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521章 情(二)

正文 第521章 情(二)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fonco1or=red>

    鲁妙子沉吟片刻,双目骤然变得极其凌厉,缓缓道:“若要我将杨公宝库机关布局告诉你,也不是什么问题。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否则纵然你手段通天,也休想从我口中套出来!”

    叶锋淡淡道:“你可是在威胁我?”

    鲁妙子一愣。

    他想过千万种叶锋的反应,却绝对没有想到,叶锋竟会这么说,随即却又释然一笑,眼前这人,是个极其高傲,乃至于狂妄霸道之人,他若是不这般,那才是奇了怪。

    果不其然。

    “你也许听过我的名字,也可能道听途说过我的性格,但你绝对没真正了解我。我这个人喜欢的东西很多,讨厌的东西也很多,其中有一样便是最受不得别人威胁。”

    鲁妙子摇了摇头,脸上闪过一丝落寞,整个人似一瞬间便苍老了许多,道:“这不是威胁,而是请求!”

    “这三十年来,我醉心钻研园林、建筑、机关、兵器、历史、地理和术数七方面的学问,皆是最顶尖,当世罕有人可比。但是天命不可违,我只有半个月可活了。”

    这一点,叶锋自然早已知道。

    他突地轻笑一声,耸了耸肩,还冲鲁妙子眨了眨眼,道:“放轻松,我性子跳脱,刚才不过跟前辈开玩笑。我主要是看你突然变得很严肃,想说个笑话,活跃活跃气氛。”

    鲁妙子为之错愕,随即哈哈大笑道:“有趣,你这小子果真不是凡人。”心底却腹诽道,适才你若单单只是开玩笑。那我项上这颗脑袋立即掰下来送给你!

    叶锋道:“不知前辈究竟想要在下做什么?”

    鲁妙子却不答,长长叹了一口气,缓缓道:“你性子跳脱,万物不羁于心,实在是很好。即管宁道奇见到老夫。也要尊尊敬敬唤一声‘鲁老师’。但那又如何,老夫最终还不是饮恨在那妖妇手中,一世英名就此丧尽。”

    叶锋双眼一眯,道:“‘阴后’祝玉妍!”

    鲁妙子错愕瞧着叶锋,啧啧称奇,道:“你这小子当真是奇妙神秘。当今之世。知道老夫隐居于此的人都是寥寥,但对你来说却好似轻而易举,老夫还没问你究竟用什么法子找到的。我只提了一句‘妖妇’,你立即便能猜出是谁,很明显早就已经知道。这可奇了怪哉……你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怎好像什么都知道?”

    叶锋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也不解释。

    当然,也根本无从解释,总不能说别说是你,就连其他人的事,我也全都知道,再做一回神棍吧?抱歉。神棍那种极有前途的职业,现在已经戒了。

    叶锋不答,鲁妙子也不再问。又跟着道:“老夫昔年爱上那妖妇,但谁料她竟是玩弄于我,最终我被她重伤,那妖妇亲身追杀老夫,我本想寻宁道奇出头,岂知他已远赴域外。惟有躲到飞马牧场来。又布下种种疑兵之计,骗得那妖妇以为我逃往海外。否则老夫早给她宰了。”

    接着正容道:“此妖妇的邪功,已达魔门极致。有鬼神莫测之术,宁道奇曾先后三次与她交手,亦奈何她不得。”

    叶锋笑了笑,缓缓道:“所以你便想央我宰了祝玉妍?”

    鲁妙子一愣,瞪着眼睛,怔怔瞧着叶锋,而后突地哈哈大笑起来:“小子,你还当真是嚣张狂妄得紧,别以为宰了一个跋锋寒就多么了不起,跟祝玉妍相比,你还太嫩哩。”

    “那妖妇一身天魔功,已臻化境,堪称当世最顶尖的几个高手之一,连宁道奇也拿她没有办法,你小子又有什么惊人本事,能一举斩杀祝玉妍?”

    叶锋神色不变,淡淡道:“那也许只是因为宁道奇太菜的缘故。”

    鲁妙子便再也笑不出来了,定定看着叶锋,认真道:“你没有开玩笑?”

    叶锋道:“你觉得我再开玩笑么?”

    “后生可畏,真是后生可畏,呵……虽然只是短短数月,但是老夫已经感觉自己被这个时代抛弃了。”

    鲁妙子长叹一口气,随即却又摇了摇头,道:“你能有这份心思,我已经很满足了,但是自信是一回事,现实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我的确有事所求,但却不是这。你可知我为何要留在这里?”

    不待叶锋回答,鲁妙子已自顾自接道:“昔年,我跟秀珣之母青雅下棋,输了那一盘,被迫履行赌约,为这里建造园林,设计楼阁。若非能寄情于此,老夫可能早因悔恨攻心而伤身亡。哎,青雅,青雅……我欠你的,究竟何时才能回报啊……”

    咔嚓!

    说着话,鲁妙子猛地一掌拍在台面上,没出一丝声响,但坚硬的桌面却出现一个手掌印,直接洞穿,脸上布满了悔恨的神情。

    唯有失去才知道珍惜,也才知道,究竟什么对自己来说才最重要。

    这原本就是人类最无可救药的缺点之一,谁都无可奈何。

    叶锋摇了摇头,也不接话。鲁妙子、青雅、祝玉妍三人之间的故事,他再清楚不过,也许鲁妙子同样明白这一点,但他仍一五一十告诉了叶锋。

    原因无他,他要的不过是一个倾听者,而非应答,亦或是宽慰,再或是排忧解难。

    良久之后,鲁妙子方才恢复过来,叹息道:“我欠青雅太多,纵然三生三世也偿还不得,但秀珣尚在,所以我只拜托你一件事。我希望在我死后,你能护飞马牧场平安。对秀珣来说,这牧场便是她的身家性命,牧场在人在,牧场亡人亡。”

    “我答应你。”

    叶锋笑了笑,早就料到会是这种结果。

    鲁妙子点了点头,接着道:“目前对飞马牧场来说,最大的未下不是来自各方诸侯。而是纵横长江流域的四大寇,当务之急,便是将四大寇斩杀!”

    叶锋洒然一笑,缓缓道:“若是这,前辈倒是不必再说了。”

    鲁妙子眉头皱起。道:“嗯?”

    叶锋笑着道:“因为就在不久之前,我已经将向、房、毛、曹四大寇斩杀了。”

    鲁妙子惊诧失声道:“什么?!”

    这可真是万万没想到!

    他目光灼灼定在叶锋身上,上下不住打量,随即又哈哈大笑起来,道,“不错。当真不错,既然你说已将四大寇斩杀,那必定是已经斩杀,看来你早已料到所有事,果真了不起。哈哈哈……美人宝物,有能者得之,这杨公宝库注定是属于你小子的。”

    叶锋笑了笑。

    鲁妙子突然道:“既然你什么都知道,那自然也知道,除了那杨公宝库,我还有很多小玩意?”

    不待他说罢,叶锋已摇了摇头,道:“纠正下前辈的看法。我对问鼎中原,争霸天下不敢兴趣,唯一追求的。只是武道上的突破。至于其他,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

    鲁妙子脸上露出一丝黯然,想了想,却又释然一笑道:“倒是老夫执念了,秘籍、珍宝、奇技,不过都是些身外工具。用之分散习武之心不说,若是沉迷更是恐怖。你小子年纪虽轻,但见识却着实不凡。既然如此。你便随老夫入阁,取你需要的东西吧。”

    叶锋嘴角弯起,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饮下,突然道:“既然我能找到这里,阴葵派自然也能找到这里,若是祝玉妍知道你隐藏于此,她会怎么做呢?”

    鲁妙子神色一变,道:“你说什——”

    他神情突然僵住,一句话尚未说完,便再也说不下去。

    “公子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讨厌哩,知道你修为不凡,可也不必处处显摆,虽然知道妾身来了,但就不能假装不知道么?”一个言语难以形容,极其动听的声音突地响起。

    婠婠!

    这声音不是先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婠婠,还能是谁?

    唰唰三声清响,倏忽之间,已有三人飘然落于花园之中,一男两女,两个女子,一个便是婠婠,至于另外一个自然便是祝玉妍麾下四魅之一的旦梅。

    婠婠身旁站着一个高瘦颀长,作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脸白无须,长得潇洒英俊,充满成熟男人的魅力,双目开合间如有电闪,负手傲立,颇有种风流自赏、孤傲不群的味道。

    这人便是阴葵派赫赫有名的长老级人物——“魔隐”边不负!

    鲁妙子神色变了几变,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单单一个“魔隐”边不负已经极难对付,再加上婠婠,更是难上加难,自己倒能勉强支持一时片刻,但叶锋……他名声虽大,却也未必便能胜过边不负,此人可远非那四大寇可比,这可真是……

    鲁妙子心忧焦虑,但叶锋却是一派悠然,仍自顾自喝酒,瞧也不瞧三人,口中轻笑道:“姑娘,看来你的记性不大好,难道你便当真那么肯定我一定不会对你来一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婠婠笑吟吟道:“公子误会了,妾身根本不曾料到公子竟也会来找鲁前辈。”

    “那么现在你知道了。”

    既然知道了,是否就该立刻离开?这便是叶锋想表达的意思,其他人也明白,一如既往的嚣张。

    婠婠幽幽道:“难道公子向来都是这么蛮横霸道么?”

    从始至终,叶锋都未正眼瞧过边不负,这享誉江湖的高手如何能忍?不待叶锋回答,他双眼一眯,嗤笑一声,冷冷道:“婠儿,他便是那什么叶锋么?”

    婠婠施礼道:“启禀边师叔,正是。”

    边不负冷冷道:“哼,黄毛小儿!才闯出点儿名声便敢如此狂妄,真是蠢材!若再过二十年,修为再进一步,这般狂妄也没什么,但你黑白两道全都得罪,当真是愚不可及!”

    唰!

    刹那之间,一股凌冽之极的杀机弥漫开来,阴寒来袭!

    鲁妙子心中咯噔一跳,暗道一声“不妙”。这“魔隐”边不负竟然比传闻中的修为还要高!

    婠婠柔声道:“这二十年来,婠婠从未见过师叔这么大的脾气呢。不过师叔最好小心谨慎些好,叶公子内功精湛,修为通神不说,武功一路更如圣门。极其神秘玄妙。”

    边不负哈哈大笑道:“婠儿你放心好了,能斩杀此子,也极其有利于你的修炼,今日这一战,师叔定当全力配合。婠儿你该如何谢我?”

    婠婠脸上露出一个撒娇的笑容,嗔怪道:“师叔你又来了!别忘了婠儿在与师妃暄决战前。必须保留纯阴之质啊!”

    鲁妙子眉头皱起,大怒道:“下流!果真跟祝玉妍一个路子,无视伦理道德!”

    边不负耳若未闻,仍哈哈一笑道:“当然不敢忘记,只是提醒你一下罢了。婠儿你天姿国色。百年方出一人,与其便宜外人,不若把红丸送给师叔。”

    叶锋突然淡淡道:“边不负,死到临头,尚不自知,你以为‘阴后’当真那么大方,任由你睡了她的亲生女儿?难道你真以为这么巧……我恰巧在此,你们便随即赶到?”

    边不负神情一滞。

    婠婠双目一眯。娇笑道:“我原以为叶公子天塌下来也不怕,原来为保安全,也会使挑拨离间的计策?”

    直到这时。叶锋方才转过脸,望着三人,淡淡道:“真的是挑拨离间么?”

    这回答模棱两可,既没肯定,又没否认,但却如一根小小的刺。精准无误地插进边不负的心中,留下一个不大不小、不痛不痒的阴影。到了关键时刻,却必定能要了他的命!

    言罢。叶锋双目一眯,长啸一声:“你们可是准备好了受死?!”

    呛!

    叶锋右手食中二指并拢,虚空一划,一道凌厉无比的剑气呼啸而出,宛若龙吟虎啸,聚集起山峰一般的重压,排山倒海,强行推出,直往三人压去!

    嗤!嗤!嗤!嗤!嗤——

    劲风呼啸,空气中的水蒸气骤然被吸出,勾勒出无数条银白细线,织成一面巨大的白网,由上自下,直往三人头顶罩去!!

    鲁妙子蓦地站起,脸上流露出震撼之色。

    好凌厉的剑气!

    边不负双目一眯,冷喝道:“好小子!”

    他双臂扬起,宽袍大袖倏忽滑了下来,露出右手扣着直径约尺半、银光闪闪的圆铁环,随之一摆,空中登时出现漫天舞影,迎着那无数银白细线而去!

    鲁妙子双目一眯,失声道:“‘魔心连环’,小心!”

    “魔心连环”!

    这门功法正是边不负引以为傲的绝技“魔心连环”,此招一出,空中出现千百道圆形连环,便好似送上门去给叶锋斩,事实却非如此。

    魔门功法,专讲“损人利己”,边不负走的路子亦不例外。

    他这“魔心连环”仅次于祝玉妍和婠婠的“天魔”,能借劲力,连绵不绝,狠毒厉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倒跟乾坤大挪移、斗转星移有异曲同工之妙。

    边不负冷笑一声:“小心?他是小心不得了……小子受死!!!”

    蓬!

    那面银白细线织成的巨网与那漫天圆环相击,出炸雷一般的响动,叶锋这凌厉无比的一招,竟然好似一只纸老虎,外强中干。

    边不负只施展出一招“魔心连环”,登时将叶锋所有攻势化解,真气相击,纵然边不负能卸掉叶锋这一招猛攻,也该有气波产生,但这一次,却什么也没有。

    轻而易举便化解了!

    鲁妙子睁大眼睛,双眸流露出疑惑不解,心下嘀咕道:“这……怎么会?”脸上流露出些许失望,叹息,看来果真如自己先前所料,他远非边不负的对手。

    已经准备出手相救。

    边不负双目一眯,冷冷嗤笑一声:“无知狂徒,就凭这些许本事,也敢嚣张狂妄?!”

    边不负反手攻击时,婠婠、旦梅却是施展身法,掠向攻击范围之外。

    此刻瞧见这一幕,旦梅不屑嗤笑一声,一如鲁妙子那般,觉得叶锋是虚有其表。但是婠婠却是双眉微微皱起,轻声道:“叶公子并非常人,师叔切勿大意。”

    她虽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但跟叶锋有过接触,却本能感觉到事情并不像眼睛看到的这般简单。

    边不负大笑一声:“哈,婠儿你多虑了……竖子受死!!”

    这一声长啸过后,边不负已将叶锋攻击力道卸掉一小半,而后反手一推!

    轰隆隆!

    惊雷猛烈炸响,劲风呼啸,真气攒射,小小的花园内,气流飞转动,竟形成一个小型龙卷风!

    亭子上的瓦片直接被掀起;荷塘里的奇花异草先是被连根拔起,随后又被劲气绞杀,变成无数碎屑;就连池水也如长龙吸水一般,咆哮声中,冲天而起!

    这一幕已足够骇人,但更奇异的一幕随之又来。

    但见边不负双手向前一推,那无数水蒸气化成的银白细线竟是骤然回射,反攻向叶锋!

    这才是“魔心连环”最可怕、最恐怖之处,借由无数圆环卸掉对方攻势的同时,再借力打力,同时将自己内力添加其中,随之攻出。

    边不负嘴角沁出一丝森寒冷意,同时掺杂着一抹得意。

    他相信,只此一招,纵然叶锋能抵挡得了,只要自己趁他气息尚未回转,连续不断地攻击,自己必将笑到最后!(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