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546章 破碎虚空(本卷终)

正文 第546章 破碎虚空(本卷终)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余十岁学剑,十五岁学易,三十岁大成,进窥天人之道。天地宇宙间,遂再无一可与抗手之辈。转而周游天下,南至天竺众国,西至波斯欧陆,北至俄罗斯,遍访天下贤人,竟无人可足与吾论道之辈。颓然而返。始知天道实难假他人而成。乃自困于此十绝关内。经九年潜修,大彻大悟,解开最后一着死结,至能飘然而去。留字以记。】

    了空、师妃暄、三大圣僧、梵清惠、四大金刚等人皆是正道中流砥柱,皆被叶锋所杀,正道势力大幅度削弱,为了搞平衡,叶锋又将邪道诸多高手屠戮了个七七八八 ” 。

    虽然是虚构世界,但为了世界和平,叶锋也唯有如此了。

    这一点,叶锋没提,但宋缺知道,石之轩也知道,两人身后那个“奕剑大师”傅采林同样知道。

    于是释然。

    叶锋望着宋缺,又扫了一眼石之轩,微微一笑,直接道:“两位可曾听说过‘破碎虚空’?”

    宋缺、石之轩身体蓦地一颤,同时眯了眯眼睛。

    果然不清楚啊……

    ‘破碎虚空’的概念,后面几个武侠位面也是知者寥寥,至于这大唐,就连《战神图录》是什么东西,都没多少人知道,更不消说‘破碎虚空’了。

    叶锋心下了然,笑了笑,道:“这‘破碎虚空’原本是一本奇书的最后一招,若能练成,便可挣脱躯体的桎梏。遨游于天际之外。”

    宋缺缓缓道:“《战神图录》?”

    石之轩望着叶锋。这显然也是他心底的答案。

    叶锋点了点头。继续道:“所谓天下四大奇书,便是《长生诀》、《天魔策》、《慈航剑典》、《战神图录》,两位自然知道。四大奇书皆载有关于生命和宇宙千古以来的秘密。”

    “其中,最虚无缥缈的一本,便是这《战神图录》,历代虽口口相传,却从没有人见过。只因此书刻于战神殿中,而战神殿又可四处移动。并且与周围环境完美融合在一起,能遇到的,除了‘机缘’二字,再无其他。”

    石之轩目中精光一闪,立即追问道:“叶兄何以如此了解?”

    叶锋笑了笑,道:“我知道的事情多了去,‘邪王’又何必问?再者说,那些经历实在太过鬼魅离奇,就算我说了,‘邪王’也未必能理解……”

    不是我不说。也不是怀疑你是否相信,而是你根本理解不能。

    此话若是出自旁人之口。石之轩恐怕早已勃然大怒,纵然不表现出来,心底也是如此。但这话是叶锋说出,他心底竟生不出半分疑惑,只觉万般信任。

    他说什么,自然便是什么,不需怀疑。

    宋缺跟着问道:“叶兄可曾修炼过《战神图录》?”

    叶锋摇了摇头,道:“虽说我是无敌幸运星,但却没无敌到逆天改命的程度。不过我也不必修炼。实际上,‘破碎虚空’既是一种招式,也是一种境界……明还日月,暗还虚空,打破**与精神的桎梏……你修炼剑法可以,专注刀法也成。若是悟性再高点儿,就算对着一根竹子发呆都可以。”

    “一般来说,达到这种境界有两种方法。一是自行顿悟,也即禅宗的‘当头棒喝’、‘醍醐灌顶’,在自身实力达到一定境界的基础,想通也便通了,悟了也就是悟了。”

    “第二种便是寻个旗鼓相当之人,于打斗之中,将自身潜力发挥到极致。原本我寻上两位,正是这个原因。只是前些时间发生了个小小的意外,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石之轩瞳仁蓦地一缩,沉声道:“叶兄的意思是……”

    叶锋耸了耸肩,不好意思地笑道:“……一不小心顿了个悟,直接‘破碎虚空’了。”

    宋缺、石之轩同时动容,两人身后船舫上的傅采林,同样如此。

    似想起什么,叶锋敲了敲脑袋,笑了笑,缓缓道:“哦对了,顺便说下,‘邪帝’向雨田本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人物,已经活了几百年,他便是修炼‘道心种魔**’,而后破碎虚空。”

    “两位皆是天纵奇才之辈,我废话这么多,单纯是希望你俩共同进步,相爱相杀。若是能舍弃一切,最终破碎虚空,说不定我们还有再见之日……”

    叶锋笑了笑,最终补充道。

    宋缺、石之轩俱是震撼难言,随着叶锋的描述,思绪万千,眼中流露出奇异的光彩。

    大唐世界不乏足以‘破碎虚空’的高手,宋缺自是首当其冲。宁道人甘为慈航静斋打手,格局太低。傅采林将家国重任绑于一身,羁绊太多。毕玄、祝玉妍之流,稍逊一筹。

    石之轩倒是可以,怎奈被碧秀心搞得精神分裂,彻底无望。现今完全吸收了‘邪帝舍利’,恢复至巅峰状态,方才重新站在宋缺的对面。

    而叶锋现在做的,就是给两人一个刺激点,如何选择,还是他们自己的事儿。

    直到这时,一直不曾开口的傅采林轻咳一声,缓缓起身,自百叶窗似的幕帘中走了出来,悠悠道:“大道三千,万物自有其因缘定数,而后按照各自秩序运转,但似叶小友这等异数,却是百年以来只出一人……至于那一句‘我高兴’,更是了不起,该是当世仅此一家,别无分店了……”

    叶锋笑了笑,道:“傅大师听没听说过一句话?”

    傅采林双眉微微皱起。

    叶锋继续道:“嚣张,从来都是强者的特权。”

    有时,世上许多话蛮横霸道无礼之极,偏偏却是真理,纵然不是真理。也对了百分之九十。譬如上面那一句。

    傅采林眉头皱起。显然不悦,便要张嘴,

    不待他开口,叶锋已轻笑道:“今日我已说了太多的话,不想再说。叶孤城重伤傅君瑜,你来找他麻烦,可他偏偏不在,我偏偏又跟他交情不错。所以这一战便由我来代替。”

    傅采林双目闪过一道电光,口中缓缓吐出两个字:“很好。”

    叶锋笑了笑,缓缓道:“傅大师生平绝学是奕剑术,在下有一路剑法,与奕剑术有异曲同工之妙,若是这类型相似的两路剑法碰在一起,那一定很美妙……是以,在下便以这路剑法来请教傅大师的奕剑术。”

    傅君瑜站在傅采林身后,不待师父回答,突然插话道:“独孤九剑!”

    她曾与叶孤城交过手。并且被虐,而叶孤城所用。恰好便有独孤九剑,自然印象深刻。

    嗤!

    一声清响,傅采林手中已多出一柄七尺长剑,锋芒毕露。

    呛!

    空中登时响起一阵破风之音,山呼海啸,风雨将至……叶锋同时出手。

    下一刻!

    唰的一下,一道紫色身影自叶锋躯体跃出,破空刺向傅采林,那紫色身影手中无剑,但宋缺、石之轩却知道剑在何处。

    手中无剑,心中亦无剑。

    剑即是人,人却未必便是剑,剑亦是万物,万物皆可为剑,这已是天道……天道之剑!

    傅采林瞳仁蓦地一缩,他摆出了迎敌的招式,并且知道叶锋那一剑将要刺向何处,但偏偏防不下来,只得尽力而为。

    但就在下一刻,思绪却又再变。

    原本他以为自己早已将叶锋这一剑的所有来势全都料到,但对方刺来,他却又没了把握,不知对方刺向何处。然后下一刻再度改变想法,又自觉可以把握。

    这种感觉实在是再玄妙不过,时而觉得一切自己的把握,时而又觉得拔剑四顾,却心下茫然。

    短短只是一刹,他已经经历了数千次这种变化。

    心乱。

    然后成殇,到最后,傅采林竟是站在原处,一动不动,任由叶锋那一剑刺穿自己的心脏。

    噗的一声闷响,那道紫影直接穿过傅采林的心脏,鲜血潺潺流下。

    傅君瑜、傅君嫱两姐妹同时失声赶上前去,抱住了傅采林,撕心裂肺地叫道:“师父!!!”

    但傅采林的双目却绽放出异样的光彩,这一刻,什么国家命运什么儿女情长,全被抛之脑后,重新回归到一颗最纯真、最纯粹的武者之心。

    “咳咳!”

    傅采林咳嗽两声,强力将两口鲜血吞回肚中,脸上绽放出无比璀璨的笑意,哈哈一笑道:“奕剑术,原来……这便是奕剑术的终极奥秘……”

    缓缓闭上双眼,这享誉海内外的大宗师,就此毙命,绝了气息。

    安静。

    现场陷入死一般的安静之中,唯有傅君瑜、傅君嫱两姐妹失声恸哭,但这几声哽咽的哭泣,反倒愈发衬托得四下寂静。

    所有人屏住呼吸,生怕惊扰了现下这份宁静,同时极力将眼睛瞪大,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一招!

    叶锋竟……竟然只用了一招便将傅采林斩杀!!三个月前,他三招尚不能诛杀宁道奇,但现下却是一招秒杀跟宁道奇齐名的傅采林,这等精进程度,哪里还能称得上“人”?

    惊恐已不足以形容他们此刻的心境,应该说麻木才是。

    此刻,就算叶锋拿刀架在他们脖子上,他们也只是心甘情愿被诛,激不起丝毫反抗之心。

    ……

    ……

    刹那便是永恒,仅仅只是一招,傅采林便被叶锋击杀,‘大宗师’跟‘破碎虚空’,便宛如凡人与神仙,虽只相差一线,但这一线却是天堑……如何能相提并论?

    那一招也是独孤九剑,但却掺杂了太多变化。

    战斗一开始,叶锋的精神已经和傅采林的精神,连接在一起,这一场决斗远在两人出招之前,已经开始。

    便在那生死一刻,傅采林明白了叶锋一直以来的追求,通过那一剑,也将自己从家国的樊笼中解放出来。乃至于最后被叶锋斩杀。也无半点儿怨恨。

    他原本已是大限将至。至多再活十余载,死在叶锋这盖世奇才手上,又恢复到最初那颗武道之心,岂非便是最完美的结局?

    傅采林已死,但她的两个徒弟还活着。

    傅君瑜、傅君嫱无比怨毒地瞪着叶锋,咬牙一字一顿道:“恶贼受死!”

    两人双脚在船板前沿轻轻一点,也不顾自己根本不是叶锋对手的事实,两把长剑斜里一挑。一个俯冲,一左一右,同时往叶锋的咽喉刺了过去!

    宋缺叹息一声,缓缓道:“叶兄手下留情。”

    余下那些人,无不以为傅君瑜、傅君嫱两姐妹必死无疑。有人甚至不忍见这两个妙龄少女香消玉殒,转过脸,亦或是闭上双眼。

    但叶锋却是一声轻笑:“宋兄低估我了……”

    说罢,他人一动不动,只定定瞧着傅君瑜、傅君嫱,这来自高丽的两姐妹如遭电击。身体蓦地一颤,只觉一股柔和的气流将两人包围。身体宛如倒飞的风筝,轻飘飘落回原地。

    “你……”

    傅君嫱黑溜溜的眼睛,恶狠狠瞪着叶锋,但就在下一刻,叶锋目中电芒一闪。

    这一刻,傅君瑜、傅君嫱蓦地定住。

    只觉整个世界全都安静下来,乃至于浩瀚宇宙都寂静无声,脑海中突然浮现一个画面,画面中有一张脸,那张脸的主人不是旁人,正是将两人视亲生女儿对待的师父。

    唰!

    电光火石之间,傅采林的一生宛如黑白电影,掠闪过两人脑海,仅仅只是一刹,两人已知晓傅采林的生平……喜、怒、哀、乐,无不一一浮现。

    当然,最重要的……傅采林临死之时的想法,同样被两人所知。

    适才那一击,叶锋、傅采林的精神相连,叶锋非但对傅采林的精神施压,造成如梦似幻的错觉,而且连他的生平、临死时脑中的想法,亦全都捕获。

    咚!

    声音重新进入傅君瑜、傅君嫱的耳中,整个世界又喧杂、热闹起来。

    两人俱是泪流满面,抱着傅采林的尸体,缓缓坐在船板上,心中对叶锋再无任何恨意。那只因前一刻,她们已经知道傅采林最真实的想法,知道即便死在叶锋手下,他亦无怨无悔,乃至于万般情愿。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一个酒壶突然出现在叶锋手中,一口喝尽,喝完便随手将酒壶往洛水一扔,然后是一声长啸。

    奇异的一幕出现!

    那匹神骏奇伟的白马,仰天嘶鸣一声,迈开四蹄,竟是直接往洛水奔去,踏在洛水水面,居然如履平地,波纹一圈圈荡开。

    待至近处,叶锋身形一闪,再度现身,人已身骑白马,往一里之外的百米瀑布狂奔而去。

    所有人嗔目结舌,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原本平静无奇的洛水,突然之间变得云雾缭绕,叶锋身骑白马,若隐若现,身影逐渐变小,短短只是一里,但到最后,叶锋身骑白马,落在众人眼中,却成了一个黑色的斑点。

    瀑布正上方,天际突然出现一道彩虹,好似连接了两个世界,倏忽一下,叶锋便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啊!”

    有人突然失声惊叫出来,比先前更令人吃惊的一幕出现!

    现下他们竟然身处千丈以外的高空,自上往下俯瞰整个洛阳城,所有高大的建筑有如蝼蚁,

    好似九天之上的某个神兽,用自己的犄角用力一顶,突然把洛水前后七里拱起,这一方七里地带呈现出圆拱之状,他们所处的位置正是圆拱形的顶端。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叶锋身上,根本没有人意识到脚下的土地何时变成了现下这般。(未完待续……)

    <b></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