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509章 我为杀人来(二)

正文 第509章 我为杀人来(二)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此言一出,四下错愕、震撼,然后哗然一片。

    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这便是所有人心下最切身实际的想法。

    此宅主人王通乃当世大儒,修为同样不凡,武力值等若四阀之主。再加上一个跟宁道奇相同辈分的“黄山逸民”欧阳希夷,最后还得再加手握重兵的一代枭雄王世充。

    单单有此三人,已经堪称豪华阵容。

    更何况,此番前来的数百宾客,其中不乏成名数十载的前辈名宿,恐怕也就只有“邪王”石之轩那等性格、那等级数的高手亲自,才敢如此肆无忌惮。

    “哦,原来尊驾是为杀人而来,王某不问你究竟要杀谁,只想问你姓甚名谁,王某虽久已不曾与人动手,但若是有人欺上门来,那便不得不动手。而王某手下,素来不杀无名之辈。”王通面无表情,淡淡道。

    此语一出,谁都知道这名动天下的大儒,动了真怒。

    叶锋尚未开口,数百宾客已经炸开了锅。

    有人大叫道:“通老,这小子嚣张跋扈,故意激怒于你,恐怕是想搏一个通老手下败将,好大大出个名,不必通老您动手,冯某便能将这小子料理了!”

    说话间,又有人一跃而出,大叫道:“冯大哥,料理这等无名小卒,又何需你出手?杀鸡焉用牛刀不是么?风不平要出手了,通老请勿怪罪!”

    这人一身黑衣,肌肉虬扎,脸上有三道伤疤。自前额一直划到下颌。瞧着极其恐怖。

    这黑衣人名叫风不平。走的是私盐买卖,乃是长江一带名气极大的江湖人物。他绰号“三刀剑客”,早年原本使刀,但脸上被对手划了三刀后,随即弃刀用剑,苦练剑法二十年,竟真将剑法练至大成。

    他口中虽说“杀鸡焉用牛刀”,但实际上。谁都知道,现场这数百宾客,除王通、欧阳希夷、沈乃堂等寥寥几人,就数他武功最高。

    有他出马,现场许多人都认为叶锋今番是讨不到好了。

    有人轻松地笑着道:“风大侠,这小子虽然嚣张狂妄了些,但瞧在他年纪还小的份儿上,您随随便便只用上三四层功力,只打断这狗崽子一条腿一条胳膊就好。”

    又有人立即纠正道:“不不不,这可不成!若是风大哥不全力而为。说不定还真让这狗崽子钻了空子,到时。风大哥一个不小心就将他宰了。”

    “正是如此,还是徐大哥考虑的是,哈哈哈……”

    刹那之间,正厅里已经哄笑一片。

    王通冲风不平拱了拱手,笑着道:“风兄既然要出手,王某也就不阻拦了。只是今日毕竟特殊,只稍作教训即可,不必杀人。”

    风不平回礼,道:“通老怎么说,风某便如何做便是。”

    叶锋洒然一笑。

    叶孤城轻声叹息一声,缓缓道:“叶兄,我现在总算有些明白,你为何常将‘我高兴’三字挂在嘴边了,只因这世上果真有许多人,愚蠢到死,不杀他们心气不顺。”

    西门吹雪只冷冷说了三个字。

    “我来杀。”

    不论是叶孤城,还是西门吹雪,在他们所处世界,几乎都是一出道便名动天下,天下鲜有人敢轻视之,今日这番遭遇,俱是破天头一遭,新鲜的很。

    叶锋摆了摆手,道:“请。”

    风不平双目一眯,讥诮冷喝道:“我原本还嫌那狗崽子太嫩,你出手,刚刚好,哼!”

    西门吹雪神色不动,冷冷道:“拔剑!”

    呛!

    风不平手腕一翻,手中已多出一柄四尺来长的青剑,手腕再抖,厉喝道:“你也拔剑!”

    西门吹雪没有拔剑,反冷冷说了一句:“进招!”

    从始至终,没半句废话。

    风不平一愣,随之勃然大怒,浑没料到对方竟会这般轻视自己。

    现场这数百宾客都觉西门吹雪过于托大,或者说过于……装逼,不由怒骂道:“呸,你算什么,竟然敢这般嚣张狂妄?”“他妈的,我劝你赶紧亮出兵器,否则待会儿你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呸,哪是什么拔剑不拔剑,而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怒骂声中,西门吹雪耳若未闻,似完全进入另一个世界,神游天外。

    风不平怒喝道:“臭小子,这可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话语方尽,嗤的白光一闪,风不平手腕一抖,双脚贴地疾奔,整个人犹如强弩射出的箭矢,一剑无匹,直往西门吹雪咽喉刺去。

    这一剑,迅捷无伦,落在众人眼中便如一条白线,当真了得。

    西门吹雪仍是一动未动,好似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眼见风不平这一剑便要刺中他的咽喉,但就在此时,西门吹雪忽然动了。

    杀气!

    顷刻之间,这大厅之中弥漫起无比凌冽的杀气!

    王通双目一眯,失声惊呼道:“风兄小心!”

    但他已经小心不得。

    欧阳希夷身形方动,众人只觉西门吹雪抬手落手,根本没瞧清他手上的动作,一道狭长、人眼难以捕捉的银线,迎着风不平那凌厉一剑,破风而出。

    咔嚓清响不休,风不平手中青剑,竟自前向后,断成许多节不足半寸的铁片。

    啪嗒。

    鲜血自风不平咽喉滴下,滴落在地,他这出手一剑,原本是想刺穿西门吹雪的咽喉,但最终被刺穿的,却是他自己的。

    风不平惊诧地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西门吹雪。

    直到这一刻,他仍然不相信当世竟有人能将剑法练至这般境界,更不相信西门吹雪竟能一剑杀掉自己,最后才是噗通一声闷响。向后摔倒在地。双目仍是极力瞪着。

    揶揄、嘲讽声。戛然而止。

    安静。

    大厅里陷入死一般的安静。

    就似某位爱闹的仙人突然施了仙术,同时掐住了他们的咽喉。所有人错愕、心悸,被震撼的难以言表,更不知究竟该用什么语句来形容此刻的心绪。

    仅仅只是一刹,杀气突然而起,又倏忽而灭。

    比之叶锋、西门吹雪第一次交手,西门吹雪精进的度,堪称神。

    寇仲、徐子陵瞪大眼睛。相视一望,随即苦涩一笑,都已经从对方的眼神中读懂彼此内心想法。

    原本叶锋说叶孤城、西门吹雪如何如何,他们还不怎么相信,但直到此刻,他们才知道,叶锋没有说谎,两人修为竟高到这般程度,彻底绝了逃跑的想法。

    单婉晶倒吸一口冷气,同样被惊地说不出话。

    ……

    ……

    王通气得浑身颤抖。双目一眯,泛起杀机。冲西门吹雪拱了拱手,道:“好凌厉的剑气!好霸道做法!王某不自量力,想要讨教几招,还未请教?”

    西门吹雪霍然起身,冷冷道:“西门吹雪。”

    “好名字!”王通冷冷道。

    王通实力等若杜伏威、四阀之主那等级别,纵然不如,也相差不远。

    这一战,的确有的看。

    不论是对叶锋、叶孤城,亦或是西门吹雪自己,都是以此来丈量此世武力值的最佳办法,虐杀一两个似风不平这般龙套,当然什么也看不出来。

    气氛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

    正在此时,厅外突然传来一阵杂乱响声,接着有两个黑衣护卫凌空仰跌进来,“蓬蓬”两声跌个四脚朝天。

    宾客潮水般裂了开来,空出近门处大片空间。

    看着王宅这两个哀嚎呻吟,连爬都爬不起来的黑衣壮汉,所有人面面相觑,心中均道:“今日究竟是撞了什么邪,一个赛一个的嚣张狂妄,竟又有人闯到这里生事!”

    王通双目一眯,勃然大怒,道:“又有谁来撒野?!”

    这话无论如何都不该是这当代大儒说,也不可能是出自他的嘴,但今日之事,狂妄之徒实在太多,早将他的耐性磨得一干二净,以致根本镇定不能。

    一声冷哼随之传来,而后一男一女悠然现身入门处。

    男的高挺英伟,虽稍嫌脸孔狭长,但却是轮廓分明,完美得像个大理石雕像,皮肤更是比女孩子更白皙嫩滑,却丝毫没有娘娘腔的感觉。反而因其凌厉的眼神,使他深具男性霸道强横的魅力。

    这男子极其年轻,瞧着才二十四五,额头处扎了一条红布,左右腰际各挂了一刀一剑,形态极其威武。

    这人自然便是跋锋寒,突厥人。

    那女子样貌也不像中土人士,无论面貌身材,眉目皮肤,都美得让人怦然心动,神情冷若冰霜,厅内站了这么多的人,但却似没一人被她放在眼里。

    这女子,自然便是傅君瑜,当世三大宗师之一傅采林的女弟子。

    她前来此处,自然是因傅君婥刺杀杨广不成,最终反被宇文化及所杀,迁怒于寇仲、徐子陵,特来寻仇。

    至于跋锋寒,他杀了“武尊”毕玄的大弟子,随即逃入中原,为了寻求武道的突破,近段时间,已经有许多武林好手折于其手,乃是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

    正在此时,哈哈一声长笑响起,这笑声出自欧阳希夷之口。

    紧接着,欧阳希夷双目一眯,跟王通一般,他身上血性也被激起,杀机顿盛,大喝一声:“好!英雄出少年,来人与突厥的毕玄,究竟是何等关系?”

    所有人都感觉到欧阳希夷身上散出的凌厉杀机,大气也不敢出,厅内愈安静起来。

    跋锋寒脸显异色,双目精芒一闪,仔细打量了欧阳希夷後,淡淡道:“原来是‘黄山逸民’欧阳希夷,难怪眼力如此高明,不过在下非但跟毕玄毫无关系,还是他妄图斩杀之人。”

    众人大吃一惊,再度哗然。

    今儿这出戏当真是一潮高过一潮。

    眼前这突厥男子,语气平淡。态度倨傲。非但没将在场所有人瞧在眼里。更教人吃惊的是……他竟然连“武尊”毕玄都没怎么瞧得起!

    什么叫嚣张狂妄?这就是!

    欧阳希夷还待再说,厅内突地又响起一个声音:“跋锋寒,英雄出少年,果真不凡。我等你很久,你终究还是来了。”

    说话者,叶锋。

    跋锋寒双目宛如冷电,上下打量了叶锋一眼,淡淡道:“哦。你在等我?”

    而此刻,傅君瑜也瞧见了寇仲和徐子陵,双眉一挑,又见他两人瞧见自己,也没有任何躲避心思,还道叶锋几人便是他的靠山,心中大怒,根本来不及多想,没考虑当下环境,已经冷冷叱道:“你们这两只汉狗。以为找到了帮手,就逃得了一死么?!”

    所有人都愣住。而后勃然大怒,怒骂声起,群情澎湃。

    与此同时,还有许多人,心中也咋舌钦佩不已。

    她这一句“你们这两只汉狗”一出,再加上这不同于中土女人的相貌,谁都知道她是来自高丽了。勃然大怒自然便是这个原因。

    至于咋舌钦佩,则是因为此处高手如云,她还敢这般,也着实是英雄好汉。

    徐子陵眯眼打量起傅君瑜,沉默不言。

    寇仲却大骂道:“你这臭娘们又是谁?咱们兄弟俩跟你往日无怨,近日有恩,干嘛上来便骂人?”

    傅君瑜冷冷盯着两人,冷冷哼了一声,也不答话。

    啪啪巴掌声起,叶锋指着傅君瑜道:“既然你们不认识,那我就作个中间人,介绍你们好好认识一下。她叫傅君瑜,乃是傅君婥的师妹。”

    徐子陵、寇仲同时愣住,这可真是万万没想到。

    适才傅君瑜骂他两人是汉狗,若是依着寇仲的脾气,早就骂回去了。但顾及傅君婥是高丽人,这才息事宁人,没将整个棒子国带着骂。

    叶锋冲叶孤城微微一笑,道:“叶城主,这女子便是‘奕剑大师’傅采林的门人,奕剑术极其了得。当然,跟她师父肯定是没有任何可比性的。你若是想引傅采林前来中原,此女项上头颅,正是最佳挑战帖。”

    叶孤城双目闪过一道亮光。

    叶锋独孤九剑的绝妙,他是亲身经历过的,而据叶锋所言,这奕剑术更甚独孤九剑三分,他如何不心情澎湃?

    一念至此,叶孤城同样起身,冲傅君瑜微微一笑,只说了五个字。

    “在下叶孤城。”

    跋锋寒长啸一声,挺身站于傅君瑜身前,朗声道:“尊驾若是想与傅姑娘一战,恐怕得先过跋某这一关。”

    傅君瑜面上微微一红,随即冷目环扫当下,不屑地瞧着叶孤城,冷哼道:“不必你来多管闲事,哼,区区一只汉狗,你以为我会怕么?”

    徐子陵、寇仲心绪大乱。

    他们根本不曾想到,傅君瑜会是傅君婥的师妹,片刻慌乱之后,随即镇定下来,既然确定了傅君瑜的身份,自然不愿让其命丧于此。

    两人本想跟叶锋求情,可不等他俩开口,叶锋已霍然起身,冲跋锋寒冷笑一声,淡淡道:“你也搞错了,今日你的对手是我,不是叶城主……”

    跋锋寒双目一眯,精芒大盛。

    叶锋继续道:“最近一段时间,你纵横中原武林,罕逢敌手。但不会天真懵懂地以为……中原武林除了宁道奇、宋缺、石之轩等人,便无人能制得住你了吧?”

    跋锋寒嘴角噙出一丝冷意,淡淡道:“有么?”

    他原本就是极其倨傲之人,当然,是没有倨傲到这般程度的,但是叶锋的话,咄咄逼人,却令其下不得台。

    原本只想简单的、愉悦的装一个逼,现在却是骑虎难下,不得不装下去了。

    “很好。”

    叶锋淡淡道,而后头也不回,一指徐子陵、寇仲,又冲西门吹雪道:“西门兄,这两人便暂时交给你。只要他们有任何逃跑的心思,嗯,千万务必一定不要考虑我的感受,直接将他们斩杀便是。”

    说罢,他方才转过脸,冲徐子陵、寇仲咧嘴轻笑道:“放心,若真生了那等惨案,我会在心底,真心为你们默哀的。”

    “……”

    徐子陵、寇仲嘴角微微抽搐,全都斯巴达了。

    ……

    ……

    叶孤城身影突起,虚闪两下,八道白色虚影出现,构造成一个特殊阵型,八道白色虚影,仿如彩云一般,出现在傅君瑜正上方,轻飘飘往下坠去。

    傅君瑜脸色大变,只感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强压,呼啸而来。

    如果说先前西门吹雪的表演是蒙太奇表现手法,那么眼下叶孤城这一招元神分化,就是一出极其强烈的视觉轰击了。

    再度哗然。

    直到此刻,数百宾客再度现,眼下这白衣剑客,实力之高,修为之深,竟是丝毫不逊色于先前出手的那位。

    跋锋寒原本还打算插手,但事到临头,却突然意识到,自己连插手的余地都没有。

    呛的一声清响,傅君瑜手中宝剑已经出鞘。

    傅君瑜轻啸一声:“破!”

    嗤的寒光一闪,只见傅君瑜五指翻飞,手腕舞动,空中登时出现千万道青色剑影,剑光掣如闪电,璀璨之极!

    那些青色剑影就如乱枪打鸟,杂乱无章。

    但就在叶孤城那八道虚影扑杀而下时,那些青色剑影骤然生变化,突地堵住了那八道虚影所有进攻方式。

    傅君瑜随手一个横摆,登时又将叶孤城这万斤重的一击卸开。

    轰隆一声巨响,地板被轰出一个巨大的窟窿,咔嚓一声,一根巨大的木柱从中断开,整座大厅都剧烈摇晃起来!!

    叶孤城双目散出异样的光彩,不由轻声赞道:“好一个‘奕剑术’,果真不凡。”

    傅君瑜身轻如燕,飞也似地往大宅外掠出,叶孤城双脚在地面轻轻一点,随之而去。(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