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508章 我为杀人来(一)

正文 第508章 我为杀人来(一)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那是一种玄之又玄、难以言喻的微妙感应,他丝毫没瞧见对方动作,但却偏偏知道地再清楚不过。

    这一刹那,徐子陵得心神已经进入能反映天上明月,古井不波的玄妙境界中。这尚是他修炼《长生诀》以来,头一遭经历。

    非但是徐子陵,寇仲同样生出感应。

    徐子陵不仅感觉有人正往自己肩上拍来,更感觉到对方并非要痛下杀手,此处高手如云,说之是龙潭虎穴也不为过,不宜声张,是以他并未作出任何过激反应。

    手掌拍上肩头,温润柔软,宛若一块打磨良好的上等羊脂玉。

    两人同时转过身,瞧见来人,立即吓得魂飞魄散,原来这玉手的主人不是旁人,正是扮作俏书生的东溟公主单琬晶,一个他们目下最不想遇上的人。

    单婉晶身旁,还有东溟派的年轻少帅尚明,以及两名大将尚邦、尚奎义。

    自两人得到《长生诀》以后,先是遭遇“袖里乾坤”杜伏威,而后又惹上这实力雄厚的东溟派,其后为求脱险,更不明不白招惹上沈无双这刁蛮千金,真真是“其人无罪,罪在怀璧”。

    瞧见满脸寒霜的单婉晶,寇仲寇仲勉强笑道:“诸位好!可是也来看表演的么?”

    尚明冷哼一声,不屑地沉声道:“卑鄙小人!”

    单琬晶玉脸生寒,狠狠盯着徐子陵,冷冷道:“还以为你们给人掳走了。现在看到你们生龙活虎,才知你们与宇文成都同流合污来打我们主意。今趟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哪料。原本正心中叫娘的徐子陵,刚想答话,却是心头一颤,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涌上心头,只觉暗处被一只荒野猛兽盯着,对方实力之高,远非单婉晶可比。

    他凝目四下扫荡,那感觉却又突地消失。无化无形,无影无踪。

    毫无疑问,对方定是察觉到自己感应到他,立即将身上气息收拢,才致如此,这真是……自己什么时候又惹上这等级别的高手了?!

    徐子陵心下暗惊。

    他跟寇仲两人自修炼《长生诀》以来,修为进度堪称是一日千里,以往纵然遇上杜伏威、宇文成都那等级别的高手,纵然不敌,也绝不致丝毫察觉不到。

    一个毛骨悚然的念头涌上心头。他心中不禁暗暗咋舌道:“我的娘,难不成这回遇到的。是‘散人’宁道奇,亦或是‘天刀’宋缺那等宗师级高手?!”

    单婉晶原本就倾心徐子陵,此刻见他根本不答话,还以为他是默认了,不由勃然大怒,狠狠瞪着徐子陵,咬牙道:“看来你俩算是承认了,好,你们俩当真是好得很!”

    寇仲心中直叫娘,一边用肘子顶了徐子陵一下,向让这好兄弟使出美男计,敷衍敷衍单婉晶,一边嬉笑道:“公主切勿误会,我们非但不认识宇文成都,而且我们娘还被宇文化骨所杀,他宇文阀还是我们的大仇人。老徐,你赶紧跟公主解释解释,别坏了我们之间的情谊……”

    单婉晶脸颊微微一红,轻啐道:“呸,两个小毛贼,谁跟你有情谊了!”

    寇仲笑道:“公主切勿说气话,怎能说这般伤人的话儿,老徐……”

    他又用肘部捅了徐子陵一下,道:“老徐,你倒是说说话啊。”

    徐子陵眉头轻轻皱起,冲着寇仲苦涩一笑,此刻更似毫不畏惧单婉晶一般,低声道:“寇少,这次咱们是真有麻烦,插翅难逃了。”

    他心思缜密,便在感应到叶锋的刹那,已经猜到对方的真实目的。

    他跟寇仲两人最近这段时间遭遇的一切追杀,不外乎两样东西,一则便是《长生诀》,二则便是那杨公宝库,毫无疑问,对方也必是为这两样东西而来。

    寇仲心中暗道:“什么叫‘咱们真有麻烦’,这段时间,咱兄弟的麻烦还少么?插翅难逃却是太过绝望了,怎可能?”

    他不由冲徐子陵眨了眨眼睛,道:“老徐你莫要说的这般绝望,以咱们跟公主亲密无间的合作关系,她是决计不会对咱兄弟俩怎样的,公主,你说呢?”

    他先前只顾招呼单婉晶等人,并未如徐子陵这般察觉到叶锋的存在。

    徐子陵只是苦笑摇头。

    单婉晶狠狠剜了寇仲一眼,冷叱道:“你给我闭嘴!你最好如徐子陵那般,有些自知之明。否则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寇仲连拍胸口,脸上作惊恐状,道:“我的娘,公主殿下切莫说的这么吓人,直弄得人家心如鹿撞。”

    他跟徐子陵,一动一静,性格差别极大。

    徐子陵是临危不乱,处变不惊,性格上跟“盗帅”楚留香是一种类型,只是尚需成长罢了。寇仲当然也是胆儿大心细之辈,只是表现出来的,从来都是嬉笑怒骂,越是危险的境地,越能开玩笑。

    单婉晶冷目如电,道:“为着你俩的小命着想,奉劝你俩最好不要动歪心思,现在给我静悄悄的出宅,否则有你俩好看!”

    “哎,看来这一遭是躲也躲不过了,我是真心不愿跟公主动手的。”

    “哼!你以为自己今趟还逃得了?”

    哪料,前一刻还唉声叹气的寇仲,仅仅只是一瞬,已变得嬉皮笑脸,口中道:“假若你们动手,本高手立即大叫救命,所以我也奉劝公主一句,动手之前,最好务必一定要三思!”

    “动手!”

    寇仲话语尚未说完,单婉晶已经低叱一声,尚明、尚邦、尚奎义三人同时出手。

    单婉晶玉手自袖内滑出,迅捷无伦地点向徐子陵腰际,出嗤的一声劲气破风声。余下三人则分别自三个方向。同时攻向寇仲。

    四人出手迅捷、狠辣。厅内众人不乏武林好手。却仍无人察觉到这的异样。而单婉晶等人,打的都是同样心思,要趁两人叫救命前,制住两人。

    电光火石之间,寇仲竭力应付尚明、尚邦、尚奎义三人联手,堪堪应付下来。

    但徐子陵那处却是极其怪异,以他现下的实力,实力上确也不如单婉晶。但修炼《长生诀》后,也未见便低出多少,纵然单婉晶使出东溟派最凌厉的杀招,他也不至于一招被擒。

    可事实上,他偏偏一招便被单婉晶擒住了。

    若说还有其他怪异之处,便是他动手拆了单婉晶一记杀招,致使对方点穴方位往下移了半寸,面上仍是平静之极,口中淡淡道:“公主,你以为在下所说‘插翅难逃’四字。说的是你们东溟派?”

    单婉晶妙眉一拧,冷哼道:“我受尽你们这两个小鬼的奸猾了。到了眼下,你竟还想故弄玄虚!你以为本公主会信你的话么?哼!想不到坦荡正直的徐子陵,竟也学了寇仲那小鬼的本事,你可真是好得很!”

    这已是她第二次对徐子陵说出“你可真是好得很”,也许连她自己都未察觉,自己究竟安了哪般心思。

    徐子陵淡淡道:“公主今天的话好像格外的多。”

    单婉晶瞪着徐子陵,叱道:“闭嘴!”

    正在此时,一声轻叹突然响起:“公主,我劝你最好相信,他没在故弄玄虚。”

    单婉晶蓦地呆住,只觉头皮一阵麻。

    这声音……这声音近在咫尺,竟赫然便在她耳畔!

    寇仲一听到这个声音,同时呆住,随即苦笑一声,轻叹一声,道:“老徐,我现在总算明白你那句‘插翅难逃’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尚明、尚邦、尚奎义三人同时罢手不斗。

    “来者何人?”

    单婉晶低低一声娇叱,立即向左一转,但左边却是空空如也,哪里有人?!

    她心脏不由‘咯噔’跳了一下,一股难以言喻的惊悚感觉,突然袭上心头。适才她听对方声音明明便是左边,但是……这实在太惊悚、恐怖了。

    单婉晶又立即转向后边,同样无人,额头便不由沁出滴滴冷汗,冷声道:“前辈究竟是何方高人?还请现身一见。”

    不远处,已经再度回到桌台前的叶锋,冲单婉晶微微一笑,道:“公主可是在寻在下?”

    单婉晶望向叶锋,再度一愣。

    对方……对方才三十岁左右,若单单从外貌来看,甚至是二十五岁都不到,这般年纪,竟能将武功练至这般高明么?以前她是不相信的,现在却是不得不信了。

    要知先前刹那之间,她便正在猜测对方究竟是何方圣神,而脑中盘旋的,可是“奕剑大师”傅采林、“阴后”祝玉妍那等级别的高手。

    瞧见叶锋,她如何不吃惊?又如何能不惊骇?

    叶锋望着单婉晶,微微一笑,以传音入密神功,道:“公主,我跟徐兄、寇兄恰好有些私密话说,今日暂且这样,先将他俩带过来可好?”

    带过来,也就是暂且放过的意思。

    单婉晶脸色森寒,尚未开口,寇仲已经解开徐子陵身上穴道,搭着徐子陵的肩膀,笑嘻嘻往叶锋那桌赶去。

    尚邦身上仍旧颤抖不止,望着单婉晶,道:“公主,现在怎么办?”

    尚明满脸怒气,低声咒骂一句:“见鬼,天下怎么突然冒出这么多绝世高手,那小子修为已然不凡,他身旁那两个白衣人,同样也是绝世高手!”

    单婉晶双目闪烁不定,低声道:“敌情不明,静观其变,暂时不动。”

    三人应了一声。

    说罢,单婉晶便径直往叶锋走过去,到手的两条鱼被人截胡,敌不过对方,那是实力不济,可若是连原因都不知晓,那就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

    ……

    徐子陵、寇仲、单婉晶三人来至桌台前,便随即选了个位置坐下,而尚明、尚邦、尚奎义三人则站在单婉晶身后。

    三人,徐子陵神色平静。寇仲嬉皮笑脸。单婉晶则是冷面似霜。目光灼灼盯着叶锋。

    寇仲随手拿起桌台上的美食,一边吃,一边冲叶锋笑道:“前辈究竟是何方高人?修为这般高,更教人惊诧的是,竟然还知晓我们这两个无名小卒。”

    叶锋微微一笑道:“自我介绍下,在下姓‘叶’,单字一个‘锋’。这两位,一人是叶孤城。还有一人是西门吹雪。担心你俩动歪心思,所以提前说一下。”

    “叶兄、西门兄皆是绝世剑客,纵然傅采林亲自,也未必便能全身而退,待会儿会生一些并不十分美好的事,两位若是想乘机逃跑,说不准就将命丧今日。他们两位跟我不同,所练皆是杀人剑招,利剑出鞘,必有死人。”

    寇仲为之一愣。浑没料到叶锋竟这般坦白。

    当然,更教他惊诧的是。不论是叶锋,亦或是叶孤城、西门吹雪,三个名字皆是极其陌生。但偏偏这三人却又是出乎意料的彪悍,如此高手,又怎会是寂寂无名之辈?

    不单单是寇仲,即便是徐子陵、单婉晶俱是一愣。

    徐子陵望着叶锋,缓缓道:“不知叶前辈寻上我们两个无名之辈,究竟有什么目的?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叶前辈不妨直说。”

    叶锋迎着徐子陵的目光,耸了耸肩,道:“我本来就没打算跟你拐弯抹角,这一点倒是你想多了。至于我为什么要找上你俩,呵,套用你那句‘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

    徐子陵为之错愕,心下直犯嘀咕:“让你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倒还真是直抒胸臆啊。”

    寇仲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仍垂死挣扎,道:“自我们兄弟二人进入江湖以来,仇家遍天下,所图不外乎是杨公宝库,但这可真是无妄之灾。我们娘临死之前,尚未来得及说,便即去了。”

    顿了顿,寇仲学着叶锋的动作,无奈地耸了耸肩,道:“所以叶前辈若是也想要寻那杨公宝库,便是杀了我兄弟两人,我们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叶锋笑了笑,淡淡道:“哦,第一次见面,的确太过突然,一时片刻,两位心理恐难承受。那我们就不谈杨公宝库,只说《长生诀》如何?千万莫要告诉我,你们身上连《长生诀》都没有。”

    “若是再胡说八道,我杀了你们两人后,再将傅君婥的坟墓刨了,千万不要怀疑我的话,不论什么,我总比别人知道的多一些,譬如傅君婥葬在何处。”

    叶锋这次倒还真在诓骗两人,傅君婥被葬在何处,他还真不知道。

    徐子陵、寇仲登时勃然大怒,咬牙冷冷道:“尊驾这般,岂是君子所为?”

    叶锋轻笑一声,望着徐子陵、寇仲,道:“谁告诉你们我是君子了?再者说,若你们自觉是君子,难道不该实话实说?我可没听过谎话连篇的君子。”

    徐子陵、寇仲登时被噎住。

    自出道以来,不论何等嚣张霸道之人,亦或是谦逊乖戾之辈,他们都遇到过。

    但今日这番,却是破天头一遭,两人皆心生感应,只觉此人非正非邪,心底想法更是教人说不清、道不明,实在是他俩生平所遇最可怕的对手。

    此刻,单婉晶已经恢复过来,淡淡道:“尊驾究竟有何目的?若是单单只为《长生诀》而来,从这两只小狗口中问出秘籍后,不妨将这两只小狗交给我们东溟派如何?”

    她特意点出“东溟派”,又点出是在问出《长生诀》后,自然是在告诉叶锋,既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最好就此罢手,不要因为两个无关紧要的小子跟东溟派结仇。

    徐子陵、寇仲神情又再度紧张起来,心中直骂单婉晶卑鄙,因为这确是最佳结果了。

    哪料,叶锋却是洒然一声轻笑,隐有不屑道:“对我而言,这不过是一项交易。他两人交出《长生诀》,我救下他们的小命。至于公主口中什么东溟派,呵……”

    “老实说,别说什么东溟派,纵然是阴葵派、慈航静斋、静念禅院,我又何曾放在眼里?”

    好大的口气!

    “你!”

    单婉晶勃然大怒,却被挤兑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叶锋耸了耸肩,继续道:“公主,你我第一次见面,也许你还不清楚我的性格。实际上,不论我做什么,一切的出点都是三个字,无他,我高兴尔。”

    “只要我高兴,即便杀了你们四人,随后再屠了你们东溟派,也不是做不出来。”

    叶孤城嘴角弯起,微微一笑。

    单婉晶、徐子陵、寇仲三人却全都同时错愣,俱是倒吸一口凉气,被惊地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为所欲为,肆无忌惮。

    “邪王”石之轩!

    这便是他们脑中第一个联想到的人,虽然他们都不曾见过石之轩,但江湖上与石之轩有关的传言,却是听了不少。眼前这人性情之乖戾,简直不可想象。

    叶锋望着单婉晶,突地话锋一转,轻笑道:“哦对了,还有一件事需要跟公主说明一下。”

    单婉晶冷冷道:“什么事?”

    叶锋道:“我会杀了边不负。”

    单婉晶身体蓦地一颤,怔怔瞧着叶锋,心绪万千,一个声音不住在心头徘徊:“他……他是怎么知道边不负跟自己的关系?这人……这人究竟是何方圣神?”

    虽然叶锋没说,但她却万般肯定,对方肯定知道边不负跟自己的关系!

    至于叶锋说要杀边不负,此事生地太过突兀,她却是心绪混乱,实在不知心底到底是希望叶锋斩杀边不负,亦或是其他。

    边不负乃阴葵派内极具实力的长老,极其好色,奸淫了祝玉妍亲生女儿单美仙,从而生下了单婉晶。

    “阴后”祝玉妍虽贵为阴葵派掌门,本身修为也极高,但魔门内部,势力复杂,她必须取得边不负的支持,最终也只能忍下这口恶气,不了了之。

    叶锋手指轻轻在桌台上点了一下,道:“公主不必纠结,我这不是询问,而是通知。你怎么想,无关紧要,呵……好戏该开始了。”

    徐子陵、寇仲皆面面相觑。

    两人不知内情,实在不知道叶锋为何突然提及边不负。

    正在这时,大厅正中,一个和和气气的声音,突地响起,远远传了过来:“鄙人王通,有眼不识泰山,不知三位究竟是哪里的朋友?还盼告知。”

    话语声落,数百宾客立即散开,出现一条人行道,直通叶锋这桌。

    王通、欧阳希夷、王世充全都往这边望了过来。

    唰!

    几乎是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这一桌上。

    原本议论纷纷的气氛,登时安静下来,安静等待叶锋等人的回答,但叶锋的反应却令众人大跌眼镜,惊地说不出话。

    只见他打了个响指,冲王通眨了眨眼,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要来。”

    王通心下不悦,眯眼道:“什么事?”

    “我为杀人来。”

    一个淡淡的声音,古井不波的语气。(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