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468章 绣花大盗,只手遮天[二]

正文 第468章 绣花大盗,只手遮天[二]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fon color=red><b></b></font>  </br>

    >

    薛冰转过脸,道:“哼。”

    叶锋笑道:“哦,看来薛姑娘也同意了,那咱们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愉快你妹啊,薛冰嘴角微微抽动几下,恨恨白了叶锋一眼,道:“你卑鄙!”

    叶锋点头,欣然道:“关于这点,我也不否认,若是多骂两句,薛姑娘心里能更开心,再加上‘无耻下流’也行……”

    “你这人真是……”

    薛冰翻了个白眼,恨恨地跺了几脚,彻底无语,面对这种油盐不进,不以卑鄙为耻,反以为荣的主儿,她真想不出还有什么言语能伤得了他。

    自然是有的,叶锋又非什么信男善女,金刚不败,只是那些伤得了他的,现在全都在地狱里聚会。

    说罢,叶锋环抱薛冰,掠身便走。

    薛冰大叫道:“你这无耻之人要做什么?”

    叶锋轻笑道:“姑娘,这屋子虽然不错,但如此血腥,如何能睡?至于我到底要做什么,不妨实话告诉你……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今晚你被我承包了!”

    薛冰脸颊滚烫,又羞又怒道:“你真当本姑娘是水,能任你欺负么?!”

    面上倔強,但不知怎的,莫名的,噗通噗通,心脏竟还加速了跳动。

    叶锋轻笑,也不回答,如此掠了一阵,两人便来至五羊城内最有名的一家客栈,路途之中,薛冰原本还好一阵心惊胆颤,但到了醉仙居,叶锋却要了两个房间。

    薛冰不由轻吐一口气。但不知怎的。原本是万般欣喜之事。心头却莫名掠过一股淡淡的哀伤。

    叶锋将薛冰放到床上,笑道:“薛姑娘,我就住在隔壁,我的能力,你是见识过的,所以逃跑的心思最好不要有。当然,就算你要逃跑,我也肯定不会追。”

    薛冰不由奇道:“你肯放我了么?”

    “当然……”

    叶锋咧嘴一笑。道:“……不会!只要你敢逃跑,明日我就去东南王府,宰了你的好情郎!”

    薛冰大怒道:“滚!”

    叶锋身如游鱼,一个掠身,人已闪至门外,站在门口冲薛冰眨了眨眼睛:“我非但滚了,而且还是马不停蹄地滚!”

    薛冰‘噗嗤’一下,情不自禁笑了出来。

    叶锋道:“薛姑娘晚安,睡个好觉,梦里千万不要梦到我这自以为是的人!”抬手便要关门。但正在此时,薛冰却突然问道:“如果大娘不臣服。你当真会杀了她么?”

    “会。”

    叶锋毫不犹豫道,意料之中,一个斩钉截铁的答案。

    瞬间,薛冰的心绪就沉到了谷底,又问道:“如果……如果我也不愿,你也会杀了我么?”

    啪嗒一声,房门关上,烛光下,映出叶锋的身影。

    薛冰一颗心也随着房门关闭,瞬间绷紧,极度紧张,不由攥紧了拳头。

    良久之后,叶锋方才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原本答案是肯定的,但现在,却不会了。”

    话语未尽,映在门窗的黑影已经消失,

    薛冰的拳头随之松开,一颗心也松了下来,嘴角紧跟着浅浅弯了起来,喃喃道:“原来是不会啊。”

    ……

    ……

    翌日,东南王府。

    意料之中的叶孤城、南王世子自然还在。同样也是意料之中的是,当叶锋再度回去之时,陆小凤也在。除了他们三人,还有一个穿着王府衣服、六十来岁的男人。

    比较惹眼的,他一双眼睛是瞎的,最近一个月才被刺瞎的!

    这人便是东南王府的总管江重威,本人也是金九龄的好朋友。

    叶锋直接施展身法,闪至正厅,厅内正坐在椅子上的南王世子、叶孤城、陆小凤同时站起,叶锋望着陆小凤,笑道:“陆兄,你我可真是缘分不浅,到哪儿都能碰到。”

    顿了顿,又打趣道:“昨日叶城主没伤了你吧?”

    陆小凤苦笑道:“承蒙叶城主剑下留情,否则叶兄现在看到的,只能是一具尸体了。听世子说,叶兄已经查明绣花大盗的身份,我便暂留下来了。”

    说着话,他又叹息一声,道:“其实我早该想到才是,无论这绣花大盗作案方式如何神鬼莫测,但跟叶兄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根本没得比。”

    叶锋笑道:“陆兄你很懂我啊,你我若痛饮三百杯,定然十分有趣。但原本你就看我不怎么顺眼,此案一破,恐怕只能更不顺眼了。”

    话里有话,莫非这绣花大盗是陆小凤?!

    南王世子不由看了陆小凤一眼,心中疑窦重生。

    以陆小凤的能力,这绣花大盗还真有可能是他!武功高自是不必多说,更重要的是,他三教九流的朋友还多!昨日若无叶孤城,他早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了王府宝库。

    叶锋这一句话就把陆小凤打成了犯罪嫌疑人。

    陆小凤人精般的人物,自是一眼洞穿了南王世子的想法,苦笑道:“叶兄莫要再说笑,陆某也如王府宝库,也是为了查明绣花大盗的身份,你若能辨明,陆某开心还来不及,这三百杯酒是一定要喝的。”

    正说话间,一个王府卫士前来禀告,说是金九龄已经带着他最得力的两个属下前来,南王世子挥了挥手,示意卫士将金九龄带到正厅来。

    片刻之后,已有三人大步流星地走进正厅,齐齐向南王世子拱手施礼。

    当先一人正是金九龄!

    叶锋虽从未见过金九龄,但却肯定无疑。

    中国是将排资论辈的,官场尤甚,单单从三人排位已能确定金九龄的身份,但却又不单单只是如此,因为金九龄身上。有两样东西是很少有人能比得上的……

    他的衣服和他的眼睛!

    金九龄穿的衣服。质料永远最高贵。式样永远最时新,手工永远最精致。

    他的眼睛粗略一瞧,温润如玉,给人一种翩翩佳公子之感,但江湖上谁都知道,只要你惹怒了他,这双眼睛一眯,那便锐利如鹰隼。杀气凛然。

    他还极其懂得享受,不是第一流的酒他喝不进嘴;不是第一流的女人,他看不上眼;不是第一流的车,他绝不去坐。

    这般懂得享受生活的人,自然也保养的极好。

    所以他明明已经步入中年,但皮肤又滑又嫩,脸上连一丝皱纹都没有,看上去就像个二十多岁的帅小伙。

    跟在他身后的两人,左边的是三头蛇孟伟,右首则是白头鹰鲁少华。两人名列六扇门九大名捕队伍,善于察言观色。极其精明能干,都是金九龄的左右手。

    绣花大盗案,他俩自然也参与其中。

    寒暄过后,金九龄开门见山,直接道:“世子殿下,属下听闻您已查明绣花大盗身份,欣喜不已,便立即率下属赶来了。平日里,朋友们都说属下是什么天下第一名捕,但跟世子殿下一比,属下可什么都不算了,真是惭愧。”

    南王世子一挥手,冷冷道:“金九龄,查明绣花大盗身份的,可不是我。”

    金九龄赶忙笑着赔罪,又面向陆小凤笑道:“陆兄你可太不够意思了,兄弟拜托你查案,谁让你三天没用就查到的?这可不是砸兄弟饭碗嘛……”

    陆小凤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也不是我。”

    “不是你?”

    金九龄面上闪过一丝诧异,这才将目光放在叶锋、叶孤城两人身上,迟疑道:“难道是叶城主?”

    南王世子冷冷道:“金九龄,你查不出绣花大盗也就罢了,但我可没想到你这么愚蠢!”

    金九龄又是连连赔罪称是,惊奇地看着叶锋,笑道:“九龄见过叶少侠,昨日叶少侠与叶城主朱雀街一战,堪称是三百年来最精彩的对决。这绣花大盗案虽然困难,但……哎,我早该想到的,世子殿下教训的是,九龄当真是愚不可及。”

    说着话,金九龄神色一凛,冲叶锋拱了拱手,道:“叶少侠,不知这绣花大盗究竟是谁?”

    还真爱演啊。

    叶锋心底吐槽一句,轻笑道:“这绣花大盗究竟是谁,暂且放在一边,开始之前……我们不妨先将所有线索捋一捋,绣花大盗自然无所遁形,自行现身。”

    金九龄心中冷笑想着:“任你武力卓绝,但还不只是个愣头青,就凭你三言两语就能揭穿绣花大盗?”面上却无比恭敬道:“聆听叶少侠高见。”

    叶锋站起来,缓缓道:“绣花大盗所做之事,江湖上已经传得神乎其神,想必不需要我再重复了,既然江总管也在,那咱们便从江总管开始说起。”

    “江总管修为虽然不怎么样,但也算得上是江湖一流。一身十三太保横练功夫已经大成,已经称得上是刀枪不入。他的铁砂掌,已有九成火候,足可开碑裂石,击石成粉……江总管,我没有说大话吧?”

    江重威脸上露出惭愧之色,道:“承蒙叶少侠夸奖,惭愧,惭愧。”

    当一个人称赞你,并且还问你自己怎么看,这个时候说“惭愧”,已经算是承认。

    叶锋继续道:“但那绣花大盗却只用一招,就破了江总管的十三太保横练功夫,刺瞎他的双眼,跟江总管对手,第二招又废了他一对招子。金九龄,你觉得当今江湖,有几人能办到?今日既然是探讨,不必顾忌任何身份,放心大胆地说。”

    金九龄叹息一声,道:“我与重威兄相交数十年,没有人比我更清楚重威兄的武功,当世高手能完成此举的,我数来数去,也只寥寥几人而已……”

    虽然叶锋说过让他放心大胆地说,但说到此他却面露为难,顿住不说。

    叶锋轻笑道:“既然你不肯说,那我便代你说吧。我、叶城主、西门吹雪、木道人,再就是陆小凤、公孙大娘,都有可能。”

    金九龄再度叹息。虽未说话。但却给人一种“正是如此”的感觉。

    陆小凤苦笑道:“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武功高了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叶锋望向陆小凤,洒然一笑道:“武功若是一般高,自然有好有坏,但若是高到他人难以企及的程度,却肯定只有好处,哦,唯一的坏处恐怕只是人生寂寞如雪了……”

    陆小凤摇了摇头。

    打了个响指,叶锋继续道:“言归正传。刚才我说的是一般情况,除此之外,还有一种特殊情况。”

    南王世子道:“什么特殊情况?”

    金九龄心中嗤笑道:“编,你就接着编吧!”

    叶锋似有若无地扫了金九龄一眼,淡淡道:“若是这人跟江总管相交数十年,再没人比他更清楚江总管的武功,呵……这十三太保横练功夫,除非练到劲气浑圆一体,通神入化的境地,否则身上一般都会有罩门存在。只要那绣花大盗知道江总管的罩门之所在,一招破之。又有何难?!”

    金九龄心中咯噔一跳,暗道一声:“不妙!”

    唰!

    几乎是本能的,南王世子、陆小凤两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金九龄身上。

    金九龄苦笑道:“没想到我跟重威兄数十年的交情,竟会将自己绕进去,这可真是……”

    说着话,他又摇了摇头,颇感无奈。

    江重威义气当先,气血上涌,慷慨激昂道:“我相信金兄绝对不是绣花大盗,叶少侠修为惊天,江某绝对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若是没有证据便肆意污蔑江某的朋友,江某绝对不答应!”

    啧,什么叫“卖了你你还屁颠屁颠地帮人家数钱”,这就是!

    这**彻底没救了……

    叶锋不由摇了摇头,摊开双手,缓缓道:“谁说金九龄就是绣花大盗了?我不过是纵观全局,将所有可能都说出来,大伙儿一块研究研究罢了……”

    金九龄嘴角抽搐,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叶锋继续道:“以上所述是第一点,接下来说第二点。”

    “整个宝库禁卫森严,想要悄无声息地进出宝库,外面的铁甲卫士就够喝一壶的。就算顺利进入,宝库内还有三重铁门紧锁,若想眨眼之间打开,恐怕也只有‘老板’朱停能办到,而这宝库的钥匙,只有江总管一人掌管,就连王爷、世子手中都没有。”

    “江总管,不知我所说可属实?”

    江重威感激道:“不错,承蒙王爷信重,这钥匙只有江某身上有,自王爷将钥匙交到我手上,便从未离身!”

    “从未离身?”

    江重威斩钉截铁道:“从未离身!”

    “很好!”

    叶锋打了个响指,朗声道:“现在已经有了确凿无疑的证据,能确认绣花大盗的真面目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证据?两句话没讲,从始至终全都是推测,结果现在都确认绣花大盗的身份而来!

    众人全都傻眼,瞪大眼睛,惊奇地看着叶锋。

    若非顾忌他修为通天,打他不过,南王世子估计早就跳脚砍人了。

    金九龄苦笑道:“叶少侠莫要再说笑了……”

    叶锋双目一眯,道:“说笑?金九龄,你可能还不大了解我的性格,我从不跟不是我朋友的人开玩笑!

    “这宝库禁卫森严,巡守严密,设计更是精巧、绝妙,纵然是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不论是谁,想要悄无声息的潜入,必须满足以下几个条件!”

    金九龄心中突然掠过一丝不详之感,道:“敢问叶少侠,不知是哪几个条件?”

    叶锋嘴角弯起,缓缓道:“第一个条件,他必须拿到宝库的钥匙;第二个条件,他必须无比熟悉王府宝库的地形;第三个条件,巡逻、守卫是如何分布的,他也必须十分了解!”

    “当然,除了以上三个条件,这人说不定还要会点儿易容术,毕竟守卫一天十二个时辰全在,若是轮换时间出现意外,他还能顺便将自己化妆成王爷、世子,乃至于江总管的模样,这就相当于将自己隐形了。纵然十八斛珍珠被盗。六扇门询问守卫的士兵。他们也绝对不会说这三人是绣花大盗。”

    江重威登时怒不可遏。浑身颤抖起来。

    南王世子及时站了出来,果断道:“我相信江总管绝对不会监守自盗!”

    “监守自盗?这个词我很喜欢……”

    叶锋一笑,道:“我也相信绝对不会是江总管,那么让我们回到最初三个条件,后两个条件看上去艰难无比,实际上对有心人来说,却是简单之极。这一点,陆兄知道的一定比我清楚?”

    陆小凤苦笑。也不接话。

    蛇王是他的朋友,不论叶锋是怎样舌灿莲花,也不论南王世子如何威逼利诱,他都决不会出卖自己的朋友。

    决不会!

    南王世子脸色铁青,啪的一下,直接将红木椅拍散,冷冷道:“我早就听说这五羊城内有两个‘王’,以前还不相信,但现在却是不得不信!好一个蛇王,竟敢将触手伸到我东南王府!!”

    说到最后。已是咬牙切齿,可以想象。今日过后,蛇王必将从五羊城除名。

    陆小凤神色不动,心中却重重叹息一声。

    他不开口求情,是因为他知道求情也是无用,并且自己越是求情,蛇王的处境也就越糟糕!

    那叹息之中,还掺杂了一丝愧疚,蛇王给了自己极大的帮助,但谁曾想,事儿没办成,反倒拖累了这个好兄弟,他已经打算出了王府,就直接去找蛇王,提前通知他躲避!

    哪料,这时叶锋却笑着道:“世子你错了。”

    南王世子不解道:“我错了?”

    叶锋缓缓道:“蛇王再枭雄,也不过一介草莽,混迹于市井之中,王府的地形图,还有守卫轮转更换,他如何能知晓?”

    南王世子道:“那先生的意思是……”

    “六扇门!”

    叶锋双目一眯,道:“东南王府虽为禁地,但那只是对一般人而言,可对六扇门来说,这东南王府还不是像广阔的跑马场,来去自如?!”

    金九龄终于忍不住,勃然大怒道:“叶少侠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不妨直说!若你认定金某便是绣花大盗,不必拐弯抹角,直接拿出证据便是!”

    叶锋摆了摆手,笑道:“金捕头身为天下第一神捕,前途无限,怎么可能干监守自盗之事?又怎么可能是绣花大盗?安心听着便是……”

    金九龄哼了一声,冷冷道:“金某虽不过是一介捕快,但若是有人抓不到真正的绣花大盗,无凭无据的情况下,便肆意往金某身上泼脏水,金某也绝不会束手就擒,任人污蔑!!”

    南王世子冷声斥责道:“金九龄,你不必如此,若你真的清白,谁也不会将你怎么样。”

    话语虽冷,但已经隐隐有打圆场的意思。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六扇门类似于锦衣卫的存在,金九龄身为六扇门波ss级别的存在,徒子徒孙无数,势力极大。

    平南王虽是皇亲国戚,但也不过是这五羊城囚禁起来的金丝雀。

    若是没有确凿证据,纵然是平南王,也不敢轻易动金九龄,一旦动了他,鬼知道他那些徒子徒孙中有什么二愣子,后续麻烦太多。

    南王世子训斥金九龄一句,随即又冲叶锋笑道:“先生请继续说。”

    叶锋微微一笑,道:“言归正传,让我们把目光重新放回到那三个条件,后两个条件说罢,再来说第一个条件,王爷、世子、江总管三人已经排除,那便唯有是第四个人!”

    南王世子道:“第四个人?”

    叶锋道:“这个人必须跟江总管相交数十年,两人关系好到能同穿一条裤子。如此一来,他就能趁江总管不注意,悄无声息地从他身上顺走宝库的钥匙,然后再配一把,最后在悄无声息间将钥匙挂到江总管身上!”

    “那么现在……绣花大盗究竟是谁,是否已经呼之欲出了?”

    最后,叶锋淡淡补充了一句。

    金九龄整张脸被气得铁青无比,心中却是惊惧万分。

    唰!

    几近是同时,众人第二次将目光聚焦在金九龄身上,他身上的疑点实在太多,先前所有人都因为他天下第一神捕的身份,本能忽略掉了。

    诚然,谁能将臭名昭著的绣花大盗跟天下第一神捕联系在一起?

    此刻,经叶锋这么一点拨,众人方才意识到,他竟最有可能便是绣花大盗!当然,某个**是除外的。(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