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7章 两个人的战争

正文 第7章 两个人的战争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苏牧忽然道:“小姨,牧哥我有个问题。.┡M”

    “什么问题?”

    “顾三心为什么能入了您老的眼?”

    怎可能?

    我必须重申自己的立场:“纠正一点,不是她入了我的眼,而是她总是找我的茬儿,我不过是被动防御,从法律上来说,我是正当防卫。”

    局外人不懂局内事,他们一群俗人只顾三心的外表,却哪里知道此女诸多缺点,而优点几乎少得可怜,伶牙利嘴是比不上我的,不过也算一半水准以上。

    顾三心的缺点当然还有很多,比如死要面子,结果只能是活受罪。

    比如断,实则活得小心翼翼,即算不喜欢,即算拒绝,也从来都留有余地,生怕伤到了别人,不过考虑到她的家庭悲剧,这也在情理之中。

    比如大,刀枪不入,实则脆弱得不堪一击,极度缺乏安全感,极度戒备男人,这当然也是家庭悲剧留给她巨大的心理阴影。

    等我讲完以后,苏牧陈之昂6羽三人已经听得目瞪口呆。

    苏牧吞了一口口水,道:“小鹿,咱们小姨讲了多长时间?”

    6羽惊叫道:“我勒个大草,十六分钟零三十七秒,简直是停不下来的节奏,这货要升天啊。”

    苏牧又叫道:“小姨,三心基本算是单亲家庭?”

    我耸了耸肩,慢慢道:“应该算,她三岁时,父母就吵着离婚,然后开始了分居,某人经常是上半年跟着爸,下半年又跟着妈。某人嘴上不胜总喜欢拳脚相向,我一直强忍主要有三个原因:君子动口不动手,好男不与女斗,再有就是……我关爱同情单亲儿童。”

    6羽听得张大了嘴,道:“可你刚才说三心大,实则脆弱,极度缺乏安全感,极其戒备男人,她怎么会跟你说这个?”

    苏牧补刀:“我不知道。”

    陈之昂继续补刀:“我也不知道。”

    然后,三个人一起补刀:“这事儿除你之外,没有人知道。”

    嗯?

    这的确是个问题,我眉头皱起,先前我怎么忽略了这个问题?原因是什么?还有,苏牧陈之昂6羽这三个牲口那期待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就这么想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对于这个问题,我足足思考了一分零七十二秒,恍然大悟,道:“阴谋!这肯定是某人的阴谋对不对?虽然我还没有猜出这回她想做什么,但以她时刻想碾压我的心态,一定是在酝酿一个巨大的阴谋对不对?你们帮我想想某人到底想干什么。”

    “我哦哦哦哦哦哦哦哦——靠!”

    “去死!”

    两个枕头朝我飞了过来,苏牧气冲冲上床睡觉,6羽也一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很明显,这俩牲口恼羞成怒了,其实完全没必要,连我都猜不出某人的大阴谋是什么,更何况是他们,想出来了是祖坟冒青烟,没想出来才是理所当然。

    “天啦噜,十一啊,就您老这水准还死皮白赖要当心理委员,你是臭流氓吗?身为一班之长,为了全班同学的心理健康考虑,十一,你下学期还是自动辞职好了。”

    想跟我抢心理委员?

    我一记凌厉的眼神飞过去:“老陈,你想篡位夺权?告诉你,别痴心妄想,因为那不过是你在白日做梦,我誓死捍卫自己的王权!”

    “靠!当我没说。朽木不可雕,孺子不可教,二位,咱们努力了。”陈之昂翻了一个白眼,无奈摊开了双手。

    苏牧道:“是。”

    6羽耸了耸肩,撇了撇嘴,还阴阳怪气地拉长了说话的语气:“并且还完全彻底地失败了,学霸的世界,果然跟我们学渣不一样。我了个大草草草草草草!”

    还算你有自知之明,知道就好。我耸了耸肩,罕有自我反省了一回,大度地没有再伤口上补刀撒盐。

    陈之昂忽然莫名其妙的道,“十一,你知道什么是朋友吗?”

    “我们不就是朋友吗?”

    “我说的是另一种朋友,男人和女人那种朋友。”

    “说。”我讨厌别人跟我打哑谜。

    “新的事物再怎么陌生,都逃不开熟悉事物的影子,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安静的等待,等待这些所有的陌生伴随着时间沉淀成熟悉。而所谓朋友,就是在成不变中悄悄靠近,幡然醒悟之时,却已反常到无话不谈。”

    “所以呢?”

    “十一,你有没有觉,你现在跟三心就已经反常到无话不谈了?”

    这个问题,不禁让我陷入了沉思。

    时间流逝,窗外华灯初上,窗外夜未央,窗外柏油路一条,孤灯清冷,屋内苏牧的呼噜声6羽的磨牙声陈之昂的梦话已经开演,只剩下淡淡寒意,连风声都没有。

    月光透过窗子清冷照进来,四下声响嘈杂,我却觉一片寂静,这时我才得出问题的答案。

    某人算我的朋友?

    如果陈之昂这句话没有问题,那么是的,我们应该算是朋友了。

    我忽然捂住了胸口,心脏砰砰砰乱跳起来,竟有些手足无措,不知为何,得出这个结论竟让我一阵心慌,连心率都不稳了。

    这好像是一件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事。

    果然,某人果然有大阴谋,我的大脑没想明白,但我的身体却第一时间给出了反应。

    陈之昂说得没错,6羽问的更好,自从我跟某人结仇以来,她最喜欢找我的茬儿,这两个月来,顾三心时刻不想着报复,我们两个的接触竟是前所未有的多。

    具体表现在,上课提问找茬,班级活动与我争锋相对,非要找回开学第一天班会上我让她难堪的场子,当然,一次也没能如愿,只能以暴力的手段挽回些颜面。

    每次交锋,向来是以嘴开始,而以暴力结束,我知道她想用这种方式让我屈服,只能说她太幼稚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出生以来,我从未掉过一滴泪。

    从未!

    一滴都没有!

    所以,不管她如何暴力,不论前次我被伤得如何鲜血淋漓,每每挑战,我总是欣然应战。

    人生三大错觉,我以为我能反杀,说的就是她。

    因为能笑到最后的人,只可能是我。

    在我眼里,这已经变成了一场战争,或许也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一次战争。我严防死守,从容应对,不允许自己退缩,甚至,也不允许她退缩。</br></br>本站推荐丝袜美腿,童颜**,丰满肥臀图片视频在线看!!快速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tao1(长按三秒复制)在线观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