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闲巫在都市 > 正文 第56章 管中窥豹也是进步

正文 第56章 管中窥豹也是进步

作者:隐者无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打完自己孙子后,张大山勉力把自己心中的恐惧压在心底,拱拱手道:“真人在上,小老儿有礼了。. .”

    周昊听到这话后一愣,“真人?”

    不过他也懒得解释什么,急忙侧身让了让也回礼道:“老人家客气了,您急急忙忙的过来可是有事情?”

    张大山内心苦笑一声,哪里有见面第一句话便直奔主题的……不过人家既然如此直接,张大山也只好将一肚子的套路抛开,认真的一揖到底,“小老儿有事相求……”

    江湖诡异,这张大山居然刚见面就邀自己去一个墓地。果真每一个老江湖的心都是黑的,每一句话都是套路,哪怕周昊对张大山心中所想的那个大墓非常有兴趣,但他绝对不会让张大山将那墓地的名字当着自己的面说出来。

    他刚刚大山心中的算计,一旦将那墓地名字说出,周昊在明面上就被他拉下了水。万一有一天警察或者江湖同道摸到了张家,张启林求到周昊头上,周昊救还是不救?

    救,便彻底下了水。警察会认真考虑,一个盗墓贼而已,你周昊为何出面求情?难道……

    而江湖同道就没有那么讲究了,你和张家啥关系阿拉不晓得,但肯定是有关系,那么张家以前的关系现在就落在你头上呗!

    就算来一个拍死一个,可所谓江湖恩怨不就是这么来的,仇一旦结下,那些前仆后继前来寻仇的亲人徒弟好友,烦都烦死你……

    不救,张大山两张嘴唇一张一合,告诉外人,所谓周昊也知道我的身份,我还曾经给他提过某某大墓的事情……好大一盆洗脚水就这么泼在自己身上,岂不冤死。

    周昊读易,一直对“时位中应”心有所感,可又总是犹如隔靴搔痒般不得要领。

    时——是“时机”,位——是“场合”,中——是“合适”,应——是“反应”所谓“时位中应”意思是说在适当的时机,清晰自己的位置对于相应的场合做出适当的反应,周昊一直在琢磨何为“合适”,这里面的度又是如何把握。

    此时因为有了张大山所思所言的截然不同,让他突然想到了“庸言之信,庸行之谨”以及“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要做一件事包括要讲一句话,你要挣脱人生的必然律,就要把凶跟吝悔都去掉,时时刻刻保持警惕,一言一行都要谨慎,避免犯错。所谓合适,此时此景此人,不要和任何阴暗事务有粘连才是最适合自己身份的反应!以“时”和“位”来判断何为“中”。

    中即为居中,六十四卦,,二五两位为中位,不管阴爻还是阳爻居中位,皆吉。然如阳爻居五位,阴爻居二位,既得正,又得中,为大吉。始终跳出利益因果纠葛,站在事情的另一个角度决定自己的行止态度。

    周昊隐隐的似乎明白了一些易的道理,虽然依旧感觉自己是管中窥豹,但总算能够比以前仅仅是“知道”有了一些进步,能够面的一点真容,总比以往隔着一层浓雾要好一些。

    “我对你们的活计没有任何兴趣,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既然此时已经了解他心中所想之事,周昊直接冷冷的拒绝了张大山的提议。他没有兴趣玩谨言慎行的语言游戏,反而直接干脆利落的把自己的态度表明,虽然有些粗鲁但这样做更符合周昊的口味。

    “呃……”张大山也第一次碰到如此少年,这哪里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分明是一个老奸巨猾的老江湖,油滑到一根汗毛都不落地。心有不甘的他刚刚想继续说下去时,却听到对面那少年又愣愣的哼了一声,这一声犹如一道晴空霹雳一般蓦然在他脑海中响起,将他心中最后一丝侥幸击碎。

    苦笑一声,张大山再度拱了拱手,面少年没有侧身也没有回礼反而正身坦然接受,张大山知道人家已经识破了自己的小计量,于是心中一横,很干脆说:“真人莫怪我,只是以前落下的仇敌太多,才想到给我孙子寻个依靠,绝无其他意思。”

    周昊不置可否的呵呵一笑,道:“呵呵,我知道了!”

    “我特意赶来是感谢真人授法器解我父子沉疴之恩,小孙不知法器珍稀贸然强求,真人虽然抬手放过但作为长辈总是要给真人一个说法。这个东西是祖上传下来的,还请收下。”张大山将一直握在手心中的事物亮了出来,双手捧在手中往前一松,将东西递到了周昊眼前。

    “这东西蛮可爱的,你确定是用来补偿我的?”周昊没有上手,只是淡淡的眼。

    “是的,请真人收下,否则我全家难以心安!”张大山又苦笑了一声,这少年果真谨慎到家了,连最后一丝情面都要扯的清清楚楚的。

    他却不知道,如果一开始能够以诚待人,心中少了那一丝算计之心而是一见面便将这东西取出,为了拿到那东西给吴子墨做本命巫器,周昊说不定真的会接下这个人情。只是可惜他算计一生,却将自家最大的福缘亲手推出。

    周昊将话已经说清楚,也就没有继续矜持,手一伸将那小东西握在手中,一抹黑色刚刚出现便瞬间消失,却是周昊直接将其送到了空间,避免这小东西接触修者后的异样惊动了外人。

    东西既然已经到手,周昊也没有继续聊下去的心情,便对张家祖孙二人拱拱手,转身便要离开却听到张启林急急的喊了一声,“周先生……”

    “怎么?”周昊转过身,张启林此时满脸涨红,两手不停的相互搓着,很有些纠结。

    “我先前有些鲁莽了,能不能代我向莫语说声对不起……”

    周昊听到后笑了,这张启林倒是比他爷爷有点意思,“男子汉大丈夫,自己不会当面说?”

    “哪个……都是一个学校的,我怕女朋友知道后吃醋!”张启林说这话时,居然不禁的打了个冷战。后也是一个畏妻如虎的最佳老公。

    “那你找人吵架就不怕她吃醋?”得到一个法宝的周昊心情大好,加上此时张大山知机的往旁边走了几步,留下足够的空间给两人说话,周昊倒不介意和张启林多聊几句。

    “兄……周先生,您找了一个女孩吵架,然后马上又贴过去赔礼道歉,这妥妥的沟女的套路啊,我不敢!”张启林不好意思的连连拱手。

    他说这一番话时脸色都已经变成了紫红色,毕竟以他的年龄,在一个比自己要小的男生面前坦诚自己怕女友吃醋怕到这种地步,还是有些不自在。

    “哈,还有这个说法!行了,我知道了,不过下次有机会你可以带着女友一起,当着她的面来给莫语说声抱歉,想来没有问题。所谓吃醋,源于猜忌以及不自信,也源自你女友对你的爱。不如大大方方的把自己一切告诉她,女人都是敏感的……”

    周昊没有继续说下去,好像自己莫名的喂了人一碗鸡汤。

    不过他没有说错。张启林因为家庭过往的原因待人接物都仿佛穿着一层伪装似的,做事情上也有近乎左道旁门的味道,也难怪他女友对他极其不放心,动辄疑心疑鬼的。

    “哈,萌萌就从来不吃醋!”想想李萌的往日表现,周昊突然觉得自己做人实在是太成功了。

    冬天的帝都走在大街小巷最让人难熬的就是当你走在冰冷刺骨的小西北风中,闻着浓浓的汽车尾气时,突然闻到扑面而来的羊骨汤的香味,那酸爽,唯有飞流直下的口水以及满桌子骨架才能够证明你曾走过一个羊蝎子店铺的门口。

    当周昊美美的吃了一顿并回到大院后,稍稍陪李萌说了几句便直接回到了泉城,敲开了吴子墨的门。

    “哈,周大少爷,您老终于肯露面了!快说说,你究竟给东南和中东下了什么药,这合同签的让我以及公司高管们都有些怀疑人生了!”

    吴子墨见到周昊便是满满的怨念。

    这段时间他是痛并快乐着,整个东南的代理合同非常顺利的签下,就在他忙着协调生产计划加快生产能力扩容时,周昊又“哐”“哐”的抛下一个中东王室。而那王室的商务代表居然和东南一模一样,拿到格式合同后直接大笔一挥便签下了字。

    若不是他随身带着王室的授权书,来之前又经过国家商务部门的确认,吴子墨当时恨不得拿一把扫把将那人扫出门去。

    刘玉春等人也是不堪,自己辛辛苦苦拜访客户,费尽心机一个点一个点的抠数字,有时为了小数点后两位的某个变动都会和客户“斗争”几天几个回合方才能达成一致。可周昊周董的客户太打击人了,刘玉春等人非常想提醒下那些只管拿着公章流水线一般签合同东南的客户。

    “大哥,你签的是国际商务合同,就不体条款有没有法律陷阱吗?就不怕我们在合同上留白改个小数点吗?”

    “先别说这个,你的本命巫器我找到了,快点滴血吧!”周昊好不客气的推开只顾唠叨却忘记自己堵在门口的吴子墨,一边往客厅走一边抛出一个青铜打造的小东西给他。

    “次奥,你居然找个双头乌龟给我做本命巫器?”吴子墨低头一乐意了,跳着脚冲到已经躺在沙上的周昊面前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晕,你别像个无知少女似的,他的头尾……这是玄武,是四神兽中的北玄武造型!没见识的家伙。”(未完待续。)</br></br>19岁女子直播平台直播自慰曝光!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pai1(长按三秒复制)在线观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