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正文 第11章 荷尔蒙(下)

正文 第11章 荷尔蒙(下)

作者:微笑啊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又是周末,天气预报说从明天开始,一股来自西伯利亚的冷气流就将空降江城,天气将要大变,顾三心非要拉着我陪她去中央公园,站在摩天轮下面相机朝我怀里一推,让我给她照相,说明天就不能再穿短裤,好几个月不能见到她靓丽模样,要拍照留念。.M

    我誓,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自恋的人!

    从未。

    见我不肯,顾三心又挑衅地将拳头捏得噼里啪啦的响,凶巴巴道:“某人又皮痒了,是不是?!”威胁的意味很浓,没有丝毫掩饰。

    迫于顾三心的淫威,我不得不就范,她摆出姿势,我弄好镜头,至于怎么拍,我这不专业人士当然完全是按照顾三心这专业人士的吩咐做。

    照片的构图是以摩天轮为背景,顾三心为焦点,镜头中的顾三心,正将披肩黑一边拢向耳后,我不禁一呆,竟瞬间明白了什么叫“妩媚”。另一边很随意地散落在胸前,一张粉白而又微微透着红润的娇脸带着幸福笑意,颊边浅浅的酒窝让五官格外精致可爱,我又瞬间明白了男生对她的评价:恬静温婉,且美!

    镜头再往下移,顾三心双腿的美我早有领教,但镜头里的笔直纤细白皙,却仍极具视觉冲击,美得惊心动魄,我完全神,连快门也忘了按,甚至连她的催促也没意识到。

    我甚至能穿透那一抹雪白淡的青色血管,呼吸加快,喘息加重,整个人蓦然呆滞,听到有个人的心脏砰砰砰乱跳,那是我自己的心跳。

    当然也更没意识到,镜头中的女人正慢慢走进,然后一根纤细的手指冲着镜头戳过来,因为虚焦,镜头马上变得一片模糊,接着右耳一痛,便听顾三心凶巴巴的道:“好啊,你竟敢耍我?好大胆子,是不是三天不打,你就准备上房揭瓦?”

    我抬起头,顾三心近在咫尺,正堵着淡红潮润的嘴瞪我,一如往常,而我也终于违反了自己的种种原则,更准确的说,是将所有原则全抛到了爪哇国,竟鬼使神差地在她大腿上掐了一下,来不及感受触手间的滑腻,便因紧张和担心,闪电般抽了回来,微红着脸,快为自己辩解道:“这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先说明,你打了我那么多次,我不过是讨回点儿利息。这次你可不能再打,不过也的确是我做的不对,还盼你莫怪。你实在忍不住,就算要打,也不能太狠,就算太狠,也不能打脸!”说罢,逃也似的连退好几步。

    打人不打脸,这是经历了无数次斗争,付出了无数惨痛的血的代价后,我总结出的底线。

    很可惜,从来被顾三心无视。

    这次我这么过分,一顿狠揍肯定是免不了,我只能尽最大可能地争取自己的权益,可出乎意料的是,顾三心竟是满脸绯红,怔怔瞧我好半响。

    空气好似凝固了,连风声也无。

    我以为顾三心正在酝酿狠招,却没想到她竟只抽了抽精致的鼻子,嗔怪道:“呆子,谁怪你呢?还不赶紧给我照相。”

    她的声音很轻,就好像来自天外一般,缥缈得不着边际,却惹得我心头直痒,就好像有许多蚂蚁在里面爬啊爬啊爬的。

    那夜我睡眠质量出奇得好,八点上床醒来已是日上竿头,苏牧戏称为“睡神”,并且,极为羞耻的是,生平第一次遗了精,梦中的场景极为模糊,梦中女人的面容也极为模糊,只剩下一大片一大片的雪白**。

    小可爱正式下岗,呆子笨蛋蠢蛋,这成为顾三心对我新的称呼。

    有句俗话是万事开头难,衍生出来的,还有一句变异了的姐妹语:有些事,一旦开始,便有一生二,有二则生三,一不可收拾。

    对我来说,荷尔蒙强烈分泌的开始,就是“有些事”。

    随后的相处中,我的反抗已经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而顾三心也从最开始的任君所为,渐渐变成了暴力相向,可每次总是带着幸福笑意的她让我明白,这是这场两个人的战争中有趣游戏,我竟极为罕见的,完全明白了顾三心并没有真的生气。

    是的,就算是天才,也有自己的短板。

    我从来自视甚高,但我以前并不觉得,因为我有这个资格,进了大学,我以弗洛伊德门徒自居,誓以后要将洞察人心本性为科研方向,可在同顾三心的接触中,她逐渐让我明白且相信,这真的是我的短板,我以弗洛伊德为基础推测照本宣科观察他人完全是错误的。

    我以前很烦顾三心,她的缺点我可以说上三天三夜,而优点毫无,现在现虽然少,但还是有的,至少能让我自省并明白自己性格上的不足便是极大的优点。

    我做人恩怨分明,应该感谢她。

    正是明白那远非顾三心的底线,一种未知的荷尔蒙神力驱使着我,支配着我,让我的动作越来越出格,最夸张的一次,是如虎跳峡那般趁反抗之机,从背后抱住了她,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胸,不同的是,上次是隔着衣服,这次是从衣服里面伸进去的。

    这次可惹恼了顾三心,我被他打了个鼻青脸肿,足足三天没有理我,那三日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煎熬,我向来恩怨分明,做错了事就一定认,死皮赖脸,认真而又严肃地道歉又道歉,她才原谅了我。

    福祸相依,我被这次鲁莽地举动折腾得不轻,却也至少知道了顾三心的底线所在,为以后的人生安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后来再想,竟常常上课下课,不分时间地点地莫名其妙笑起来,脑中竟浮现花和尚鲁智深的名言:洒家这辈子值了!

    当时《午夜凶铃》事件闹得正凶,很多人事后都在网上补了,据说虽然只有一步之遥,但晚上女生起夜都不敢一个人,非得开灯再拉一个人才,下课只有顾三心一个陪同还好,可上课我再这么间歇性,时不时抽风般一笑,搞得讲师一阵头皮麻,连旁边的顾三心都拉远了距离,后来用6羽的说法就是:“贼他妈诡异,吓死人了!”</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