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大荒录 > 正文 第二卷第九十三章生命不息战斗不已

正文 第二卷第九十三章生命不息战斗不已

作者:匿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了”骑在從從身后的罪卟闻声自信一笑,对赵信威胁的话语根本就不在心上。

    战斗,是赵信最不怕的,可以说他的后半生几乎都在战斗中度过的,从小洞天一路走来,自己的实力也是在一场场的战斗中

    积累的。即使是面对天道威胁的时候赵信也不曾妥协过,更别说对方现在只是唤出和從從而已,要知道從從跟天道比起来,简直是一文不值。

    “三塔环身”

    赵信身子掠于半空,暴怒的砸下琴额木,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形的绿光,直击從從的天灵处。

    “咚”

    從從举起两只手高于头顶,硬抗赵信的攻击,顿时传出古钟的轰鸣声。從從顿时后撤几步,而反震之力却将赵信弹出十米开外。

    “死”

    赵信咧嘴暴出两只尖刺般的犬牙,身子在空中转了个圈,强扭过身形再次冲了过去,狂暴的气焰冲天直上,罡风吹扬起糟乱的白发,衣衫也猎猎作响,如同一旷世魔神一般,杀意遥指苍穹。

    “呜”

    從從趴伏在地上,面目狰狞,根根利齿时隐时现,“砰”的一声弹身而起,也扑向了赵信。

    狭路相逢勇者胜,因为赵信并未和從從与罪卟一人一首相隔太远,加上双方的速度都飞快,十余米的距离对他们来说近乎不存在一般,眨眼即至。

    “嘭”

    人狼相撞,由于相隔实在太近了,几乎都没有防御的空间,赵信任凭從從利爪抓在自己的身上,而自己则全力挥出琴额木,砸在了從從颈间。当然,并不是赵信不想打其天灵,而是因为两者身型相差实在悬殊,颈部已经是赵信目前能够到最大的范围了。

    “嗷~~~”

    在自己的护身塔被毁掉一座的同时,赵信的琴额木也成功地打在了從從的颈上,顿时引得從從一声哀嚎。

    “还没完呢”

    赵信不给你机会,将琴额木当做了各种武器,砸、打、挑、扎、挥……无所不用其极,只要是赵信能想到的方式都在從從的身上用了一遍,到最后赵信已经记不清自己第几次攻击了,直到精血一滞,才停下了手。当然,敌伤一千自损八百,将從從重伤的同时,赵信也因此而伤痕累累。

    血洒四方,山石崩裂,天地震荡,赵信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之前毫不在意的從從,居然会有如此战力。至于自己的伤势赵信倒是不在意,因为就算自己受了重伤对付一个没有驱兽的罪卟还是绰绰有余的,并且赵信感断定從從绝对是对方最后的依仗了,自己的驱兽受伤或是死亡对主人本身都有很大的伤害,就像是当初姚梦烟,更是差点因此而丧命。而之前那只不见了的吊颈紫焰巨虎,可能也是因为保护罪卟而死掉了,相信对方现在已经是有伤在身了。如果自己将对反的驱兽直接斩杀,那么的话,那个罪卟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呜”

    已经被赵信断去三足的凶兽從從在这喘息之机,有些不堪重负的跪在了地上,还是也是因为赵信的刚猛有些吃不消了。

    “上去,吃了那个人,他已经是强弓之末了”一直在從從身后观战的罪卟,看的最是清楚,见其遍体鳞伤的模样顿时显得十分的兴奋。

    “嗷”

    從從仰头高嚎了一声,直立起身子,晃动着身子,每走一步地面都跟着颤抖。

    “哼”

    赵信眼露不蔑,握紧了琴额木,自己虽然老矣,但是这点小伤还不能伤其本源。精血涌动,再次祭出护身塔,精血已经消耗大半,琴额木上缠绕起熊熊烈火,将赵信映射的宛如一尊火神。

    “斥”

    罪卟再次大喊,一条三尺金蛇突然伴随着烟雾出场,缠绕在從從的颈间,吞吐着血红的信子,细长的瞳孔不断的收缩,紧盯赵信。

    “斩”

    在临近之时,赵信挥起琴额木顺势砸了下去,火光延伸而出数丈,化为了一道火刃劈向從從。凛冽的刀光如果砸实的话对方就算不死也重伤,当然就算是想躲的话,也根本没有空隙给对方闪躲。

    眼见避无可避,罪卟从從從的身上飞身一跳,落在了地上,而那条三寸金蛇扭动身体,为了避其锋芒盘在了從從的腰间,似是将從從豁了出去。

    “刷”

    火光划过,在空中留下了炙烤的气息,直直的劈在了從從抬起的手臂之上,顿时血雾喷洒,從從的手臂应声而断,飞出了数米后掉落。

    “嘶”

    一抹金光在眼前闪过,赵信知道不好,自从上次被巴蛇差些要了性命后,赵信对蛇这种剧毒凶兽便产生了非常大的戒备心。也时刻关注着那条蛇的行动,所以在那蛇动作的一瞬间,人便已经倒飞而出。

    “哪里躲”

    就在赵信身子还未站稳的时候,一直躲在一旁伺机而动的罪卟已经迎身而上,双手成爪,朝着赵信的便伸手抓去。

    “就你还用我躲?”

    一个驱兽类传承者的攻击让赵信根本就不放在身上,倒是那条还未近身的金蛇,让赵信有些不敢大意,关键的是赵信不认识那蛇是为何物,以防阴沟中翻船,所以将注意力还是放在那蛇上比较稳妥。至于罪卟,估计只是一个引子,因为让自己分散注意力,好给那蛇攻击的空隙。

    “噗”

    果真如赵信所想,自己反手打响罪卟的时候,那条金蛇趁机吐出了一口黑色毒液,如同一支血箭。虽然极其隐晦,但还是被拥有阳炎眼的赵信给发现了,随手一挥,一道冰墙顿时拦住了那血箭的去路。转过身,猛然出腿,踢在了罪卟的身上,而罪卟根本就抵挡不住的赵信的一击,如果不是赵信要分身提防着那无处不在的金蛇,光是自己全力的一脚就可以要了对方的小命了。

    “從從上”

    罪卟狠狠的摔倒在地,转身朝已经被赵信打的只剩半条命的從從大喊了一声,虽说從從几乎无力再战,但是主人说话却不敢不从,靠着仅剩的两只后足,借着一股冲劲,嘶吼着奔向了赵信。(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