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405章 虚空御剑,神耶鬼耶?(下)(6000+,求月票,真诚的!)

正文 第405章 虚空御剑,神耶鬼耶?(下)(6000+,求月票,真诚的!)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第4o5章虚空御剑,神耶鬼耶?(下)(6ooo+,求月票,真诚的!)

    正午,阳光明媚。

    光明顶,明教议事大厅。

    正厅内,叶锋坐于正中位置,杨逍、殷天正、韦一笑、五散人等明教核心高层,分别列于其下。

    叶锋交代自己离开之后,明教需要注意的事情,尤其是丐帮想捡便宜,将会入侵之事,杨逍、殷天正、韦一笑等人,俱是听得呆住。

    杨逍冲叶锋拱了拱手,道:“教主神通莫测,自是说什么便是什么,但下属却心存疑虑,斗胆想问……现今已过去七日,但明教总坛任未接到任何偷袭、进犯的消息,教主却又是从何得知的?”

    不仅仅是杨逍,殷天正、韦一笑等人,心中均是老大疑惑。

    叶锋笑了笑,道:“杨左使有所不知,那陈友谅名为丐帮长老,实际上却是成昆的亲传弟子,而现今丐帮帮主早已被掉包,是个西贝货。成昆那等心思缜密、狡诈之人,岂会只留有一手?”

    “六大派联合前来进犯,若杨左使、韦蝠王等人未伤,胜败乃五五之数,成昆又怎会不上第二道保险?!”

    顿了顿,叶锋轻轻摇了摇头,道:“所以我就想,成昆肯定早已料定最糟糕的情况。但纵然六大派围剿不成,也必是两败俱伤,成昆自然不肯放过这千载难逢覆灭本教的机会!”

    闻言,杨逍、殷天正、韦一笑等人均赞同地点了点头。

    叶锋洒然一笑,道:“但现在成昆已死,陈友谅是否还会干那事儿,那就不知道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大丈夫能屈能伸,一时成败不足为虑,只要有强敌攻山,准备好食物、清水,你们便直接进入密道躲避。”

    “是!”

    众人齐齐应了一声。

    念头转动,叶锋问道:“杨左使,洪水旗朱元璋是否正往此处赶来?”

    杨逍道:“启禀教主,七日之前,接到你的命令,属下已令人飞鸽传书,朱元璋、常遇春、徐达等人接到命令,正往总坛赶来。”

    叶锋笑了笑,随手递给杨逍一张路线图,道:“杨左使,你再将这路线图飞鸽传书,送到朱元璋手上,我即刻下山。只要他们沿着地图所示路线赶路,旅途应该就能遇上。”

    明教众人再度大吃一惊。

    七日之前,叶锋方才坐上明教教主之位,不问其他,所下第一道命令,正是给杨逍下令,严令朱元璋放下手头一切工作,赶往明教总坛。

    此时朱元璋不过是明教洪水旗一名弟子,军队之中,也只是众人普通将领中的一个,叶锋如何认识朱元璋的,姑且不提。他这道命令,更是下得莫名其妙。

    眼下更是要以教主之尊,径直下山与朱元璋等人汇合,放在众人眼里,这已完全是前去迎接,朱元璋何德何能,竟能享受到这等荣耀?!

    这事儿,实在太令人费解了。

    周颠抓了抓脑袋,道:“教主,那朱元璋有什么本领,竟惹得你这般看重?”

    叶锋笑了笑,目光扫了扫杨逍、殷天正等人,笑道:“恐怕不仅是周颠,诸位心中也有这个疑惑吧?”

    厅内响起一片笑道,有人道:“不瞒教主,正是如此。”

    叶锋目光望向远处,缓缓道:“几日之前,诸位应该还记得我说过一句话……再入此世,我有两个终极目标,其中一个,是前往武当山,挑战张三丰。另一个我没说,你们知道是什么么?”

    杨逍眼睛被点亮,立即道:“驱除胡鞑,恢复汉室河山!!”

    叶锋霍然起身,长啸一声,道:“不错,正是驱除胡鞑,恢复汉室河山!!实际上,这什么教主之位,做不做,于我来说没半分差别。”

    “杨左使、韦蝠王,你们最初还有所犹豫,不外乎是见我杀人如麻,性情太过乖戾。但我所杀之人,要么该死之极,要么威胁于我。”

    “武当七侠,仁义之名天下传,人品、行径俱是一等,纵然不敬,我也没将他们如何不是?!”

    杨逍、殷天正、韦一笑等人一愣,浑没料到叶锋突然会来个推心置腹,仔细一想,还真是这样,面上均闪过一丝愧疚,双膝一弯,便要跪倒谢罪。

    哪料,他几人刚要弯腰之时,叶锋双掌平平推出,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强压,柔顺如水般攻出,托着几人的膝盖。

    此刻,叶锋与几人相距尚有半丈,而以杨逍、殷天正、韦一笑、五散人之能,竟是半点也弯曲不得,无论如何运功,叶锋所施加内力,总比自己高出那么一点点。

    好深厚的内力!

    杨逍、殷天正、韦一笑、五散人心中一惊,惊骇看着叶锋。

    虽然他们几人被成昆暗算,中了幻阴指,但七日过去,已经恢复了六七成功力,但叶锋竟只凭一人之内力,同时压制住几人,这实在太过不可思议。

    闻名不如见面,见面不如亲试。

    先前叶锋单身一人,尽败六大派个中好手,震撼固然震撼,但那毕竟只是瞧见叶锋跟别人动手,而非自己亲自上阵,个中体会自然不同。

    直到这一刻,众人才惊骇现,叶锋内力之深,简直便如汪洋大海,无穷无竭。

    周颠又是震撼,又是敬佩,又是愧疚地望着叶锋,大叫道:“教主,我周颠有眼不识泰山,误会了你,你不要见怪,周颠这就给你赔礼啦……”

    说着话,啪啪几下,狠狠扇了自己七八个巴掌,脸颊登时红肿一片。

    叶锋笑道:“谁来见怪你来着,要真见怪,就见怪你开了一个坏头。这么多人,就你自己扇了自己激巴掌,你让杨左使、韦蝠王、鹰王他们怎么办才好?不打不是,打吧,脸皮又没你周颠厚,下不去手……”

    说不得跟着调笑道:“正是如此,周颠,这回你是真的做错了。”

    周颠脸色大急,满面苦相道:“但是我已经打了,那该怎么办才好?”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爆出哈哈大笑,气氛好不热闹。

    大笑过后,叶锋将《武穆遗书》自怀中拿出,递给杨逍,又令他将绢帛依次传给殷天正、韦一笑等人,朗声道:“老实说,这教主做或不做,我都不怎么看重,我唯一在乎的……只是将驱除鞑子!”

    “诸位手中所拿绢帛,正是岳飞岳将军所著兵书,我召令朱元璋前来,最主要的,便是要将这兵书亲自交到他手上!待胡鞑被赶回沙漠,我的使命也算完成了。”

    听叶锋口中意思,竟隐隐有大功告成,抽身而退的心思。

    众人不由叫了一声:“教主!”

    叶锋一挥手,笑道:“好了,该交代的事已经交代完全,杨左使、韦蝠王,你们暂时留在总坛,我先行一步。待你们伤势完全好了,届时再汇合。”

    杨逍还待再说,正在此时,忽听得东面远远传来一阵阵尖利的哨子之声,正是光明顶山下有警的讯号。

    突然之间,门外脚步声急,一个人闯了进来,满脸血污,胸口插着一柄短刀,叫道:“敌人从三面……攻上山来……弟兄们抵敌……不住……”

    韦一笑抢先一步,问道:“什么敌人?”

    那人手指东南方,正要说话,身形一顿,突然向前摔倒,就此死去。

    此时,锐金旗掌旗使吴劲草冲入大厅,只见他全身浴血,微微躬身,道:“禀告教主,不出教主所料,山下前来进犯的,正是丐帮为主的十余个小帮派!”

    众人浑身一颤,嗔目结舌,难以置信地看着叶锋。

    周颠更是双眼冒光,大叫道:“教主,你真是料事如神,丐帮那帮兔崽子还真想捡便宜,咳咳……”大笑引动伤口,又痛得咳嗽几声。

    杨逍双眼一眯,立即问道:“吴劲草,进犯之敌来了多少?”

    吴劲草道:“启禀杨左使,丐帮、三门帮、巫山帮等十余个大小帮派,人数将近两千余人!”

    周颠瞪大眼睛,失声道:“这么多?”随即猛地一跺脚,气呼呼道:“好丐帮,竟敢勾结了三门帮、巫山帮来乘火打劫,我周颠只要有一口气在,就跟他们永世没完……”

    杨逍双手一拱,转过身,恭敬道:“教主,来敌人多势众,更做了完全准备,属下建议,为了让损失降到最低,应当将五行旗的兄弟依次撤下,所有人立即躲进密道!”

    这也正是叶锋先前所说方案。

    岂料,叶锋却是大笑一声:“来得好!老子等得好久了!杨左使,立即撤下五行旗的兄弟,但躲进密道却是不必,若要攻上光明顶,不是有一个必经之地,名作‘万夫崖’,咱们好好教训教训那帮兔崽子,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一群游兵散勇,又不是什么正规军队,不过是土鸡瓦狗,我去去就回!”

    话语方尽,叶锋身形骤然一闪,已掠出议事大厅,只是刹那,整个人已消失不见。

    什么?!

    众人全都一愣,听叶锋的意思,他……他竟是要凭借一人之力,击溃丐帮、三门帮、巫山帮这两千余众的联合军?!

    别开玩笑了!

    那是两千多人,不是两千只猪,任你武功哪般高,内力总有枯竭时。刀剑无眼,对方一拥而上,随便刺你一剑,你就挂得不能再挂了!

    对方再暗放冷箭,情况只会更糟!

    更何况,对方来势汹汹,做了完全准备,哪有那么容易被击败?!别说击败,以明教眼下的状况,连退敌都是不能,至多坚持两个时辰,总坛便被会被攻破!!

    还真是胡来啊……

    周颠哇哇大叫一声:“教主,不要冲动!!你自己不也说了……大丈夫能伸能屈,一时成败又算什么了嘛!!”双脚蹬地,迅疾奔出议事大厅。

    杨逍双目爆射出两道寒光,厉声吩咐道:“锐金旗掌旗使吴劲草听令,保护教主,若教主伤了半根汗毛,整个锐金旗全都提脑袋来见!”

    吴劲草重重应了一声,随即闪出。

    殷天正、韦一笑等人早已施展身法,追赶叶锋而去!

    ……

    ……

    光明顶山道,万夫崖。

    此处叶锋也很熟悉,初入倚天,自己进入密道,盗得乾坤大挪移,杨逍、范遥、四大护教法王、五散人,明教众高手倾巢出动,外加五行旗,将自己拦于此处。

    故地重游,时光轮转,现下自己已成明教教主。

    此刻,万夫崖上厮杀不断,震天的嘶吼声、哀嚎声混合,响彻山谷,把守此处关隘的,正是锐金旗弟子。

    叶锋施展身法,方才现身,锐金旗弟子已有人叫了一声:“教主,是教主来了!”

    锐金旗众人瞧见叶锋,还当他是前来督战的,士气大振,锐金旗掌旗副使吴世三厉声嘶吼一声:“教主就在身后,咱们绝对不能给教主丢脸,不能再让这帮兔崽子前进一步!”

    “兄弟们,杀啊啊啊啊——”

    无数人跟着大声嘶吼:“杀光这帮兔崽子!!”

    锐金旗嘶吼震天,丐帮等人先是一愣,随即也是狂喜,嘶吼道:“兄弟们,那人正是魔教教主!这就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走进来杀了他!!冲啊啊啊——”

    气氛徒然再度高涨,厮杀变得前所未有地残酷。

    叶锋长啸一声,厉声道:“所有明教弟子听令,立即撤退,违者逐出本门!”

    此刻,杨逍、殷天正、韦一笑等人已不分前后赶来,听到此处,脸色大变,同时失声道:“教主,不可!”

    周颠更是急地直跺脚,大叫道:“教主,你体恤下属,但咱们也不能忘恩负义。更何况,你身上扛着重任,怎可以身犯险!我周颠先替你厮杀一阵!!”

    锐金旗弟子全都愣住,有些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没有……没有听错吧?

    叶锋冷声道:“吴世三,你胆敢抗令不从?!”

    吴世三咬牙,道:“属下不敢,锐金旗所有兄弟听令,撤!!”

    丐帮等人见锐金旗后退,张狂、得意地哈哈大笑道:“魔教兔崽子们害怕了,兄弟们,咱们很快就能拿下光明顶,这可是奇功一件,杀啊啊啊——”

    杨逍、殷天正、韦一笑等人相视一望,猛地咬牙,正要出手厮杀。

    正在此时,呛呛两声清鸣,声响震天,响彻昆仑山,一青一红两柄利剑骤然出现在叶锋手中!

    所有人俱是一愣,惊奇地看着叶锋,均惊诧想着:“那青紫双剑从何处而来?!这人当真邪门,他又要干什么?!”

    下一刻!

    嗤!

    白光一闪,空中响起一道尖锐的破空之音!

    那青剑宛如一道怒射而出的箭矢,在青山白云间划出一条白线,迅捷胜电,猛似雷霆般,刺向丐帮弟子。

    轰!

    剑光一闪,当先四人全被剑光扫中,直接身分离,脑袋在空中划过一条抛物线,分别射向两边。

    单单将手中兵刃掷出,斩杀四人,这本不算什么,但接下来的一幕,却令所有人嗔目结舌,骇然呆住。因为那青剑斩杀四人之后,并未摔落在地,反“呛”的一声,再度飞射而起。

    只见叶锋手中挥舞紫剑,青剑紧随紫剑动作,刺、挑、削、砍,诸般精妙剑招,一一演化而出。

    此刻,叶锋与丐帮诸人相距尚有二十丈的距离,但那青剑却宛如被叶锋握在手中,招式之精妙,丝毫不下于当世第一流的剑客,青泓般挥泄而出的剑气,纵然当世第一流剑客与之相比,也相形见绌。

    这正是叶锋修炼《焚天噬地诀》,再将《八八六十四虚空御剑诀》施展而出,阴霜姬的独门绝技——虚空御剑术!

    虚空……虚空御剑,这简直是传说中的飞剑杀人!!

    这人……这人究竟是神是鬼?!

    哗然。

    所有人如遭电击,难以置信地看着叶锋,杨逍、殷天正、韦一笑诸人全都看得呆住,怔怔说不出话。

    良久之后,杨逍方才张口结舌道:“这……这又是……”

    今日之所见,实在是晴天霹雳,更是匪夷所思,出理解,他心绪激动,想问些什么,又想说些什么,但才开口,却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问什么,又该说什么。

    周颠眼睛瞪地牛眼一般大,失声叫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但见剑影闪烁,叮叮当当兵刃相击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顷刻之间,丐帮诸人已被斩杀数十人。

    “痛快!再来!!”

    叶锋口中厉喝不断,手中紫剑挥舞如电,以往所学诸般剑招,只要闪过脑海,随即施展出来,万夫崖山道之上,顿时堆积起无数尸体,哀嚎遍野。

    丐帮诸派的先锋部队,已开始慌乱,随之便会彻底败退。

    实际上,叶锋也并未斩杀多少人,但他那虚空御剑术使来,神乎其神,实在太过骇然,他们乍然一见,胆子全都被吓破了,不用打,已经心生退意了。

    “箭!用箭攻击!!”

    山下极远处,一个肤色带着病态白的中年男子,双眼眯了眯,声音颤抖,却冷静地下达命令。

    叶锋功力何等深厚,此番原本便为斩杀陈友谅,正全神贯注凝听,这一切,又怎可逃过他的耳朵?

    咻!咻!咻!咻……

    中年男子命令才下,无数箭矢,密密麻麻,爆射而来!!

    周颠大声道:“教主小心!!”

    叶锋轻笑一声,运起内功,嗤的一下,真气自他身体劲射而出,人已骤然脱离里面,腾升五尺,周遭则形成一个直径五尺的金色圆球,正是真气防御罩!

    众多箭矢射中金色圆球,纷纷落地!

    这神乎其神、难以置信的一幕,震呆了所有人,有张大嘴巴者,有喉咙蠕动不停吞口水者,更多的,则是瞪大眼睛,骇得浑身颤抖,这……这哪是凡人能施展出的招式?!

    溃败。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不是人,他根本不是人!!”

    “鬼!鬼啊啊啊——”

    “逃!!兄弟们快逃啊,他根本不是人,咱们快逃啊啊啊啊——”

    兵败如山倒。

    惊恐的嘶吼声中,丐帮诸人潮水一般往后退去。

    诚如叶锋所说,这两千人说着是多,但全都是乌合之众,又非什么正规军队,纪律、战斗什么的,都是扯淡,纵然不先以虚空御剑术骇其心神,直接厮杀,进而击溃。

    对叶锋来说,也是毫无压力。

    到了此刻,任何人的命令都不起作用了,更何况,纵然是先前那冷静下令的中年男子,也骇得说不出话。

    叶锋长啸一声:“杨左使,总坛就交给你们,我先行下山,咱们随后再汇合!”

    话语未尽,人已骤然施展身法,直往丐帮诸人追杀而去,直如狼入羊群,根本不是战斗,更不是两军大战,已完全演化为单方面的屠杀!!

    对方虽是敌人,但明教教众也全都看得愣住,不寒而栗。

    ……

    ……

    “箭!继续射箭!兄弟们顶住!!”

    那中年男子下达这个命令之后,随即寻了个理由,将指挥权交给身侧之人,冷静走开。

    待转过一个弯,眼见四下无人,拔腿便跑,直跑到山脚下,寻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山道,正要撒开脚丫子奔逃,却是噗的一下,撞在一个丐帮长老的身上。

    那丐帮长老脸色一变,皱眉道:“陈长老,老夫已将帮主的命令带来,你这是做什么?!”

    这人不是旁人,正是陈友谅!

    陈友谅摇了摇头,咽了几口口水,忽然定定看着那丐帮长老身后,惊恐道:“叶……叶锋!!!”

    徐长老脸色一变,骤然转身。

    陈友谅双目爆射出两道寒光,身形往前一跃,施展出少林擒拿手法,制住徐长老,嗤的白光一闪,一刀割破了徐长老的咽喉,随即将他往山壁上一推。

    徐长老伸手捂住咽喉,瞪大眼睛,又是难以置信,又是不甘心道:“你……你竟然……”

    陈友谅咬牙道:“徐长老,虽然魔教教主杀了你,但兄弟我一定替你报仇,你安心去吧!!”

    叱叱两下,又凶狠捅了徐长老心脏两刀!!

    “陈……友……谅啊啊啊——”

    徐长老悲愤嘶吼,伸手无力抓了两下,终于气绝,就此毙命。

    陈友谅放松地吐了一口气。

    突然之间,啪啪啪几个巴掌声响起,一个戏谑的声音随之传来:“杀伐果断、冷静沉着、腹黑阴鸷,不愧是一代枭雄,就算是演义小可,系统修正过后,还是犀利到分分钟没朋友……”

    这声音,不是来自别处,竟赫然来自陈友谅身后。

    陈友谅心脏咯噔跳了一下,惊出一身冷汗,浑身颤抖地转过身,然后便瞧见一个风度翩翩的白衣男子。

    他感觉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颤声问道:“叶……叶少侠?”

    叶锋点了点头,笑道:“陈友谅?!”

    噗通一声,陈友谅直接双膝跪地,不住磕头,颤声道:“叶……叶少侠,你大人有大量,只要放过小人一命,小人此生愿意给你当牛做马……”

    叶锋无语地摇了摇头,还真是为了一条命,舍得一身剐,轻笑道:“我要你做牛做马干什么,好歹也是大名鼎鼎的陈友谅,我要你给我打江山!”

    陈友谅眼中闪过一抹狂喜之色,放松地吐了一口气,呼,终于不用死了,咚咚磕了几个头,抬头看着叶锋,喜道:“多谢叶大侠不杀之恩,小人必——”

    嗤!

    白光一闪,一道剑气自叶锋指尖冲出,呼啸声中,直接在陈友谅的心脏部位划了一个圆圈。

    陈友谅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叶锋的身影却早已消失。

    “反骨仔都得死,哥逗你玩儿呢……”一个声音远远传来。

    陈友谅的身体缓缓倒下,依靠在被他所杀着的徐长老,绝了气息,但他双目却仍旧瞪大,目中满满全是不解、不甘,乃至于怨毒、憎恨!

    死不瞑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