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闲巫在都市 > 正文 第13章 只求一死

正文 第13章 只求一死

作者:隐者无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佛陀说,天下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人有**的存在,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无论贪婪之心、饥渴之念、愤怒之心或害怕恐惧之心都是源自于人的肉.体。

    于成文曾经多次说过,自己因为怕死所以才拼命的享受自己能够享受到的一切。但此时,他感觉到自己不怕死了。

    全身无一处不痛,似乎有无数根针不停的刺入他每一寸皮肤、肌肉、骨骼最后深入骨髓后还要搅动几下。

    因为筋络莫名的缩紧,于成文全身的骨骼每一分钟都在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原本依附在筋络和骨骼上的肌肉,也因为筋络的变化而被撕裂,大块大块的肌肉纤维失去了依托而软踏踏的挤在了一起。

    尽管于成文此时已经蜷曲成一团,但全身所有的筋络依然固执的一点点的缩小,他仿佛听到紧绷的筋络在发出吱吱的声音,就像平日去野外射箭时,自己拉开弓弦时发出的声音。

    在疼痛中醒来又在疼痛中死去,一次次的轮回让于成文已经失去了最后一丝气力,当他再一次醒来,眼睛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

    好丑!

    全身皮肤上已经出现了大块大块的黑色斑块,医生说这是皮下组织毛细血管崩裂后,血液进入皮下组织形成的血斑。

    好像尸斑!

    于成为脑海中诡异的出现了死在自己面前的第一个人,那个大埔县中学最漂亮的女孩被自己灌醉后居然从楼上跳下,等自己跑下楼后将她拖到山上后,那女孩身体上也出现了这种类似的斑块。

    因果报应吗?

    那女孩的尸体现在还在山里埋着,于成文眼前恍惚间仿佛看到了那女孩死不瞑目己的双眼……

    自己全身的肌肉都堆积在了低处,此时的自己,处处像蒙了一张人皮的骷髅,最让于成文无法接受的是,自己明明堂堂一米七几的好男儿,自己体内一切韧带都大幅度的缩了水,让自己身体居然像个猴子似的蜷曲成一团,腿是弯的,手是弯的,甚至连腰都直不起来。

    这样活着又什么意义?

    这么丑,被人当做怪物养着吗?老爹老娘至少还需20年才能出来,他们还能认出自己吗?

    养就养吧,好死不如赖活着,可这痛可要了命,难道自己以后都要这么活着?

    于成文想着想着,一股更剧烈的痛苦袭来,让他眼前一黑,再度昏迷了过去。

    等于成文再一次醒来,低头看了看已经蔓延到全身的血斑,以及因为韧带收缩而紧紧贴在胸前胳膊和手,此时手指已经紧紧的贴在一起而无法张开。于成文看了看自己手的形状,居然想到了自己最爱吃的鸡爪子。

    “我不要活着遭罪了!”

    他努力用舌头舔了舔嘴唇,看了看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护士,嘴唇动了动,从喉咙中挤出了几个字,“我要自首!”然后再一次昏迷了过去。

    关云山急匆匆的赶到医院,正好于成文刚刚醒来。

    关云山正了正自己的警服,并出示了证件,道:“我是警察!”

    “呵呵,我想死,我有杀人,杀了好多人!”于成文此时已经毫无顾忌,一心求死的他趁着自己清醒便快速说了几件命案,然后便陷入了昏迷。

    于成文招供了,关云山在核对名单时却赫然发现,和于成文有关联的人已经全部在医院躺着,现在连抓捕都省了。

    这些人为何都在同一天得了怪病?

    关云山怀着疑问,来到另一个病房,就在要敲门时,病房内突然发出一声悲鸣,然后便是好多人的痛哭声。

    “来晚了!”

    关云山没有进去,这种生离死别他已经经历了很多。在走廊站了一会后,给周昊拨了一个电话,“案情已经查清楚了,大部分人确实不该救。但是那位……我没有发现他的问题,刚刚他已经病逝,所以我不会原谅你!”

    周昊听到关云山的话后,很不客气的冒了一句,“于成文犯了那么多的案子,大埔县就没有人能侦破这些案子?他就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关云山心中一动,试探的问,“周先生知道些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老百姓的逻辑就是没有破不了的案子!”周昊老实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谁也不是万能的!”关云山也不知道为何自己总是要和周昊吵架,难道两人天生八字不合?

    “谁是毒瘤,老百姓的眼睛最清楚,何必问我!”周昊又一句不客气的话说了出来,便见到站在一边的吴子墨用手掏了掏耳朵,狠狠的瞪了吴子墨一眼后,不满的将手机挂断。

    关云山听到耳机传来的嘟嘟声后,拿过摄像机便来到另一个嫌犯病床前,将于成文招供的录像播放给他看。那人在断断续续的看完于成文的招供录像后,艰难的笑了笑,用嘶哑的声音道,“他到死也没明白啊!”

    关云山心中一喜,一般这种事情意味着又一个谜底即将被揭开。“为什么这么说?”

    那嫌犯喝了一口糖盐水后,看着关云山,眼睛中居然流出了眼泪,“待会给我一个痛快!”

    关云山看了看他,点了点头,此时说什么都可以,看他的样子也差不多了。

    “我们这些人的老大实际上是我老板啊,于成文?呵呵,他只不过是推到台面上的一个挡箭牌而已。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多好的盾牌啊……”

    那人说着说着,声音已经开始变的微弱。

    关云山一把拿起装糖盐水的袋子,倒了一小些到他口中。

    “证据?”

    只是那人此时已经停止了呼吸,医生上前检查了一番后便对关云山摇了摇头。

    “该死!”关云山见状急忙转身,带着几个人便冲到那人的老板病房,病房中只有那人蒙着白布孤零零的躺着,刚刚还在恸哭不止的家人们此时已经离开。

    当关云山带着大队人马冲入老板家时,那位老板的太太和儿子正蹲在客厅里整理行李,地面上整齐的摞着一堆的金条、护照、现钞……

    看来老板生前并没有传授跑路经验,当关云山冲进室内时,母子二人还在讨论要不要装几个名牌包包。

    已经考察过大埔村基地现场准备离开的吴子墨打开车窗,嘴里戏谑的说道,“最后一次确认,这里真的不用给你派人?”

    “不用!”周昊很坚定的再次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开玩笑,公司派了人在这里,自己以后怎么再随意消失几天?周昊宁愿一开始辛苦一些。

    吴子墨走了,周昊在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后便返回了自己的临时住处。子墨这两天说了很多的事情,最关键的是鲁省海水淡化工厂。

    拉希德的团队已经和鲁省政府进入了更深入的谈判中,只是他们之间的分歧很大。

    鲁省政府希望将海水淡化设备放到国内生产,以求降低成本。但拉希德却坚持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淡化水供应商而非淡化水设备供应商,拒绝了鲁省的建议。

    拉希德希望能够直接将水管接入市政供水系统,可鲁省政府却不同意这样做,只允许拉希德将水销售给自来水公司。这一点早有准备的拉希德答应了,但自来水公司却不肯将双方的责权写入合同,比如拉希德希望合同中注明,在水厂出品的淡化水符合什么标准的前提下,自来水公司不得拒绝采购水厂的淡化水,否则就是违约。可这个要求却被自来水公司拒绝了,拉希德认为这样公司的经营得不到保障已经终止了谈判。

    双方彼此之间的期望值差距过大,听吴子墨的意思,李文哲可能会让周昊出面说服拉希德做出让步。

    可是,凭什么啊?

    周昊躺在藤椅上,认真的看了吴子墨发给自己的邮件。拉希德投资近百亿建了淡化水厂却不能直接向居民销售水,省里又不肯在合同中写清责权条款,万一以后自来水公司毫无理由的拒绝采购淡化水,这投资不就打了水漂……

    要人来投资,却又不肯给出任何保障。这件事在周昊心目中感到非常的蹊跷。大佬们一个个鬼精鬼精的,不可能毫无目的做出这种无厘头的事情,只是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投石问路,看看自己和阿拉伯以及索马里兰究竟有多深的联系?

    图穷匕见,大佬们对自己总是藏着掖着不满意了,非要自己在这个时候表明态度?

    只是这道爱国的选择题不好答啊,总有些故意为难人的味道在里面。

    “小周,吃饭了!”

    就在周昊不停的推敲这件事时,村长的大嗓门响起,虽然两家隔着一条胡同,但距离无法阻碍村长大嗓门。

    周昊大声应了一声后,便关掉平板电脑,站起伸了个懒腰后便走出了家门。

    有些事情想不通就不要想了,反正最后着急的不是自己。周昊可不认为自己有这么大的面子,能够让拉希德真金白银的拿出上百亿去赌政客的品德。

    天底下的乌鸦都是黑的,就算有几只白的也是得了病。</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