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470章 绣花大盗,只手遮天[四]

正文 第470章 绣花大盗,只手遮天[四]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金九龄看着叶锋,冷冷的道:“叶锋,你也是一样!别给我故弄玄虚,若是没有人证、物证,最好给我闭嘴!”

    既然已经撕破脸,他自然无需再给叶锋任何好脸色。\ .().

    说着话,金九龄冲南王世子拱了拱手,凛然道:“世子殿下,属下虽非绣花大盗,但诚如叶锋所言,有重大嫌疑,以示公平,未查明绣花大盗身份之前,请将属下收押!”

    眼见事情就将失控,此刻金九龄又提出这种建议,南王世子自然不会拒绝。

    不过,他尚未开口,叶锋已轻笑道:“人证、物证,谁说没有的?!”

    金九龄脸色铁青,怒道:“叶锋,金某忍你很久了!我知道你修为通天,但你若是以为这样,金某就会屈服,那可是大错特错了!你说蛇王是人证,但又将他杀了,敢问还有谁?”

    “不愧是演技派,心理素质也是没话说。”

    啪啪啪几个巴掌声响起,叶锋一指金九龄身后两人,笑道:“人证?你身后三头蛇孟伟、白头鹰鲁少华不就是么?至于物证……”

    叶锋手指移动,直接指着金九龄,笑道:“我想你会很乐意告诉我的。”

    众人傻眼。

    这一幕实在太美,简直让人无法想象,原本南王世子、陆小凤还以为叶锋真能拿出真凭实据,谁能料到他竟会这么说,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唯有叶孤城似猜到叶锋到底要做什么,竟是莞尔,微微摇了摇头。

    薛冰瞪着眼睛。道:“喂。这就是你说的证据?”

    金九龄气地浑身发抖。双手紧握,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怒不可遏道:“世子殿下,这绣花大盗案,属下看你所托非人,这人胡搅蛮缠,完全是个神经……你要干什么?!”

    唰!

    正在金九龄说话的一瞬间,叶锋身形瞬间移动。直接出现在金九龄身后,右手虚指一点,直接将其制住。

    金九龄修为之高,也只逊色陆小凤一筹半筹。

    当然,跟叶锋还是没有可比性的,两人对攻,也不过是一招瞬秒的节奏。但若想生擒,若不施展第一种太极剑意,却也极难办到。只是适才金九龄正在说话,叶锋出手又实在太过突兀。

    是以。叶锋并未施展太极剑意,便瞬间将其擒住。

    金九龄周身穴道背点。立即动弹不得,勃然大怒道:“叶锋,你目无王法,可知金某是六扇门总捕头?!世子殿下,今日金某所受之辱,金某定要上禀朝廷,求圣上主持公道!!”

    南王世子一愣。

    他原本还打算劝解一番,但突听金九龄以朝廷威胁自己,不由眉头一皱,冷冷道:“金九龄,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拿圣上威胁本王?!”

    孟伟、鲁少华见金九龄被擒,本能地呼喝一声:“放肆!”

    两人同时施展出看家本领,分别自左右两侧攻向叶锋,但他们身形才起,叶锋左手四指并拢,头也不回,迅捷似电地一划。

    嗤!

    劲风大作,一道月牙形的凌厉劲气,自左向右,气旋斩去!

    这道劲气犹如神兵利器,自左边攻来的孟伟骇然瞪大双眼,尚未来得及哀嚎,整个人已倒飞而出,直接被一斩为二。

    因为孟伟的阻碍,功力又较厚的鲁少华,招式一变,半空之中立即运起内力,与之相抗,侥幸未被这月牙形剑气斩杀,但胸口却爆出一朵血花,倒飞而出。

    轰的一声闷响,鲁少华被轰出两丈有余,直接撞在大门上,虽然未死,但同样身受重伤。

    厅内众人,除了叶孤城外,全都呆住,谁都没有想到叶锋一句话不讲,说杀就杀,这性子当真是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一愣之后,陆小凤苦笑。

    其实他是知道的,这本就是传闻中的“谪仙剑”叶锋,但金九龄可是天下第一神捕,六扇门的门面,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叶锋就敢悍然出手,还是有些震惊他了。

    金九龄双目瞪大,怒声道:“叶,锋!!!你他妈究竟想干嘛?!”

    叶锋缓缓走至金九龄身前,啪的一下,狠狠在金九龄左脸扇了一下。

    “你……”

    啪,反手又是一巴掌。

    “叶,锋!!老子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啊啊啊——”

    啪啪啪啪啪啪——

    随后的半刻钟,正厅里响起清脆的巴掌声,众人全都看得呆滞,都不知叶锋究竟打了几百下还是几千下。

    反正到最后,金九龄原本俊俏,莹润如玉的一张脸,已经完全被扇成了猪头,血溅满脸,浮肿不堪,其相貌之惨不忍睹,就算是他妈当前,都认不出来了。

    江重威中二病犯,置南王世子的命令不顾,直接上前,叶锋一记左勾拳,直接将他揍得彻底找不到北,重度残疾,虽然没有昏厥,但连站起来都难。

    扇巴掌全程,叶锋根本没有运用任何内力,完完全全就是普通人在扇脸,打到最后,他都感觉自己右手有些疼,口中还说了一句:“操,脸皮真厚……”

    众人全都看得呆住,打脸,不是形容,而是现实版本!

    羞辱!

    不论对谁,这都是一种羞辱,更何况还是金九龄这等级别?!实际上,所处阶层越高,那些低等的方法就越不能用,你要西门吹雪这么做,他绝对干不出来。

    另类!

    叶锋所做一切,无不在默默告诉所有人,这人是多么的另类,整个社会默认的规矩,到了他这里,通通不起作用了。

    陆小凤叹息一声,缓缓道:“你要杀便杀,又如何如此羞辱他?”

    叶锋转脸望向陆小凤。笑道:“陆兄。貌似你很是于心不忍。原本我还准备再扇两百下,要不你代他受了?”

    陆小凤身体一颤,立即不说话了。

    叶锋若真那么做了,不用叶锋动手,他自己恐怕都无颜苟活,那一幕实在太凶残,他稍作联想,后背已是冷汗连连。

    薛冰柳眉倒竖。身子一挺,老鹰护崽般,直接站到陆小凤身前,恼恨地瞪着叶锋,凶巴巴道:“他又没惹着你,你喜欢打人打就是了,还不准别人说话了?!”

    叶锋耸了耸肩,撇嘴道:“放心,我不会将你的好情郎怎么样的。”

    “你……”

    被当众这般调笑,薛冰脸颊一红。但几乎是一瞬间,心底又涌起一股委屈的苦涩之意。眼圈便微微红了。

    心底生出跟他辩驳的冲动。但辩驳什么呢?告诉他陆小凤才不是自己的什么好情郎,肯定不是这个,那是什么?根本想不到要说什么,就是很想开口。

    叶锋望着金九龄,笑道:“你嘴巴实在太臭,担心下了地狱因为这张嘴受罪,我提前给你治治,那么金九龄先生,现在我们能友好地聊天了么?”

    金九龄双目怨毒之极,简直要喷出血来,咬牙道:“说什么?有本事你直接杀了金某,但若以为严刑拷打就能让金某屈服,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还真是冥顽不顾啊。”

    叶锋轻轻摇了摇头,望向鲁少华,道:“喂,你主子死不承认,你是不是也这么有骨气?现在交代,还能转为污点证人,量刑也比较轻。不过我看你生得就是一脸骨气相,黄泉路上多寂寞,直接送你去见孟伟,你俩也好做个伴儿……”

    说着话,叶锋便要抬手。

    “咳咳——”

    鲁少华咳嗽两下,立即道:“等等!不要杀我,我交代,我全都交代!金九龄就是绣花大盗!!”

    叶锋轻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还算不错。”

    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属下,金九龄驱使孟伟、鲁少华,纯粹是凭借自己天下第一神捕的身份,再加上一些利益,生死当前,鲁少华不反水才是怪事。

    金九龄脸色铁青,咬着牙一字一顿道:“鲁,少,华!你竟敢诬陷……”

    啪!

    他还未说完,叶锋甩手就是一巴掌,随后以巴掌声为bgm,道:“金九龄究竟让你们做了什么,一五一十,全都给我交代清楚。”

    鲁少华浑身颤抖,点头道:“是。”

    随即便将这一个多月绣花大盗所做几十起案件的细枝末节,毫无隐瞒,全盘托出,详细到任金九龄巧舌如簧,也不能为自己脱罪,彻底坐实了绣花大盗的身份。

    江重威脸色铁青,恨道:“金……金九龄!我与你相交数十年,想不到你竟是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南王世子冷冷道:“金九龄,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此刻,金九龄反倒平静下来,淡淡道:“成者为王败者为寇,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不过一死而已。”

    叶锋嗤笑一声,摇了摇头,淡淡道:“不过一死而已?蛇王临死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但他最后却求我杀了他,你以为想死就那么容易么?”

    金九龄脸色大变,颤声道:“你……你想对我做什么?”声音中已充满了惊惧之意。

    叶锋双目一眯,道:“第一件事,先借你内力用用!”

    金九龄瞪大眼睛:“什么?”

    叶锋右手搭在金九龄脑门,施展起北冥神功,金九龄浑身内力源源不断,流水一般,倾泻而出,流入叶锋的身体。

    金九龄骇然变色道:“内力!我的内力!这是什么邪门武功,竟能吸人内力?!”

    哗然一片。

    厅内众人全都动容,难以置信地望着叶锋。

    什么?!

    这是什么邪功,竟能吸收他人内力?!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更令人头皮发麻!

    进入陆小凤世界后,叶锋便跟霍休有过一战,也以北冥神功吸走了霍休五成内力,唯一在场的上官飞燕提前走了。当世并无人知道这北冥神功。

    即便是陆小凤、叶孤城,也从不曾听闻!

    薛冰神色复杂地望着叶锋,瞧得怔怔呆住,咬着红唇,脸上时而苦痛,时而甜蜜,时而迷茫,端的是心有千千结,缠绕成一团快刀也难斩断的麻!

    片刻之后,金九龄一身内力已全被叶锋吸走。

    金九龄竭力嘶吼道:“叶、锋!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啊啊啊--”

    谁人内力不是经过几十年的修炼方才达到如今的程度,但顷刻便被吸走,谁能受得了?!对金九龄来说,这打击远比绣花大盗的身份被揭穿还要惨烈!

    内力全被吸走,原本穴道被点,定定站着的金九龄,再也坚持不住,噗的一下,直接倒在地上,眼神空洞,乌黑的头发花白一大半,莹润如玉的肌肤也变得极为粗糙,出现条条皱纹。

    叶锋轻笑道:“第二件事,你必须将所有房产、地产,还有盗去的所有物品,通通交给我。但看你一无所恋,以及对我恨之入骨,恐怕也不会轻易告诉我。”

    金九龄只说了两个字:“休想!”

    叶锋耸了耸肩,道:“早料到你会这么说,所以我准备做第三件事!”

    薛冰脱口道:“‘生死符’!”

    叶锋打了个响指,望着薛冰笑道:“好聪明的姑娘,将来我也一定要养上一只!”

    薛冰霞飞双颊,恼恨地白了叶锋一眼,嗔怪道:“讨厌!”

    陆小凤不由瞧了瞧叶锋,又扫了一眼薛冰。

    叶锋随即在金九龄身上中下‘生死符’,彻底将其虐地欲仙欲死,心甘情愿服输,将所有财务全部交代,只求一死。

    期间,陆小凤忍不住好奇,问了薛冰什么是‘生死符’,薛冰随即给众人普及了一下‘生死符’的知识。

    她的理论讲解,再配上金九龄的亲身实践,直令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头皮一阵发麻,均情不自禁想着,若是自己也中了‘生死符’,那会怎样?!

    解决金九龄,叶锋随即冲南王世子拱了拱手,笑道:“世子,如今绣花大盗已经被擒,但可惜的是,其所盗财务却不知去向。”

    南王世子不假思索地点头道:“正是如此!赃物虽去向不明,但先生缉拿绣花大盗用功,也理应有赏,我一定上报朝廷!”

    叶锋笑道:“多谢!”

    陆小凤心中一惊,目光不由在南王世子、叶锋身上扫了扫,已从这异样的气氛之中,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