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519章 斩杀四大寇,初见商秀珣

正文 第519章 斩杀四大寇,初见商秀珣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蓦地电光一闪,惊雷炸响,天际登时变得煞白一片。! .. 此时日落西方,光线昏暗,但这一道闪电劈过,直照地四下宛如白昼。

    惨白的光线中,不论是四大寇联军,亦或是飞马牧场的战斗,全都瞧见此生再难忘记的一幕。

    只见暴雨之中,一个青衣公子傲然而立,身距地面一丈有余,而那些豆子一般,倾盆而下的暴雨,却始终未能落在他身上,早在距离他七寸便径直弹开,顺流而下,就似披上了一层雨水做的衣服。

    悬空之中,他右手是一道七丈来长碧绿水刃,水刃超速旋转,便如龙卷风一般,所到之处,皆是碾压而过,所向披靡,这已经不是对敌,而是单方面的屠戮。

    神祗。

    所有人屏住呼吸,瞠目结舌,惊骇难言地瞧着那青衣公子,这一刻,在他们眼中,他已是等同于雄伟神祗般的彪悍存在……凡人岂可与仙争锋?

    “逃!快逃啊啊啊——”

    “妖怪,他不是人,他是妖怪!!”

    顷刻之间,四大寇联盟军土崩瓦解,作鸟兽散,慌不择路地逃窜开来,唯有飞马牧场那些人,不知对方究竟是敌是友,又有什么目的,只能全神戒备。

    颤抖。

    跟四大寇那些流贼不同,不论是独霸山庄,亦或是飞马牧场的战士,皆是经过千锤百炼,训练有素的,但这一刻,所有人却不由心悸,身体情不自禁颤抖起来。

    叶锋双目一眯。一个掠身。闪至飞马牧场最前列。冷目一扫,最终将目光定格在这队人马的领头身上,也即是适才号令飞马牧场战士突围解救商秀珣的独目壮汉。

    他名字叫做柳宗道,身居高位,飞马牧场四大执事中排行第二。

    叶锋半句废话也没有,直接道:“从现在起,队伍交给别人,你带我前去解救商场主!”

    柳宗道也是一号人物。知道眼下情势危急,容不得半点儿犹豫,当机立断,根本不问叶锋身份目的,立即将队伍交给其他人,自己则一马当前,领着叶锋前去商秀珣被围村庄。

    ……

    ……

    雨季天气,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天气又复归晴朗。晚霞映天。

    十里之外,一个布局精巧的村庄。

    原本这不过是一个早已被遗弃的村庄。但今日却显得极其热闹,哒哒声中,传来无数纷乱嘈杂的马蹄声,一大批人马,足有千余人众,已经将村子团团包围。

    过了片刻,又有一批甩蹬下马,所有士兵见到这些人皆是肃穆敬礼,显然是高级将领。

    这一批只有二十余人,下马之后,昂首挺胸,径直入村。

    当前领头的有四个人,年纪在三十至四十岁间,形相突出,这便是横行长江一带凶名四播的四大寇:“寸草不生”向霸天、“鸡犬不留”房见鼎、“焦土千里”毛燥、“鬼哭神号”曹应龙’。”

    众贼寇在村中立定,四个带头者,其中一人哈哈笑道:“鄙人向霸天,有些江湖朋友送了一个‘寸草不生’的绰号,但那都是因为他们对本人不了解,方才生出的误会。事实上,我实在是个爱花惜花之人,商场主如若不信,不妨亲自一试,委身下嫁。不需多久,只要三日,保证会亲自站出来纠正天下人这大错特错的想法。”

    这向霸天相貌着实丑陋,但身材却是……更加教人不敢恭维:矮矮的个子,短短的手脚,腆着肚子,扁平的脑袋瓜儿好像直接从肥胖的肩上长出来似的。

    他方才说罢,身侧一个满脸横肉,额头还长了个硕大无比肉瘤的大汉跟着狂笑道:“场主鲁莽出战,败局已成,但若肯委身侍候我们,变成床上一家亲,自然甚么事都好商量哩。”

    话语更是淫荡猥亵。

    这人便是四大寇中排名第三的“鸡犬不留”房见鼎。

    房见鼎说罢,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好一个床上一家亲,房三弟这提议令人拍案叫绝。只是商场主还是黄花闺女,我自然知道她心里是千肯万肯的,只是当着这许多人的面儿,肯定是不会应允的。三弟、四弟若真有这想法,也该屏退左右,私下里悄悄说才是。”

    房见鼎立即跟着道:“若论对这女儿家的心里揣测,终究还是毛二哥技高一筹,分析地透彻明白。”

    说话这人自然便是四大寇中排行第二的“鸡犬不留”毛躁了。

    只见他身材高瘦,唇上留了副两撇八字须,作书生打扮,但背上却又插着个尘拂,打扮得不伦不类。

    众贼寇哈哈淫笑起来,什么猥亵话语随之而来,直听得屋内飞马牧场等人怒不可遏,更有一些年轻气盛,倾心爱慕商秀珣的年轻男子恨不得立即冲出去厮杀。

    商秀珣却冷目扫了众人一眼,厉声道:“不可动怒!这是敌人的激将法,想要让我等激出屋子!只消再熬上一时片刻,找到秘密通道便能安然离开!”

    这正是他们躲进木屋的根本原因。

    这村庄虽早已被遗弃,但布局、机关却是出自天下第一巧匠鲁妙子之手。

    屋内众人,三执事陶叔盛闻之,眼睛不由眯了眯,宽大的袖袍里,右手飞速写下几个字,放进一个设计精巧的圆球中,趁着众人尚未察觉之际,虚指一弹。

    咻!

    屋外,四大寇城府最深的“鬼哭神号”曹应龙,双眼似开似闭,听得这声清响,蓦地瞪大眼睛,右手运起内功,使出一招燕子三抄水,立即将那个金色圆球纳入手中。

    众贼谩骂过后,已经开始攻击屋子。

    曹应龙一言不发地打开圆球,双目一眯。突地冷喝一声:“人来!油来!我数三声。若是商场主再不识好歹。那便休怪曹某辣手无情,立即将这屋子烧得干干净净!!”

    四大寇中,余下三者只算一般,但这曹应龙还算有两把刷子,内功极其精湛。不论是屋内,亦或是屋外众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紧随而来的,是嘈杂的脚步声。二十余人泼油。人人高举火把,照得全村一片火红。

    屋内飞马牧场的人立即慌了神,不知所措,有人道:“商场主,现在怎么办才好?”声音中透着一股惊惧意味。

    商秀珣美目闪烁,乱了分寸。

    原本心中还定有拖延计策,但怎么也没料到,曹应龙竟这般果断干练,一句话不提,先将众人逼出木屋再说。

    三执事陶叔盛脸上闪过一丝慌乱。急切道:“场主,现在该当如何?”

    屋外。曹应龙已经开始数数:“一,二……三!放火!!”

    商秀珣眉宇间闪过一丝果决,一咬牙,厉声道:“住手!我们出去便是!!”

    说罢,脸上闪现一抹凄苦之色,转过头面向众多下属,却已是毅然决然,厉声道:“飞马牧场众兵士,今日之错,全在于我。但对方想要我等束手就擒,却是万万不能!”

    “誓死捍卫商场主!”

    “誓死捍卫商场主!!”

    叫嚣声此起彼伏,飞马牧场年轻士兵们怒目圆瞪,义愤填膺,胸中热血被商秀珣点燃,皆恨不得为其而死。而后便紧随商秀珣之后,全都走出木屋。

    商秀珣等人出了木屋,立即被四大寇人马围住。

    众马贼早已耳闻飞马牧场的场主是绝色美人,百年难得一遇,此刻再见才知究竟什么才是闻名不如见面,商秀珣出现的一瞬间,除曹应龙外,余下众人尽皆眼前一亮。

    向霸天瞪大眼睛,两道淫邪之色自其双目射出,不住搓手道:“乖乖,原来商场主竟比传闻中还要美一些,本人若不拯救美儿人,那可真是天理难容。你放心,只要有我向霸天在,便谁也动你不得!”

    房见鼎嘿嘿笑道:“当然,前提是你要陪咱们几个兄弟好好耍上一耍。”

    毛躁目光滴溜溜打量着商秀珣,阴阳怪气道:“嘿嘿,商场主若是不从,那么自今日起,飞马牧场不论老幼,尽皆屠戮。当然,女人是不杀的,不过兄弟们舟车劳顿,四处流窜,常年见不到个像样儿的女人,她们的下场定然……嘿嘿,还盼商场主三思,千万莫要做令亲者痛仇者快之事啊。”

    众马贼登时哄笑成团,猥亵淫秽话语便接二连三地说了出来。

    “卑鄙无耻!”

    商秀珣杏眼一瞪,直气得酥胸上下起伏,波澜壮阔,更添一把火,直瞧得众马贼浑身燥热。

    无可奈何。

    眼下已成死局,主动权完全握住四大寇手中,纵然以商秀珣之大才,也是无可奈何,想不出任何解决之道。打,是打不过的。逃,也是逃不了的。

    她心下已经彻底绝望。

    正在此时,啪啪啪几个巴掌声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传来:“你们便是那什么向、房、毛、曹四大寇么?”

    “谁?!”

    向霸天本能怒吼一声,众马贼则是一愣。

    不说四大寇,即便是飞马牧场众人也是面面相觑,怎么也想不出,到了这般境地,还会有人前来救援,而且听声音就知道,对方决不是飞马牧场任何一位高层。

    紧接着,众人便瞧见一个青衣公子挟着一个独目壮汉,出现在众人的眼帘之中,缓缓走了过来。

    飞马牧场中立即有人失声喊道:“柳执事?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救兵在哪儿?”

    商秀珣目光定在叶锋身上,黑溜溜的眼珠转了几转,原本也想开口询问,却突然记起独霸山庄传过来的消息,立即闭嘴,同时放松地大吐一口气。

    得救了!

    叶锋视若无人般,缓缓走向四大寇,向霸天原本就是个暴脾气,虽然疑惑为何负责戒备的人没有示警,但现下正怒气冲天,哪还顾得了那么多?

    “你这毛头小子是谁?!还没断奶就敢管你爷爷的事?!”

    向霸天怒吼一声。手中一双夺命齿环。齐齐飞出。幻化出两道青色残影,直往叶锋面门攻去。

    房见鼎双目一眯,狞笑道:“老四,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说话间,就在向霸天攻击叶锋上盘的瞬间,房见鼎挥舞起一对狼牙棒,横里一摆,同时往叶锋下盘攻去。

    叶锋能悄无声息。不知不觉绕过外层警戒,说明此人并不如面上看得这般简单,他担心向霸天轻视叶锋会吃暗亏,是以方才出手,意欲联手,一击搞定叶锋。

    飞马牧场登时有人怒骂道:“卑鄙无耻!两个打一个算什么本——”

    但他们话语尚未说完,却再也说不下去。

    只听叶锋冷笑一声,淡淡道:“既然你们这么想送死,那就早日送你们下十八层地狱好了。”

    下一刻!

    只听叱叱两下,鲜血四溅。向霸天、房见鼎已经被拦腰斩断,噗噗几声闷响。两人尸身已经摔倒在地,临死那一刻,双目仍兀自瞪大,既有震撼,又有疑惑。

    他们的确应该震撼,同样也应该疑惑的。

    因为他们只瞧见叶锋轻轻挥了挥手,他手上的动作,全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没有一丝一毫的模糊,但四下并无任何变化,可下一刻,向霸天、房见鼎两人却是立即毙命。

    莫名其妙。

    横行无忌、祸害一方的“寸草不生”、“鸡犬不留”,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被解决了?这也太……太简单了点儿吧?

    张目结舌。

    那些原本还在为叶锋叫屈的飞马牧场士兵,嘴巴忘记闭上,全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戏法,是的,在他们眼中,这就是一个戏法。

    一个他们根本都看不懂的戏法!

    而四大寇那边,却是只觉好一阵头皮发麻,后背乍起一层白毛汗,不寒而栗。

    曹应龙心下惊骇,双目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色彩。

    他表面上是四大寇之首,但实际上却是“邪王”石之轩的弟子,武功不凡,眼力更是毒辣,他自然瞧出适才叶锋轻描淡写的一挥,一道无形真气倾泻而出。

    随后,那道无形真气却消融于空气之中,以他眼下的修为,根本无法捕捉,紧接着那道真气再出现时,向霸天、房见鼎两人已经被斩杀。

    但是,有一点曹应龙却可以肯定……那道真气非但已消融于空气之中,而且更是中途转向,几近是不分前后,同时将向霸天、房见鼎拦腰斩杀!!

    惊悚!

    曹应龙只觉遍体生寒,头皮发麻。

    叶锋击杀向霸天、房见鼎两人之后,也并未释放气机,但曹应龙心头却只有一个字,那就是——逃!

    逃得越远越好!!

    这种感觉,他生平也仅仅感受过一次,那便是面对“邪王”石之轩时!

    看穿这一点的,并非只有曹应龙一人,商秀珣同样也已瞧出一丝端倪。

    她目光灼灼、复杂难言地瞧着叶锋,心底的震撼并不比曹应龙少。

    不久之前,叶锋解救婠婠,曾于独霸山庄众人身前斩杀曲傲几个得意弟子。

    独霸山庄跟飞马牧场又是唇亡齿寒的关系,独霸山庄庄主方泽滔自是将所有事全都告诉了商秀珣,那时她并不如何相信,亦或是自觉方泽滔有故意夸大的成分。

    但是,直到……直到现在,亲眼所见,她才知道自己错了!

    ……

    ……

    叶锋望着商秀珣笑了笑,道:“在下叶锋,见过商场主。”

    算是正式打个招呼。

    商秀珣面颊微微一红,躬身还礼,道:“见过叶公子!”

    紧接着两人便简单寒暄起来,竟完全没将毛躁、曹应龙放在眼里,乃至于飞马牧场击溃四大寇联盟军种种部署问题,叶锋询问,商秀珣倒也配合,竟是毫不迟疑,全都说了出来。

    不论是飞马牧场,亦或是众马贼,全都看傻了眼,大脑已经完全不够用,根本看不清眼下是什么状况。

    飞马牧场等人皆是面面相觑,根本没料到这个时候,叶锋竟还有心思询问部署问题,更没有料到的是……自家场主竟他娘还真一板一眼,全盘托出!!

    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至于一票马贼全都听得斯巴达,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其精彩,曹应龙、毛躁哪里还能忍得下去?

    毛躁双眼一眯,尘佛一摆,厉声道:“小贼,你忒也目中无——”

    叱!

    他话尚未说完,叶锋头也不回,伸手便是一点,金光一闪,立即洞穿了毛躁的咽喉,面上笑了笑,道:“抱歉,光顾着跟商场主说话,倒将这几只臭虫忘记了,且等我将他们全都料理了再说。”

    曹应龙蓦地瞪大双眼,厉声道:“不要——”

    咚!

    这一方小小的村庄,时间仿佛停滞,浮尘定格在半空,众人脸上的表情也随之定格,整个世界便只剩下叶锋“咚、咚、咚”,快速加快跳动的心脏声。

    这自然便是经过优化,叶锋制造出来的‘世界’!

    下一刻,‘世界’效应消失,一切恢复。

    但众人却是嗔目结舌,惊出一身冷汗,全都骇得呆住,只是一刹,曹应龙还有余下二十个马贼,竟全都毙命!或是眉心被点透,或是心脏、咽喉等诸多要害部位被洞穿……

    这一次不比先前向霸天、房见鼎之死,那时他们虽然也看不懂,但好歹瞧见叶锋扬手了,可是这一次,他们却什么都没看见。

    是的,他们根本不曾瞧见叶锋有任何动作。但是……曹应龙却死了,二十多个马贼也死了!

    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简直堪称鬼神之能!!

    叶锋冲商秀珣耸了耸肩,笑了笑,道:“秀珣,你是否被吓到了?”

    第一次见面,听得叶锋这般亲昵的称呼,商秀珣心底却无任何反感,只摇了摇头,好奇道:“他们为祸一方,死有余辜。我只是很好奇,叶公子究竟是用什么法子,竟然能身形不动,便将这众多马贼杀掉?”

    叶锋笑了笑,反问道:“秀珣你怎知我未曾动过?”

    商秀珣笑道:“我有眼睛,并且眼睛还挺好用的。”

    “这世上,最擅长骗人的东西,不是其他物件,恰好正是我们的眼睛。因为,即便它骗了你,你也无话可说。有时,很多事是需要用心去感受的。”

    商秀珣眉头轻轻皱起,细细沉吟起叶锋所说话语。

    稍稍顿了一下,商秀珣再度躬身施礼道:“无论如何,多谢叶公子救命之恩。从今以后,叶公子但有所命,飞马牧场必尽死力!”

    叶锋笑了笑,道:“不必,我救你们,只因我开心……嗯,既然秀珣这般说了,那我就却之不恭,随秀珣去一趟飞马牧场好了,说不得还真有事拜托。”

    商秀珣浅笑点头,随即开始清理人马,赶回飞马牧场。

    正在此时,叶锋却突地冲商秀珣洒然一笑,道:“光顾着说话,差点儿忘了,还有一件小事没有处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