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512章 当我杀人的时候,请你们保持安静

正文 第512章 当我杀人的时候,请你们保持安静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对叶锋来说,这几日钻研《长生诀》修为虽没本质提升,但却并非没有丝毫精进。

    先是轻功一项,这一点,向来是他最为自负的。

    若是追杀、逃逸,倘是单人作战,他自信当世除了宋缺、石之轩、三大宗师那等级数,余下皆可杀之,纵然连最懂刺杀之道的“影子刺客”杨虚彦也不例外。

    参悟《长生诀》,再加上自身所学武功整合,凌波微步身法更精修到天人交接的程度,丝毫不惧群战。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余下另个原因,自然则是叶锋将乾坤大挪移、斗转星移融会贯通,借力打力,不论敌方招式,亦或是内力,皆可产生“以己之矛攻己之盾”之奇效。

    单单凭借这两项,叶锋已经有肆无忌惮的资本,更何况,他本身拥有的杀手锏还不仅仅止于此。

    内力。

    对战之中,决定一切的,除了刚强的意志、一往无前的决心,也即是心理方面的影响,最重要的便是内力。

    若是内力枯竭,任你有千般手段、万般妙招,也终究施展不出,只能空余恨罢了。

    叶锋九阳神功原本就已练至大圆满,对敌之中,生生不息,无穷无竭。而后又修炼成北<冥神功,能夺他人内力为己用。

    前者是自身,后者则是外在。

    不论是九阳神功,亦或是北冥神功,叶锋都已练至巅峰。通过斩杀跋锋寒,再加上这几日的参演造化。这两门武功再进一步!

    万法不离其宗。

    天下任何精妙的武功练至极端。功法类似的。纵然原理也许不同,但最终造成的效果,却大多类似,叶锋这北冥神功也不例外。

    通过这段时间的参悟演变,北冥神功小小突破一层。

    实际上,也说不上突破,只能说掌握得更娴熟,运用得更如意罢了。

    原本北冥神功便能于对战之中。吸收他人内力,眼下只是更上一层,效果如明玉神功、不死印法那般。

    这是最近一段时间,叶锋武学上的体会。

    另一方面,叶锋并不知道,但却在预料之中的是……短短数日,东平郡一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江湖。

    当下正是大乱之世,江湖便是庙堂,庙堂也正是江湖,叶锋、叶孤城、西门吹雪三人遂名传天下。世人皆知。

    依照常理,叶锋不过是斩杀了一个后起之秀跋锋寒。叶孤城也只重伤一个高丽女,西门吹雪更只斩杀一个不入流的龙套甲,三人也没做什么大事,不至于如此出名。

    但若是考虑到事情生在当世大儒王通之宅,欧阳希夷、王世充两大高手俱是亲自,可他三人却这般肆无忌惮,无所顾忌,丝毫没将这些人放在眼里。

    那么他们能这般出名,也就可以理解了。

    更何况,抛开一切不提,叶锋等人还将近段时间“名声大噪”的寇仲、徐子陵带走,这就更有话题性了。

    眼下,寇仲、徐子陵尚未刺杀素有铁勒“飞鹰”美誉、武功仅次于“武尊”毕玄的曲傲的独生子“青蛟”任少名,两人名声尚不太显,还属无名小卒。

    但,这并不是关键。

    关键是……这两个小子身上非但拥有《长生诀》,而且更拥有天下群雄为之癫狂的杨公宝库!

    对独孤阀、东溟派等诸多势力来说,恐怕还得再加上一个秘密账薄。

    这噱头实在太大,三人想不出名都不行。

    这些,皆在叶锋的预料之中。

    但叶锋并未预料到的是,仅仅只是数日,各方枭雄立即做出反应,心有灵犀般,各自制定了计划,一个专门为了对付他编织的十面埋伏,正缓缓向他扑来。

    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

    ……

    ……

    飞马牧场位于竟陵附近的一个平原,叶锋虽不知其具体位置,但依这飞马牧场的偌大名声,叶锋相信,只要到了竟陵,稍作询问,自会有人为其指明方向。

    欲寻飞马牧场,先至竟陵。

    至于如何到竟陵,那便简单至极了。襄阳位于汉水之旁诸河交汇处,若顺流而下,一天可到另一规模较小的城市汉南,再两天便抵竟陵。

    打定主意,叶锋随即施展身法,动身往千年古城襄阳赶去。

    呵……前世他便是襄阳人士,就是不知穿过几千年的光阴,再度而至,究竟算不算故地重游?这般想着,嘴角便情不自禁轻轻弯起,心情不错。

    匆匆又是两日,这日叶锋已赶至长江流畔,突然之间,三十里之外,一阵嘈杂的喊杀声,清晰地传了过来。

    大乱之世,斗殴干架时常有,叶锋已是见怪不怪,没打算插手,仍是悠闲自得掠身而去,待至近处,立即瞧清对战双方。

    只见两帮人马正交手拼搏,火炬错落分布,或插地上,或绑在树上,愈接近核心的高台,火炬愈密愈多。

    其中一方人马身穿胡服,显非中土人士,而另一方则一律黑色劲服,泾渭分明。

    一切平平无奇,但待叶锋目光扫至架满干柴的高台,瞧见高台之上,那个双手被反绑的黄衣女子,嘴角便不由轻轻弯起。

    那高台之上的黄衣女子,赤着羊脂玉般温润的双足,如云的秀,宛如瀑布,直接垂下,抵达腰际,遮着了大部分脸庞,教人看不清楚她的玉容。

    此情此景,再加上此等装扮,就算用脚趾头想,叶锋都猜得到这女子是谁了。

    婠婠!

    这黄衣女子,自然只能是至情至性、敢爱敢恨的魔教妖女婠婠!

    原著之中,婠婠这等出场。只为斩杀寇仲、徐子陵。那么眼下她再出现是为了什么?

    巧合?别扯淡了。谁若信这是巧合,谁就是。

    呵……倒是没有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就有人打定主意对付自己,而且还大致掌握了自己的线路,大意了。只是不知幕后黑手是谁,也不知叶孤城、西门吹雪是否享受到同等待遇?

    不过无所谓,这原本就是自己想要的。既然你们想玩,时间充足,那就陪你们好好玩一下。

    念至于此,叶锋嘴角弯起,不由轻笑出声。

    战场中的两帮人马,黑衣武士人数过千,比胡服武士多出一半,但胡服武士却是武功较强,双方前者防御,后者竭力攻击高台。

    战场分布辽阔。四处均有激烈拼斗的人群。

    双方你追我赶,你砍我杀。惨烈之极,顷刻之间,已是死伤无数。

    黑衣武士乃是独霸山庄方泽滔麾下,乃是跟飞马牧场亲善的盟友。这方泽滔原本是隋朝大将,但是在杨广被杀之后便率部下占据竟陵,以待明主归顺。

    而那胡服武士皆是曲傲门人,领头的便是有着“白衣金盾”美誉、曲傲徒长叔谋,花翎子、庚哥呼儿两个师妹师弟均随之行动。

    此时,五、六个黑衣武人突然被十个胡服武士分割开来,进而围住,眼见便要被乱刀砍死。

    叶锋长啸一声,骤然施展身法,迅捷似电,突兀一闪,乍然出现于战场上方七丈,最后却是宛如一朵彩云,施施然落地。

    唰!

    杀机!

    他人方才现身的一瞬间,方圆百丈,立即弥漫起无比凌厉的杀机!!

    这森寒杀机,直冷得所有人心尖打颤,浑身情不自禁颤抖起来,便如熊熊燃起的烈焰,突然浇了一盆凉水——透心凉!

    只是很可惜,不能心飞扬。

    伴随着森寒杀机而来的,是一股若有若无的强压,原本正厮杀争斗的双方,立即罢斗,厮杀声戛然而止。

    安静。

    现场陷入死一般的安静。

    所有人均瞪着眼睛,惊诧难言得瞧着叶锋,瞧着他缓缓走向高台,瞧着他解开并抱着那黄衣美女,最后再瞧着他缓缓走下高台。

    无人敢出一丝异议。

    叶锋单手环抱婠婠,好似直到这一刻,才意识到众人的存在,环目四扫,眨了眨眼睛,轻笑道:“你们该干嘛干嘛,不必管我……”

    直到这时,适才那无比凌厉的杀机,方才消失。

    正在此时,一个白衣如雪,五官精致、身材修长、年约三十的男子,天神降临一般,突然自远处树林蹿出,施施然挡在叶锋身前,目光淡淡扫了婠婠一眼,嘴角含笑道:“如此绝色,确是人间极品。”

    这男子双目微微蓝,嘴角弯起,似乎永远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无比挺直的鼻梁,极具落差魅力。

    这人便是“白衣金盾”长叔谋。

    此时,他双手负于背后,指点江山般,一副睥睨当世的气概。

    “飞鹰”曲傲纵横铁勒数十载,漠北地带,除“武尊”毕玄,曲傲便是第二人,而这长叔谋据说已得其师八成功力,是铁勒仅次于曲傲的高手。

    他……的确有骄傲的资本。

    说罢,长叔谋便气定神闲,得意自满地立于原处,不再开口。

    大抵是长叔谋威名太盛,自他出现那一刻,独霸山庄那些人登时便炸开了锅,此起彼伏地议论道:“长叔谋,这……这家伙怎么也来了?”“不是……不是说他还远在竟陵么?”

    声音中,或多或少都透露出一股惊惧之意。

    依照常理,这时候叶锋就该询问他是何人,再不济也该打个招呼,但不料,叶锋却是视若未睹,耳若未闻,竟是瞧也不瞧长叔谋,抱着婠婠,径直从长叔谋身旁走过——完全拿他当空气。

    长叔谋嘴角微微抽搐,心头宛如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那感觉,就似蓄满了力气,却一拳打在了空气中,憋屈且无处泄。

    ……

    ……

    呛!

    长叔谋正下不了台尴尬的当儿,只见嗤的寒光一闪。现场随即响起一阵无比清脆的破风之音!

    胡服武士中。一个极其英伟的男子抢身而出。利剑一挑,直指叶锋,怒目圆瞪,冷喝一声:“小子好胆!我乃‘飞鹰’曲傲门下弟子庚哥呼儿,这位是我大师兄‘白衣金盾’长叔谋,铁勒第二高手!”

    叶锋嘴角动了动,勾勒出一丝讥诮笑意,就似看着一个白痴。

    庚哥呼儿大怒道:“你这小子究竟是何人。还不报上名来!我庚哥呼儿剑下不斩无名之辈!”

    叶锋极其无奈地耸了耸肩,没有进行自我介绍,缓缓道:“我只有两句话、一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飞鹰’曲傲修为如何,姑且不论,但他又不在此处,就算在,又跟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关系?”

    “你!”

    庚哥呼儿为之气结。

    “第一句话……你们真的全都是废物,而且你还是个白痴。”

    “第二句话……此处是中原,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这些野蛮人来撒野了?回去告诉曲傲,若是他还想活命。此生不准涉足中原,否则我直接将铁勒赶尽杀绝。一个不留。”

    庚哥呼儿哪还能忍,怒喝一声:“汉狗受死!!”手腕一抖,长剑一挑,登时绽放出无比璀璨的剑光,耀眼夺目!

    一剑无匹,掣如长虹,直往叶锋咽喉刺去!

    与此同时,正站在叶锋身后的长叔谋同时动手。只听“铿”的一声巨响,两个金盾左右一摆,真气四溢,两道金龙咆哮而出!

    滋的一声爆响,两个金盾化作两团圆形闪电,宛如上古时期,雷公电母手中神器再现!

    长叔谋左右两个金盾齐出,刹那之间,天空中已经布满金色寒芒,配合着庚哥呼儿那凌厉一剑,漫天寒芒宛如飓风,径向叶锋扑杀而去,先是包围,随即便是吞噬。

    现场诸人俱是看得呆住。

    好凌厉的攻击!

    但随之生的一切,却令所有人张目结舌,不明所以。

    庚哥呼儿、长叔谋同时动手,但叶锋却是身形站定,一动不动,眼见庚哥呼儿手中利剑便要刺中叶锋咽喉,但就在此时,异变突生……叶锋动了!

    只是动了,因为谁也没瞧清他手上的动作。

    下一刻!

    咔嚓一声巨响,长叔谋手中金盾尽皆碎裂,而刺穿他金盾的,不是叶锋,却是庚哥呼儿!

    金盾碎,人消亡。

    庚哥呼儿非但一剑刺碎了长叔谋的金盾,更随之洞穿了他的咽喉!!

    噗噗闷响不断,碎成无数片的金盾摔在地上。

    长叔谋瞪着眼睛,不可置信地瞧着叶锋,断断续续,失声道:“你……你究竟是谁?!”

    只是很可惜,他再也没可能听到答案,噗通一声闷响,倒在地上,就此毙命,直至临死那一刻,他双目兀自瞪大,怎也不肯甘心。

    庚哥呼儿同样难以相信,脸色大变,失声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正在此时,啪啪啪几个巴掌响起,只是叶锋单手抱着婠婠,这几个巴掌声并不如何响亮,随之响起叶锋的轻笑。

    “恭喜,恭喜,你干掉了铁勒第二高手,真是了不起的庚哥呼儿,相信我,未来是你的。”

    庚哥呼儿脸色惨白,望着叶锋,目中又是惊恐,又是愤怒,颤声道:“这……这究竟是什么魔功?!你……你到底是谁啊啊啊——”

    叱!

    叶锋左手化作长刀,迅捷如电的斜里一划,一道狭长至人眼难以察觉的金线,悄无声息的喷薄而出,浩浩荡荡,直往庚哥呼儿脖颈斩去!

    身分离,鲜血四溅。

    所有胡服武士,全都愣住,尽皆胆寒。谁都不知道叶锋的真实身份,谁都不曾料到自己竟会遇到这等肆无忌惮的杀神。

    既然出手,那便再无犹豫。

    原本这些小杂鱼,叶锋还准备放过的,但庚哥呼儿那句“汉狗”,彻底激了他心底的血性,宛如战神再现,倏忽之间,身影几度虚闪,彻底开杀。

    所有胡服武士,要么身分离,要么心脏洞穿,顷刻之间,尽皆毙命。

    最终只留了一个花翎子回去给曲傲传话,她也是所有胡人中唯一的女子。

    独霸山庄上至庄主方泽滔,下至普通家丁,全都呆若木鸡,骇然呆住,怔怔立在原处,一动也不敢动,乃至于不知不觉中,竟全都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喘,生怕惊扰了叶锋这份杀人的“安静”。

    直至叶锋挟着婠婠离开,独霸山庄那些人方才放松的,重重长吐一口气。

    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至于花翎子,叶锋既然留她一命,兼之她又是女子,独霸山庄也无人将她怎样,只得放行。

    ……

    ……

    良久。

    独霸山庄大将钱云望着叶锋消失的方向,脸上浮现思索神色,缓缓道:“庄主,那人究竟是谁?这般年纪,武功竟然高至这等程度!这可真是匪夷所思,令人叹为观止……”

    方泽滔双目一眯,缓缓道:“若是三日之前,我或许还不知道,但现在却是再清楚不过。”

    钱云身体蓦地一颤,流露出极其震撼之色,不可置信地颤声道:“他……他修为当真……”

    “直到现在我也终于明白,盛名之下无虚士。”

    方泽滔点了点头,长长叹息一声,苦笑道:“我原本也如你这般,以为他所有的名声,不过是徒有虚名,未必便有什么真本事,但是,直到现在才知自己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

    叶锋!

    那人当然、也只能是叶锋!(未完待续……)r129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