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402章 光明顶上战群雄[九]

正文 第402章 光明顶上战群雄[九]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身体被击中,鲜于通“啊”地哀嚎一声,口中叫道:“中毒,中毒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噗通一声,直接从椅子上滚下,瘫软在地。

    众人刚从叶锋先前所说两件大事带来的震撼中恢复过来,瞧见这一幕,又皆脸露骇然,难以置信地看着叶锋,均惊骇想道:“怎么可能?!”

    不过是一些清水,但到了他手中,转眼之间,就已化为夺人性命的剧毒,他是如何做到的?江湖之中,可不曾听闻有这等简易却又毒辣的制毒方法!

    岂料,众人正惊诧的当儿,鲜于通却忽然重新站起来,拍了拍身体,运起内功,脸露喜色,劫后余生般重重呼出一口气,道:“没事,没有事……”

    众人齐齐翻了个白眼。

    叶锋也是一愣,随即哑然失笑。

    原来叶锋适才斩杀少林武僧的手段,实在太过狠辣,鲜于通杯弓蛇影,那几片薄冰入体,虽然无害,但他心底却早已本能认定自己必死无疑,‘生死符’尚未作,自己便直接摔倒在地。

    正在此时,空智双手合十,长叹一口气,缓缓道:“叶施主,今日之事,咱们六大派暂且作罢。上天有好生之德,派了叶施主前来,明教天数未尽,咱们随即便将退去,但叶施主你杀性太重,还盼……”

    他话还未说,叶锋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嗤笑道:“打不赢就打,打不赢就跑?呵。不仅要跑。还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加以规劝?大和尚,现在才说这话,太晚了些吧?”

    “你!”

    空智为之错愕。

    叶锋冷笑道:“我这人嚣张是嚣张,狂妄也的确狂妄,但别人要是给我三分薄面,态度平和,我这嚣张、狂妄也会双倍收敛。同样的,要是有人妄图杀我。纵然没杀成,不论那人什么身份,我也会追杀到底,直至将其斩杀!”

    “走?你走得了么?!”

    空智倒吸一口凉气。

    这才意识到,今日之事,恐怕很难善了,自己这条老命算是交代在这光明顶了,心底不由轻叹一声:“一念之差,谁曾想,自己竟惹上了一个千年难得一遇的杀神!”

    毕竟乃少林三大髦宿之一。空智神色变了变,缓缓道:“既然如此。那老衲便来会一会叶施主。只是老衲有一事相求,还盼叶施主应允?”

    叶锋一眼洞穿空智的想法,冷冷道:“少林那些和尚又没惹我,我理他们作甚?!我这人虽然嗜杀、好杀,却不滥杀!”

    空智点了点头,宽慰道:“如此,便多谢了。”

    少林派中,登时有人失声喊道:“师父!”“空智师叔,这奸人屠我师兄弟,咱们跟他拼了!!”

    空智双目一眯,厉声道:“本门弟子听令,不论老衲生何事,你们都不得寻衅挑事,下山,回到嵩山!胆敢违抗此令者,立即逐出师门,绝不姑息!!”

    呼。

    众人为之侧目,唇亡齿寒,皆轻叹一口气,心下感慨空智为了保护门下弟子,舍身成仁,同时也萌生退意。

    眼下,覆灭明教已成妄想,空智起了个头儿,他乃六大派联盟的统帅,连他都心生后退之意,顷刻之间,余下五派土崩瓦解。

    安排好后事,空智一双宽大的袖袍横向一摆,摆出罗汉拳的起手式,冷喝道:“叶施主,请了!”

    叶锋身形不动,扫了空智一眼,道:“以你的武功,连跟我动手的资格都没有,所以还是不请了,你早就败了……时间已经差不多,该作了吧……”

    空智心中巨怒,面上冷哼一声,道:“那老衲就不客气了!”

    嗖的一下,劲风呼啸中,挥拳直往叶锋身上攻去。

    岂料,他一拳方才击出,胸部气舍穴、俞府穴,腹部天突穴、巨阙穴,突然酸痒难耐,“哎呦”叫了一声,情不自禁伸手去抓。

    他反应甚是敏捷,一旦察觉异常,随即迅捷如电地点了身上几个穴道,却哪能有用?!

    酸痒一旦开始,便如泄了洪的大坝,一而不可收拾,越来越痒。

    空智骇然看着叶锋,凄厉嘶吼道:“你……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嗷嗷嗷——”

    他脸颊通红,最初还能凭借过人的毅力,硬撑着不叫喊,但那酸痒越来越狠,浑身上下,仿佛有千万只蚂蚁钻进骨头,钻进血肉,钻进奇经八脉,不停撕咬。

    最后,终于再也忍受不了,奋力嘶吼起来。

    “痒,痒死我了,你这恶魔究竟对我做了什么?啊啊啊……杀了我,你们快杀了我,嗷嗷嗷——”

    嘶吼声越来越大,到最后,空智在地上滚来滚去,已双手张牙舞爪,在身上抓来抓去,僧袍早已被抓得粉碎,一道道粗目惊心的血痕随之出现。

    哗然。

    众人张口结舌,难以置信地望着叶锋,不寒而栗。

    正在此时,鲜于通“哎呦”一声,同时凄厉嘶吼起来,也如空智那般,在地上滚来滚去,苦不堪言。

    有人失声惊呼道:“水!他就是用那清水下的毒!!”

    直到这时,张无忌骇然失声道:“‘生死符’,你适才所用正是炼制‘生死符’手法!”

    叶锋打了个响指,笑道:“回答正确,但很可惜,不能给你加分。”

    张无忌却又摇了摇头,不可置信道:“怎么可能,这……这‘生死符’明明已经失传几百年,经书之上,也只当传说轶闻,世间怎么可能真有人会炼制?!”

    叶锋轻笑一声,也不解释。

    空智、鲜于通口中同时凄厉嘶吼道:“杀了我!快杀了我啊啊啊——”

    所有人哗然变色,头麻。几乎是一瞬间。绝大多数人情不自禁后退两步。好让自己尽量远离叶锋,眼见空智、鲜于通如此惨状,生怕一不小心,自己也中了这‘生死符’。

    宋远桥眉头一皱,冲张无忌拱了拱手,道:“这位少侠,请问一下,那‘生死符’究竟是何物?可有破解之道?”

    他知道叶锋既然下毒。纵然自己求他也是无用,那么唯有将希望寄托在张无忌身上,心想:“既然他能分辨出这‘生死符’,如何治疗,多少也应该知道一些。”

    张无忌方才从惊骇、震撼中恢复过来,重重呼吸几下,好让自己平复下来,缓缓将‘生死符’的来历,一一说明,最后摇了摇头。绝望道:“故老相传,一旦中了‘生死符’。除了施用者本人,旁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解!”

    “更重要的是,一旦中了‘生死符’,也正如那金蚕蛊毒,内功全失,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真是……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张无忌目光极为复杂地看着叶锋,轻叹一口气,最后又补充一句。

    胆寒。

    现场,众人的脸色登时变得极为惨白,后背乍起一层白毛汗,惊骇看着叶锋,眼神之中,满满全是惊恐之意。

    张无忌适才所说,这‘生死符’早已失传几百年,叶锋从何处得到的,那是谁也不知,谁也不晓。但到了此刻,再来追究这个,已经不切实际。

    威胁,这‘生死符’产生的骇人听闻的威胁才最紧要!

    惊悚,实在是太过毛骨悚然!!

    灭绝师太蓦地瞪大眼睛,惊诧骇然地望向叶锋,心悸莫名。

    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从师祖那里听到的种种传闻,全都是真的,这人……这人竟当真活了几百年!!

    ……

    ……

    叶锋轻笑一声,缓缓来到鲜于通身旁,道:“我问你,你究竟有没有抛弃一位名叫‘胡青羊’的苗族姑娘?你师兄白垣究竟是被你所杀,还是命丧明教之手?”

    此刻,鲜于通早已神智慌乱,眼下自己所受之苦,更令他不由联想起白垣身中金蚕蛊毒,临死知之时的惨状。

    隐隐之中,倒真似瞧见了白垣的鬼魂,只吓得脸色惨白无比,冲着叶锋不住磕头,惨叫道:“白……白师哥……求求你,饶了我,你死得很惨,可是谁叫你当时那么狠狠逼我……你要说出胡家小姐的事,师父决不能饶我,我……我只好杀了你灭口啊……”

    他酸疼难耐,额头早已磕得鲜血直流,也不论叶锋问的是什么,自己已将抛弃胡青羊、以金蚕蛊毒毒杀白垣随后又嫁祸给明教等事,一一道来。

    此刻,日光普照,但众人听罢鲜于通的话,只觉阴风惨惨,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寒颤。

    华山派上下更是哗然一片,无不又惊又怒。

    他们原本都以为白垣是被明教所杀,但谁曾想,其中故事竟是这般曲折,而白垣竟是被鲜于通所杀!

    嗤的一下,白光一闪,叶锋手起剑落,直接斩下鲜于通的脑袋。

    家丑不可外扬。

    鲜于通更是华山派闲人掌门,身份尊贵,纵然犯下天大的过错,那也与旁人无关,也需关起门来处理,叶锋这般做,无异于狠狠打了华山派一个巴掌。

    叶锋一剑斩杀鲜于通,华山派中,原本还有人跃跃欲试,却是被人从身后一拉,不敢造次。

    鲜于通已死,但广场之上,空智仍在地上翻滚,凄厉哀嚎。

    张无忌冲叶锋拱了拱手,恭敬道:“叶前辈,小子有个不情之请,还盼考虑……这‘生死符’有止痒解药,纵然你不想完全解开,也请赐予止痒丹,减轻空智大师的痛苦。”

    叶锋双目一眯,冷冷道:“你也知道是不情之请,那还提什么?”

    “这……”

    张无忌一愣。自己不过随口一说,叶锋以之反驳,正是以己之矛攻己之盾,着实不好回答。

    不等张无忌回答,叶锋神情一变,忽然轻笑道:“不过咱俩除此见面,我看你实在很顺眼。又不是什么难事。答应你就是。也不用什么止痒药丸,完全解除他的痛苦好了。”

    张无忌放松地吐了一口气,道:“多谢叶前辈。”

    不仅是张无忌,少林派众弟子也放松下来。

    下一刻!

    嗤的一声,叶锋长剑随手一挥,一道无形剑气,青泓一般,倾泻而出。化为一道白线,直接斩下空智的脑袋。

    张无忌脸色一变,吃惊地看着空智,张目结舌道:“叶前辈,你……你怎么说话……”

    叶锋耸了耸肩,轻笑道:“怎么说话不算数?空智自杀不能,地位又太过崇高,无论是少林,亦或是其他门派都不敢杀他,那唯有我来代劳了。现在可不完全解除他的痛苦了么?”

    张无忌被说得脸色一白,良久无语。

    现场寂静之中。张松溪咬牙道:“好一个解除他的痛苦!”

    叶锋扭了扭脖颈,望向武当派,笑道:“好了,该死之人,已杀光杀尽。我也该来领教领教诸位的剑阵了。”

    宋远桥、俞莲舟、张松溪等人相视一望,同时冷喝一声,再度纵身跃上台子。

    张无忌惊呼一声:“叶前辈,剑下留情!!”身形一跃,人已置身两者之间。

    张松溪道:“曾少侠,此事与你无关,你退下,不要被连累,平白丢了性命!!”

    张无忌摇了摇头,知道相求无用,坚定道:“叶前辈,你神功盖世,当世无敌。但武当七侠,侠义之名,天下皆知,他们可不曾得罪于你!今日你若要伤他们一根汗毛,唯有从小子的尸体上踏过去!!”

    周芷若、小昭面上都是一紧。

    前者不由抓紧了衣袂,生怕叶锋盛怒之心,杀了张无忌,后者更满脸担忧,失声惊呼道:“公子!!”

    叶锋笑了笑,缓缓道:“武当七侠,仁义之名天下传,自然远非欺世盗名之辈可比。放心,我此番与他们交手,不为伤人,只为破解他们适才施展出的剑阵。”

    叶锋忽然顿住,眼中流露出一种悠然向往、义无反顾的神色。

    只见他抬眼凝望极远处,缓缓道:“我这一世,不为钱财,不为名利,只求武道一途的突破……若连张真人所创剑阵都破不了,又怎有前去挑战的资格?!”

    张真人?前去挑战?

    直到这一刻,所有人才明白叶锋的终极愿景究竟是什么,而后哗然、震动。

    张三丰年已过百,近四十年来,不曾与任何人有过正式决斗,他人虽仍然健在,但其武功高到何等程度,却已成传说。然……徒弟如武当七侠,已然如此,他的修为,又怎可能低得了?

    毫无疑问,这必定又是一场足以载入史册、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战。

    所有人怦然心动,心中徒生一股期待。

    张松溪嗤笑一声:“挑战我师父?哼,以尊驾今日所作所为,纵然武功足够,但最关键的……做人的境界却与我师父差了十万八千里,你又哪来的资格?!”

    叶锋洒然一笑道:“咱们只谈武功,不聊道德。”

    宋远桥冷喝一声:“曾少侠退开,结‘五行极剑’大阵!”

    张无忌应了一声,纵身掠开,却并未掠下台子,心中早已打定主意,只要见势不妙,立即出手相救。

    叶锋轻笑一声:“‘五行极剑’?好名字,怪不得诸位所站方位,跟金、木、水、火、土有关。哦对了,担心忘记,破阵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

    面向一转,叶锋望向台下的小昭,笑道:“小昭,你站着别动!”

    嗤!

    叶锋手腕一挥,斩龙倏然一抖,劲风登时呼啸而起,一道金黄色剑气骤然绽放,自剑尖攒射而出,直往台下小昭刺去!

    那金黄色剑气临到中途,忽地一化为二,二化为四,四化为十六。

    眨眼之间,天际已出现数不尽的火红剑气!

    张无忌惊骇,失声道:“不要!”呼呼拍出两掌,直往那剑气攻去。

    叶锋轻描淡写地拍出一掌,顿时消了张无忌那两道掌气,张无忌目眦欲裂,再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小昭惊恐凝望张无忌,惊叫一声:“张公子!!”语气之中,隐隐已有诀别之意。

    与此同时,无数惊呼同时而起,只因小昭身前还站着许多六大派的弟子,只要被剑气刺中,必死无疑,就在所有人以为一幕惨案即将生,异变突生!

    下一刻!

    那千百道火红剑影方向骤然一转,绕过小昭身前众人,耳听咔嚓咔嚓闷响,众人定眼再看,只见小昭双脚间的铁链,被那剑气击中,竟全都断成寸许来长!

    张无忌蓦地一愣,明白是自己误会了,尴尬看着叶锋,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些什么。

    叶锋轻笑一声,道:“倚天剑已被我毁掉,当世除了屠龙刀,恐怕也只有我这斩龙能将小昭脚上铁链斩断……她是个好姑娘,你千万莫要辜负了她。”

    张无忌感情复杂地应了一声:“是”。

    旁人如何看待叶锋,他是知道的;叶锋手段狠辣,性情乖戾,他也是知道的。但不知怎的,他觉得这人难以捉摸的同时,心中却又泛起一股莫名的好感来。

    其实,斩断小昭脚上铁链之前,叶锋也很想冲上前去,极为冒失地询问那个几十年来,令人着迷的问题。

    “小昭姑娘,我这人说话不委婉,你莫要见怪,请问……你到底是怎么换内裤的?!”

    【ps:古人不穿内裤,很多也不穿裤子,只穿裙子,我查过,也都知道,涉及古代历史着装问题,勿要深究。】(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