面门推去。

    宋远桥、俞莲舟、张松溪、殷梨亭、莫声谷同时失声叫道:“小心!!”

    呛!

    五人身形跃起,施展起武当剑法,同时往叶锋刺去!

    嗤!

    五道白光一闪,五人之间连成一个正五边形,四道剑幕随之而起,剑幕冲天而起,徒生三丈,而后方向一转,彼此合围交汇,登时响起无比尖锐的破空之音。

    五道真气合而为一,直往正中间的叶锋,扑杀而下!

    这五人皆乃当世第一流的剑客,单个已然不凡,彼此又相识相知几十年,再熟悉不过,剑法一旦施展开来,再配以张三丰所创剑阵,威力之大,自然非比寻常。

    此剑阵名为“五行极剑”,乃不世出之一代宗师张三丰研读《易经》,有所感悟,将金、木、水、火、土互生互克的特性。融于剑阵。进而演化而来。

    中原五绝时代。王重阳担心自己身死,全真教再无他人是余下四绝的对手,遂自《九阴真经》中演化出一套“北斗天罡阵”,需七人协作,一旦施展开来,七人内力合而为一。

    全真七子曾以此阵对付东邪黄药师,双方大战一夜,仍是胜败未分。若非中途西毒欧阳锋搅局,杀了一人,谁胜谁败,还未可知。

    张三丰原本还创出一套七人协作的“真武七截阵”,纵是当世二三十位一流高手齐出,也可应对,但俞岱岩残废、张翠山自刎,这“真武七截阵”就算废了。

    他闭关三年,随即又创出只需五人便可发动的“五行极剑”。

    “北斗天罡阵”将七人内力合而为一,已然不凡。但这“五行极剑”却更胜一筹。

    只因这“五行极剑”不单单只见简单的叠加效果,当五人真气合而为一时。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五人内力徒然提升为原来两倍,合而为一的真气也徒然变为原来的两倍!!

    单单只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五行剑阵”的威力,甚至还要超过“真武七截阵”。

    纵然是张三丰亲临,若不知这“五行剑阵”的破绽,单纯以内力与之相抗,想要破了此阵,恐怕还得费些功夫。

    这“五行剑阵”方才施展开来,众人眼前一亮,全被惊地呆住,目中全是难以置信之色,怔怔瞧着这一剑阵,随后,现场徒然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喝彩声。

    就连明教也不例外。

    杨逍目光刁钻,宋远桥、俞莲舟等人身形方动,他已爆喝道:“好剑阵!当得‘天下第一’四个大字!”

    剑阵施展开来,广场之上,距离最近的殷天正先是一愣,随即默然长叹一声,道:“只要用上这等剑阵,纵然是阳教主在世,恐怕也难以破解……好张三丰!好张真人!”

    剑阵之中的叶锋,同样大吃一惊。

    原本他以为自己再入倚天,以他现如今的修为,那就是八条腿的螃蟹——横着走,除了一个张三丰,当世再也无人是他敌手,但怎么也没料到,世间居然还有此等剑阵。

    昔年读倚天,张三丰途经武昌,创下不世出之阵法——“真武七截阵”,他是记忆犹新,但眼前这阵,却绝对不是。

    更重要的是,这剑阵施展开来,合而为一攻来的内力,即便是他,也不由为之咋舌。

    恐怖!

    不用想也知道,这定然又是张三丰的大手笔了。

    念如电转,热血沸腾,叶锋大笑一声:“好一个张三丰!好一个大宗师!痛快!!”内力一收,右掌金芒消失,随之却虚空成爪,冲着何太冲冷喝一声,“给我过来!”

    骤然运功。

    嗤!

    劲风大作,一股巨大的气流,狂龙一般,呼啸而出,卷起何太冲。

    何太冲脸色巨变,骇然道:“你要干什么?!”

    下一刻!

    何太冲尚未来得及反应,身体就如一个洋娃娃,嗖的一下,直接被叶锋吸了过去。

    此刻,五人真气合而为一,骤然提升两倍,雷电般的剑光呼啸刺下,叶锋右手抓住何太冲脖颈,轻笑一声:“借你挡铛子弹!”随手向上一抛,何太冲直接冲着那道剑光飞去。

    宋远桥、俞莲舟、张松溪、殷梨亭、莫声谷脸色大变,同时大叫一声:“撤剑!!”

    叶锋长啸一声:“晚了!”话音才起,身形骤然一闪,已迅捷胜电地闪出剑阵。

    下一刻,现场爆出轰的一声闷响!

    雷电般的剑光正中何太冲,这一击威力实在太大,何太冲直接四分五裂,尸身四射而出,肉沫横飞,鲜血四溅,宋远桥、俞莲舟等人距离最近,浑身溅满鲜血。

    “啊!”

    这一幕实在太过血腥,有人失声叫了出来,所有人嗔目结舌,全都看得呆住。

    嗖!

    叶锋身形忽然消失,再出现时,已是四丈之外,那里,正是昆仑派所在。

    班淑娴怒吼一声:“恶贼,纳命来!”

    白光一闪,拔剑便往叶锋身上刺去,她胸中怒火中烧,但剑法却丝毫不乱,一剑刺去的,正是昆仑派绝学两仪剑法,剑招奇谲,角度刁钻,不负名家风范。

    叶锋左手揽着一只麻袋,班淑娴一招两仪剑法刺去,他身形一动不动,轻笑一声,右手伸出,速度迅捷如电,轻轻在班淑娴剑身拍了一下。

    只听铛的一声清响,根本不知他手上用了哪般技巧,原本正刺向叶锋的利剑,方向再度一转,直接往她脖颈上砍去。

    叱!

    鲜血四溅,班淑娴“啊”地叫了一声,难以置信地看着叶锋,噗通一声,直接摔倒在地,就此绝命。

    斩杀班淑娴,叶锋身形不动,宛如狼入羊群,右手六脉神剑再起,剑气纵横而起,嗤的一声,剑光一闪,正瘫倒在地的西华子,直接身首分离,就此毙命。

    现场再度爆发出璀璨至极的剑光!

    “还有谁曾吃了那四只小猴?”

    昆仑派众人全被吓破了胆,浑身剧烈颤抖,无人应答。

    “算了,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吧……”

    剑光方才消失,随之再度出现,原本已渐渐消失的哀嚎,再度响彻广场,远远传开。

    两三个呼吸过后,剑光方才消失,昆仑派的弟子也死伤大半,完好无损的,只有十余人。叶锋口中虽那般说,但毕竟还是有所挑选。(未完待续。。)u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