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闲巫在都市 > 正文 第59章 消除隐患

正文 第59章 消除隐患

作者:隐者无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周昊听到这句话又好气又好笑,这已经是吴子墨第二次说出自己要修炼的话了,只是这一次不知道他又能坚持多久。ΩΩ.M

    不过既然自己兄弟此时有了对力量的追求,周昊还是点了点头,算是应承了下来。

    此时的吴子墨需要一切肯定和鼓励,真是可怜的孩子!

    不过周昊虽然应承下来,但有些话依然要说清楚,“子墨,这是你第二次认真说要修炼了,有关水巫的所有的修炼资源和修炼知识都给了你,我还能帮你做什么?”

    “我不会动摇了,因为我已经想明白了,什么权财名声以及亲情都是假的,要想逍遥的活着只有属于自己的力量才能保护自己。告诉我,我要修炼到什么程度才能随心所欲?”吴子墨眼睛中含着泪,但周昊分明眼中跳跃着某种危险的火焰。

    野心,疯狂的野心再次滋长!

    “没有人能够随心所欲!若想有自保能力,你只需要修到凡巫七阶,这世间就没有能杀死你的人,就算是出动军队,你若是想藏起来或逃走,只要是有水的地方没有人能现你或者拦得住你。若想能够对一国有威慑力,你只要有情感,修到地巫也没有用!杀一人为罪,杀千人为雄,杀万人为雄中雄……可那是人命啊,你还有我……谁下的去手?”

    周昊说的是实情。他可以下手灭杀地下那些怪物,因为那些怪物在他眼中连肉食鸡都不如,但如果让他一口气杀死成千上万人类,除非某件事让他陷入了疯狂状态或许做的出,但正常情况下,周昊觉得自己会手软。

    “可我爷爷他们能!”吴子墨摇了摇嘴唇,眼中的火焰稍稍黯淡了一些。

    “一将功成万骨枯!所以他们是政治家,可你显然不是。你内心还是那个自幼接收正统教育的吴公子!”

    周昊一边说一边将几张纸巾递给吴子墨,半真半假的说,“说你有无知少女属性你还不认账,爱哭鬼!”

    吴子墨有些腼腆的昊一眼,结过纸巾擦了擦眼泪,低低的道:“我有些接受不了,爷爷以往那么疼我,今天居然说变脸就变脸,直接将我当阶级敌人对待……”

    “等等,我好像感觉到有些不对!”周昊此时心中突然一动。一个人无论如何铁石心肠,但亲口说出这种话时绝对不可能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吴老说这句话时情绪不正常,还有,吴老刚刚咳嗽时除了有些气虚气短外,还有些乱……

    虽说咳嗽时人的气息都会紊乱,但吴老刚刚明明是在假咳,假咳间隙呼吸时的节奏却很怪异,如果说人类呼吸的感觉是汽车在平滑的公路上行驶,那么刚刚吴老在假咳间隙呼吸时就像开车走在搓板路的样子,急促不说还有些吸气时还有些颤抖……居然有着血气郁结伤了心脉时的症状!

    什么事情让暴怒的吴老不是盛怒伤心反而呈现郁结伤心的症状?

    “子墨,你刚刚打的电话是吴老办公室的电话吗?”周昊试探着问了一句。

    吴子墨的手机都是特制的,上面记录的吴老电话号码是一连串的“3”,周昊根本就无法判断这电话的真正归属地点。

    “是啊!这个时候爷爷都会在办公室的……”吴子墨随口应了一句,刚刚说了一半后他也明白了过来,重重的将自己放到在沙上,喃喃自语的道:“我真是糊涂了,他办公室的电话有值班人员随时记录通话内容的!”

    “那么就是说,从两害取其轻的角度来老认为把你关在地下基地永不出来是最轻的处罚,也是对你最大的保护……这成吉思汗陵究竟有什么秘密,让吴老都必须做出这种选择?真想去”

    周昊听到吴子墨的话更加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吴老也是被逼无奈做出的选择,而他最后一段话说的便耐人寻味了。

    “国家的意志?”

    国家意志的官方定义周昊不懂,但他读史书也读网络小说,那些文字中透出的国家意志可用两个字来描述——冷酷!

    如果说吴老在威胁自己,周昊还真的不在乎,相信吴老也知道自己不在乎任何威胁。但如果是吴老在暗示什么呢?

    想到这里,周昊转头拍了一下瘫在沙上的吴子墨,接着说道:“别摆出一副临终求安慰的样子,你爷爷最后一句话是在暗示自己有不得以的苦衷,希望我们能够理解他……”

    “我第一次现,你的舌头好毒!”

    无论两人刚刚的讨论结果是否符合现实,但正如溺水的人碰到一根稻草也要牢牢抓住一样,吴子墨信了!此时他心情好了很多,不过依然狠狠的挥了挥拳,“无论如何,我一定好好修炼,刚刚的感觉真的不好受,有一次就够了!”

    而这时,吴老已经见到了元,等他将吴子墨在通话线路中谈及敏感词并自动触机密反应机制的事情说出来后,元也头疼的用手揉了揉眉心,“开个会吧!”

    红宫长老会议室,当紧急赶来的长老们听完吴老只一次的讲述后,一个个的面面相觑。

    这事情不好办啊!

    按照太宗时定下来的有关成吉思汗陵的反应机制,吴子墨必须隔离,这个不能因为他是红宫子弟就能逃脱过去。只是这里面又牵连周昊这个巫修,以周昊和吴子墨的关系,长老们非常确信如果真的将吴子墨隔离,周昊一定会疯!

    所有人齐刷刷的用眼睛盯着元,等待着他表明态度。

    元己同僚的反应,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打开了自己面前的麦克风,抛出一个让长老们震惊不已的消息,“先要说明两件事情,先周昊亲口承认地下基地的事情是他做的,结合老活佛的话,军方有理由相信周昊提供的丹药是用地下基地的那些怪物炼制而成。”

    什么?

    元的这句话不亚于在长老面前丢下一颗炸弹,轰的各位平日习惯了把自己内心情绪隐藏在面具下的长老们一个个大惊失色,这怎么可能?

    地下基地现在正开展轰轰烈烈的大建设,那莫名出现的圆形通道已经无法满足基地对建设物质的需求。为了扩大洞口或者另外架设一个通道,国内的科学家们想尽了一切办法,但结果让红宫非常的失望。

    以前吴飞杨在地下基地无法破坏石壁,科学家们还以大型设备无法进入基地作为解释,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当国内动用了激光切割机却依然无法在石壁上留下痕迹后,红宫长老们才真正意识到那位开凿石洞之神秘人的厉害之处。

    近万只力大无穷行动如风且近乎不死的怪兽几个小时内失踪,又给那神秘人增添了无敌的色彩。对这个人,长老们有过诸多的猜测,只是没有人会想到周昊这个人。

    虽然他是巫修,可一个刚刚二十岁的小青年能够有这种威力?

    长老们即使知道元在这个场合不会开玩笑,但依然有些不敢相信。只是表军方的副统帅用力点了点头以证明元此言非虚时,长老们再也无法保持自己的镇静。

    就在长老们按照会议纪律纷纷举手示意要言时,元又不动声色的抛出了另一个炸弹。

    “周昊亲口承认,前几个月德令哈的异常雷暴天气,是他在收服一个旱魃时双方打斗造成的。还有塔克拉玛干沙漠,虽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经过气象部门查证,最近三个月,德令哈周边几百公里范围内以及塔克拉玛干沙漠区域,降水量比往年多了近一倍,也就说西北干旱局面已经得到了缓解。”

    旱魃!

    干旱区域降水量增加!

    这两个信息将本已经心情激荡的长老们震的目瞪口呆,这也太玄幻了!

    此时院长已经顾不得什么言秩序或者礼貌,急急的插了一句,“元,你最近一直召集专家研讨西部开的新规划方案,并多次要求行政院关注西北的降水变化并做好防护水土流失工作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周昊降伏了那个旱魃?”

    “是的,你不是一直奇怪为何西北地区的降水量突然增多吗?是周昊做的!”元矜持的笑了笑,眼里带着一丝歉意长。

    这些事情按照习惯,只会由他亲笔写在只供历届元翻阅的档案里面,今天情况特殊,他只好把这几件事情拿出来作为他本次会议真正目的的铺垫。

    经过院子这一打岔,长老们已经从刚刚震惊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再度恢复了冷静。所有人等待着,能够用这么惊人的消息作为开篇,元下面的话才是真正的关键。

    “我想大家此时都明白了一件事情,对周昊而言,地下基地成吉思汗陵这种ss等级的机密已经不算是机密。所以,我提议给吴子墨提高机密知情等级。毕竟他天天和一个巫修待在一起,说不定哪天又会从周昊口中接触到其他的秘密,我们总不能一边要子墨给我们通风报信一边又把他关到监狱去吧,这样不合理!”

    副统帅听到元的表态后眼睛微微亮了一下,果断的点了点头,道:“我说子墨这孩子怎么这么鲁莽,他又不是不知道红宫通信的具体情况却刻意在电话上说这件事情,不过吴老啊,我估计子墨一定会在心里会抱怨你这个当爷爷的,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这不是难为人嘛?我支持元的提议。”

    “同意!建议不要设等级了,直接明确吴子墨从周昊口中得知的秘密,我们均不认定他违反了保密条例。回头让特勤局再给子墨做个培训好了,我们要相信子墨的操守。”院长也第一时间表了自己的意见。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议会明天会内部文修正吴子墨的知情权以及知情范围!”吴老感激的老们后,便自己接将这件事情敲定了下来,同时内心也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红宫有自己独特的敏感词过滤机制。

    吴子墨在和吴老通话时,“成吉思汗陵”这五个字没有问题,但“阿勒泰”加“库特村”这两组词语同时出现就自动触了国家机密防御体系。这个体系一旦触动,一切行动都如同自动化流水线一般按照预先盛鼎的程序运行下去。按制度,吴子墨应该在极短时间内被特勤局控制住,审讯后送到某个大山山腹里或者某个监狱,终生不得自幼。

    只不过吴老反应极快。直接在电话上宣布了对吴子墨的处理决定。

    吴老作为议长有这个权利修正解释国家机构的各项规章制度,那名黑衣军人递给吴老的那张纸,实际上就是让吴老再次确认他对吴子墨的处理方案,否则黑衣军人会直接按照既定规章执行下去。

    们再度恢复了往常的样子,一个个正襟危坐等待着自己言的样子后,元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开口道:“因为子墨的因素,我个人可以利用这件事情,让周昊帮我们把北疆的那个隐患解决掉!”

    吴老愣了愣,试探的问,“您的意思……周昊?他行吗?那里可是有六千多万国人,要是有个万一……”

    元此时苦笑了一声,“那边情况不妙,我这也是被逼的……”(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