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闲巫在都市 > 正文 第3章 两害取其轻

正文 第3章 两害取其轻

作者:隐者无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周昊和这几位交涉过程中,穆爱国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

    他有些心虚!

    人家好心帮自己治病,自己居然将人家的秘密泄露并放任外人利用。如今被人家抓了个现场,好面子的穆爱国此时颇有些尴尬,只好一心盼着外出买菜的老太婆快点回家,好缓解下家里的气氛。

    “穆大叔,来吧,趁这个时间我给您瞧瞧!”

    周昊没有在意穆爱国的心情,反而直接走到穆爱国身后,两手支在他肩头将他推到了卧室。

    穆爱国的身体好比是一个老式的油灯,周昊接手前油灯已经近乎耗光了燃油,仅剩一丝灯芯凭着燃烧自身维持着一点光亮。周昊接手后,提供汤药实际上是给油灯添加燃油以便让油灯能够持续燃烧,针灸刺激灵魂则是剪灯花,好让灯火更明亮一些。但无论周昊做什么,已经快要燃尽的灯芯是无法持续燃烧下去。

    以前周昊没有条件也没有能力,所以只能用拖的办法维持着穆爱国的生命。不过上次在地下世界收获了甘木后,周昊第一个反应就是穆爱国有救了。

    甘木,生命之木,凡人常食之,功能延寿。

    以甘木为材炼制甘木针,可重塑生机!

    让穆爱国躺在床上后,周昊的手从背包里取出了两根细长且通体绿色的长针。穆爱国见到后表情一愣,心想:“怎么看样子是木头,木针也能针灸?”

    既然病人心有疑惑,周昊索性大方的将甘木针递到穆爱国眼前,让他仔细的看了一番后,道:“这个是一种特殊的药木,我偶然发现的,有了它……你的病有救了!”

    “有救?”穆爱国眉头一皱,刚刚想说“我不是已经被你给救回了么?”便意识到一个问题,激动的也不顾看木针了,两手紧紧的抓住周昊的手,“有救了?”

    “嗯,躺好,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机会了,你挺得过去就能痊愈!”

    穆爱国马上躺了回去,紧贴两腿的手已经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他知道每次周昊这样说时都意味着自己将要经历一场难捱的痛苦,但能够从周昊口中吐出“痊愈”二字,便意味着自己将有重获新生的可能。

    我必须可以坚持过去,我一定可以坚持过去!

    这时,周昊见到穆爱国已经做足了准备后,他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右手拇指和食指捏着甘木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穆爱国的气海穴。

    木针细长易折,但穆爱国仅仅感觉到小腹微微一痛,就好像不小心被针扎了一般,他眼睁睁的看着那细细的木针除了被周昊捏住的尾部外,已经全部进入了自己的体内。只见周昊用手指轻轻按在那木针露出的尾端,稍一用力,木针已经被他彻底按入了穆爱国体内。

    穆爱国原以为这一次的治疗可能又是一场痛苦,只是他很快发现自己错了。

    一股清凉的气息慢慢的从穆爱国小腹出现,随着他的呼吸渐渐的向他的全身扩散。没有任何痛感,穆爱国感觉到自己全身的细胞仿佛都在欢呼,仿佛龟裂的大地突然遇到久违的甘霖贪婪的享受着雨水的滋润,一颗种子迅速的发芽,嫩芽怯怯的钻出了地面,开始享受着生命的精彩。

    周昊看着正在享受着生命力量滋润的穆爱国,笑着凑到他耳边问,“舒服吗?”

    “这次针灸舒服!”穆爱国轻轻给周昊竖起了大拇指,然后脸色大变,因为他看到周昊扬了扬手中的另一根木针。

    “不会还要再来吧?”穆爱国咧着嘴抽了一口冷气,就不能让我舒服一些么?

    “穆大叔,这一针过后,您绝对不想继续看到我了,来吧,痛并快乐着!”周昊趁穆爱国听自己说话,手一抖便将金针刺入了穆爱国的檀中穴。

    穆爱国毫无防备的被一股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痛苦笼罩住,能够忍住灵魂撕裂之痛的穆爱国这一刻居然痛的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而周昊却借着收手的时机,手指轻轻一弹,一滴龙血金檀汁被他弹入穆爱国口中。

    看到刚刚的大叔在床上痛的全身颤抖,豆大的汗珠飞快的将床单打湿,站在一旁静静看着周昊医治的李萌不由的转过了头,她不忍心看到好好的一个人如此痛苦。

    而一直没有离开的另外几位见到周昊给穆爱国医治过程,也不由的露出不忍的神色。也难怪周先生一直强调穆将军属于孤例不能复制,看他此时的样子……几个人设想了一下自家病人如果经受这种痛苦的样子后,不由的同时摇了摇头。养尊处优的他们绝对承受不了这种痛!

    穆爱国此时觉得若是手头有一把刀的话,他一定毫不犹豫的抹脖子自尽。

    周昊骗人,什么叫痛并快乐着?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了!

    如果说以前周昊针灸带给穆爱国的是灵魂被撕裂、搓揉以及震荡的痛苦,那么这一次穆爱国感觉到自己被放在一块钢锭上面,有人拿着巨大的锤子一下一下的敲击着自己。

    上一锤刚刚将他全身和灵魂击成碎片,下一锤击来又把自己本已经四分五裂的身体再一次胡乱地强行敲成一团,而自己一次次的在粉身碎骨中死去活来。

    周昊此时手中拿着刺芒,神识全开,全神贯注地看着穆爱国并不时地用刺芒刺入穆爱国的某一处穴道。

    在他的眼睛里,甘木针正以飞快的速度和穆爱国本身的血肉融为一体,两道生命力正艰难的以檀中和气海为起点慢慢的打通穆爱国的六经通道。本充斥在穆爱国全身的外邪之气正如新雪遇到沸水一般快速的消融,但依然有某些部位的邪气异常顽固,他必须借用刺芒第一时间打通这处穴道并将那些邪气打散。

    阳明经多血多气,太阳经多血少气,少阳经多气少血,太阴经多血少气,厥阴经多血少气。少阴经多气少血。六经通、气血通、生机升……

    穆爱国的痛呼声一直持续着,刚刚离开青年此时已经扶着一位瘦骨嶙峋的病人来到了穆家,那病人见到穆爱国的情形后便呆呆的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突然起身准备离开。

    那周先生说的不错,治疗穆爱国的手段真的不能推广。这哪里是治病啊,简直比上刑场还吓人!

    那个青年手疾眼快,连忙扶住病人,道:“爸,你干嘛去?”

    “我……我突然想起家里烧着水?”病人蜡黄的脸上居然泛起红晕,但依然强调着某个临时想到的理由。

    “烧水……”青年无语的看着自己号称铮铮铁骨的老爹,家里有用煤气灶烧过水吗?

    “爸,穆将军的治疗是孤例,孤例!”那青年咬着牙将孤例加重语气连说了两遍。

    病人本是害怕这种折磨,不过经过儿子提醒后马上明白了儿子背后的意思。就是因为穆爱国的治疗过程超乎寻常的痛苦那周先生才不肯接手更多的病人,那就是说现在他或许有了其他方法,而自己不必承受这种痛苦……

    想到这里,病人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后转身回到原来的地方坐下,不生唏嘘的说了一句:“老糊涂了,家里煤气出来前已经关了。”

    这时候,陆陆续续的又来了几位。

    听到穆爱国的惨呼后一个个坐立不宁的,只是看着最先到的那位一副气定心闲的样子却不好此时提出离开,一个个苍白着脸听着隔壁穆爱国的一声声惨叫,额头上一个个冒出了细细的汗滴。

    这时周昊已经完成了疏通穆爱国穴位的工作,擦了擦手后来到客厅。看到几位病人后微笑着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而是分别把了把病人的脉搏并翻了翻他们以前的病案后,起身说了一句“稍后”便出了穆爱国的家门,就站在院子里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华老,我看了几个病人的病案,让他们用穆爱国的药锅煎药是您的主意吧?”周昊很直白的报上了几个人的名字。

    “周昊,这个我……”华老接到周昊电话本一肚子话要说,却被周昊冷不丁的一句话全噎了回去。这事还真是他的主意,确实有些不地道了些。

    “这方子虽然是中规中矩的验方,但这几位的身体喝这药多少有些不合时宜,您老是怎么考虑的?”周昊没有等华老继续说下去,直接将自己心中的疑惑提了出来。

    华老的医术和医德不应该做出这种事情,可他却光明正大的做了,周昊非常不理解。

    “周昊,如果有其他更好的办法,没有医生会用这种两败俱伤的做法,你年轻气盛,希望自己救治的病人最大限度的对症下药,但那些你没有接触到的病人,一边是死亡一边是药物副作用,他们有的选择吗?这就好比化疗,所有人都知道它的副作用可依然有那么多人选择化疗是同一个道理啊!”

    原本正斟酌词语准备向周昊解释的华老听到周昊的最后一个问题后笑了,这孩子原来心思在这里。

    华医常说“是药三分毒,有病病受之,无病身受之。”

    这个毒并非狭义的毒而是药材本身的偏性,比如红参可救命,但阴虚火旺、高血压未受控制者以及心脏病患者而言,服用红参可却可以让他们心跳加速呼吸不畅烦躁欲死。

    再比如附子,《伤寒蕴要》上认为它是“阴证要药……唇青囊缩者(俗称马上风或脱阳)急须用之,有退阴回阳之力,起死回生之功。”但若是你用在有阳明实症的人身上,10克附子就可以要他的命。

    华老知道周昊报上来的那几人的身体情况,甚至更多没有被周昊看到的病人都存在一个问题,服用穆爱国那个方子会有比较大的副作用,可华老又能如何呢?

    两害相权取其轻,服药的副作用可以用其他的方法调理,人活着才是最大的利。(未完待续。)</br></br>】(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wanbenheji(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