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锋行天下 > 正文 第26章 讨厌不等于惧怕

正文 第26章 讨厌不等于惧怕

作者:静物JW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张茣从来没被人针对的这么惨,在澳大利亚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但来到美国好像谁都想来欺负他一下。

    “妈的,这些混蛋都想在我身上找存在感!”张茣觉得,如果他是一个白人,那么绝对不会被如此针对。

    但他是一个混血儿,在这些黑鬼眼中更像一个华裔,所以很多人不管自己本事如何,都想跑过来欺负一把他这个澳大利亚的华裔新秀。

    然而,张茣不仅不好欺负,他还会还手,还会打脸,还会反过来发出挑衅,他的舌头比这里的所有人都毒……

    这就太过分了,一个亚洲的低等民族怎么敢这么做?

    在他们眼中,一个华裔球员就该忍受他们的欺负,只有那些愿意让他们欺负的华裔,才是好华裔,哪怕这个华裔是混血儿也一样。

    张茣一直压抑着怒火,但在攻防两端的动作越来越大,尤其在抢篮板时,这是他唯一能得分的机会。

    但在不经意间,他把怒气撒在了与自己对位的加内特身上。

    这也没有办法,张茣要抢篮板,或是完成抢断,那就只能在与自己对位的加内特身上实施。而且利用身体对抗正是他主要的打法,随着比赛时间的推移,他的动作自然变得越来越大。

    加内特也不是好欺负的主,虽然年龄不大,但他绝不是吃亏后能忍气吞声的人,很快就报复回去,这也使得两人的火药味越来越浓。

    第8分15秒,张茣在防守端用力顶向加内特的腰部,趁机把球断了下来。

    加内特吃了暗亏,回身用力一推。

    吴皇在跑动中一个踉跄,险些控制不住身体,篮球自然更控制不住了。

    “混蛋,你这是找死!“张茣大怒,转身便推了回去。

    加内特这个小身板,这会真不是张茣的对手,一连往后退了好几步,结果还是没能稳住身体,一个大屁墩摔倒在地板上。

    试训里出现推搡的情况不多见,两方球员赶紧上前拉开两人。

    加内特的长相看起来很凶狠,有点面目狰狞的感觉,但其实是外强中干,这家伙仅仅是外表强硬。

    从这次小冲突就能看出一二,虽然加内特挣扎着想推开拉架的芬利和乔·史密斯,但心里已经怂了的他并不敢第一时间冲上去,而是等到拉架的人上来后,才拿出一副凶狠的样子。

    加内特心里很清楚,他刚才在后面用力一推,张茣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也没有摔倒。

    但是后者反过身随手一推,他在有准备的情况下都没能站稳,这说明两人在力量上差了不是一点半点,他哪敢上去跟张茣单挑啊。

    两人在之前的对位里也是一样,加内特现在已经得到6分,看起来还不错,但他这6分都是无球跑动后的接球投篮。换句话说,他的进球都是躲开张茣后才得手,在阵地战中他甚至没有抢到过一次位置,更别说在阵地战中得分了。

    这期间,加内特有两次硬打张茣时都惊讶的发现,他根本就顶不动,反而被张茣逼得做动作都困难,只有跑起来他才有出手的机会。

    这个结果让场边观战的人也非常吃惊,虽然加内特的力量不好,但那是指在四号位上的时候。

    现在打三号位,他的力量应该不至于连做动作都困难才对。

    但事实却是如此,加内特在进攻端抢位和抢篮板卡位上,完全不是比自己矮了半头的张茣对手。

    张茣现在才是真的想打人,斯塔德迈尔和斯塔克豪斯还假惺惺的上来拉架,

    正好怒气难平的张茣用力一甩,地板上就又倒下去两个混球,斯塔德迈尔还被他装作不小心踩了一脚,最后还是里福斯把他推到一旁。

    “这小子力气还真大,两个人都拉不住他。”不少在场边看热闹的新秀都在心里幸灾乐祸起来,场上这些家伙谁倒霉他们都开心,一起倒霉就更好了。

    “快把他换下来吧。”场边的球队高层一商量,觉得在险些发生斗殴的情况下,不适合让张茣继续打下去了。

    大部分人都表示赞同,当然也有一些人想要直接把张茣赶出试训营。他们认为张茣的行为不可原谅,这已经属于场内斗殴,像这么没有职业道德和素养的球员,没有资格再留在试训基地。

    “微笑刺客”伊塞亚·托马斯就是这样的看法,他对张茣的表现非常不满:“这个小子太不冷静了,他这种性格打不了NBA,还是让他去大学历练两年吧。”这位前巨星初看张茣就十分不顺眼,“之前的1V1比赛里,他除了欺负一下比自己瘦弱的对手外,就再没有展示出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只是体测比较好看罢了。但这是NBA选新秀,不是模特选身材和脸蛋,这家伙去当个模特没准更合适。”

    “LOGO男”杰里·韦斯特丝毫不给这位活塞名宿面子,冷言相对:“我只看到了这个小家伙在空位时也接不到篮球,况且我不认为一个从没有来过美国的人会和现场的新秀有过节,那么托马斯先生,你认为呢?”

    伊塞亚·托马斯被呛得很难受,这岂不是说他存心找一个高中生的麻烦吗?

    但问题是,杰里·韦斯特的江湖地位实在太高,这个人不能轻易得罪,尤其他刚刚进入NBA球队的管理层,马上就得罪这样一尊大神,那就太不明智了。

    唐·尼尔森也趁机呛了这家伙一句:“很抱歉,我没有看到里昂先动手,但我同意把他先换下来。不过等一会,我们可以把他安排到这支红队的对面,我想大家对这样的安排应该很感兴趣,包括场上的球员,他们也一定想证明什么。”

    “就这么办吧!”杰里·韦斯特同意了这个提议,而且根本不给伊塞亚·托马斯发表一下意见的机会,这是**裸的无视。

    “可恶啊!”伊塞亚·托马斯现在有点张茣的感受了,他在球队管理层这个领域,同样是很多人眼中的小角色,可以随便欺负的那种。

    场上的张茣已经被主办方用科利斯·威廉姆斯替换下来,他以为自己的试训到此结束了,原本持续到明天的5V5环节,应该不会再邀请他上场了。

    这一刻,他心里后悔跟加内特起了争执,因为要揍也应该去揍斯塔德迈尔和斯塔克豪斯那两个混蛋!

    “走吧,老爸!”张茣懒得留在这里看那两个混蛋的比赛。

    “等等,你先别走,一会还有你的比赛。”试训营的工作人员见到张茣打算离开,急忙拦下他。

    这种冲突虽然少见,但每年的联合试训还是会出现一些,只要不是真打起来,一般不会取消试训资格,尤其是那些受到关注的新秀。

    “一会还有我的比赛?”张茣有点不敢相信,不过他也不多问,得到这个好消息已经让他很开心了,两父子赶紧回到场边。

    不过眼前这场比赛,悬念已经不大。

    张茣虽然被换下,但并不影响首场比赛的结果,红队在进攻端有足够的天赋优势,而蓝队的三内线阵容在进攻端笨拙许多,特别是迈克尔·芬利糟糕的持球能力让他的选秀行情下降不少。

    红队新秀的表现就要突出很多,斯塔德迈尔在二十分钟的比赛里拿到了14分6助攻,斯塔克豪斯也有15分入账,单是这两人的攻击力已经让蓝队难以抵挡,再加上在内线完全没有遇到威胁的里福斯也砍下10分6篮板,这场比赛最终以红队46:38轻松取胜。

    张茣这边收获了0鸭蛋,一分未得,还被提前换下,但此刻他给各支球队留下的印象并没有下降,很多人反而期待他一会和这支红队的交手。

    迈克尔·芬利才是第一组较量里最失意的新秀,他的身体素质比现在的张茣还要出色,但是他那糟糕的球感和持球能力在比赛里暴露无遗,相比斯塔克豪斯在技术上的全能,芬利这边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

    首场比赛打完,第二组和第三组较量同时进行。

    这二十名新秀也知道,他们受到的关注显然比第一组小了许多,因为两场比赛同时进行,这意味着关注量少了一半。

    张茣没有出场,他和第一组的其他球员一块在场边休息,还没有那么快轮到他们。

    “爸,我没事。”张茣在场边反而安慰起了自己老爸,“那帮黑鬼摆明了想孤立我,不过这点挫折打不倒我,很快我就会让他们后悔刚才的幼稚行为。”

    张默见到他没有受到影响,总算放心了不少。

    他们华人在海外被歧视、被针对,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再忍不了,再难忍,那也得忍啊!

    张默自己从小到大,就是在各种各样的歧视里走过来的,他知道张茣也免不了遭遇跟自己一样的情况。

    当初他只要一坐上校车,就会有人从后面朝他丢纸团,这让华人小孩都养成了坐最后一排的习惯,连上课时也是一样,因为只有坐在最后面才不会被人扔东西。

    不仅如此,每天上学踏入校门时,华人学生也要担心,今天是不是又要听到哪个傻叉来一句**ing·chinese扰了一天的心情,至于那些含沙射影辱骂中国人的话,他更是不知道听了多少,心里早就看淡了。UU看书 uukashu.ne

    一些海外的华裔会把自己受到的委屈转嫁到真正的“中国人”身上,认为是“中国人”三个字才使他们在外面受尽歧视,很多人后来变得比欧美人还要歧视中国。

    但也有另一部分华裔会升起“回家”的念头,可在欧美舆论的宣传下,他们以为遥远的中国就像地狱一样。虽然这和某个时期有关,但这个年代的海外华人的确是想回家不敢回,但待在外头就要忍受各种不公和歧视。

    张茣在学校里总是欺负别人,就是因为他发现只有把自己变成恶人,让其他人都惧怕自己,才不会有人敢在他背后扔纸团,才不会有人当面骂他“**ing·chinese”。

    他那不可一世的性格,以及盛气凌人的处事风格,很大程度上都是被环境逼出来的……

    张茣并不喜欢欺负人,但他从小就知道,只有让其它人知道他的厉害,只有让其他人害怕他,这样自己才不会受欺负。

    但是眼前这帮美国佬,明显还不知道他的厉害,所以他必须重新让这些人认识自己,然后惧怕自己!

    当然,他也发现了一个关键问题——试训营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新秀讨厌他?

    “不应该有这么多人讨厌我才对?”张茣冷静下来后,才开始从自己身上寻找问题。

    他想让别人惧怕自己,这本身没错!

    但问题是,他不能再用学生时代的做法了,那样只会让别人讨厌他,而不是惧怕!

    他必须分清“讨厌”和“惧怕”的不同,否则像这次试训的情况,将来还会出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