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510章 我为杀人来(三)

正文 第510章 我为杀人来(三)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刹那之间,叶孤城、傅君瑜已自王宅飞掠而出。 ..

    能赶赴此地的,武功高低,姑且不论,但有一点却可以肯定,他们都极其爱凑热闹,又怎肯错过这场激战?但厅内还有一个叶锋,外加一个近段时间,声名鹊起的跋锋寒。

    一来叶锋不曾发话,竟是无人开口;二来比之叶孤城、傅君瑜那一对,很明显,眼前这一对更有看头。

    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叶孤城、西门吹雪已然如此,叶锋又能弱到哪里?

    当然,更重要的是,许多人心底还抱着一窥真实的打算,想要瞧瞧叶锋、跋锋寒究竟是否有嚣张跋扈的资本。

    叶孤城一击扑杀傅君瑜,跋锋寒身形一动不动。

    当然不是因为叶锋那句你的对手是我,只因他心生异感——只要自己胆敢插手,露出一丝破绽,叶锋必能一招秒杀自己!

    这种感觉极其玄妙,自他出道以来,也只感受过一次,带给他这种感觉的人,名叫毕玄,“武尊”毕玄!纵横突厥几十载、盛名不坠的大宗师!!

    大厅内鸦雀无声,气氛**,给人一种窒息之感。

    叶锋眼角含笑,定定瞧着跋锋寒,跋锋寒同样也是目不能移,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叶锋身上。

    大战,一触即发。

    正在此时,叶锋突然轻笑一声,道:“刚才你们有人骂得很爽,但你们不会以为我这般好说话,会轻易放过你们吧?嗯。入了阎罗殿。请一定要记住。你们全都死于嘴贱。”

    全场哗然,俱是露出难以置信神色。

    谁都以为他要斩杀跋锋寒,既为中原武林出一口恶气,也避免突厥再出一个毕玄级别的大宗师,但谁曾想,他开口第一句话竟要与现场这数百宾客为敌!

    疯子!

    这人难不成是疯子?!

    也不瞧瞧现在是什么时候,纵然生气,也该是秋后算账。而且还必须是静悄悄的。而且更震撼的是……听他的意思,他竟是要与这数百宾客为敌,行当场诛杀之事!!

    王通神色变了变,冲叶锋拱了拱手,刚要代适才叫嚣的宾客求情。

    嗤!

    劲风呼啸,空中突然响起一阵阵无比尖锐的破风之音,根本不待他开口,叶锋双掌已如穿花蝴蝶般,迅捷如电地挥洒,倏忽之间。已往四下拍出数十掌。

    错愕,呆滞。

    厅内数百宾客全都嗔目结舌。怔怔瞧着叶锋,目中又是赞赏,又是惊叹,又是不可置信,诸般神色,不一而足。

    一来叶锋出手动作实在迅捷,二来他这双掌翻飞,招式当真是精妙绝伦,美轮美奂。

    更可怕的是……他所有招式,但凡是能瞧得清的,非但不是同一招,而且更似不是同一种掌法!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瞧得呆住。

    寇仲吐了吐舌头,道:“我的娘哎,世间竟有如此精妙绝伦的掌法,今日这一趟可真是大开眼界哩。”

    徐子陵目中流露出一丝羡慕,道:“单单是掌法飘逸、优美也就算了,更关键的是,他所有招式非但没重复,而且连武功路数也不同,这实在是匪夷所思。哎,也不知咱们兄弟俩什么时候能将武功练至这般程度……”

    当然,众人根本没任何反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那便是……叶锋掌起掌落,而现场竟毫无变化。

    最初那一阵尖锐的破风之音落下后,众人瞧着叶锋直瞧得眼花缭乱,可现场却无任何人毙命,几可说没任何破坏力。

    落在众人眼里,都以为他仅仅只想简单威慑下,并无杀人之心。

    想想也是,现下外贼当前,武林高手又有数百之众,只要不是傻子,肯定不会选择这个时候开战。

    许多人放松地轻吐一口气。

    唯独王通、欧阳希夷、单婉晶等寥寥几人,脸色大变,既是震撼,又是愤怒。

    跋锋寒双目被点亮,朗声道:“好武功!想不到中原武林除宁道奇、宋缺、石之轩等人之外,竟还有这般高手,跋锋寒领教高明!”

    正在此时,噗噗二三十闷响,此起彼伏传来。

    有人“啊”的失声叫了出来:“冯大哥、冯大哥!”“三弟,三弟你怎么了?!”也有女客惊叫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原来那二三十人,有许多都站在人群中,而叶锋不过于电光火石间,呼呼拍出十几掌,直接拍打在第一层宾客身上,但先前那些谩骂之人却全都中招!

    移形换位,亦或是还有一个更形象的描述……隔山打牛!

    叶锋那十几记完全不同路数的掌法,竟全都能圆转如意地改变方向,现场众多宾客无不骇然变色。

    攻击曲直如意,这自然是修为大幅度提升后,叶锋以白虹掌力为基础,创造性发挥,最终将这门神功的原理,彻底与自身武学融合,创造而出。

    王通、欧阳希夷等好手尽皆大怒,后者更是长笑一声,瞪着叶锋,怒不可遏道:“小子好胆,当真以为此世无人是你敌手?!”

    叶锋笑了笑,淡淡道:“现在这话虽然很假,但不久之后,我必将天下无敌。”

    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好嚣张!好狂妄!

    他话语极其平淡,就似正在说一件吃饭睡觉般的生活琐事,嚣张狂妄,亦或是自信,彰显无遗。

    此言一出,王通、欧阳希夷尽皆大怒,数百宾客同时震怒,谩骂声再起。

    寇仲嘻嘻一笑,道:“嘿,老徐,他招惹仇恨的手段,可比咱兄弟俩强多了。”

    徐子陵目光定定放在叶锋身上,思索良久。方才眯了眯眼睛。缓缓吐出了五个字:“他是故意的。”

    寇仲翻了个白眼。道:“他都这般做了,即便是傻子也知道他是故意为之,但问题是……他干么这般肆无忌惮地拉仇恨?”

    徐子陵摇了摇头,叹道:“这一点我也不知道,也许他跟跋锋寒那小子一样,也是为了追求武道突破吧。”

    他这随口道出的一句“也许”,正中叶锋下怀。

    压力越大,修为提升的进度也越大。对叶锋来说,当务之急便是飞速提升自身修为,他要做的,也正是无限吸引仇恨,然后以战养战。

    ……

    ……

    喧嚣叫骂声中,叶锋长啸一声,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望着欧阳希夷,淡淡道:“你刚才问我为何敢这般肆无忌惮?道理再简单不过,因为肆无忌惮原本就是强者的特权。”

    欧阳希夷为之错愕。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精彩。

    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极其精彩。

    叶锋长啸一声:“说教到此为止,观念不同。多说无益。我先解决跋锋寒,然后……不论你们想做什么,我一并接着。”

    说罢,他缓缓向前走了三步,已与跋锋寒相距不足两丈。

    嗤!

    破空之音,此起彼伏,伴随着叶锋的步伐,一股森寒、凌厉的气机,若有若无,缓缓弥漫开来。

    这感觉比之西门吹雪身上散发出的凌厉杀气,又有着极大区别。

    西门吹雪剑气出,森寒至,修为低者,直觉浑身森寒,为之心悸。但叶锋这气机出,因之似有若无,突兀消失,又突兀生出,令人防不胜防,打击更甚。

    众人均为之胆颤,即便王通、欧阳希夷、跋锋寒这等级数,也难以完全不受影响。

    跋锋寒嘴角仍挂着一丝笑意,负在身后的手拽起了外袍下摆,分别握在刀把与剑柄处,使人不知他要用刀还是要用剑,又或刀剑并用。

    叶锋双目一眯,轻笑一声:“既然你寻求武道,若是因此而死,也该死而无憾。出招。”

    “锵!”

    跋锋寒双目一眯,冷喝一声:“杀!”右手把刀拔出来了少许,立即生出一股凌历无匹的刀气,刀气呈银白之色,闪电一般,发出滋滋声,笼罩于长刀之上。

    “狼烟四起!”

    跋锋寒厉喝一声,手中长刀脱鞘而出,掣如长虹,宛如长江大河一般,横里一削,直往叶锋而去。

    那银白色刀气呼啸而出,临到中途,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眨眼之间,大厅内已经布满无数月牙形银白刀气,密密麻麻,当真宛如狼烟四起。

    这门武功乃是跋锋寒自创,名字叫做“锋寒七式”,这七招分别是:塞外戈声、狼烟四起、黄土埋骨、热沙砾金、海市蜃楼、旷野惊雷、大漠风暴。

    每一招皆是猛若惊雷,一往无前。

    刀气所至,皆如刀割。

    众人无不神色大变,只此一招已经知道,这年纪轻轻的突厥少年,实力确实不凡,若再给他二十年,必将又是另一个“武尊”毕玄,并且只高不低!

    王通、欧阳希夷、王世充目中全都泛起杀机。

    他们都在心下打定主意,纵然叶锋不能将跋锋寒拿下,他们也必将联手诛杀此子,以绝后患!

    厅内站在前沿,内力又不怎样的武林中人,脸上登时出现无数道血痕,鲜血溅出。

    更有甚者,有人竟是没抵挡住跋锋寒这刀气,脖颈直接被划出一道血痕,鲜血飚溅,略作挣扎便直接毙命。

    王通口中厉喝一声:“全都退后!”双掌翻飞,迎着众多刀气挥去,一道浑厚的真气呼啸而出。

    欧阳希夷、王世充也同时出手。

    刹那之间,这三大高手真气交融,叶锋身后、众宾客身前,随即织成了一面色彩斑斓的水幕巨网,将跋锋寒那凌厉刀气,拒之于外。

    叶锋身形立于原处,动也不动。目中流露出一道赞赏,道:“好一个‘狼烟四起’,你的确有资格死在我手上。”

    跋锋寒冷哼一声,傲然道:“你便只会说大话么?”

    正说话间,那些森寒刀气。已如万重巨浪。层层将叶锋包围。随后便是吞噬,但正在此时,原本一动也不曾动的叶锋,身形突地一动。

    这一动,便是天崩地裂,流沙走石!

    只见叶锋右手食中二指并拢,斜里一划,口中低呼一声:“太极剑意!”

    呛!

    他这随手一挥。一道青泓突兀生出,似一面碧绿的水幕竖起,轰轰烈烈,浩浩荡荡,所有银白刀气,遇之便如刀切豆腐,立即一分为二,又随即消散。

    刹那之间,那千万道银白刀气,尽皆消失。

    跋锋寒脸色大变。凝声惊诧道:“剑意?!”

    根本来不及再说其他,那面竖起的碧绿水幕。似有若无,若隐若现的,宛如龙卷风般,一路直往跋锋寒碾压而出。

    “蓬!”

    随即又是咔嚓闷响不休。

    那面碧绿水幕似直抵天际,突兀出现时,屋顶已被一分为二,地面出现一条深达三丈的裂痕!!

    叶锋冷喝一声:“去!”拂袖随之一摆,那面水幕便一往无前,直往跋锋寒碾压而去,偌大正厅,前半段一直被碾压,木渣四下攒射而出,发出蓬蓬震响。

    空中一群飞鸟掠起,被攒射而出的木渣击中,连哀嚎也来不及,登时毙命。

    远处一片白杨树林被击中,树干直接被轰出一个大窟窿,更有不少直接一分为二,倒在地上。

    明媚的阳光下,木屑四飞而起。

    一副极其恐怖、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王宅正厅一分为二,地面那深达三丈、长逾七丈的裂痕,逐渐扩大,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

    嗔目结舌。

    不寒而栗。

    所有人脸色登时变得极其惨白,身体情不自禁剧烈颤抖起来,只觉头皮一阵发麻。谁都不曾想到,叶锋这一击之威,竟是恐怖至此!!

    不少女客“啊”的一声,惊呼连连。

    徐子陵、寇仲两人尚未见过什么大世面,此刻已完全被骇地呆住,相视望了一眼,同时苦涩笑了一下。

    王通、欧阳希夷、王世充脸色同样不好看,眉头尽皆皱起,彼此望了一眼,都读懂了彼此心中的想法:“第二个‘邪王’又已出现,这个江湖,又将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他们原本还寄希望于叶锋,希望他能将跋锋寒一击斩杀。

    但事情发展到这般,思及叶锋深不可测的恐怖实力,以及他肆无忌惮、嚣张乖戾的性格,就连他们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好是坏了。

    ……

    ……

    那面竖起的碧绿水波,便如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刚猛无匹,无坚不摧,眨眼之间,便将碾杀而至!

    所有一切,皆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跋锋寒夷然不惧,冷静得像个无风无浪的深潭,俊伟的容颜静若止水,口中大喝一声:“好武功!”猛地一个后退,这轻轻一掠,便是数丈之远。

    众人心中,一边惊叹跋锋寒修为确是不凡,一面却又暗暗叹息,谁都瞧得出来,面对这排山倒海般的重压,跋锋寒此刻再退,结局只有一个“死”字!

    但就在下一刻,原本向后闪掠数丈的跋锋寒,刀剑同时挥舞而起,口中厉喝一声:“大漠风暴!!”

    轰隆!

    只见跋锋寒双手闪电般挥舞,许多人已经瞧不清他手上的动作,无比凌厉的劲气呼啸而出,织成一面遮天盖地的巨网,地面黄土随之被席卷而起。

    狂风掺杂起泥土、黄沙,犹如乌云蔽日,轰轰烈烈直往那道碧绿水波而去。

    与此同时,好似一股又一股海浪吹来,原本身体正向后倾倒的跋锋寒,突然被这气浪吹拂而起,不待众人惊诧声起,他人已如强弩射出的箭矢。

    咻!

    跋锋寒化作一道残影,竟是不退反进,直接迎着叶锋那雷霆一击而去。

    直到此刻,众人方才恍然大悟,这才明白跋锋寒的打算,再观叶锋,似是这惊世骇俗的一招,实在太过耗费精力,他额头竟已沁出不少豆大的汗滴。

    虽然不愿承认,但事实却教叶锋不得不承认。

    这‘太极剑意’效果令人目眩,威力教人叹为观止,的确堪称是bug似的大杀招,但还是那个老问题,太过耗费精力,尤其是第二种变化,更是坑爹之极。

    轰隆!

    携卷着黄沙、黄土的狂风与那道碧绿水波相击,宛如千万道惊雷同时炸响!!

    这一声炸响,震耳欲聋,不少修为低者,更是直接被震晕。这还算好的,因为现场更响起无比凄厉的哀嚎:“听不见,我怎么听不见了,啊啊啊——”

    但这还不算完,震响过后……

    啵!

    两道真气相撞,引起周遭气流剧烈变化,形成一股破坏力极其惊人的气波,轰然往四下射去。

    王通、欧阳希夷、王世充等诸多高手脸色再度一变,立即施展出拿手绝技,以内力相抗,咔嚓清响不断,狂风乱卷,飞沙走石,咔嚓,房屋、树木应声倒地。

    定眼再看两个局中人,跋锋寒衣衫尽裂,黄铜色的皮肤上,出现无数道狭长伤口,沁着无数血滴。虽然伤痕累累,但他毕竟还是破了叶锋这猛胜雷霆的一击。

    高手对决,胜负决于刹那。

    叶锋倒也不曾料到跋锋寒竟这般刚毅,双目大亮,再次闪过一丝赞赏,大笑道:“好一个跋锋寒!”

    前面那个赞赏,是有感于他那一招“狼烟四起”的绝妙,眼下赞赏的,则是他那颗追求武道,义无反顾,虽九死而不悔的武者之心。

    跋锋寒英气勃发,冷喝一声:“痛快!再来!!”

    正在此时,异变突生!(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