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542章 汝可是想吾……带你装逼带你飞?

正文 第542章 汝可是想吾……带你装逼带你飞?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叶锋耸了耸肩,望着手上拿着的《长生诀》卷轴,霍然起身,仰天大笑三声,随手一掷,这名动天下、传承千年的四大奇书便沉于这个不知名的湖水之底。

    安静地等待它的有缘人。

    哦对了,貌似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解决,既然如此,那便待一切解决再离开便是。

    念至于此,叶锋便缓缓向西,赶往洛河 ” 。

    洛阳,因地处洛河之阳,因此而得名,而叶锋对战“邪王”石之轩、“天刀”宋缺,也正在此。

    原本按照他的设想,应当会借助两人,进而破碎虚空。可现在看来是没有这个必要了,只是对战的时间已过,并且过了还不是一天两天,就是不知两人是否还在。

    等等,仔细想想,貌似还有一件事需要处理。

    叶孤城重伤傅君瑜,原本想引傅采林南下,根据目前得到的消息,傅采林真南下而来了,但自己斩杀师妃暄等人,心血来潮,随即把叶孤城、西门吹雪送到主世界。

    事儿是叶孤城惹下的,那就……替他把屁股擦干净再走?是这个理儿。

    叶锋脚不沾地,如凌空行走,轻轻踱出一步,便掠出十余丈远。

    一刻钟过后,叶锋已经掠至洛河,再往前行三十余里,就到了决战之地,念如电转,就要离开,正在此时,一个低低的呜咽声,远远传了过来。

    ……

    ……

    正午,烈日。

    刺眼的阳光下,河边有位小姑娘。瞧上去只有七八岁。五官精致。肤白胜雪,正对着洛河低低呜咽,端的是惹人怜惜。

    叶锋闪至小姑娘身旁,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卖火柴的小姑娘,汝可是想吾……带你装逼带你飞?”

    呆萌小萝莉立刻止住哭声,黑溜溜的眼珠转了转,不解地看着叶锋。

    叶锋摸了摸她的脑袋。哈哈大笑一声,便要施展身法离开。

    开玩笑,他是杀伐果断,可不是什么拿根棒棒糖就敢拐骗呆萌小萝莉的变i态大叔。

    更何况……

    便在此时,突地一声冷叱响起:“叶公子请留步。”声音清冷,并且透着一股刺骨的寒意。

    看,麻烦这就来了。

    叶锋耸了耸肩,表示一切早在自己的预料之中,早在他再次醒来,就已感应到自己被盯上了。只是无名湖悟道之后,他的心境早已发生了变化……

    极大的变化。

    倘若说以前的他是杀伐果断。所做一切皆是紧随自己心愿,那么现在的他……仍旧是杀伐果断,只为念头通达。

    所不同者,只要他们不来招惹自己,管你们怎么暗中监视都无所谓,正如诸天神佛俯瞰世间,芸芸众生在他眼中,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激不起他丝毫兴趣。

    你若让一头雄狮瞧得起羔羊,是否太过苛刻?

    那声冷叱方才落下,但听嗖嗖数声,二十余人出现在叶锋面前,将其团团围住,这二十余人,有僧人,有尼姑,有邋遢不羁的道士,还有风度翩翩的书生。

    其中还有些老熟人,譬如禅宗四祖道信大师、王通、欧阳希夷,再譬如净念禅院四大金刚,哦不,现在只剩下三个了。

    再再譬如李靖、红拂女,虽未交谈,但这两人也是有过一面之缘的。

    先前说话那人,瞧上去只有三十来岁,堪是绝色。若是所料不错,此人便是慈航静斋现任斋主梵清惠,她还有其他称号:师妃暄的师父、宋缺的初恋情人……等等等等。

    叶锋初略扫了众人一眼,嘴角轻轻弯起,已经大致弄清楚来人身份。

    慈航静斋、净念禅院,至于剩下那些人……王通是儒家大师、李靖是兵家大师……也就是说正道能叫得上名号的高手,已经来了大半。

    毫无疑问,慈航静斋、净念禅院是领头人。

    当然,宋缺、傅采林、毕玄之列,自然就非慈航静斋,亦或是净念禅院请得动的了。

    叶锋望向道信大师,微微一笑道:“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难道道信大师便如此想念佛祖,非得亲身觐见才可?其实想知道佛祖是哪般模样,只让嘉祥、帝心、智慧三位大师带个信便可,又何必如此执念?”

    道信神色不变,哈哈一笑道:“既然叶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了,又哪来后面那些话?”

    叶锋点了点头,耸肩道:“当时我不杀大师,正是欣赏大师洒脱的性格,所以请放心……这一次我仍旧不杀。”

    道信稍稍一愣,似有所悟,便不再接话。

    梵清惠轻叹一声,插嘴道:“贫尼梵清惠,前来拜访叶公子,只因心中有一事不解,盼叶公子予以解答。若有冒犯,还请见谅……敢问叶公子为何斩杀妃暄?”

    叶锋耸了耸肩,淡淡道:“原因有很多,就是不知你想听哪一个。譬如我想要和氏璧,经过一番友好交流,发现她不愿交出来,那就只有辣手摧花了。”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却是……我实在看你们这帮尼姑不爽。至于为何不爽,你也不必问,我也懒得说……看,我已经不爽到连跟你们解释都觉得麻烦了。”

    叶锋摊开双手,颇有些无可奈何道。

    梵清惠面上微微错愕,被叶锋挤兑的一句话也说不出,他么的……遇到这么个嚣张奇葩的人儿,是个人都不知道如何交流了。

    正在此时,叶锋打了个响指,突然跟着道:“道不同不相为谋,跟你们这些逼格甚高,时刻占据道德制高点的人,我是真心不想多说,不过时间还多。闲着也是闲着。那就多说一些好了……”

    “二十年前。魔门出了一个‘邪王’石之轩,正面干你们是干不过的,然后你们就派出了碧秀心。不管出发点多么宏达,说白了,也就是想用女色搞定,我看你们不是慈航静斋,而是慈航妓寨才是……”

    “几百年后,魔门又出了一个‘魔师’庞斑。正面干你们还是干不过,然后你们又派出了谁来着,哦对了,叫靳冰云,她还好,任务完成好歹还重回师门,但碧秀心呢?”

    轰!

    此言一出,现场哗然变色。一句话比一句话诛心,一句话比一句话轰动,尤其是最后一句。那是什么意思?

    众人皆是惊诧难言,不可置信地瞧着叶锋。

    梵清惠脸色登时苍白如纸。身体不受控制地轻轻颤抖起来。

    叶锋继续道:“你们当然有你们崇高的梦想,但在我看来,不论如何崇高的梦想,只要是通过肮脏的手段完成的,这个梦想也必然是肮脏的。想法很偏激,所以从一开始我就说过,道不同不相为谋了……”

    “哦对了,还有现在……”

    叶锋指着那个七八岁的小女孩,道:“单单只凭你们,肯定搞不定我。这一点,我知道,你们也知道。所以你们还预留了她……想让她激起我的同情心,将她带在身旁,抚养她长大,让她背叛我……她才是你们真正的杀手锏。”

    “嗯,说到这里,为了以防万一,我觉得最佳解决办法便是……提前将她干掉,诸位意下如何?”

    叶锋打了个响指,冲众人眨了眨眼睛,弯起嘴角,就像一只狐狸。

    明明是一件极其森然恐怖之事,但从始至终,他语气都极其平淡,就似两人多年不见的熟人碰面,彼此问候一句:“你吃了么?”

    咚!

    众人只觉头皮一阵发麻,心生毛骨悚然之感。

    现场诸人,儒家宗师王通,兵家宗师李靖、红拂女,墨家宗师魏征,纵横家宗师房玄龄……画家宗师展子虞,阴阳家宗师李淳风……

    这二十余人,皆是诸子百家各大流派的宗师,其中一些,在江湖上享誉盛名,还有一些,名声虽然不显,但一派之宗师,实力之强横,也不容小觑。

    叶锋横空出世,彻底搅乱整个江湖的格局,以慈航静斋、净念禅院为首的天下正道,全都欲杀之而后快,又有梵清惠领头,联合在一起也是理所当然。

    但诚如叶锋所言,他们联合对付叶锋,这不过是个幌子……修为高至叶锋这般,数量已经不起作用,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则死一双。

    所有人都明白。

    所以……那个小女孩才是用来诛心的杀手锏,而他们不过是让她接近叶锋的炮灰!但谁曾想,整个计划还没来得及施展,叶锋已经看穿了一切,这游戏还怎么玩?!

    玩不下去鸟!

    一时之间,现场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道信双手合十,轻叹一口气,缓缓道:“既然叶施主早已看破,那便烦请叶施主大开慈悲,此事就此终结。贫僧向你保证,自今日后,再也……”

    “可以。”不待道信说完,叶锋已轻声打断。

    道信先是一愣,旋即又放松地轻吐一口气,余下众人也是这般。

    当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自然也有舍身成仁的例外。譬如梵清惠,譬如净念禅院不嗔、不贪、不惧三大金刚。

    他们各自都有着不放过叶锋的理由。

    梵清惠是因为师妃暄,再放大点儿……她要一个公平;三大金刚则是因为了空、不痴。

    果不其然,叶锋方才出口,梵清惠冷叱一声,讥诮道:“叶公子好大度,但……”

    三大金刚全神以待,时刻准备动手。

    “早就腻歪你们了,我说的‘可以’并不包括你们……你们太聒噪,唯有死了才不会再来烦我……”

    话语落下,叶锋冷声打断,右手成爪,又变爪为指,挥手便是一抓。

    没有声音,四下也无气流变化,但梵清惠、三大金刚却只觉心脏“咯噔”一跳,天地虽大,四人全都生出孤身一人的空寂感,想努力抓住什么,却是不能。

    下一刻!

    四人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同时向后倒去,就此毙命,彻底绝了气息。

    “啊!!”

    此情此景,实在是匪夷所思,纵然来者全都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亦有人失声惊呼。

    四下哗然一片。

    所有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惊诧、震撼宛如海浪,遮天盖日般扑面而来。

    没有人知道叶锋究竟做了什么,所以惊恐;所有人全都看清楚了叶锋的动作,所以……更加惊恐!!

    张口结舌。

    定眼再瞧叶锋,但现场却哪里还有叶锋的踪影?!

    现场俱是第一流的高手,但竟是没一人有丝毫察觉……此等神功,实在是骇人听闻,匪夷所思。

    现场诸人,若说谁最有发言权,唯曾跟叶锋交过手的道信,而现场最震撼的,也莫过于他,

    此刻,这禅宗四祖怔怔出神,喃喃道:“诸天仙佛神魔……仙佛神魔恐怕也不过如此了,如此人物,也许真的只能是来自九天之上了……”(未完待续……)

    <b></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