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473章 纵马江湖道,今生任逍遥 中 八千字,大章啊!

正文 第473章 纵马江湖道,今生任逍遥 中 八千字,大章啊!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薛冰错愕,倒也不是因为木道人的武功,而是其身份!

    略作思索,薛冰便不信地摇了摇头,问道:“木道人贵为武当派资历最深的长老,他为什么要组织这幽灵山庄?”

    叶锋笑道:“男人奋发向上,无外乎三种目的,一是金钱,二是名气,三是女人,当然,其实也可以说只有两种,金钱、名气的终极目标,绝大多数还是为了女人,木道人不是例外。”

    “他组织这幽灵山庄,自然是为了当上武当派的掌门。”

    如此一来,薛冰眉头大皱,更是不信了,江湖上谁都知道,昔年木道人原本有机会当上武当派的掌门,只是他不愿,方才由其师弟梅真人接掌武当门户。

    叶锋也不多说,洒然一笑,道:“是非真假,届时自会分晓。”

    叶锋笑了笑,道:“姑娘,这个世界实在太危险,想活下来并不容易,尤其是他们这种成名已久的高手,表面上布满鲜花,但暗地里不知有多少磨刀霍霍,想踩着他们成名的高手……若你达到他们这般地步,你会将自己的家底全都透露出来么?”

    薛冰吸了一口气,道:“你的意思是,木道人隐藏了自己的实力?”

    叶锋叹息一声,道:“我的意思是……姑娘你的问题实在太多了,不妨安静一下可好?”

    “哼!”

    薛冰被呛,哼了一声。立即撇过脸。好一阵不说话。叶锋也没理睬。

    阳光明媚,微风吹过,直吹得三千黑丝飘洒不断,贴着薛冰的脸颊。

    良久之后,薛冰终于忍不住,假装欣赏四周的风景,缓缓转过脸,故作不在意地问道:“喂。你说木道人隐藏了实力,那他岂不是比叶孤城还要厉害?”

    “你……你有信心打过他么?”

    叶锋没有回答,转脸望着薛冰,定定瞧着,也不说话。

    薛冰脸颊蓦地一红,噗通噗通,心脏好一阵乱跳,颇有些慌乱道:“你……你看我干什么?我脸上脏了么?”说着话,赶忙伸手在精致的脸蛋上擦了擦。

    叶锋道:“你脸上没有脏,好看的很。”

    薛冰白了叶锋一眼。嗔怪道:“那你还这样看人家?”

    叶锋叹息一声,轻声道:“这可真不能怪我。怪你过分美丽。”

    砰!

    薛冰只感觉心脏被一记重拳狠狠击打一下,心底只觉极度欢喜,脸颊布满红霞,赶忙转过脸,又是欢喜,又是羞涩道:“你这人真是……真是……”

    却是脑中空白,根本不知该说些什么。

    正在此时,叶锋双目一眯,突然道:“来了!”

    薛冰疑惑道:“什么?!”

    她尚未反应过来,叶锋已单手环抱,双脚在地上一蹬,迅捷如风地掠身而走。

    薛冰“啊”的低叫一声,不由像八爪章鱼一般,牢牢抓紧叶锋,整颗脑袋全都埋在叶锋怀中。

    依她现今的实力,纵然第一下反应不过来,刹那之后,也总能有所反应,但鼻息间闻着叶锋身上的气息,她只感觉一颗心砰砰砰乱跳,简直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这种感觉实在太玄妙,又美好。

    所以她非但没有挣开,一双手反而更加抱紧了叶锋。

    山庄后面便是一片绿油油的森林,此刻已是正午,但这片森林却仍笼罩在尘萎中,一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诡异阴森之极。

    也正在此时,薛冰突然捕捉到一丝极其阴冷的气息!

    这气息实在太过森寒、阴冷,她心脏不由咯噔跳了一下,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也直到此刻,她方才明白过来适才叶锋那句“来了”究竟是什么意思。

    然后愈发气馁。

    这一段时间,两人同在五羊城,叶锋所学繁杂斑驳,并且每一样都堪称当世绝学,但凡是江湖中人,哪个不渴望成为天下第一?女人也不例外!

    纵然没这么大的野心,但提升自己修为,却是所有人都万般渴望的。

    滞留五羊城期间,薛冰就随口提了下,这诸般神级绝学,武林中人哪个不当宝贝藏着掖着,所以她并没抱多少希望,可谁知叶锋根本不在乎,只是那些武功太过艰深,便随意捡了几样教给自己。

    她虽是女子,但天赋着实不错,短短几日,已将螺旋九影等诸般轻功掌握了七七八八。

    原本她以为只要自己肯努力,终有一天能追赶上叶锋的步伐,但直到这一刻,她才突然意识到,就算自己再苦练一辈子,自己恐怕都追不上,两人的差距更会越拉越大了。

    因为不单单只是自己进步,叶锋也在进步,而且进步的速度更是自己的十倍!

    念至于此,薛冰情绪便微微有些低落。

    至于为什么要追赶上叶锋,是求胜心,亦或是其他,她却从来不曾想过。

    正思索间,一阵冷风突然袭来,侧脸埋在叶锋怀中的薛冰不由睁开左眼,蓦地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眼前仍是云雾缭绕,一道深不见底的悬崖赫然出现,两个悬崖之间,最起码有百丈的距离,但远处一个黑点却是宛如游鱼,直接掠了过去!

    那个黑点,正是先前自己感受到的那股森寒、阴冷的气息,也就是说……那是一个人!

    但……但是,这怎么可能?!

    这悬崖之间的距离,可是长达百丈,纵然是近几百年来,轻功最佳,乃至于接近神话的“盗帅”楚留香,也不可能一个掠身,便掠过这百丈悬崖!

    电光火石之间。叶锋身形同样扑闪一下。直接往悬崖那头掠去。

    薛冰脸色蓦地惨白。“啊”的一下,就要惊叫出声,叶锋左手猛地按住她的脑袋,直接往自己胸膛按去,才算没让她发出声。

    刹那之间,叶锋已闪至悬崖对面,方才放开薛冰。

    直到这时,薛冰仍然是云里雾里。瞪着眼睛,惊奇疑惑且不可思议地望着叶锋,心有余悸。

    突然之间,嗤的一声,空中突然爆出一阵无比尖锐的破空之音!

    寒光一闪,一道黑影闪电般刺向叶锋。

    寒星!

    顷刻之间,天空之中爆出数之不尽的寒星,浓白的迷萎中,泛着点点火光,但这火光带来的却并不是温暖。而是死亡!

    万点寒星四面八方,将叶锋团团包围。然后爆出砰砰炸响,犀利无匹地朝着叶锋点杀而去!

    如此剑法,虽跟叶孤城那一记天外飞仙不可比,但比之江湖上绝大多数一流剑客,已不知高出几几。

    幽灵山庄虽然网罗了许多走投无路的亡命之徒,但能使出这等剑法的,并不多,再加上这身黑衣,以及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森寒、阴冷,死人一般的气息。

    这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勾魂使者”石鹤!

    这人正是木道人的徒弟,也是幽灵山庄仅有的几个创始人之一,属于元老级人物。

    他当年便是武当最负盛名的剑客,剑法上的造诣,犹在武当派当今掌门石雁道人之上,原本最有希望接过武当派的大旗,但是他也犯了跟木道人同样的错误,最终结果也是一样。

    叶锋轻笑一声,右手迅如闪电地探出,接下来得动作却是缓慢之极,可便在这缓慢动作中,浓雾聚散不断,一个以雾水形成的巨大八卦图突然出现!

    石鹤眼睛蓦地瞪大,难以置信地失声道:“太极功!!”

    叶锋低喝一声:“纳!”

    右手催动八卦图,“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个方位迅捷如电地转动起来,眨眼之间,那万点寒星全都被吸入这个巨大得八卦图中。

    叶锋再喝一声:“出!”

    下一刻!

    轰然一声巨响,石鹤攻向叶锋的万点寒星,强度再增三分,当真是宛如天空中一眨一眨的繁星,巨龙咆哮一般,呼啸而出,四面八方反攻向石鹤!

    石鹤手中长剑挥舞似电,白光一道接着一道,形成一个白色圆球防御圈,将他团团围住。

    铛!铛!铛!铛!铛——

    但听清响不断,那万点寒星跟石鹤挥舞出的白光相击,火星四溅,四散而出,嗖嗖声中,射中树木,树木便被轰出一个大洞,直接倒下;击中地面,地面便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

    片刻之后,终于停止。

    石鹤倾尽全力,总算防御下叶锋的反击。

    他抵御叶锋这一招时,叶锋也没一剑将其斩杀,而是安安静静看着,此时,薛冰也已从叶锋身上下来,俏生生立在一旁,打趣地望着这一幕,同他一起看戏。

    直至结束,薛冰啪啪啪鼓掌,望着石鹤,娇笑道:“好看!你这戏法实在太好看了!”

    石鹤目中惊骇,也不询问叶锋姓名,直接问道:“尊驾适才所使,可是三丰真人所创的太极功?!”

    一笔写不出两个张三丰,金氏武侠绝大部分都依托于历史,真中掺假,假中掺真,真真假假教人捉摸不透;古氏武侠完全相反,所有小说朝代都刻意被模糊,只说江湖的人,江湖的事。

    但某些太出名的设定,亦或是说人物事迹,他也不曾胡诌,譬如张三丰,以及他所创出的太极功。

    同样都是武当派,其他武功也许不尽相同,但惟独这太极功上,谁都不曾更改,石鹤一眼便认出叶锋施展的太极功,也不足为奇了。

    叶锋轻轻一笑,也不回答。

    薛冰已替他回答道:“不错,正是太极功!怎样,你可是怕了么?”语气傲然,脸上满满全是得意之色,仿佛会使用这太极功的不是叶锋,而是她自己。

    石鹤神色变幻,身体突然定住。不由冷声道:“尊驾可是‘剑仙’叶锋?!”

    薛冰笑着鼓掌。道:“真聪明。你又知道了,并且还是抢答,只是很可惜,不能给你加分。现在你不妨再猜猜,我们来此究竟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石鹤面上仿佛笼罩上了一层冰霜,阴晴不定。

    还真是拉仇恨啊。

    叶锋哑然失笑,伸出右手。屈指轻轻在薛冰额头上弹了一下,道:“你还真是一会儿都不消停,总有淘气的方法。你说话实在太拉仇恨,还是我来的好。”

    薛冰哼了一声,极其小女孩般,调皮地冲叶锋吐了吐舌头。

    这变化,前所未有!

    她是江湖上绝大多数男人闻风丧胆的“冷罗刹”,但跟叶锋在一起,悄无声息之间,从未向别人展示过的、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小女孩的一面。竟也被开发出来。

    这一面,就连陆小凤都不曾见过!

    叶锋望着石鹤。笑着道:“‘勾魂使者’石鹤?”

    石鹤冷冷道:“你全都知道了,那还有什么好问的。”

    叶锋摇了摇头,笑道:“我只知道你是‘勾魂使者’石鹤,也知道幽灵山庄的首领是‘老刀把子’,但也仅仅只知道这些。”

    石鹤冷冷道:“能知道这些,已经很不错了。”

    叶锋开门见山,直接道:“带我去见‘老刀把子’,我这儿有笔好买卖要跟他谈,以示诚意,不妨跟你透露一点儿,你总该知道江湖上最近发生的几件大事。”

    石鹤皱眉,冷笑道:“最近一段时间,江湖上发生的大事着实不少,就是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件?”

    “圣天门廷。”

    叶锋定定望着石鹤,淡淡道:“这四个字可够了么?经过刚才的试探,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你没有跟我商讨的资格,更没有拒绝的权力。所以现在,立刻马上带我去见‘老刀把子’。”

    “敢说一个‘不’字,亦或是再说一句废话……我这人脾气极好,从不随意杀人,但我向你保证,你肯定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薛冰嘴角抽了抽,翻了个白眼,吐槽道:“你这脾气当真是好到不能再好!”

    叶锋还之一笑:“多谢薛姑娘夸奖,我一定再接再厉。”

    石鹤脸色登时变得铁青无比,只怨毒瞪着叶锋,掉头便走,冷声道:“跟我来!”

    果真一句废话都不敢再说。

    ……

    ……

    片刻之后,已经来到森林中间,眼前突然变得极为空旷,入眼皆是平坦的绿色,便在这绿色之中,几栋木制的房子进入视野之中。

    叶锋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周遭的环境,突然之间,一声咯咯娇笑突然响起:“好你个勾魂,没有老刀把子的命令,你竟敢私自将外人带进来,我劝你最好赶紧逃走,否则嘻嘻……”

    这声音来自数丈外的一个小木屋,清脆宛如黄莺,极其动听,听得出来,是一个小姑娘。

    石鹤铁青着脸,冷哼一声,根本不回答。

    “喂,你这臭勾魂,自己做了错事,还要对别人使脾气?难道就不怕我向老刀把子告密?”还是先前那个声音。

    下一刻,木门便被推开,一个穿着红衣裳的小姑娘旋风般跑了出来,脸上满是愤怒。

    瞧见叶锋,她眼睛不由一亮;再瞧见叶锋身边的薛冰,她眼睛却又立刻黯了下去,双眼之中,更布满了浓浓的恨意。

    虽然只是刹那,但这小姑娘的脸就好像晴雨表,眨眼间已变换数次,并且表达爱恨的方式,还极其直抒胸臆,紧接着,她更加直抒胸臆,乃至于令人咋舌。

    只见眯着眼睛,细细打量叶锋,大声道:“我叫叶灵,你叫什么名字?”

    “姓‘叶’,单名一个‘锋’。”

    叶灵一双秋水般的眼眸立即被点亮,不住拍手娇笑道:“原来你就是叶锋,很好很好,我姓叶,你也姓叶,这就说明我们原本就是一家,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叶锋瞪着眼,道:“这么惊悚的结论,你是怎么得出来的?”

    叶灵根本不回答,一指薛冰。自顾自道:“所以你赶紧杀了你的妻子。然后再娶我。我现在虽然还小。但总会长大的,而等我长大的时候,她就已经人老珠黄,根本不能看了。”

    薛冰柳眉倒竖,大怒道:“臭女孩,你说谁人老珠黄了?!”

    叶灵上来便找叶锋的麻烦,她原本还悠闲自得地呆在一旁看戏,但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下去。对女人来说,年龄永远都是最忌讳的话题,此乃逆鳞,碰之即死!

    永驻青春,更是天下每一个女人的梦想,薛冰不可能是例外。

    叶灵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反问道:“大婶,我哪里说错了?”

    “你……”

    薛冰被气得浑身发抖,想要反驳,却被叶灵逼得找不着用什么话来反驳。

    叶锋哈哈大笑道:“这倒是笔不错的买卖!”

    “哼!”

    薛冰凶狠地剜了叶锋一眼。那眼神看上去,就像一匹狼。叶灵一双眼睛则瞬间被点亮。定定看着叶锋,欢喜问道:“这么来说,你同意了么?”

    叶锋长长叹息一声。

    叶灵整张脸沉了下来:“你不答应?”

    叶锋轻吐一口气,满脸惋惜道:“其实我倒很想答应你,嗯,就算答应你也不算什么,但只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叶灵道:“什么问题?”

    “我练的是童子功,只差十年便将大成,灵姑娘可愿等上十年,再来采我这朵娇艳之花?”

    叶灵冷冷道:“你敢戏弄我?”

    薛冰噗嗤一声,哈哈大笑起来。

    她实在太开心,直笑得眼泪都流出来,又笑得腰都弯了下来,左手更直接搭在叶灵的左肩的,大声道:“我向你保证,他绝对没有戏弄你!他现在还不成熟,只是个花骨朵!”

    “还有,请放心,我不是他的妻子,也绝对不会跟你争,你只要再等十年就行了,但是只有一个小小的问题……那时你已经人老珠黄,就是不知道他还肯不肯要你……”

    嗤!

    白光突地一闪,不知何时,叶灵手中已多出一柄利剑,长剑在手,横里就是一削,直往薛冰搭在她肩上的那只左手斩去!

    薛冰双目一寒,冷冷道:“好狠的姑娘!”

    说话之间,叶灵长剑已经削来,薛冰左手非但没有收回,反而迎着利剑而去,迅捷如电地往剑身上一弹,只听铛的一声,叶灵手中的长剑已经向左偏移四寸!

    一招被破,第二招随之而来。

    叶灵手腕一抖,长剑发出一声清脆之极的响声,化作一条白色的毒龙,懒腰斩向薛冰。

    薛冰冷笑一声:“就凭你这点儿微末功夫,根本不够看!”话语才起,她身形突兀向后一倾,而后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姿态,身形突然腾空。

    叶灵的速度已不算慢,但跟薛冰相比,却是慢了不少。

    她手中利剑尚未触及薛冰的衣袂,薛冰双脚已迅捷如电地在剑身点了一下,身形螺旋而起,最后却是嗖的一下,半空之中突地一个瞬移,已出现在一丈之外。

    最后,施施然落地。

    叶灵大吃一惊,失声道:“这是什么武功?!”

    与此同时,石鹤已脱口而出:“九阴真经!这是九阴真经上的‘螺旋九影’跟‘横空挪移’!”

    不错,适才薛冰所使,正是五羊城中,叶锋传授给她的螺旋九影和横空挪移。

    薛冰脸上颇有得色,冲叶锋挑了挑下巴,目光挑衅。

    叶锋哑然失笑,摇了摇头,道:“好吧,我承认,你这两门轻功学得着实不赖……”

    石鹤定定瞧着叶锋,心中惊骇异常,不由暗想道:“看来最近一段时间江湖上的传闻,极有可能便是真的!”

    叶灵神色复杂地瞧着叶锋,皱眉道:“这轻功是你教给她的?”

    不待叶锋回答,她脸色突然一变,走上前去挽住叶锋的胳膊,笑靥如花道:“就算她是先入门的,你也不该这么偏心的。你总该知道女人都是爱吃醋的,尤其是对着自己喜欢的男人……”

    叶锋点头道:“这个我倒认同。”

    叶灵咯咯笑道:“也就是说你同意了?真好!”她已开心地跳了起来。

    叶锋再度哑然失笑,道:“你究竟让我做什么,我就同意了?”

    叶灵认真道:“她先入门。就算是你的妻子。我后入门。就算你第二个妻子,也就是小妻子。现在既然你教了大妻子两项绝技,那么为了不让你小妻子吃醋,肯定也会教她两种绝技。”

    “这就是夫妻间的平衡,其实这根本不需要我说的,你就该自己提出来的,但你还是一个孩子,并不是什么事都明白。所以我要提醒你一下……你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大妻子、小妻子……

    叶锋大乐,哈哈一笑道:“有道理,你说的实在太有道理了!”

    正在此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夹着关切的责问,突然响起:“叶灵!你又在胡闹?!”

    这话自然不可能是薛冰所说,而是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孩。

    叶雪!

    说这话的,正是叶灵同母不同父的姐姐……叶雪!

    ……

    ……

    昔年,木道人不能光明正大地跟沈三娘结为夫妻,所以他就想出了个李代桃僵之计。让沈三娘嫁给自己得徒弟“玉树剑客”叶凌风,做他子女的父亲。

    但这思维缜密、不世出之枭雄。却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简单来说,就是四个字……日久生情!

    这词自然有两个意思,究竟是哪个,现在谁都说不清,反正最终结果是叶凌风、沈三娘也有了私情,生下的女儿便是叶灵。

    叶灵和叶雪,只有叶雪才是木道人的亲生女儿,在木道人眼里,叶灵只是一个野种,他对她没有爱,只有恨!

    叶雪身旁,还站着一位面色冷峻的年轻人,苍白的脸色,苍白的手,一身白衣如雪,乍然看去,像极了西门吹雪。

    这人名叫叶孤鸿,脸上的表情还有身上的衣着,全都是模仿西门吹雪。

    画虎不成反类犬。

    这样一种人——只懂得一味模仿、永远也走不出属于自己那条“道”的人,永远也不可能成为西门吹雪,换言之,他永远也难以达到西门吹雪的境界。

    这两人身旁,还站着一群奇形怪状,约莫有二十多人,皆是趾高气昂,自信心爆棚之辈。

    这群奇形怪状的家伙,虽然相貌平平,但每一位,都曾是轰动一时、流星般划过武林星空的高手,即便他们销声匿迹二三十年,江湖中仍有不少人记得他们,记得他们曾做过的大事。

    能有如此成就,他们的确有自信的理由。

    这种自信,这种趾高气昂,以前从来都是兵不血刃,也从未出现过任何差错,但这一次,却挑错了对象。

    人群之中,那个断了一条右臂,装上了一条铁钩子的老者是“独臂神龙”海奇阔;紫面长髯,手持一口大关刀,看来有几分像戏台上关公的是‘百胜刀王’关天武。

    面容威严,犹如法吏的是当年黑道七十二寨刑堂总堂主“辣手追魂”杜铁心。

    满脸长满了金钱癣的魁梧中年汉子是“金钱豹”花魁。

    这人是江南花家嫡系子弟,甚至还算花满楼的数辈,尤其擅长暗器功夫,据说他那一手“满天花雨洒金钱”,已足可进入天下暗器名家前三之列。

    除此之外,还有少林寺的“五罗汉”、“凤尾帮”内三堂香主高涛、巴山剑客衣钵传人顾飞云、“点苍剑客”谢坚之妻柳青青、滇边苗人山二十六峒峒主“飞狮”龙猛、“犬郎君”、“秦岭双猿”中的娄老太太、“肥猪”朱非、“大头鬼王”司空斗等人。

    不得不说,此处的确是龙蛇混杂,高手如云。

    当然,他们曾经是谁,对叶锋来说,并无区别,因为这群人,叶锋一个都不认识,并且也不想认识,所以他根本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叶雪望着叶灵,道:“叶灵,你快过来!”

    “我干嘛要过去?你又凭什么来命令我?!”

    叶灵挽着叶锋的手更紧了,还冲叶雪眨了眨眼睛,道:“我现在已经有了男人,而你却没有!从小到大,你什么都比我强,但至少这一点上,你是比不了我的!”

    这话极其幼稚,但她脸上却满是得意、骄傲。

    薛冰望着叶灵,又扫了一眼叶雪,突然记起昨日叶锋随意讲的那个同母不同父的故事,猛地意识到什么,轻叹一口气,心中对叶灵的刁蛮也便多出一分理解,再也没有恶感。

    长期生活在姐姐阴影下的孩子,一般都容易产生心理扭曲,当然,这个一般指的是叶灵、叶雪这种特殊情况。

    叶锋默默在心底补刀。

    正在此时,人群中突然发出一声冷笑:“没有老刀把子的命令,这小子竟敢擅闯幽灵山庄!他必须死!”

    说这话的,正是“独臂神龙”海奇阔。

    叶灵母鸡护崽般,挺身而出,站在叶锋的身前,怒道:“你们不能杀他!我也是元老会的成员,元老会没开过会,亦或是没有老刀把子的命令,你们动都不能动他!”

    正在此时,一个冷冷的声音跟着响起:“这小子目中无人,而且来历不明。若是泄露了山庄的秘密,这责任你承担得起?”

    说这话的,是站在海奇阔身旁的“辣手追魂”杜铁心。

    叶灵挺了挺胸,针锋相对道:“他是我的男人,怎能算是来历不明!我来做他的担保,只要他有任何问题,我便任由你们处置!!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叶雪皱眉道:“叶灵,不要胡闹!”

    叶灵反瞪叶雪一眼,厉声道:“谁跟你闹着玩儿了,我是认真的!从今天起,他就是我叶灵的男人!他犯的错,我来扛!他的命,还是我来扛!”

    心有灵犀般,叶锋、薛冰突然相视望了一眼,嘴角全都弯了起来。

    也许叶灵单纯是出于争强好胜、不肯服输,但这份情谊,虽然幼稚,却也同样令人动容,心底温暖。

    杜铁心哼了一声,冷冷道:“你来扛?你扛得起么?!若是这小子真有问题,山庄所有人得性命都将不保,你来告诉我,这个责任你该怎么扛?!”

    叶灵登时被驳地一句话也说不出,却仍护着叶锋,坚定道:“我不管!反正只要有我在,你们谁都别想动他!”

    很可惜,已经没人再听她的意见。

    紧接着,一群根本不知道叶锋的来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人,兴高采烈地商量起如何虐杀叶锋最好。

    石鹤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冷眼旁观。

    他单身一人不是叶锋的对手,但若是合众人之力,还有什么不能办到?!(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