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511章 《长生诀》到手!

正文 第511章 《长生诀》到手!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跋锋寒一声冷喝,长刀、利剑随即架起,摆出一个极其怪异的招式,而后又是一声闷喝,呛的一声,宛如龙吟虎啸齐,两道真气,一阴一阳,喷薄而出!

    有人“咦”的失声惊呼,众宾客皆是神色大变,目中又是赞赏,又是惊奇。

    那只因跋锋寒刀剑齐出,他们便登时感觉两股截然不同的真气,呼啸而出。这真气宛如海浪,一层层扑杀而来,但这海浪却是前面一层至寒,后面一层至阳。

    王通、欧阳希夷、王世充等人神色严肃,目中杀机更甚。

    沙漠之地,昼夜温差极大,而打小在大沙漠长大的跋锋寒,武功大成之后,竟另辟蹊径,练成一门极其绝妙的内功。

    常人能将至寒,或是至阳内功练至极致,已是千难万难,但他却能同时阴阳之力,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这一切皆是他自学成才,并无任+无+错+何老师传授。

    单单这一点,便不知要羞煞多少自诩出自名门,并以之为荣、洋洋得意的子弟了。

    两道至寒、至阳真气,自跋锋寒手上刀剑上呼啸而出,形成两个极具杀伤力的龙卷风,迎着叶锋面门,轰然击去!

    叶锋双目突地轻轻闭上,而后又骤然张开,双手迅捷无伦地勾勒出密宗大日轮印,右手食中二指冰冷,缓缓伸向跋锋寒的眉心。

    咚!

    这是叶锋自己的心跳声,而后加跳动,他已经构造出自己的‘世界’。

    时间停滞。方圆十里。所有物体全都定住!

    翻飞而起的木屑沙石、展翅高飞的白鸟。全都定在半空中;嗔目结舌、张大嘴巴的数百宾客,神情俱都定住。

    第二种太极剑意终究还是要用上了。

    但其他武侠位面,所向披靡的‘世界’,到了这一世,很明显不够用了。

    仅仅只是倏忽之间,所有人便已恢复,而即便叶锋构造出自己‘世界’时,跋锋寒也如小老头吴明那般。虽然不能动,但却满脸惊诧,失声惊呼道:“这是什么武功?!”

    不!

    甚至更夸张!

    不单单只是能开口说话,就在叶锋两指点向跋锋寒眉心之时,跋锋寒也已施展身法,微微后掠。便是这个极其微小的动作,救了他这条小命。

    咔嚓一声闷响,跋锋寒头骨裂开,却终究还是没死。

    叶锋嘴角弯起,轻笑一声:“不错。”

    正要乘胜追击。此时,现场突地响起一阵箫音。

    那箫音奇妙之极。顿挫无常,于尖锐的破风之音中,若现若隐,但最精彩处却在音节没有一定的调子,似是随手挥来的即兴之作,却令人难以相信地浑融在叶锋、跋锋寒挥泄出的劲气当中。

    音符与音符间的呼吸、乐句与乐句间的转折,透过箫音,水乳交融的交待出来,纵有间断,但听这箫声,亦只会产生延绵不休、死而后已的缠绵感觉。

    这箫声的火候造诣,确已臻登峰造极的箫道化境!

    当叶锋意欲诛杀跋锋寒时,那箫音突地变得高昂慷慨,随即却又立刻转为幽怨低吟,于低转无穷间,似在述说一段故事,更似在劝解叶锋手下留情。

    而叶锋、跋锋寒两人也果真罢斗,肃立恭聆。

    所有人都已听得痴了。

    原本肃杀的气氛,因这箫声的出现,突然消弭,也许并未完全消去,但至少消了绝大部分。

    所有人怔怔出神,似是心有所思。

    那箫音只是在讲一个故事,但听在所有人耳中,经由神经中枢的分析,却又演变为各自的、极其私人的故事,直触人心底最温暖、最温柔之地。

    王通怔怔瞧着箫声的方向,思及石青璇之母,以及当年那段苦恋,便立即死了眼眶,既是惆怅,却又得了安慰。欧阳希夷虽没王通这般,却也没强了多少。

    每个人脑中都浮现出一个极其温暖的场景,亦或是温暖的语句。

    当然,也有例外。

    譬如……叶锋。

    两世为人,他精神力原本就比常人强了不知多少,突破了小老头‘无尽轮回’,心境更是直接踏入另一番境地,别说是石青璇这箫声,纵然再配以天魔秘那等蛊惑人心的神功,也未必便能将他怎样。

    箫音倏歇。

    众人似尚未从箫声中解放出来,仍是怔怔失神,没一人开口说话。

    良久之后,王通仰悲吟,声调苍凉道:“罢了,听完石小姐此曲,以后恐难再有佳音听得入耳。今日王某原本还想诛杀此獠,现在确是不必了。”

    “此獠”既指跋锋寒,还指叶锋,一语双关,不论何人,他都不愿再杀。只因此刻他心中杀机全消,又如何杀得了人?

    欧阳希夷威猛似虎的双眸,亦透出温柔之色,高声道:“青璇仙驾既临,何不进来一见,好让伯伯看你长得有多少像秀心。”

    石青璇!

    直到此刻,众人方才恍然大悟,这才知道原来适才这以萧技名动天下的神秘美女,竟然是以绝世萧技化解了一场恶斗。

    即便是身受重伤的跋锋寒,亦豪迈之情不减丝毫,朗声道:“若能得见小姐芳容,我跋锋寒死亦无憾。”

    一声轻柔的叹息,缓缓自屋檐传来,是一个甜美轻柔,言语难以形容的女声:“相见争如不见。青璇奉娘遗命,特来为两位世伯吹奏一曲,此事既了,青璇去也。”

    说罢,石青璇便要掠身而走。

    正在此时,啪啪啪几个巴掌声突然响起。众人心下原本充满了暖意,这几个巴掌声便显得极其突兀,纵然明知是来自叶锋。不少人眉头仍旧轻轻皱了起来。心生不悦。

    下一刻!

    叶锋突地冷喝一句:“跋锋寒!”

    嗤的寒光一闪。一道金黄色凌厉剑气,浩浩荡荡,直往跋锋寒脖颈斩去!

    帅不过三秒,叶锋两招‘太极剑意’端的是美轮美奂,霸道无匹,但却没能将跋锋寒直接斩杀。

    当然,跋锋寒身受重伤是免不了的,其后他又接了叶锋七招。内力明显跟不上了,而听了石青璇的箫声,他精神也受了影响,也正是传说中的开小差。

    于是……一击必杀,身分离!

    噗的一声闷响,跋锋寒脑袋直接掉在地上,滚了几圈。

    所有人张目结舌,眼睛瞪得极大,就似瞧着怪物一般,不可置信地看着叶锋。比之更严重的……是心胸为之气结。实在是找不到语句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怪物!

    是的,在所有人眼中。叶锋就是一个怪物!听罢石青璇这般绝妙的箫声,他……他怎么可能还下得去手?

    屋檐外,石青璇长长叹息一声,微微动怒道:“这位公子,他既然非你对手,你又何必一定要赶尽杀绝?”

    叶锋耸了耸肩,轻笑道:“石小姐,杀他的人是我,但害死,哦不,应该说害他死得这么窝囊的人,却是你!若不是你前来吹箫,他又怎会失了杀敌之决心?”

    石青璇哼了一声,以示不满。

    “赶尽杀绝?”

    叶锋摇了摇头,轻笑一声,继续道:“不,这跟是否赶尽杀绝没半点儿关系。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素来都是一诺千金,出口的承诺,定会完成。早在大厅时,我便已经说过要解决他,呵……说了要解决,那就一定要解决!”

    “你这人真是……”

    又是一声饱含无奈、恼恨的叹息,却给叶锋驳得说不下去,话到一半,石青璇便已不再说,施展轻功,掠身离开。

    这时,一身白衣的叶孤城,突地出现,身如白云,施施然落在院落之中。

    叶锋笑了笑,道:“叶城主可杀了那高丽女子?”

    叶孤城摇了摇头,嘴角弯起,淡淡道:“若是将她杀了,谁能给我带话?我只是废了她七成功力罢了。”

    斩杀傅君瑜,傅采林自然也会知道,只是耗时比较久罢了,而不论是叶孤城,亦或是西门吹雪,都已是饥饿难耐。

    叶锋也不再问,冷目如电,扫了扫王通、欧阳希夷等人,长啸一声:“还有谁敢跟我打?”

    这话孩子气十足,现场却陷入一股极端的寂静之中。

    无人回应。

    叶锋耸了耸肩,摊开双手,极其真诚道:“别怪我不给你们机会,这是你们自己不要的。既然你们不珍惜,那我可要走喽……”

    “……”

    众人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嘴角微微抽搐。

    叶锋、叶孤城、西门吹雪,再加上俘虏徐子陵、寇仲,五人随即离开。

    ……

    ……

    王通、欧阳希夷、王世充等人瞧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凝着目光,脑中极力思索几人的来历,结果自然是无疾而终。

    待众宾客离去之后,王世充方才轻叹一口气,道:“通老,叶锋、叶孤城、西门吹雪这三人,后两者实力较弱,但放眼整个江湖,也是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

    “而那叶锋更是了得,足以媲美‘散人’宁道奇那等大宗师级数,但王某孤陋寡闻,竟是从未听说过三人名号……通老可知晓一二?”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王通摇了摇头,跟着轻叹道:“这三人便如石头缝里蹦出来,来历神秘蹊跷。不知二位是否察觉到,他三人所用武功,竟与当世诸般武功,截然不同,这可真是匪夷所思,教人难以理解。”

    欧阳希夷目光灼灼,缓缓道:“眼下正值大乱之世,江湖、朝政,原本都是腥风血雨,变化万千。今日再多这三个变数,天下又不知该乱到何等程度了。有了今日一战,这三人必将扬名天下。”

    稍稍一顿。

    欧阳希夷摇了摇头,苦涩一笑,轻叹道:“至于那叶锋。也许当真如他所说。假以时日。也许他当真能做到无敌天下……”

    王通、王世充身体蓦地一颤,浑没料到这跟“散人”宁道奇相同辈分的当世名宿,竟会这般说。

    他口中连说两个“也许”,但听在王通、王世充两人耳中,却是毋庸置疑的语气,无敌天下,呵……无敌天下!

    然后叹息,摇头。

    因为即便是他俩。也有相同感受,很玄妙,也很难以言表;实在不愿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

    ……

    ……

    叶锋一行五人离开东平郡后,随便找了个客栈,轻而易举地从徐子陵、寇仲那里得到了《长生诀》,然后便放两人离开,徐子陵、寇仲兀自不肯相信。

    江湖传闻,和氏璧和杨公宝库,两者得其一。便可夺得天下。

    好巧不巧,他们身上正背负着杨公宝库的机密。

    《长生诀》固然是神级秘籍。但自从被创造而出,流传千年,却无一人完全练成,他们两个还是机缘巧合下修炼成功,也即俗语中的瞎猫碰上死耗子。

    所以这《长生诀》相较于杨公宝库,他俩一直被追杀,更大程度上,是因为后者,可叶锋只问了一次,两人撒了个谎后,叶锋竟从始至终都不再提。

    幸福来得太突然,直打得两人措手不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

    闻之可以离开,寇仲自然是火急火燎,急欲脱身,但徐子陵却是眉头轻轻皱起,有些迟疑道:“叶前辈当真肯放我两人离开?”

    叶锋笑了笑,缓缓道:“我好像跟你们说过,不论什么,也许我知道的并不多,但总比别人多知道一些,所以自然也知道,你们是知道杨公宝库的具体位置的。担心你们以为我是在诈人,所以不妨简单跟你们透个底儿……”

    徐子陵、寇仲皆被叶锋挑起了兴趣,全盯着叶锋,而叶锋只简单说了两个字,却是两人的石破天惊。

    “长安。”

    叶锋笑了笑,淡淡道。

    徐子陵、寇仲如遭电击,心下震骇。凭着叶锋说话的语气,脸上的神态,以及这一句“长安”,他们自然能分辨叶锋没有撒谎。

    那么问题来了……他明明知道自己知道杨公宝库的具体位置,却又为何这般轻易的放自己离开?

    寇仲嘻嘻笑了笑,强撑着惊叹道:“我的娘,高人就是高人,果然不一般。但我们兄弟俩也跟叶前辈一般,只知道那杨公宝库在长安,其他却并不十分……”

    他还未说完,徐子陵已轻声打断道:“既然前辈什么都知道,又为何肯放了我兄弟两人?根据前辈所说,您对杨公宝库十分感兴趣,当今正是乱世,恐怕前辈也是想凭借这杨公宝库,逐鹿中原吧?”

    寇仲身体一颤,心中苦的连连叫娘。

    现下,他已立志争夺天下,杨公宝库自然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突听徐子陵直接点破,虽知这好兄弟是担心叶锋还留有后手,对付他俩,但仍是不由心惊胆颤。

    寇仲冲徐子陵挤了挤眼睛,一把揽在他的肩头,嘻嘻笑道:“老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似叶前辈这等高人,不论做什么,自有其更深层次的目的,又岂是你能猜测得出的?”

    “叶前辈,我们两个小子就此告辞,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再见。”

    说罢,便拉着徐子陵离开,但后者却是身形不动,定定瞧着叶锋,执着的非要一个答案。

    寇仲便如斗败了的公鸡,没精打采的。

    叶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笑了笑,缓缓道:“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不妨告诉你。”

    “逐鹿中原,问鼎天下?不,我要那杨公宝库,只因为那宝库之中,藏着一样东西,也许对提升修为有作用,正如这《长生诀》般……我的目的,只是追求更高的境界,什么皇帝不皇帝,我丝毫不曾放在眼里。”

    说着话,叶锋眼睛扫了扫寇仲,笑着道:“倒是你,我早知你有问鼎天下之心,如何得到这杨公宝库,我倒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想看看这天下若是由你来当家做主,会是哪般模样。”

    寇仲眼睛登时大亮,透射出极其兴奋的异彩,口中连道:“多谢前辈出手,小子感激不尽!”

    “好假。”

    叶锋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摇了摇头,笑着道:“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相信,没关系,总有一天你会相信的。”

    “言归正传,至于我为何这般轻易放过你俩,只因我知道,不久之后,我们又将见面,而杨公宝库,又是另外一个交易了,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

    徐子陵轻吐一口气,缓缓问道:“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不知前辈究竟想从杨公宝库中得到什么东西?”

    叶锋冲徐子陵眨了一下眼睛,缓缓吐出了四个字:“不告诉你。”

    徐子陵为之错愕,苦笑一下,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冲叶锋拱了拱手,立即跟寇仲一起离开。

    两人走后,叶锋、叶孤城、西门吹雪共同钻研《长生诀》,许是机缘不够,文字不识,单单依靠那几幅图,并无多少体会。

    匆匆又是七日,三人约定洛阳再会,就此分道扬镳,寻找各自的机遇。

    洛阳。

    约定洛阳再会,自然是争夺千年奇物和氏璧。

    但在此之前,叶锋还有一件事要办。邪王舍利便藏在杨公宝库中,而杨公宝库乃是由天下第一巧匠鲁妙子设计。为免麻烦,自然最好先将鲁妙子搞定。

    所以……下一个驿站:飞马牧场!(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